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游览明孝陵]
槟郎文集
·槟郎简历
·鲁迅对左翼文学的担当
·迷信可存——我的宗教之旅
·对中国实现民主宪政后的漫想
·我的设想是当一个工会委员
·我愿成为一根左棍,又名:左棍槟郎之歌
·鲁迅左派论纲
·波兰工人阶级的伟大历史选择
·我关于鲁迅左派思考的三个阶段
·韩国劳工阶级解放之路
·年三十贫贱人生的随想
·作为鲁迅左派的胡风——献给尊敬的王晓明先生
·与姚文元比左棍和爱吻美国的左手
·韩国的民主之路
·散落在民间里的精神兄弟于仲达
·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关于中日关系采访记略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朋友景祥和我们的工友服务中心
·我被台湾连宋统战过去了
·我的奥运梦(外一首)
·悼念汶川地震遇难者
·狱中看奥运会
·鲁迅与王国维比较论
·故乡的白毛仙姑(诗歌)
·妈妈的针线筐(诗歌)
·侄女的城管男友(诗歌)
·为笔会而作
·一扇门的好奇
·老猫钓鱼
·怀念荷尔德林
·我与笔会
·怀念诗人穆旦
·法师的彩巾
·争当那个头
·走入狱警的日子
·大力寺的尼姑
·峡江情歌
·2009年的遗嘱
·唐福珍的向日葵
·这个冬天太寒冷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中国男人
·儿子十岁了
·我的瓦罕走廊
·献给中国工人
·过了罗湖海关
·儿时的溜冰
·情系美济礁
·故乡的玩龙灯
·狱中过元旦
·美丽的月食
·美丽的月食
·诗文总集编后感
·这个寒假别太累
·这个寒假别太累
·巢湖城的陷没
·巢湖城的陷没
·大力寺的和尚
·古巢美女
·我的兄弟姐妹
·故乡的半汤镇
·新年快乐
·冬去春来的雪
·我的楼兰美女
·宿迁狱中女刀客
·长安街散步
·与情人等地震
·我爱过的圣女
·参观韩国世博园
·修脚刀与录音笔
·银波新剧小引
·杨银波新剧小引
·玉树扎西德勒(诗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喜儿爱春哥
·校园帅哥的爱情
·富豪相亲会上的花魁
·纪念青年节
·狱中冤民老赵头
·白毛女的儿子
·我的公主小妹
·怀念阿娇之死
·地震时代的爱情
·卡廷森林的鸟
·卡廷森林的鸟
·心祭中山陵
·我没去美利坚
·党校美女
·清明节追思
·鲁迅看自焚
·烈火中永生
·台湾上访友
·教授的女儿
·纪念黄遵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游览明孝陵

   游览明孝陵
     槟郎
   
     我使劲地踩踩踩,
     跳跳又蹦蹦。


     朱元璋,朱重八,
     朱老人,朱先生,
     朱大大,朱皇帝,
     此时就躺在我脚下,
     你很荣耀吗?
   
     我走进梅花谷,
     爬上梅花山。
     为什么一个人死后
     要贪占这么大块地方?
     前有孙仲谋,
     后有汪精卫,
     还是你老朱最贪心!
   
     从下马坊到大金门,
     四方城到石象路,
     翁仲路过金水桥,
     文武方门里有碑亭,
     享殿后的内红门里,
     又有方城加明楼,
     明楼上看到宝城和宝顶。
     我越走越生气,
     一个暴发土豪吧,
     把自己当什么东东?
   
     你爸妈死后无地可葬,
     你却贪占这么大块地方!
     要知你也是苦出身,
     为什么忘了阶级感情?
     不要说人民解放,
     结果只换你做帝王!
     椅子没变,只是
     换了个抢坐上面的人!
   
     绕围墙根转一圈,
     才体会宝城有多大。
     沿着上宝顶的石阶,
     我站到玄宫的正上头。
     不要再睡了,朱老:
     赶走大元,迎来大清,
     朱家的功过相抵;
     但你杀人太猛,
     戾气太重。
   
     脚下的朱洪武:
     臭八股困死人才,
     封建集权加深,
     特务统治更是败坏时风。
     更可气,美女殉葬;
     更可叹,私家江山的宿命,
     把良民逼成了李自成。
   
     我死后哪里也不占,
     赤条条来,化灰撒江去。
     朱元璋,朱重八,
     朱老人,朱先生,
     朱大大,朱皇帝,
     此时就躺在我脚下,
     你很难受吗?
     2015-3-12
   
   
(2015/03/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