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美媒 突破信息封锁的先驱:进入微细电波的中国烈士 ]
九剑博客
·惠虎宇:《推背图》后10象隐含惊人时局密码
·觅真:欧洲议会对中共活摘器官说不
·静远:解析中国《刑法》第三百条
·成功:国殇说“国”
·成功:谈论中共对〝邪教〞一词的定义
·人数超2.5亿 全球义工托起退党大潮
·快下载!追查国际发布《铁证如山》高清视频
·周向阳案辩词:为捍卫法律正义与真善忍而辩
·白恩培刷新中共贪官受贿纪录 周永康居第三
·香港十一反迫害游行 震撼大陆游客
·十一前夕 全亚洲逾180万人呼吁法办江泽民
·王友群:江泽民已被架在火上烤 正在等待下油锅
·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时候 你损失了什么
·五毛終於瘋了
·林辉:还原中共“感动中国人物”之草原小姐妹
·美国会:中共继续强摘器官 迫害法轮功群体
·破解对信神的疑惑
·石平: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正在中国发生
·觅真:迫害法轮功 中共江泽民集团已穷途末路
·“肝肠寸断” 跨越重洋的牵挂
·丹麦《贝林报》专题报道中共活摘罪行
·川人:恶毒的驭民之术更显中共邪恶本性
·川人:新华社再提〝活摘〞 中共坐不住了
·唐靖远:中纪委两大〝绝无仅有〞严厉警告610
·现场直击:英国下议院辩论中共“活摘”
·大陆花季少女的悲惨遭遇
·跨国企业前总经理:修炼法轮功受益无穷
·姜勇:江泽民因妒嫉而迫害法轮功的真相
·川人:矢口抵赖“活摘”更显中共末路凄凉
·要求政府改善待遇无果 广州退伍老兵高呼〝打倒共匪〞(视频)
·川人:中纪委点名批评610办公室意味深长
·【透视中国】辛灏年: 驱除马列文化 还我民族之魂
·【透视中国】辛灏年:为什么说〝祖国在危险中〞
·“全世界都在炼” 法轮功旧金山晨炼惊艳游客
·金剑平:马克思谬论之四、阶级感情与阶级(阶级性)
·郑平:请民运人士关注高智晟的呐喊
·金剑平:马克思谬论之三、无产阶级专政
·《铁证如山》反活摘器官研讨会在旧金山举行
·吴少华:大纪元预言成真 环球时报无奈哀鸣
·昆云山房:我们的财富到哪里去了?
·程晓容:大官巨贪小官巨腐 中共末路穷途
·不管人们信与不信,该发生的一切一定发生,〝天要变,谁也挡不住! 〞
·辩论会辩出真相 研讨会传出谎言
·追查国际: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还在继续
·【今日点击】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闭幕 公报首提习核心
·高智晟在陕北窑洞一笔一划写书
·近21万人诉江 鲍彤:诉江案应进入法律程序
·一直被掩盖的马克思遗言 绝对不敢让广大党员知道
·专访童木(一):你不让我见 我就站门口讲(组图)
·德国议员:六种方法反对中共强摘器官
·李放:爱祖国≠爱中共党国
·高智晟:绝不投希拉里
·四位美国会议员致信习近平
·川人:面对中共舆论洗脑 我们更需冷静思考
·王友群:习近平尊重台湾民意可以赢得举世的尊重
·大卫?麦塔斯:按需杀人案例 无不让人震惊
·谢天奇:川普胜选 美国变局 打开中国政治破局之门
·【今日点击】专访骆家辉:王立军出逃和活摘文件之谜
·章天亮:川普当选与全球宁静革命
·活摘 十年调查
·【特稿】川普胜选 世界将平稳开启新局
·川普阵营敬佩大纪元新唐人公正报导
·美国大选爆出王立军逃命案内幕
·中共为何残忍?请看60多年前阎锡山的训词!(图)
·川普阵营谴责人权迫害兼回应骆家辉指控
·辛灏年:中共没有资格纪念孙中山
·大卫?麦塔斯:掩盖使犯罪变得更恶劣
·中共法官为何惧怕律师辩护
·金言:里根结束苏共 川普结束中共?
·960万平方公里国土是谎言 中共卖国真相大曝光
·九天剑:阴霾昭示天象 共产邪教将亡
·希拉里“邮件门”背后的惊天黑幕 “只怕把你的眼珠瞪出来”(组图)
·高智晟失联 新书遭劫 高夫人公布电子版 免费下载
·周晓辉:上海官员接受大纪元新唐人采访有推手
·《时代》选最有影响照片 江泽民最怕见的一张照入围
·《九评》问世12年 著名学者:当今乱世的解药
·【特稿】九评问世12年 中国巨变在即
·寤翰:〝三退〞 原来与政治无关
·不惧中共刺杀 大卫?麦塔斯调查“活摘”初心不改(组图)
·周恩来杀了多少人?曾一手制造震惊中外〝万人坑事件〞
·觅真:法轮大法给人类带来无边福祉
·【禁闻】《九评》12周年 逾2亿5千万人三退
·飞天大学获中国古典舞艺术最高学位授予权
·川人:中国共产党存在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邪恶超过纳粹《活摘——十年调查》全球首映
·袁斌:贾敬龙死了,谷开来却活着
·觅真:九评——人类心中剿灭中共的火把
·【内幕】中共被看透 倒台已临近(完整版)
·中共财政部不可告人的经济秘密
·程凯:中国人的穷根
·【禁闻】于泓源被免职 曾恐吓杀死高智晟
·美国务卿候选人罗拉巴克:如上任必定制止活摘
·美国务卿候选人罗拉巴克:如上任必定制止活摘
·揭开惊天黑幕 《活摘.十年调查》纽约首映
·高天韵:聂树斌案判定无罪 最大冤案仍在继续
·章含之换肾内幕恐怖 李庄:聂树斌器官可能还活着
·杨宁:细数曾庆红罪行之欲暗杀法轮功创始人
·专访罗拉巴克:若里根仍在任 中国民主已成功
·方舟子“发家”黑幕 与610办勾结大起底
·全球首例 台湾高雄议会提案声援控告江泽民
·世界人权日 全球逾200万人吁大审江泽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媒 突破信息封锁的先驱:进入微细电波的中国烈士

