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仓库
[主页]->[现实中国]->[仓库]->[吴弘达(Harry Wu)性侵“六四”学生领袖杨涛的妻子王菁及女儿]
仓库
·黄琦被捕 同事吁台湾方面协助
·抢奥运火炬为给丈夫讨公道 湘妇被关精神病院
·关于和中国过渡政府安全联系的公告
·上访制度成摆设,河北严惩“非法”访民机密文件曝光(图)
·周永康睁开你的狗眼好好看看查查/孔强
·上海拆迁户坚决支持法轮功学员在纽约抗暴
·上海访民向陈用林先生问好
·智慧的燕子:開懷一笑!
·上海维权先驱者陈小明家人的感谢信和签到、捐款人员名单等
·郑恩宠:喜从天降
·破解申诉上访怪圈的法律武器
·上海访民陈小明离奇死亡忌日 二百多人为其超度遭扣查
·上海多名访民因到天安门广场被拘留
·基督徒郑恩宠就张明选牧师被拘一事声明
·郑恩宠:谢谢布什总统——论布什接见李和平律师等三中国公民
·上海维权先驱者陈小明家人的感谢信和签到、捐款人员名单等
·天涯网民怒吼:打到中央政治局!
·中国启动县委书记大接访活动 防范群体性事件
·千古奇冤:上海维权英雄陈小明死因之真相
·西瓜刀和两罐汽油5人死亡5名抢救
·《刘伯温碑记》:十愁难过猪鼠年
·大陆民间顺口溜 如今警察五等人
·上海袭警案受广泛质疑 官网撤报复说法
·郭泉:作为前南京刑事法官谈瓮安事件证据采集
·上海袭警事件的一些网友留言辑录
·鲍彤评论:贵州省委书记一篇有普遍意义的讲话
·上海拆遷母親們聚眾擾亂社會秩序
·杨佳=抗暴战俘,周老虎政法委=费粮桶?/草虾(图)
·存照:杨佳杀警现场内幕!为何是杨快刀!
·极度暴力!山东潍坊旧村改造暴打
·我们为反腐败英雄杨佳捐款/郑恩宠、朱金娣等
·张奋奋和张平在林昭和林昭父母墓前留影 (图)
·上访刑拘遭暴殴,遍体麟朱金娣
·上海拆迁户::强烈抗议中共拘捕杨佳母亲
·杨佳手机后四位是8964,全国发动人肉搜索投诉邮件
·杨佳最后的摄影:万古流芳!(附燕歌行)
·重庆奥运火炬传递惊现红卫兵MM (图)
·上海被杀民警的妻子:警察并不象你们说的这么无能
·张鹤慈 :胡佳反思书
·海公安局尽快公布杨佳被扣六小时的信息/昝爱宗
·大陆读者对博讯的建议
·吴高兴:我也对博讯提点意见
·主题:中共狂笑不止:世界为何不抵制京奥了
·评:吴高兴:我也对博讯提点意见 原文
·李劲松律师举报上海谢有明律师可能是非法拘禁绑架杨佳母亲的犯罪嫌疑人之一
·王兆山学学:为杨佳袭警案牺牲民警追悼大会敬献挽联
·刘晓波:杨佳案——上海政法委书记吴志明难辞其咎
·视频:上海访民周阿根四人在北京秘密住地见外媒
·思宁:质疑上海对杨佳的精神鉴定
·怒放的生命——上海杨佳
·冯正虎的赎身募捐
·大赦国际推出关于中国的新网站
·东新西兰总理签名抗议中国 不出席北京奥运开幕式 (图)
·马亚莲:怎有如此比“黑社会”还黑的上海市“人民”政府!
·aaaaa
·民主风暴(纲要)
·赵达功:杨佳的“英雄”称号实在是中华民族的悲哀
·高文明:毛泽东秘密诗词大揭秘
·杨佳与喀什:怜惜匪共坦克的螺丝钉?/草虾
·杨佳案透析:杨佳意在为民除害 行为动机全在
·冯正虎:反对迫害 护宪维权
·上海民众谈访民奥运与人权
·上海访民盼人权圣火普照中华
·上访先锋沈婷可能被收买了
·沈婷:祝愿我們早日能脫离中共暴政
·四川自贡对信访人发布“镇压令”集体对抗中央16号令事件(图)
·杨佳式暴力复仇仅仅是“原始正义” /刘晓波
·纪检委与政法委祸国殃民的同样机构
·影星陈冲东方明珠合作抽逃公司资金逃债破产被诉被查(图)
·这个民族病入膏肓/Carl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再审申请书(图)
·冯正虎:誓死捍卫中国宪法与公民权利
·余杰:我用跟你们不一样的方式爱中国—《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跋
·余杰:莫将罪犯当英雄——访慕尼黑霍夫布劳斯啤酒馆
·特赦杨佳公民建议书第五至九批签名(共2427人)
·关于特别赦免杨佳先生的公民建议书[第一至十四批签名(共2595人)]
·胡锦涛:杨佳的母亲在哪儿?/上海市民
·祝维权律师奥巴马当选
·上海维权 新闻(图)
·强烈抗议上海市府信访办恶警的法西斯暴行
·上海真警察与假警察的较量
·二个月前我正确预见了杨佳母亲王静梅的下落
·许正清:从看杨佳案说明中国法律又错了
·许正清呼吁大家关注杨佳母亲王静梅生命之安危
·上海公安设套抛崔福芳等笔录访民上当分化
·抗议中共把联合国上访定性为“申请政治避难新借口”
·童国菁狱中黙对共匪崔福芳坦然交待上海公安诬陷“有据”
·下流!上海陈恩宠彻底无耻为攻击访民傍名人自编自导“桃色新闻”
·胡耀邦子在港起诉亲江红色富商罗康瑞 组图
·冯正虎向警方举报陌生人非正常侵入私宅
·中央巡视组上海工作现场曝光未见群众露天排队
·坐式马桶堵了怎么办 坐式马桶疏通方法大全(组图)
·坐式马桶堵了怎么办,坐式马桶疏通方法大全(组图)
·东方日报:中巡组进驻上海,2000人申冤被逐
·江泽民死党黄菊不被允许死在上海
·我为何在中领事馆打灯笼 /美籍华人律师夏钧
·“碉堡了!”上海闸北区访民郑恩宠巡视组上访
·碉堡了!上海访民郑恩宠巡视组上访
·冯正虎上访中央巡视组,细数上海公检法「七宗罪」
·文革恶梦在90后身上重演/专访“最小良心犯”
·昆明现实版的“南京大屠杀”暴力强征政府无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吴弘达(Harry Wu)性侵“六四”学生领袖杨涛的妻子王菁及女儿

