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李光耀的光亮与阴影]
藏人主张
·1
·全球马格尼斯基人权问责法实施展望
·中共进入军民不融合之年
·與高貴的旎陮υ� ——爲高智晟《中華聯邦共和國憲法》序
·袁红冰新作《酒书九章》问世
·【以「酒書九章」祭悼「六四之殤」
·富商郭文贵:“受习近平委托与达赖喇嘛见面”
·中共间谍海外铺网
·秦伟平专访郭文贵关于尊者达赖喇嘛话题文字实录
·郭文貴爆料對中共十九大的影響
·中共對香港、台灣的四大招數:貪控、色控、錢控、滲透
·中共创建“墙内版”线上百科
·中國千萬官員,無官不貪,無吏不腐
·「中國夢」與「命運共同體」
·郭文貴616爆料后習近平面臨新危機
·台灣的命運或有歷史的偶然,重要的是,要如何面對未來
·「中國標準」下的「人類大劫難」
·台灣應該如何看待「郭文貴現象」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上)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郭文贵效应的另一面:山雨欲来一条船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郭文貴自言:爆料與劉曉波事件「一定有關係」
·别再胡扯“暴力、非暴力”的假议题了!
·關於袁紅冰所言的《人類大劫難》
·海航在华尔街遇冷:美国银行暂停参与其交易
·刘晓波走了 革命来了
·刘晓波和狼性化环境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平汪被控“地方民族主义者”(连载二十)
·平汪入狱(连载21)
·平汪单独囚禁(连载22)
·平汪立誓沉默(连载23)
·平汪出狱(连载24)
·平汪再次陷入新的斗争(连载25)
·平汪争取少数民族权益(连载26)
·平汪传记的尾声
·
·《平汪同 志与旅外藏胞的談話紀要》
·八十年代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時對有關民族方面的 几点意见
·回憶扎喜旺徐同志
·平汪致中共中央领导的四封信
·平汪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领导的信(附录六)
《殺佛》導讀
·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
·《殺佛》導讀
·读者谈《杀佛》
·《杀佛》新书发布会以及作者声明
·出版社关于《殺佛》發表會新聞稿
·今日的西藏 就是明日的台湾
·嘉仁波切揭露中共指定班禅喇嘛「金瓶掣弧钩笪
·敬邀《殺佛》一書之佐證演讲会
·西藏之声关于《杀佛》专访袁教授
·西藏是否台湾的一面镜子
·因《殺佛》誠品被「服貿」了
·《殺佛》選登之一
·流亡者的懇託
·《殺佛》作者台立法院召開記者會
·十世班禅大师蒙难25周年
· 班禅大师最后的讲话
·胡锦涛、胡春华的“投名状”
·善心匿名人士購《殺佛》寄送全台各宗教寺廟共萬餘冊
·回忆监狱里的十世班禅大师(转载)
燃烧的安魂曲摘要
·袁教授谈其著作《燃烧的安魂曲》
·《燃燒的安魂曲》簡介
· 尋找美麗的死亡
· 佛血和豹骨
· 詩寫在自焚少年的心間
· 美人嫁給金焰中的微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光耀的光亮与阴影

曹长青:李光耀的光亮与阴影
   
   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以91岁高龄去世。这个争议性人物在1965年领导新加坡从马来西亚独立出来,被视为“建国之父”,并在随后的50年把新加坡建成全球最富裕国家之一。李光耀被视为“亲西方”但却坚持民族主义,后期还亲北京独裁者;他以威权统治为核心的所谓“新加坡模式”和“亚洲价值”被中国权力者推崇,却遭世界很多民主国家的人痛斥。
   
   怎样给李光耀盖棺论定?或者说怎样看待李光耀的自相矛盾:亲西方怎么能又同时亲北京(独裁者),他的民族主义是怎么跟西方文明“统一”的?

   
   从近代历史来看,一般民族主义分子,都是疏远甚至反西方的。以中国为例,无论是共产党的毛泽东,还是国民党的蒋介石,他们意识形态不同,但都是民族主义分子,骨子里都是对抗西方(价值和文明)的。但李光耀这个民族主义者被认为是“亲美”的,事实上他领导的新加坡也真是跟美国一直保持密切关系,尤其在军事及经济合作上。
   
   李光耀的这个“矛盾”,实际上有其内在逻辑性。他的“亲西方”,主要是出于现实考量,或者说是利益需要,是他的实用主义哲学所致,而不是真的欣赏、推崇西方的个体主义价值、宪政民主和资本主义制度。
   
   他的选择主要跟新加坡的独特历史有关:新加坡独立后第二年(1966),中国爆发了文化大革命。那时候的毛泽东周恩来们,想把华人占多数的新加坡变成东南亚的古巴,成为红色中国的势力范围。中共支持马来西亚的共产党渗透新加坡,进行革命煽动,导致刚刚独立的新加坡面临危机。
   
