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中共酷刑:拖刑(1)]
九剑博客
·从历史的教训看中共必然灭亡
·中共利用法轮功学员做活体药物试验迫害(一)
·中共活摘器官罪行曝光 国际大事记(一)
·中共活摘器官罪曝光 国际大事记 (二)
·中共活摘器官罪曝光 国际大事记(三)
·中南海5次秘密协议出炉与破产内幕.
·公诉人罗织罪名诬陷张晓丽 律师:法盲陷害良善
·中共邪教不仅破坏法律实施,而且肆意践踏法律
·揭密曾庆红儿子和媳妇——曾伟夫妇暴富轨迹
·当法律和良知冲突时,你的选择是什么?
·时尚和实惠
·中共最牛检察官火了:这是法庭 不是讲法律的地方
·【网闻】太行山老乡们曝“地雷战”真相
·台湾反服贸抗争实质 专家:恐共拒共抗共的大爆发
·丑恶历史无法逆转 江泽民加速中共向红朝末日狂奔
·致中国大陆现政权各级当权者及政法干警的劝善信
·给石家庄公检法系统警官母亲的一封信
·四律师挑战黑监狱被抓声援律师团现场绝食抗议
·葡萄牙播《红色制度下的法轮功》纪实片引震撼
·律师团第二天继续绝食抗争黑龙江警方夜里一度抓人
·四位律师及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引各界关注
·谢文飞:已是末世颠狂悲剧每天上演心悲哭滴血
·【任重】连辩护律师一起抓的国家有法律吗?
·【禁闻】中共为何突然禁止私自给外国人移植器官
·【禁闻】黑监狱抗争6律师绝食当局再抓声援者
·【禁闻】这事闹大了律师联署援助建三江被拘律师
·公民赶赴建三江声援被扣律师警察截堵打人
·【禁闻】亲历洗脑班受害者揭建三江黑监狱内幕
·【禁闻】建三江闹大了滕彪:2014律师界该破题了!
·如何识别大陆五毛网评员常用的10条跟帖曝光
·声援被拘律师被指涉政治前线勇士全被抓
·中共当局步步紧逼维权律师出路在哪里?
·声援团成员失踪建三江戒严中共要动手?
·律协下令维稳建三江狱中律师堪忧
·正告建三江绑架案作恶者:审视你自身的处境
·一样是法庭判决大不同
·认清邪党的谎言选择美好的未来
·触碰法轮功问题大陆律师征集不怕死的到建三江
·中国律师惊人誓言:安排好后事去建三江
·黑龙江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生命垂危拒保外
·加律师团体联合国谴责中共活摘、迫害律师
·开枪镇压!茂名网友急传警方施暴影片
·建三江恶警拘打律师 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命危
·【石涛评述】中国跌入最黑暗的时代
·追查国际:建三江为中共废劳教后的标志事件
·最新消息:周案涉资产已破万亿500多人被扣查
·建三江事件“公告”令民间前赴后继前往抗争
·法轮功人权律师团要求习近平撤办建三江事件责任人
·大陆万人签名反活摘吁彻查周永康罪行
·【独家】前中共政治局常委罗干南美秘密建武装庄园
·意大利第二大报:中共活摘器官是恶魔行为
·建三江公安通告被当事律师揭穿造假
·茂名血案出动特警江泽民集团在背后撑腰
·茂名屠杀是昆明血案的政治延续官方有两个声音
·【九天剑】:见过智障,没见过障成这模样的
·江泽民公开干政茂名血案升级七大军区军头挺习
·谢阳律师:来自建三江的报告
·【任重】从建三江案看中共陷害律师的阴险毒招
·默克尔赠习近平中国地图新华社掉包造假
·焦裕禄当过日本伪军?被曝6子女“全吃皇粮”
·茂名两年轻人被活活打死警察拖尸走照片曝光(组图)
·阻止声援建三江司法局打压律师
·【今日点击】〝建三江事件里面一定有诈〞
·建三江前线律师怒斥当局:无法无天亘古难见
·中共流氓打手混入茂名抗议人群被揭穿(组图)
·茂名记者会被揭演戏目击者称十多死二十余失踪
·三退日破10万人创新高民愿显天意“中共亡”
·民间高人四个字预言中共命数正在应验
·人身安全受威胁建三江律师发紧急声明
·建三江前线告急中共下令暴力清场
·特殊嗜好毛泽东特爱看这种片
·唐吉田遭黑头套吊铐毒打警威胁“肾摘掉、挖坑埋掉”
·建三江法轮功案三律师获释拘押期间均曾遭酷刑
·【禁闻】维权律师全获释建三江恐怖完结?
·感恩寒食清明人心
·律师建三江遭活摘威胁国际律师团谴责中共罪恶
·唐吉田:建三江威胁〝活体取肾〞
·学者揭中共收走年国民财富一半仍不愿减税
·大陆黑帮成员逾百万曾庆红发动另类政变
·俄军事评论员披露江泽民的一个惊人秘密
·法轮功人权律师团问候建三江4律师吁制止中共暴行
·《大纪元时报》英文版赢纽约16项年度新闻会议大奖
·中国器官捐献率曝光引出惊天黑幕
·建三江警察雷人语录猛翻中共旧帐
·建三江声援民众:我被拘禁殴打的经历
·建三江事件法轮功律师吁国际彻查活摘
·【热点互动】执法犯法建三江为何有恃无恐?
·黄万里:将来应放三男一女铁像跪向三峡请罪
·各级〝610〞是如何操纵升级黑龙江建三江对民众的迫害的?
·法轮功严禁性乱中共脏口喷人被揭穿
·纳粹高官艾希曼受审的启示
·江泽民做好了最坏打算
·人权活动家陈光诚-神韵音乐让人豁然开朗
·荷兰国会关注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4月10日全球看中国
·大陆的大律师们集体“反了”
·【陈思敏】江泽民一家都是贼祖孙三代一起贪
·《乌克兰青年报》报导中共活摘器官
·中共造谣的背后
·要做个明白人,不要做糊涂人
·法轮功没有“男女双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酷刑:拖刑(1)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七日】中共的拖刑就是由恶人拽着
       class=popup
   href="http://www.minghui.org/mh/glossary.html#1">法轮功
学员的手或脚,也可能是拽着手铐、脚镣、衣物之类的东西在地上拖。这种看似简单的酷刑对人的伤害非常大。