【视频】现实中国完整版柴静雾霾调查 穹顶之下

   

   吴弘达(Harry Wu)性侵“六四”学生领袖杨涛的妻子王菁及女儿

吴弘达(Harry Wu)性侵“六四”学生领袖杨涛的妻子王菁及女儿

   (博讯2015年03月06日发表)

    王菁等六四受害者妻女控告吴弘达性侵

    王菁女士的公开谴责信(中文版/ 英文版)

    (中文版)

    就吴弘达利用其对雅虎人权基金/劳改基金的控制权欺辱、性侵大陆民运人士妻女的事件而致美国国会、雅虎董事会、各妇女儿童人权保护组织及海内外民运人士的公开信

    美国国会、雅虎董事会、各妇女儿童人权保护组织及海内外民运人士:

    (因本公开信会涉及个人隐私,基于保护儿童权益,本公开信将隐匿所涉及人员的姓名,而相关证据只会提供给各相关的法律、政府和人权机构。文中我将我所监护的两个孩子称为小甲和小丙,我的女儿称为小乙)

    我是王菁。是中国大陆民运人士杨海的妻子,是中国大陆两位着名民运人士女儿在美国的合法监护人。

    在此,我向你们,就吴弘达利用其对雅虎人权基金/劳改基金的控制权欺辱、性侵大陆民运人士妻女的丑恶行径进行公开的指控。(注:雅虎人权基金责成劳改基金会对两位大陆民主异议人士之女小甲、小丙予以援助,而吴弘达是劳改基金会的最主要负责人)

    我丈夫杨海目前在中国大陆西安。是八九学生,原青岛海洋大学(现中国海洋大学)86级环境生态专业学生。因1989年组织青岛学运、青岛高校自治会,1990年被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并开除学籍。随后20多年,我丈夫一直坚持在国内从事民主维权事业。我丈夫和现在我所监护的两个孩子的父亲是朋友和战友。这两个孩子的父亲,现在一个身陷囹圄,一个已经离世。