随着防火墙的越筑越高,为了能看到不受封锁的信息,超越障碍翻过高墙日渐成为常态,这么多年来,勇敢者的探索从未止歇,一颗向往自由的心永远走在探索自由的路上,也许你从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今天,3月5日,让我们重新回顾一个13年前的故事,在那个惊心动魄的晚上,这些勇敢的先驱者们翻越了高墙,超越了生死,进入了微细的电波。美国《旗帜周刊》对此行动的报导,带我们深入了解这段历史:
   

   
   回朔到2010年1月,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发表了一个演说,呼吁要不惜代价解放全球互联网。华府承诺愿意提供5000万美元给那些开发新工具,让人们能绕过政治性审查,实现言论自由的团体。实际上那时只有一个团体真正做到了这一点,那就是法轮功。
   现在,如果你有小小的冲动,想要让中国的网管不高兴地跳起来,你只需要提这个佛家团体的名字。但这也是一个事实,美国国务院将创造革命性的网络系统归功于“全球互联网自由联盟”——实质上是一群法轮功的电脑工程师。他们创建的系统不仅让数百万中国网民能够翻到长城防火墙外的网上冲浪,也在伊朗的绿色革命时期提供了平台,让大多数的公民报道能传出伊朗抵达西方。

   然而,2010年5月初,就在《华盛顿邮报》报道美国国务院决定给“全球互联网自由联盟”提供150万美元的前几天,一名男子在中国去世了,正是他的创新力鼓舞了“全球互联网自由联盟”从事突破网络封锁的工作。
   所有的运动都有它们的传奇,这些传奇通常发生在更早期、更简单的时间和地点,正如这一个。尽管他从未获得过诺贝尔奖,但这名去世的男子是真实存在的。2002年,他成功率领了在中国一个庞大城市的电视信号插播行动,持续将近1个小时。他们只有很小的团队,极少的经验,极少的资源。但在以后的几年里,由此发展起来了对中共信息控制远为精湛的挑战。但是所有这一切都是从长春,一个叫梁振兴的男子开始的。
   


   美媒 突破信息封锁的先驱:进入微细电波的中国烈士

   

梁振兴
   


   美媒 突破信息封锁的先驱:进入微细电波的中国烈士

   