   
   

   
   
   
   
   
   
   中共酷刑:拖刑(1)

   在绑架时拖
   山东省莱州市郭家店镇官前村法轮功学员李玉富,这样自述:“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晚十点多,我正在家里学法,由莱州‘610’操纵指挥下的郭家店镇派出所所长谢某带领十多人,翻墙进入我家院子,然后破门而入,没出示任何证件,不由分说,将我扭翻在地,强行戴上手铐,强行把我抬出家门。当时连鞋也不让我穿,只穿着背心和短裤,我大喊着:‘法轮大法好!’他们做贼心虚,怕惊动邻居,竟丧心病狂的拖着我在水泥地上猛跑,一直拖出好几十米远,路面坑洼不平,加上碎石瓦砾沙土,令我遍体鳞伤,膝盖、脚踝、双肘、肩头、后背全部擦伤,沙粒都搓到皮肉里了,真是体无完肤!”
   
   

   
   
   
   
   
   
   中共酷刑:拖刑(1)

中共酷刑演示:拖拽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三日,甘肃庆阳市宁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胡宁生、指导员贾中红一行四人,强行闯入宁县焦村乡谷雨村法轮功学员范俊草家,未出示任何证件,用强制手段迫使范俊草老人按指印。老人坚决不从。贾中红等恶警就在光天化日之下,把范俊草老人从家中拽出,在地上拖磨着拉走,一直拖到公路边小学。
   在接见时拖
   
   

   
   
   
   
   
   
   中共酷刑:拖刑(1)

张金库

   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勃利县法轮功学员张金库的家人,于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三日上午八点三十分又一次到呼兰监狱,要求探视张金库,一直等到下午两点半左右才让见。张金库被迫害得根本不会迈步,是被用小车推到接见室门口的,然后由两个犯人架着拖进接见室。在拖拽的过程中,张金库的裤子被拖掉了。
   张金库是被拖着来接见的,我们再看一个接见时被强制拖走的。
   现年七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黄敏,是原黑龙江佳木斯大学电子工程系讲师,二零零三年被诬判二十年,劫持到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二零零四年正月初八,黄敏的老伴和儿子来到山东省监狱探视,母子俩老早就赶到了监狱接待室,等到十一点十五分可算盼到了亲人。父子四年没有见面了,久别重逢啊,儿子能不安慰父亲几句吗?还没有说几句,也就五分钟吧,那个郑恶警大声高呼:“他们不懂规矩!”话音未落,立刻上来四个刑事犯,倒背着当时六十多岁的黄敏拖下去,鞋都拖掉了。事后郑恶警还血口喷人,说黄敏儿子把他衣服扣都拽掉了。
   
   

   
   
   
   
   
