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公孙豪:棋局将残——中共如何走向黄昏与黑夜]
蔡楚作品选编
·胡佳:高智晟律师全家被押解出京(图)
·陈光诚 李劲松:刑事上诉补充意见(图)
·胡佳:郭飞雄案件将要进入起诉程序(图)
·高耀洁:中国艾滋病感染的特色(图)
·又见抗艾第一人高耀洁:我现在日子真难过(图)
·章诒和:我的声明和态度(图)
·胡佳:致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刘建超先生实地人权观察邀请函(图)
·杨茂东涉嫌非法经营罪案律师意见书(图)
·章诒和:事态的变化和我不变的立场—兼告邬书林先生(图)
·维权画家严正学的故事(三)(图)
·浙江自由撰稿人力虹被控煽动颠覆政权案将闭门审理 (图)
·曾金燕:孤独老人高耀洁—致软禁中的高耀洁医生(图)
·流沙河先生谈中国古代的情人节(图)
·走吧 / 南窗 (图)
·爱知行:关于立即恢复李喜阁和朱龙伟人身自由的呼吁(组图)
·冉云飞:中国出了个钉子户(图)
·新西兰汉学会授予中国独立作家王力雄荣誉会员称号(图)
·何天:六四伤残者齐志勇清明祭奠赵紫阳(组图)
·关注胡佳!关注中国的“非法拘禁”事件(图)
·丁子霖:寄语89一代的孩子们(图)
·著名“老右派”流沙河先生笑谈文革中“劳动改造”(图)
·金沙遗址太阳神鸟闪亮登场,流沙河先生解释是凤凰(图)
·章诒和诉新闻出版总署行政诉讼案4月26日立案经过(图)
·曾金燕当选时代杂志2007年世界百名最有影响力人物(图)
·曾金燕:与《时代》100人相关的问与答(组图)
·《快乐的异乡人》-乔治·格鲁沙诗文选出版发行(图)
·宋永毅编辑《新编红卫兵资料》第三部在华盛顿DC出版(图)
·我们向谁控诉?权贵阶层瓜分了家当(图)
·袁伟静女士获得第五届“受难者家人奖”公告及答谢辞(图)
·杨茂东(郭飞雄)被控非法经营案的法庭自辩词和最后陈述(图)
·青年罗渊兰给网友、笔友、朋友们的求助信(图)
·胡佳母亲电话口述,友人记录(图)
·曾金燕:请你告诉我:判决公正吗?(图)
·唯色博客被攻击的声明(图)
·成都无名氏:歌曲《六月雪》
·包遵信先生治丧小组:包遵信先生生平(组图)
·廖亦武「底層社會訪談錄」英文版「趕屍人」出版(组图)
·我们对黄琦因参与救灾被成都警方逮捕的声明(图)
·RFA张敏:布什总统7.29白宫会见参加者谈印象(图)
·蔡楚:著名律师李和平被警方监控 发生肢体冲突(图)
·沧海:打破沉默,奥运前夕为被囚中国作家发声”在纽约反响热烈(组图)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图)
·康正果:奥斯威辛的诗意栖居—序蔡楚诗集 (图)
·刘晓波:长达半个世纪的诗意—序《蔡楚诗选》(图)
·许志永博士探访京城黑监狱遭殴打(图)
·秦耕:永远的包遵信-包遵信先生逝世一周年祭献(图)
·“吆尸人”话语的中国-《中国底层访谈录》英文版在美畅销(图)
·中国各界人士联合发布《零八宪章》
·刘晓波博士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图)
·《零八宪章》签署者刘晓波获颁捷克人权奖(图)
·刘霞:美国笔会自由写作奖答谢辞(图)
·艾晓明:艾未未、志愿者和寻找遇难学生名单(图)
·81个当事人签名反软禁反监控 接力起诉开锣
·丁子霖 蒋培坤:呼吁各方,营救刘晓波
·强烈谴责北京警方非法限制刘霞的人身自由 呼吁公众关注刘霞的处境
·冯正虎:不移动--“维护回国权”的行动(图)
·零八宪章一周年,刘晓波面临重判(图)
·艾晓明:雪天里落下的五月花-我的获奖感言(图)
·天安门母亲:“天安门母亲”举行2 010年新春聚会(图)
·维权律师江天勇及家人再次遭警方跟踪骚扰(图)
·专访杨宽兴:高智晟“走失”背后的严重人权侵害(图)
·刘晓波:我的自辩和最后陈述(图)
·赵达功回到家中,刘晓波可能被遣送回辽宁服刑
·谭作人被判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图)
·冷锋:野花蔡楚及其野花--《别梦成灰》(图)
·艾晓明:四川好人谭作人(图)
·我们无法容忍——就刘贤斌被刑拘专访王丹(图)
·专访胡燕:公开抢劫的上海世博会动迁(图)
·陈奎德 王光泽:诺奖授予刘晓波有助于推动《零八宪章》运动(图)
·挪威诺贝尔委员会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公告(图)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会图片(一)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会图片(二)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会图片(三)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会图片(四)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会图片(五)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会图片(六)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会图片(七)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会图片(八)
·陕西爆发四万余人联名要求罢免省长和市长
·“钱云会事件”公民共同声明第五批签名(共210人)
·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曾经,我有一个最卑微的请求
·艾晓明:今天,人人都可以成为艾未未(图)
·艾晓明:“如此自由,如此富有,如此美丽!”——想念王荔蕻(修改稿)(图)
·中国公民联合国控告团筹备委员会在纽约成立(图)
·网友发起温州动车追尾事故死亡名单民间调查(图)
·陕西爆发四万余人联名要求罢免省长和市长
·联合国要求中国释放刘晓波、停止软禁刘霞(图)
·政府对媒体报道7.23动车事故再下禁令
·艾晓明:人物专访:王荔蕻谈福建三网民案与视频围观(图)
·冯正虎等上海市民第16次集访人大维护公民诉权(多图)
·王丹演讲会在纽约举行(图)
·金鐘:香港民主的里程碑——讀《大江
·专家揭露政府故意降低中国奶业标准牟私利(图)
·历时两天的中国民主转型与制度设计研讨会在纽约结束(图)
·传被失踪网友胡荻在精神病院治疗
·冉云飞改监视居住回家(图)
·网友号召8月12日到法院围观王荔蕻案开庭
·范燕琼:三网民无罪!王荔蕻无罪!(图)
·王荔蕻案今开庭,众网友现场网上齐声援
·冯正虎:上海访民支持最高法院批评地方法院司法不作为(图、视频)
·大连市民今天上街散步反对PX项目(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公孙豪:棋局将残——中共如何走向黄昏与黑夜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20/2015 分享到推特! 分享到臉書!
   