    我携女儿小乙于2012年5月底前往美国,现住在美国东部。小甲、小丙现在也在我处生活、学习,我得到她们父母的委託授权,是她们在美国的唯一合法监护人。小甲是2013年2月1日来到我处,小丙是2014年8月28日来到我处。现在我监护着我女儿小乙、小甲和小丙。小甲、小乙目前是17岁,小丙目前是16岁,她们在我的监护和照顾下生活都很快乐,学习也都优秀。

    2013年4月,我丈夫曾去信吴弘达希望给予小甲援助,他随后答应。2013年6月—7月,吴弘达就连续不断拨打电话邀请我带孩子去东部,当时他说如果我搬到那边去住,就可以在经济上得到他更多照顾。当时我丈夫不让我去,因为在三藩市我和孩子们的各项申请已都办妥,尤其是我身患疾病,已申请到了当地的免费医疗(医疗白卡)。

    但是吴弘达一直电话不断,说他在国会有很高知名度和人气,给我和孩子们许诺了一些很好的条件,诸如我的租住地、工作、医疗申请等等都不成问题,包由他帮忙,最后他说在他那边还有一位六四伤残者的女儿小丁也需要我照顾。考虑到小丁也是六四受难者的孩子,需要照顾,我就同意了,并带孩%頟\3侨ザ俊

    2013年8月8日,我就带着俩孩子来到美国东岸,而几乎与此同时吴弘达却又将小丁送回三藩市,这样原本许诺的援助条件一下子缩减一半,这令我十分纳闷和不解,但是我没有和他计较。2013年9月始,吴弘达劳改基金会开始给小甲每月800美元援助。

   

    但是万没料到,吴弘达品德极其卑劣,竟然欺负我不熟悉英语、在美国东部人生地不熟、一个女人带着俩女孩子的弱势,在我初来乍到东部一个月之际,对我施行了严重的性侵害,我对他的好感顿时化作厌恶和憎恨。

   

    2013年9月9日清晨7点许,小甲、小乙上学刚走约半个小时,吴弘达就突然打电话来,问孩子们上学去了没,我说走了;他就说,那你在家等着,我马上就过来,有要事商量。因当时我对其不良居心毫无戒备,所以他来之后我还很善意热情地接待他,却未料他趁我不备很快即对我进行了严重的、无耻的、下流的、令人作呕的性侵犯。在我的激烈反抗下,在上帝的拯救下,吴弘达最终未能完成对我的强姦,灰熘熘地离开我的住所。

    但此事当即给我心理造成极大的伤害和压力,令我倍感耻辱、恐惧和焦虑,随后旧病复发,吐血不止,住进了医院并做手术。术后,肝腹水导致我肚大如鼓,身体极度虚弱,行动都很艰难,几乎无法行走,令我痛苦不堪。当时,我甚至认为自己的生命马上就会终止,极其后悔来到东部。当时我在想,假如我死了,我的女儿和小甲该怎麽办?我要活下去!

    要感谢仁慈的上帝!在家人和美国教会的关心、爱护和支援下,我度过了我生命中最艰难黑暗的时期。那个时期的痛苦与艰难,历历在目,恍如昨天。

    由于吴弘达那次对我的性侵害最终未能得逞,加之我吐血住院,他随后行为上收敛了许多,每月来送小甲的支票,通常坐上大半个小时就走了。我以为他意识到了自己的罪过,此事就此打住,我没有向他人提起。但是,从那时起,我就对吴弘达一直存在着高度戒备的心理,不能再让他对我有丝毫伤害,而对孩子们的保护我更是无微不至。

    2014年4月,浙江民运人士为已故着名民运人士之女小丙的事情,联名写信请求吴弘达给予资助和帮助出国留学。他一开始回信答应了,并亲自致信小丙说:“收到所有的来信,我们做了两次全体会议讨论,目前的结论如下:1、你不是成年人,不是大学生,你是未成年人;2、我们可以按排经费,至少$25,000一年;3、我们可以找到学校;4、按美国法律你必须有法定的经济,安全,医疗的人担保;5、按美国法律你必须有法定监护人。”

    但是答应之后,吴弘达就没有任何消息。最后,小丙是国内民运人士通过相关朋友的协助,至8月底才来到我处的。2014年9月,吴弘达劳改基金会开始给予小丙每月700美元的援助。

    而到2015年1月15日,吴弘达发来email,称从2015年1月起正式终止对此两位孩子小甲、小丙的援助。在我监护期间,吴弘达给小甲援助的时间为2013年9月—2014年12月,给小丙援助时间为2014年9月—2014年12月。

    现在,有一个问题或许大家都要问:吴弘达为什麽要突然停止对两个孩子的援助呢?