   在这种局面下,李光耀采取了三大措施,来抵抗中国的统战和革命渗透。一是加入英联邦,后来全面跟美国结盟,以确保自己的国家安全;新加坡政府过去五十年一直是美国的盟友,从来没有反美。二是实行市场经济,保护私有财产,结果促进了新加坡的经济繁荣;有了经济发展,就有了社会稳定。三是把英文定为“第一语言”,新加坡宪法和法律文件以英文书写。包括学校教育主要也是英文,这样就从语言上切断了跟中国的内在连结。现在新加坡的550万人口,80%以上说英文。
   
   李光耀当时甚至声称:“我不是中国人,就如肯尼迪总统不是个爱尔兰人。慢慢的,世人会知道,新加坡姓李、姓高、王、杨、林的人们,外表上是中国人,说着华文,然而却与中国人不同。我们有中国人的血统,我们不否认这点;但重要的是,我们以新加坡的立场思考,关心新加坡的权益,而不是以中国人的立场,为中国人的权益着想。”
   
   所以李光耀的“亲西方”首先是权宜考量,是为自身利益的选择。另一个原因是李光耀不喜欢共产主义,当初他领导的人民行动党,很快跟内部的共产党势力分裂。在这个方面,李光耀很像蒋介石,或菲律宾的马科斯,他们都是反共的,亲美国的,但又都是民族主义者,都不认同(更别说实行)美式民主。所以有分析家曾把亚洲的李承晚、朴正熙、蒋介石、马科斯等称为“小邪恶”,认为美国为了遏阻共产势力这个“大邪恶”在亚洲的蔓延,而从战略上联合他们。而他们也要靠美国的支持来幸存,保住自己政权不被红色浪潮吞掉。
   
   深入了解李光耀的这个背景,就能够明白,到了后期,中国的威胁消失了——邓小平1978年访问新加坡时对李光耀承诺,中国不再输出革命,就是不再实行敌视新加坡“李氏政府”的政策。这之后,李光耀就不断歌颂邓小平。中共六四屠杀遭举世谴责,邓小平接见李光耀时说“杀二十万稳定二十年”,李后来引述,甚至推崇邓小平是“人中之杰”,更不要说后来对江泽民、胡锦涛的夸奖。
   
   对李光耀来说,他的最大利益、最大考量是两点:一是保住新加坡的独立;二是保住他(及家族)的政治权力。所以他要通过跟英美联盟的“亲西方”政策,早期对抗了中共和马共的颠覆压力,后期(在中国威胁消失后)又跟北京建立密切关系,为红色中国如何对付美国出谋划策,与此同时又为美国的基辛格们出招对付中国。等于在中美鹬蚌相争中,获“李翁之利”。
   
   英国思想家以赛亚.柏林曾把知识人分为两类:狐狸和刺猬。刺猬型是死守原则理念、始终如一;而狐狸则随机应变,实用+机会主义。李光耀就是这种“老狐狸”,而且又高寿,至死都实质掌权。他是以不变应万变:这个“不变”就是保住他的权势和影响力。
   
   所以这个所谓“新加坡模式”和“亚洲价值”,实质是保住一党独大的威权模式:经济发展,政治垄断。至死都掌实权的李光耀成为新加坡的“大家长”。有人说新加坡不是国家,而是个家族公司,李光耀是“终身董事长”,儿子是总裁,儿孙媳妇和嫡系们,掌控各部门,把新加坡变成了“李家坡”。
   
   但对李光耀去世,西方媒体是毁誉参半。为什么还有“誉”?不仅因为新加坡成为全球经济富裕国家,还因为在政治上毕竟还是实行了多党选举,并有相当程度的新闻自由。
   
   李光耀是用国家资本主义方式统治,即通过国家控制的私人企业来进行投资,主导以私营企业为主的资本市场。比如淡马锡控股公司虽说是国家拥有(财政部拥有100%股份),但实质上李氏家族控制的(李光耀儿媳何晶曾是执行董事CEO),有报道说这个公司庞大到占整个新加坡47%的股票。新加坡的重要公司,包括两家主要媒体(新加坡报业控股和新传媒),淡马锡公司都有股份,等于间接影响甚至左右舆论。不过由于淡马锡公司是私人企业模式,按市场经济运作,所以不同于其他国家的国有企业。
   
   新加坡的经济,在美国《传统基金会》(HF)每年评比的《全球经济自由度》排行榜上一直名列前茅,2013年是全球第二名。而第一名多年来都是香港,即使香港回归中国,政治已基本被北京控制,但其经济自由度,仍是全球领先。
   