   作者: 公孙豪
   近日,国际媒体和知名学者再次预测中共的前景。以欧世林(auslin)和沈大伟(David Shambaugh)等人为代表,纷纷在《华尔街日报》撰写《共产党的黄昏》和《正在来到的中国崩溃》等文,引起海内外舆论的关注。沈大伟的文章提出中国濒临崩溃的五大理由或者五大症状——中国富人在加速逃离,习政权的强硬措施引发不满,各级官僚普遍存在假大空,党政军严重腐败,既得利益集团的阻碍等等。作为一个对极权中国有更切身体会的人,笔者认为中共的病症远不止沈大伟看出的五个症状,中共有以下四种致命病症忙于应付:边疆纷争,官吏腐败,生态灾难,民变抗争。中共的风烛残年,黄昏和黑夜将伴随着这四个病症走向终点。作为21世纪最壮观的历史大剧,伴随着崩溃的各种苦难甚至血腥,人们也应该做好心理准备。极权穹顶笼罩下的人们,将观看或参与这一历史大剧,穹顶谢幕,砸下的尘烟将惊心动魄。
   


   
   “民主转型与社会运动”征文
   
   
   报丧的夜曲在外媒唱响
   
   
   近日,国际媒体和知名学者再次预测中共的前景,以欧世林(auslin)和沈大伟(David Shambaugh)等人为代表,纷纷在《华尔街日报》撰写《共产党的黄昏》和《正在来到的中国崩溃》等文,引起海内外舆论的关注。
   