    此事的导火索起因于2014年12月20日11点许,他打电话要求独自带小丙去他家被我断然拒绝所致。而之所以被我断然拒绝,是因为自2013年8月我们搬到美国东部以来,吴弘达除对我曾构成过性侵害外,也多次对受我监护照顾的三个女孩多次出现猥亵举动和性骚扰行为。其居心不良我已明显察觉,我对他对孩子的不良动向已十分警惕。

    吴弘达常见而明显的不良行为如下:

    (因涉及孩子隐私,我只能概要说明,具体证辞在我及仨孩子给法院的证词中!)

    1、在三女孩不愿意的前提下,执意闯入闺房,查看挂有内衣内裤等隐私类物件的衣橱等处。

    2、趁机摸三女孩的脸和屁股。

    3、趁三女孩午睡时闯入闺房,强行揭其被子看等等。

    4、执意要独自带三女孩出去吃饭或玩耍,且坚决不让我同去。

    5、2014年感恩节期间(11月28日)带孩子出去玩时,坚决不让我跟随、拒绝告诉我和孩子要去的地点、要玩的内容及返回的时间,而且,在游玩途中故意吓唬三女孩,在返程途中刻意让车兜圈子,延迟回家时间,直至天黑。

    6、带我们到他家裡吃饭时,要求女孩们喝酒(美国法律规定,21岁之前不得喝酒),遭到我的制止和三女孩自觉的抵制;强行要求我们四人在他一个人住的新家裡过夜,而与此同时,他家的洗浴间、厕所均无法锁上,甚至连门都无法关紧;在遭到我坚决的反对下,他虽同意让我和小乙可以回家,但非要让小甲和小丙留宿陪他过夜,令小甲和小丙十分惊恐,直到我和孩子们都坚决要一起回家,吴弘达才送我和孩子们回家。

    鉴于吴弘达以上多次、明显的不良行为和倾向,自2014年11月29日凌晨起,我已彻底决定:决不允许吴弘达在不经我同意或我不在场的前提下,单独带走任何一个我监护照顾下的女孩。但是,很快我不愿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2014年12月20日上午,吴弘达在明知我是小丙法定监护人的前提下,避开我连续给小丙打了三次电话,但是小丙都没接,并告诉了我。我就回电给吴弘达问打电话找孩子有什麽事?吴弘达就说他要很快过来,带小丙到他住处去。我说,有什麽事就请你到我家裡说,或者我带着小丙过去谈。吴弘达执意说不行,他要单独带走小丙。当他说到这时,2013年9月9日吴弘达性侵犯我时,那一幕,那张淫荡、猥琐、卑鄙、下流的丑恶嘴脸一下子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就断然拒绝了他的这个要求。

    我不允许吴弘达单独带小丙出去的决定,令他异常生气,大发雷霆。先是发email指责我,并威胁说不能让他随意带孩子出去就要停止援助,在遭到我坚持原则的回应后,吴弘达最后发信声明:已终止对小甲小丙两个孩子的继续援助。

    对于吴弘达终止援助一事,我其实已有心理准备。在小甲、小丙接受其资助的过程中,我和孩子们已对吴弘达的许多行径十分反感、厌恶和噁心,因此对他已有提防,我决不会因为他的援助而在原则问题上有一丝一毫的让步和妥协。

    而对此事件,我正在採取进一步的法律行动。我的行动得到了我所在的美国教会以及许多朋友、律师的支持,对此我深表感激。

    鉴于吴弘达诸多恶行以及对我和孩子们的侵害,在此我对吴弘达给予最强烈、最严厉的公开谴责!

    吴弘达,一个在道德上极其堕落的伪者,竟然能够操控上千万美元的雅虎人权基金,并利用这一基金的控制权做了许多假公济私的坏事,这是美国社会各界都必须引起重视的事件!

    最后,我,一个疾患缠身、远离故土家乡、远离我最挚爱的丈夫和父母亲人的女人,因蒙了上帝的恩典,而自觉自愿地借着微薄的力量,肩负着对三位中国着名政治民运人士之未成年子女的照顾和监护责任,而他们的父亲们无论如何都是这个时代裡中国大陆民主事业中最杰出的英雄。

    鉴于此,我做出如下六点呼吁:

    一、我呼吁美国国会就此事件成立专门的调查委员会,同时,立即终止给予吴弘达及其劳改基金会的一切资助。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