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哀悼大水桑村民]
槟郎文集
·纪念龚自珍
·纪念郑板桥
·母亲河口的哀悼
·槟郎地狱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地铁通到小区
·山乡的女孩
·地铁的感兴
·那年巢湖抗洪
·六十岁后出家
·夏俊峰罪不至死
·我的学生是城管
·我的学生被劳教
·故乡的荷塘
·雨夜思念伊人
·洪水的自辩
·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洪水季节的拆迁
·儿时的游泳
·抗洪美女
·鬼子进黄海了
·最后的山寨美女
·黩武的风景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声援陈玉莲
·读五人墓碑记
·怀念唐伯虎
·今夜窗外静悄悄
·黄海的涛声
·葡萄园女子
·中国拆迁队队歌
·为甘南舟曲哀痛
·三山街悼念金圣叹
·情人节故事2010
·情人节的女主角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宇宙尽头的蚂蚁
·哀悼湘西少女
·天国的弃偶
·节日游遇隐士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哀悼湘西少女
·宇宙尽头的蚂蚁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怀念梁启超
·哀悼河北大学女生
·怀念我大学时的班主任“槟郎”
·怀念诗人黄仲则
·一个人的晚秋
·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
·大学时的一次出家
·高寒起诉笔会案之管见
·诗人槟郎之墓
·隐士与少女
·赞城管下黄海执法
·愧对双鱼座女人
·刘宾雁先生五周年祭
·那年的玄武湖边
·一次自杀的回忆
·我的学生妹妹
·森林里的羊
·为杜导斌出狱作
·表妹听槟郎哥说
·致达兰萨拉的卓玛
·2010年底的感恩
·元旦的祝愿
·哀悼诗人力虹
·江洲上的丫头妹
·哀悼村官钱文会
·哀悼突尼斯大学生
·寒假的思念
·谷场上的放鹅女
·大年三十的思绪
·读诗:诗人槟郎之墓
·记诗人金倜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读槟郎老师文章的随感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我的心灵曾被你敲响
·迎春花开了
·班加西的女学生
·茉莉花只是花
·苏北的燕子
·从巢湖到南京
·與檳郎書
·致槟郎:四月芳菲
·蝴蝶花中的少女
·我在方山迷路
·怀念诗人艾青
· 哀悼同胞汪家正
·梦入槐安国
·人生如梦花开不败:读槟郎诗歌有感
·汪家正虽死犹生
·无言的结局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秦淮河探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哀悼大水桑村民

   哀悼大水桑村民
   槟郎
   
   死得太突然,
   死得太出乎意料,


   死得太窝囊,
   死得太冤屈。
   潘基文先生,怎么不管啊?
   联合国,请主持公道!
   
   和平的顺民,
   在自己的甘蔗地里干活,
   突然飞机过来下蛋,
   我们的生命便报销。
   死得太没道理,
   死不瞑目啊!
   
   缅人肆无忌惮地
   屠杀果敢华人,
   分明违反了协议和人道。
   石敬塘送出的礼物,
   还能指望他去夺刀?
   只是还能以中原正统自居?
   还有颜吟唤海外华人?
   
   我们同情果敢的同胞,
   可是被朝廷束缚了手脚。
   他们坐看境外华人死,
   他们坐看境内我们死,
   我们养活的寄生虫,
   掌握国之重器的大人们!
   老天爷在看,
   中华祖宗们在看!
   
   我们纳税养活的官吏
   压制屁民暴狠,
   面对外侵无能!
   所谓的人民子弟兵,
   我们的军人正在
   醉醺醺地喝茅台吗?
   只剩下外交部为敌人辩护,
   说什么误投无炸;
   只剩下草民遭飞来横祸。
   
   我们化为冤鬼
   也不会放过这些人:
   缅甸法西斯军国主义者,
   血债要用血来还;
   勾结缅帝的秦桧们,
   你们将永远下跪在我们坟前;
   云南的官员请下台!
   云南的三军将士请自裁!
   
   死得太突然,
   死得太冤屈,
   和平的顺民,
   死不瞑目啊!
   潘基文先生,怎么不管啊?
   联合国,请主持公道!
   2015-3-14
(2015/03/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