梁振兴最后一张为人所知的照片
   梁最后一张为人所知的照片可能是在2002年3月中旬被关押时拍摄的。只见他牙关紧闭,眼睛似乎盯着某个地方;审讯室的墙上,齐头高的地方有6处血渍;一些观察者发现,在梁的左侧太阳穴处有一丝血迹。把这些串起来看,梁的姿势在清楚地表明他所经历的。
   梁可能不会想到西方人会看到这张照片。中国的警方只是把它作为战利品发布到网上,也以此来警告中国人民,警方自信不会有西方媒体会花力气去对又一名被捕的法轮功学员做深度的报道。梁又熬过了8年,最终于2010年5月1日在警方的监禁下于公主岭市中心医院去世。
   殴打、电击、剥夺睡眠、强制灌食所造成的无可修复的身体衰竭已成为法轮功学员被折磨致死惯常的原因。在高压下,梁振兴在一次转换监狱的过程中自己从楼梯上摔了下来,造成脑出血,这加速了他的死亡。从历史的角度上看,梁或许有过一次难以置信的成功,但最终他已经再也无法讲话了。
   梁振兴一直是一名与众不同的修炼者——他白手起家,是一名成功的地产商、一个推动者、一个善于言谈的人、一个花花公子,这使得他突然信仰法轮功有着浪子回头的色彩。简而言之,是长春造就了梁振兴。
   长春位于中国东北,也是法轮功的诞生地。在市中心,胜利公园南边和解放路北边是用水泥砖砌成的长春市文化广场。就是在那里,1992年,住在几个街区外一个陈旧公寓区的李洪志选择了一个树叶繁茂不起眼的角落,开始教授有兴趣的人学习打坐炼功。在1980年代出现气功热潮后,这没有任何会引起当局注意的地方,尤其是里面没有金钱的交易。但是李的一些特质激发了他最早期的弟子们不可动摇的忠诚。在他年轻的面容和看似简单的功法动作下面有着深刻的理念:
   “真、善、忍”佛家道德体系核心。创新的是,这些道德理念的实践是在长春,而不是在寺院里。而且李不象绝大多数气功师那样,只吸引很窄的人群,而是吸引着社会各阶层的人:老年妇女和年轻士兵,富有的企业家和来自乡下没有文化的失业者。随着人数的增加,他们离开了那个树叶茂盛的角落。
   梁振兴住在一个街区外,就在解放路对面一个舒适的住宅里。有时,冬天大清早天蒙蒙亮的时候,他会看着文化广场上那个肌肉发达的雕像下,一群穿着大衣、戴着手套的人做着同样的动作。1996年一个寒冷的早晨,梁醒来,穿上大衣走了过去。起初,他让那些修炼者感到有点紧张——他的大肚子(他盘腿的姿势看上去有点滑稽)、傲慢的说话方式和他心怀疑虑的妻子。但在一个月内,梁开始带来了新的人:家里人、房地产生意上认识的人、他在公园里遇到的知识份子、在昏暗的俱乐部里遇到的工人。法轮功内部很快同意让梁成为一名辅导员,免费教授功法和组织自己的学法小组。一些修炼者私下说梁学法还不够多,也没有经验,但他不在乎这些议论;他曾对一位朋友说,修炼法轮功的好处是3个月后你就再也不在乎权力了。
   但在共产党的眼里,即使不想要有权力,如果有足够多的人赞同也会成为暗物质——一种潜在的吸引力,能够把国家的敌人和党员们拉进其轨道。所以几年后,当中国的内部情报显示法轮功已有7000万学员,比党员人数还多出500万时,党布设了陷阱。便衣特务出现在炼功点上,国营报纸放入了批评的文章,无声的临时示威被记录在案并被解释为颠覆。1999年7月20日,在北京开始了抓捕。三天之后,当太阳在长春的文化广场升起时,梁望出去,在那尊塑像下面只有警察站在那里。
   两个月后,梁振兴第一次见识了审讯室。在他之前,很多长春的法轮功学员都曾到过那里。梁在此之前没有采取过公开行动,他觉得因为李老师的缘故,意味着长春的保安措施会尤其严密。所以,他和另外100多名学员计划在10月1日国庆节去北京的信访办公室——对于中国公民,这是唯一法律允许的行动。这么大的群体很容易被渗透,他们在登上火车前就被警察抓捕了。
   在拘禁中,梁振兴拒绝签署对法轮功的公开揭批书,也拒绝出卖本次一起行动的人。对此,警察指使吸毒犯和罪犯不停地对他们玩弄那种乏味的权力游戏,这些信奉善和非暴力的修炼者不幸沦为了被取笑和折磨的对象。大多数修炼者默默地承受着,他们相信承受羞辱和痛苦有着精神上的价值。梁不愿这样做,所以当他们在院子里排队行进,罪犯要求法轮功学员喊中共的口号时,梁说他不会喊任何东西,结果他遭到了殴打。让梁痛苦的是没有其他法轮功学员加入他的小型抗议。他分析自己失败的原因:他有这个意志,但他无法说清为什么他的抵抗是有意义的。
   


   美媒 突破信息封锁的先驱:进入微细电波的中国烈士

   