   中共的黄昏和黑夜一定会来临,这是事物的规律,黄昏与黑夜只是迟早的事。中共王朝作为中国历史上一个超级强权,真的能在短短的六十五年执政之后,迅速坠入暴秦、隋朝和苏联等分崩离析的结局么?预测未来是一件难度较大的事情,尤其是预测中共崩溃的临界点,一定应该严肃、客观、理性、冷静。而分析中共的黄昏和黑夜如何来临,应该比预言中共的黄昏和崩溃更重要。
   
   沈大伟的文章提出中国濒临崩溃的五大理由或者五大症状——中国富人在加速逃离,习政权的强硬措施引发不满,各级官僚普遍存在假大空,党政军严重腐败,既得利益集团的阻碍等等。作为国际事务方面的专家和中国项目的主任,作为华盛顿大学的国际关系学教授,中共王朝的座上客,华府与北京眉来眼去的亲中共派学者,现在也能唱响报丧的夜曲,确实非同寻常。正因为这些学者不是对极权主义长期持批判态度的人,他们在学术上反戈一击,就更应该重视。沈大伟的文章,如同医生看病,已经看到中共老朽政权在病榻上的种种症状。
   
   “四病”缠身将伴随中共王朝黄昏
   
   但是作为一个对极权中国有更切身体会的人,我认为中共的病症远不止沈大伟看出的五症状,中共有以下四种致命病症忙于应付:边疆纷争,官吏腐败,生态灾难,民变抗争。
   中共的风烛残年,黄昏和黑夜将伴随着这四个病症走向终点。
   
   边疆纷争
   
   中共既然不肯走美国式的民族熔炉策略,却去捡拾苏联的民族划分唾余,强行划分出56个民族来,动不动把56个民族56朵花挂在宣传上,现在有些花朵下面正埋伏着鲜血。边疆的分离主义不仅耗损中共巨额的维稳经费,而且极端主义的暴力已经从边疆蔓延至内地,无论是金水桥撞人还是昆明火车站砍人事件,这些伤口和裂痕短时间不会愈合。强大的帝国,在边疆问题上都非常困难,罗马帝国,东汉帝国,苏联帝国,可以说无一例外,边疆的局部炎症都加重中枢的大脑感染,中共帝国也无法避免这一命运。对中共而言,雪上加霜的是,原本收回香港的政治红利正在消失,香港从政治上而言将成为中共的负资产。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给中共脆弱的政权合法性上增添了民族主义的分数,但天下事利弊相随,岂有中共接手香港的好处,不给中共增添困惑?当中共向香港普选落闸,香港抗争的民意铺天盖地,占中运动、雨伞运动,将会以新的形式和版本在香港存在,而大陆的民主火星也在等待时机燎原。
   
   官吏腐败
   
   中共的腐败,几乎可以说空前绝后,举世独步。无论是党国铁帽子王还是底层硕鼠,贪腐无度,激起的民众愤懑,虽不足以一举吞没政权,但社会糜烂,肌无力,行不动,危机处处的险象,中共高层比谁都看得分明,所以习庆丰登基,头等大事就是要遏制“击鼓传花”,用反腐败拔掉“定时炸弹”的引信。但是腐败体制不改,不可能清洗腐败,无论是朱镕基的“棺材自备论”和王岐山的“不信邪论”等牛气冲天的大言,都无法抗衡政治学的“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的阿克顿定律。
   
   生态灾难
   
   环境的灾难,与人祸相连。当一个国家为一个老迈政党独大把持,信仰坍塌,道德颓坯,前三十年人斗人,以阶级斗争为纲,后三十年向钱看,以GDP为纲,整个中国大拆大弄,建筑与纲常一同被摧毁,城市房屋像耕地一样犁过一遍,新农村建设哄农民上楼,好把土地进一步弄到手;整个“拆那”(China)变成一个大工地,当局及其合流的房地产商向天向地向人要GDP,制造扬尘的巨大现象,居然不被提及在雾霾形成的原因中,可想生态灾难怎么能够避免呢?至于河水发红发黑,如同法老王的埃及尼罗河血水之灾;土地的重金属污染,食物中互相下毒,这个社会的溃烂能够可持续吗?
   