   所以对李光耀盖棺论定的话,他的最大亮点,就是没走共产主义道路,而是经济上走了比很多西方国家更进一步的资本主义的道路,促使了新加坡的繁荣和富有。2013年新加坡人均收入6万多美元,超过了美国和瑞士,成为全球最富有的国家之一。
   
   李光耀的最大阴影,就是没有走美式真正民主选举和完全新闻自由之路,至死都信奉“大家长”式的家族统治。他的盲点是(或许他至死都没明白),即使不从民主理念出发,仅仅从政治操作上,如果他在新加坡完全实行民主和新闻自由,保障个体权利,他的人民行动党也会像现在这样一直执政(每次选举都击败反对党)。类似日本,自二战后有选举以来,在过去这半个多世纪里,日本实行了真正的多党制和自由选举,并有完全的新闻自由;但除短暂的几年外,几乎全部都是右翼的自民党执政。所以有人调侃说,日本是一党独大。但日本当然是真正的民主国家,其选举也是真实和公平的。
   
   那为什么日本的自民党能做到几乎一直胜选?我曾在“日本的第三次重大变革”一文中简单论述过,这主要跟东方人的文化心理有关。在美国和欧洲等,左派势力都很大,在美国甚至多数时间是左派执政(左翼民主党当选并拥有国会多数席位)。而在日本则是完全不同的政治景观,那就是:西方左派的均贫富、高福利养懒汉、政治正确等,在日本难有市场。虽然日本也有左派(甚至共产党),但他们就是很难拿到多数选票。为什么?就是因为日本人,东方文化背景下的人,更加务实,秉承勤劳致富的最基本的生活原则(而不是左派的乌托邦平等幻想),更推崇常识和常理(而不是左翼的意识形态和政治正确);而且,由于日本没有被其他国家侵略和殖民的历史,虽然战败,但日本人没有受害者心态,反而产生一种:我们错了,所以失败了,必须重新正确地再站起来的健康心态,所以日本国民的整体倾向是推崇常识的右翼保守派,而不是被压迫者容易倾向的左翼甚至共产党。
   
   即使曾被日本殖民、左倾势力远大过日本的南韩,虽然在结束威权时代之后,有金泳三、金大中、卢武铉等三届左翼政府执政(很可能是对威权时代的反弹所致),后来就一直是保守派执政,李明博执政五年,现在是朴槿惠。南韩还有个“南北韩统一”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左右派的正常竞争。如果没有这个因素,左派的力量更难成大气候。
   
   新加坡的情况尤其突出,那就是反对党非常左倾,他们的政策理念根本无法得到选民的认同。如果李光耀们完全放开新闻自由和正常选举,反对党也会一败涂地。因为新加坡的反对党比日本、南韩的左翼更左,更难赢得人心。
   
   这就是为什么新加坡独立后这半个世纪中,李光耀领导的人民行动党在每次国会大选中都获得压倒性胜利,几乎囊括所有席位。虽然李光耀们被批评通过划分选区,政策支票,甚至用诽谤官司等打压竞选对手(这都是事实),但最根本的,我认为是新加坡的反对党过于左倾、不得人心的问题;他们的均贫富的社会主义政策,包括亲中国,强调母语中文,甚至反美情绪等,这些在新加坡都难以得到中产阶级的欢迎。新加坡是城市国家,没有农村、农民,也很少真正的穷人。所以反对党使用发动穷人那种思路的社会主义路线难有市场。上次(2011)新加坡大选,徐顺全领导的反对党(民主党)只拿到4.83%的选票,连半成都不到。现在新加坡最大反对党是工人党,更加左倾。于是新加坡政治出现这样的奇观:反对党选不上国会议员。最后李光耀们觉得这样不好看,硬是通过法律,决定给反对党保障名额。全世界找不出第二个国家,有这种政治安排。
   
   随着李光耀的去世,也可以对“新加坡模式”盖棺论定:这个模式不可取!因为明显的事实是,实行民主政治(并自由经济),照样可以达到新加坡那种富有,而且有新闻自由的保障,政治会更稳定清廉。日本就是如此(政治民主+市场经济),全球七大工业国家也都如此。所以“新加坡模式”无法出口,它只是威权者的一个口号。
   
   虽然李光耀走了,但如果新加坡的反对党继续他们的极左路线,那他们当选执政的希望仍非常渺茫。新加坡政治变化的唯一可能,是李光耀的人民行动党内部裂变,像长期执政的日本自民党那样,从内部分出一个新的政党。
   
   事实上这种可能现就有了。庞大政治家族的“老爷子”走了,下面的儿孙媳妇和嫡系们,就可能因利益分配,权力争夺,或理念分歧等,而发生分裂。前一段美国的知名中国问题专家沈大卫写了篇文章,说中国共产党的“结局”(endgame)已开始。其实这个预言也可借用到新加坡。李光耀的去世,预示着“李氏家族”统治结束的开始和“新加坡模式”的末世。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