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哀悼大水桑村民]
槟郎文集
·秋游佛手湖
·校园栾树路
·灵谷寺的桂花
·生活的诗人
·十月桂花香
·愿岁月温柔以待你
·槟郎的诗
·洞玄观除夕撞钟
·在朝天宫怀念刘渊然
·拜谒刘渊然高道墓
·诗人槟郎的情怀
·课上奇遇槟郎老师
·将生活过成诗的槟郎
·槟郎诗歌与谢灵运
·金陵骚客槟郎
·多位一体的槟郎
·爱写诗的教书匠
·平凡又神秘的诗人
·无诗歌不槟郎
·浅谈槟郎诗歌
·行山走水遇槟郎
·让诗在旅途开花
·真正的诗和远方
·可爱的槟郎哥
·旅游诗人槟郎
·爱诗爱生活的教书匠
·尊敬的槟郎先生
·只羡槟郎不羡仙
·槟郎其人其诗
·大隐隐于校园
·我们最亲爱的槟郎老师
·方山居士槟郎
·布衣之怒
·故乡的汤山
·耶诞节随想
·耶诞节哀悼耶稣
·2016年底小结
·定林寺撞钟
·撞钟新民俗
·槟郎诗歌年集2016
·跨年夜分歧
·腊八节快乐
·回味腊八节
·朝拜洞玄观
·瓦伦丁节的情人
·洞玄观的道士
·参观佛顶宫
·纪念老诞节
·中国飞机上
·真相在哪里
·居士的情怀
·情系音乐台
·音乐台的鸽子
·诗人槟郎的传奇
·陶渊明的情怀
·故乡的樱桃树
·纪念佛诞节
·槟郎居士的诗歌
·槟郎赏樱
·方山下的忧郁诗人
·布衣居士槟郎
·逍遥的采诗匠
·如诗一般的诗人
·有故事的诗人
·相见不恨晚的槟郎
·槟郎诗歌三十年目录(1986-2016)
·金陵旅游诗人
·自由的追求
·赏析《济州岛记游》
·秦淮河畔有槟郎
·纪念端午节
·牛首山礼佛
·秦淮河边的孔子
·拜谒吴敬梓纪念馆
·我的第二次高考
·仙女下凡
·夏至节的回忆
·空中的绳子
·状元祠的疯子
·推搡之战
·槐安国里的哀悼
·洞朗情歌
·资本是一条毒蛇
·基巴国的毁灭
·关于狼的事
·槟郎老师简介
·兵者随想
·家国随想
·葡萄园情歌
·秋雨即景
·故乡的小镇
·双鱼玉佩
·七夕的女儿
·我的第一次开学
·漂远的河灯
·圣姥庙的尼姑
·致槟郞
·在午门城楼上
·纪念孔诞节
·五十个月亮
·游南唐二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哀悼大水桑村民

   哀悼大水桑村民
   槟郎
   
   死得太突然,
   死得太出乎意料,


   死得太窝囊,
   死得太冤屈。
   潘基文先生,怎么不管啊?
   联合国,请主持公道!
   
   和平的顺民,
   在自己的甘蔗地里干活,
   突然飞机过来下蛋,
   我们的生命便报销。
   死得太没道理,
   死不瞑目啊!
   
   缅人肆无忌惮地
   屠杀果敢华人,
   分明违反了协议和人道。
   石敬塘送出的礼物,
   还能指望他去夺刀?
   只是还能以中原正统自居?
   还有颜吟唤海外华人?
   
   我们同情果敢的同胞,
   可是被朝廷束缚了手脚。
   他们坐看境外华人死,
   他们坐看境内我们死,
   我们养活的寄生虫,
   掌握国之重器的大人们!
   老天爷在看,
   中华祖宗们在看!
   
   我们纳税养活的官吏
   压制屁民暴狠,
   面对外侵无能!
   所谓的人民子弟兵,
   我们的军人正在
   醉醺醺地喝茅台吗?
   只剩下外交部为敌人辩护,
   说什么误投无炸;
   只剩下草民遭飞来横祸。
   
   我们化为冤鬼
   也不会放过这些人:
   缅甸法西斯军国主义者,
   血债要用血来还;
   勾结缅帝的秦桧们,
   你们将永远下跪在我们坟前;
   云南的官员请下台!
   云南的三军将士请自裁!
   
   死得太突然,
   死得太冤屈,
   和平的顺民,
   死不瞑目啊!
   潘基文先生,怎么不管啊?
   联合国,请主持公道!
   2015-3-14
(2015/03/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