   中共酷刑:拖刑(1)

黄敏

   上面几个案例中的拖刑,可以说是在世人或家人的眼皮底下发生的。这样的场合都敢公开实施拖刑,那在人们看不到的监牢中,实施起这种酷刑来又该是多么残酷啊。
   在平地上拖
   
   

   
   中共酷刑:拖刑(1)

秦海龙

   二零一二年八月三日晚饭后,哈尔滨前进劳教所的队长吴宝云,叫伊春市金山屯法轮功学员秦海龙去队长办公室,遭到拒绝。秦海龙自述:“她指使恶警付丽红,带着刑事犯盛利美、周凤云、马利梅、巴利燕,把我拖到地上,拖着走。车间到大队大概有二百米,她们竟毫无人性地拖着我,水泥地把我的内裤磨破了,我的腰部、背部磨出了血。我高呼:法轮大法好!她们听到我喊,吓得不知所措就大打出手,一边打我一边拽我。恶警付丽红象个恶魔一样,一把就拽住我的衣服领子把我吊起来了,我被勒得无法呼吸,我感觉马上就快断气了。这些犯人吓得紧张地说:‘快放下来,她的脸都变色了。’她这才把我放下来,我被拖到大队门口,队长吴宝云正拿着电棍等着我,我被拽到二楼队长办公室,强迫我按手印,我拒绝。她们就唆使这些犯人对我拳打脚踢。”
   在凹凸不平的地上拖
   四川省内江市资中县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又名“四川省女子劳教所”,位于四川省内江地区的资中县公民镇,这里的恶警异常邪恶。二零零二年八月份,当地气温高达三十九度以上,恶警队长张小芳、干事潘容、秦伟霞、王姗等人,指派打手将法轮功学员祝霞、吴厚玉、李红艳、韩杰、万古芬等人,弄到建筑物铺的凹凸不平的地上拖,一连好多天。吴厚玉被拖了十几天,衣服、鞋子被拖烂,背部、腿部、脚上的肉都被拖烂,满身的肉被揪得青一块、紫一块,拖掉的衣服、裤子和磨烂的衣服碎片到处都是,鲜血和泥沙一层层裹在法轮功学员的伤口上,惨不忍睹。
   原江苏七洲集团研究所工程师曹后存,二零零三年七月七日被非法判刑十年,劫持到洪泽湖监狱迫害。多次被“包夹”犯人谩骂殴打,被挑选出来的强壮犯人,轮流在凹凸不平的沙子石子铺成的训练场地上将他推、拉、拽、拖,他的鞋子被磨烂,冬天穿的几层毛裤衬裤都被拖烂,腿被拖得流血,身体被迫害得极度虚弱。
   在结了冰的地上泼上水拖
   也是在洪泽湖监狱,原沛县初级中学英语教师潘绪军,于二零零九年二月至五月绝食绝水一百天反迫害。五监区警察姚东亚,长达几个月的时间指使刑事犯将潘绪军在地上拖、在结了冰的地上泼上水拖、夹着脖子拖、按在地上压、有时犯人坐在潘绪军身上,多次使潘绪军几乎窒息丧命。潘绪军的衣服被拖破,破了又缝,缝了又破。
   拖着跑
   二零零五年二月,江苏洪泽湖监狱三监区入监队队长韩步顺,以加分奖励为诱饵,唆使二十几个犯人,对连云港法轮功学员焦家乾、于耀、刘树业、仲崇宾等拳打脚踢,打完后让犯人架着强行在地上拖着快速跑,每次都是折磨得遍体鳞伤。其中两人遭折磨后,多天不能正常走路。
   二零零六年,江苏连云港赣榆县法轮功学员于彬,也是被这个恶警韩步顺指使恶人折磨,并被架着强行在操场上拖着快速跑,致使于彬皮开肉绽,鲜血淋漓,许多天不能动。
   