刘成军(外号“大卡车”)
   


   美媒 突破信息封锁的先驱:进入微细电波的中国烈士

   

警方公布的狱中照片显示,刘成军已经无法坐直身子了
   刘成军是来自距离长春不远一个小镇的法轮功学员。作为仓库管理员,他只不过是长春这个大城市里的又一个农民工。但他可以使用一辆卡车。面对当局的镇压,刘成军的反应是:他把“讲真相”的小册子装上卡车,开上302国道,运到他的家乡农安及周围的村庄。作为农家孩子,他对那里很熟悉。因为这,也因为他非常高大健壮,为他赢得了“大卡车”的外号。
   象梁振兴一样,大卡车不能忍受监狱里的那些把戏。但他走得更远;在报数时,如果其他修炼者动一动,就会被野蛮地踢打双腿,但大卡车会随意地走到拘留所3米高的围墙边。对峙时,他没有举手也没有呲牙,他不需要。他直视的目光和不屈的姿态就如同京剧里的勇士,警告着那些狱警:如果胆敢碰他,小心后果。狱警中流传说:大卡车有后台;大卡车一口可以吃一个猪肉包子;大卡车是犯罪团伙的关键人物。10月末一个寒冷的早晨,当每个人都在熟睡时,大卡车起来了,大步奔到墙边,自己翻了过去。狱警们事后称是他们释放了大卡车,但当梁振兴听说这次越狱时,一个念头闪过脑际:他已经找到了他的将军。
   


   美媒 突破信息封锁的先驱:进入微细电波的中国烈士

   

刘海波(外号“大海”)
   九个月后,2000年7月12日,梁振兴被转到了奋进劳教所,和已被抓回来的大卡车及另外一个瘦小的、有着明亮大眼睛的人住在同一间牢房。大卡车私下告诉梁振兴,这个小机灵是长春春城医院的一名放射治疗师。他的名字叫刘海波,但每个人都叫他“大海”,既是对他名字的昵称,也因为他的记忆力惊人,能在一夜之内记住李老师的很多著作,这个数据存取系统似乎还有其它的用途。
   起初,大海的故事并没有打动梁振兴:1996年开始修炼的长春学员,两次被抓捕,两次表态放弃信仰,两次否定自己的表态,从来没见过刚出生的儿子天纯,等等。但有一件事引起了梁的注意:镇压后不久,一些共产党官员在长春的一家小学举办了一个关于法轮功“罪行”的展览。梁知道这个展览;当局强迫小学生看修炼者“自杀”的海报——上吊或者剖腹,这些象刀子一样刺痛了梁振兴。但是别担心,这个展览已经没了,大海说。大海接着说,他走了进去,把那些海报扯了下来,把它们扔了。它们是毒药,大海说。他没有一丝的愤怒和做作,梁振兴意识到大海是一个没有畏惧的学者,这在中国非常稀有。
   大海、大车和梁振兴,他们成了很奇特的三人组合。起初他们并没有什么“西游记”般的计划。但更大的事件把他们在各自朝圣的路上绑在了一起。
   从2000年到2001年,也许有15万甚至更多的修炼者曾到天安门广场抗议当局对法轮功的禁令。这并没有奏效;他们大约每天有500人走上天安门,特殊的日子能高达4000人。那时,他们只是自行打出黄颜色的横幅,并没有事先约定好的策略,很容易就被安全部队抓起来。但天安门给了修炼者们一个焦点,一个从帝制时代以来就被推崇的真诚表达意愿的方式。确实,中国的公众从来没有被共产党的运动所说服。媒体关于法轮功的报道越刺耳,这只会让大多数中国人私下琢磨:为什么共产党感到如此惧怕?为什么就不能让那些人顺其自然?
   2001年1月23日下午,5名抗议者,包括一位母亲和一个女儿,走上天安门广场,往身上浇上汽油,把自己点燃了。该录像播放了数周,公众真的对该自焚感到厌恶。当局不再限制对被监禁的修炼者的虐待,取而代之的是死亡名额和送往军方医院的群体消失。
   后来,在长春朝阳沟监狱里,梁振兴他们讨论了这个自焚故事里面的漏洞:最关键的是,法轮功的教导禁止自杀。加上有传言说,CNN没有象中共官方声称的那样提供这段录像。姑且不论那些奇怪的拍摄角度和警察不可理喻的行为,大海回想起《华盛顿邮报》的一篇翻译报导:一名记者前往那位自焚母亲的家乡,却发现这个自焚者并不是一个修炼者,而是一家夜总会的舞女,也是一名妓女。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