   民变抗争
   
   与腐败和生态灾难密切相关的,就是民变不断。奔走在上访路上的冤民,本是这个体制的底层受害者,每年截访的大军和上访的大军一同奔走在去往帝都的路上,形成一部诡异的人间悲喜剧;但是也有很多民众不上访,就地形成民变。帝国盛世表面红光四射,但是虚浮肿胀的帝国,实际脆弱不堪,往往一个交通事故,一起市井城管与小贩纠纷,就能引发千人围观,堵塞道路。更有因为抗议污染,抗议工资拖欠,抗议拆迁,民变的规模与数目,可谓达到历代王朝末年的巅峰。从历史的教训中看,中国的民变往往是大规模突发事件的序曲,民变如同鼎沸之前的小气泡,小气泡越多越密集,鼎沸之时就越加临近。
   
   中共延年长气的“八字”方略
   
   中共作为一个有着90年夺权、掌权经验的政党,其生存能力绝对让观察家刮目相看。在苏东波吞没东欧苏联共产政权之后,中共却奇葩独放,“盛世”又近30年,没有点独门秘笈,可能吗?中共首先应该感谢秦始皇、忽必烈、康雍乾等征服者和统治者,这些人已经打造了奴隶民族基因,把中国人的勇气和血性,把中华传统的精华消磨殆尽;中共其次也得益于“与时俱进”,适应环境、变换颜色,金蝉脱壳,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该打到孔家店时就打到,该批林批孔时就批判,该到处建孔子学院就建学院,全然不顾孔老夫子学说中的礼义廉耻四字,有此厚黑神器在手,有此愚民奴隶基因遍布,天下事,何坚不克?
   
   然而近年来,四病夹击,加上民智渐开,互联网风云激荡,舆情千夫所指,专制极权竟如厕中之鼠,惊恐无日。尽管一帮吹鼓手,一会儿吹嘘实质民主、特色民主,一会儿大言集体总统制,一会儿继续勾画政治改革大饼,无论如何巧舌如簧,极权专制就是极权专制,好像梅毒大疮上再由御笔上色涂彩,依然是梅毒大疮,臭气脓水依然阻挡不住奔涌。
   在此之际,党国彷徨无计,无数资源在手,却需要维稳无缝覆盖,一国之民,皆可成为维稳对象,可谓八公山上,草木皆兵。中共阻挡黄昏与黑夜来临之策,八字可概括:洗脑,恐吓,遏制,打击。
   
   无奈,洗脑渐已不灵,信的人数正在急剧减少;恐吓依然有效,但不惧恐吓的人正在增多;如果恐吓全面有效,100个兵卒能看住全城100000人,假如有100个不畏惧的人,那么全城100000人中的99000人都将被100个兵卒惊恐地视为潜在的敌人,统治与征服如何维持下去?剩下遏制与打击一途,遏制结社组党,遏制街头运动,打击民主人权人士的互相沟通与集结,对口炮党转世为行动党予以镇压。是故,一饭局,一卡拉OK,也得兵临城下,老鹰抓小鸡;是故,81岁老作家也得牢房伺候,70岁女记者也得电视认罪,铁窗之下,民主人士被抓数不胜数,仿佛如果不抓,这些民主人士的言论、写作、饭局、上街、举牌就如同“掘墓铁锹”,就会成为洛阳铲,一举会将极权专制的老墓连同广场上的干尸腊肉掘将出去了似的。
   
   黄昏已至,黑夜将临。历史的一局大棋将残,中共的王座在棋局上正面临民主小卒们升变后的叫将。中国的时局绝不会像某海外学人所言是中共能够“溃而不崩”,专制崩溃需要外敌的入侵等四条件。果如此,阿拉伯之春何以成功?苏东波何以成功?但中共是拥有庞大资源的政党,也有着丰富的应对各种挑战的经验,又有着专制历史土壤和奴隶基因遍布的环境,中共政权的崩溃将是长期的过程。作为21世纪最壮观的历史大剧,伴随着崩溃的各种苦难甚至血腥,人们也应该做好心理准备。极权穹顶笼罩下的人们,将观看或参与这一历史大剧,穹顶谢幕,砸下的尘烟将惊心动魄。
(2015/03/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