   

   
   中共酷刑:拖刑(1)

马忠波

   哈尔滨市阿城区阿什河乡法轮功学员马忠波,二零零零年十月份被投进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曾被投入男队羞辱。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一号,恶警又想故伎重演。马忠波自述:“最后他们决定五个警察打一个法轮功学员,谁不去男队就打谁。当时我不走,他们就拽,这五个警察里面有一个是女的,拽不走就打,连踢带踹的边打边问:你为啥不走?我看着警察说:还用问我吗?我是男是女你分不清啊?你把我往哪整啊?‘往男队。’‘你是在犯法,你要说现在回女队,我起来就走。你们让我上男队,那地方我去过,我知道你们要干啥,所以我更不能去(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在男队被强奸致疯)’。有个警察给我上过刑,他认识我,他说你知道啊?我不去他们就打,我说打死也不走。那个女警察很恶毒地揪着我的头发拽着我的胳膊在很坚硬的沙土地上跑,我的背部和双脚跟都拖出血了,鞋也掉了。”
   四川泸州市古蔺县石宝镇法轮功学员陈倚平,今年六十九岁了。她这样自述在苗溪监狱遭到的迫害:“二零零二年,苗溪监狱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表态放弃信仰、放弃
       class=popup href="http://www.minghui.org/mh/glossary.html#34">修炼,即所谓的‘转化’,设置了‘跑’的酷刑。警察指使犯人拖着法轮功学员在坝子里跑圈,从天亮跑到天黑,除了三餐有一点间歇时间,一直不停,逼着、押着、拖拉着法轮功学员跑,根本就不把人当作人。监狱调集一百几十号犯人对付二十来个法轮功学员,犯人跑一圈一轮换,法轮功学员就要被一百多人轮番折磨。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折磨的体衰力竭,一下摔在地上站都站不起来了。站不起来就在地上拖着跑,管你衣服、皮肤被磨的多烂。有的人脚底跑得脱了一层皮。”
   剥光衣服拖
   重庆市长寿区八颗镇梓潼村三组的法轮功学员黄正兰,在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九日被绑架到重庆茅家山女教所。她自述:“有一次包夹扒光我上衣,恶警陈小琴看见时,包夹倒说我不穿衣服,陈小琴趁机叫几个包夹,将我从三楼小间强拖到底楼。并不断的大叫:拖出去给她们参观,法轮功不穿衣服。”
   二零零二年夏天,一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广东省揭阳市揭东县拘留所,在被非法提审时,因该名学员不肯配合,被恶警吴楚生狠狠地打了几个耳光。当天午饭后,恶警又把他拉出去,剥光他的衣服,只剩下一条短内裤,并强令他赤身在沙地上爬。恶警见他不肯,就指使几名犯人殴打他,打完了还硬拉着他在沙地上爬,直到全身多处皮肤擦破、血流如注才罢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