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游览明孝陵]
槟郎文集
·就像一本诗经
·品读槟郎诗歌《三个姐姐三朵花》
·给槟郎老师的信
·让人印象深刻的老师槟郎
·谈谈槟郎老师
·与槟郎老师拜谒中山陵
·满族女孩的榛子
·吾爱吾师槟郎的诗
·我读槟郎诗:《元宵节快乐!》
·去江北上课
·读槟郎诗歌《清明节上坟》有感
·女学生献给我哈达
·读槟郎诗《去江北上课》
·简评槟郎老师的三首诗
·读槟郎老师诗歌《古巢美女》有感
·我读《无言的结局》
·方山仙子
·怀念方励之
·读槟郎诗歌《端午的燕子矶》
·南京牛首山记游
·将军山怀念岳飞
·记槟郎老师:从此不羡世间情
·南京长江边一日游
·与槟郎老师方山行
·读《南京牛首山记游》谈槟郎
·无用的石头:槟郎老师
·江宁方山见证槟郎老师
·光明天使陈光诚
·光明天使陈光诚
·春游紫金山
·悬崖与长蛇之间
·哀悼云南巧家县李烈女
·哀悼赵登用:好人进天堂
·情绪稳定症
·问与答的彻底
·读槟郎诗歌《学士服的风采》
·忆巢湖姥山岛
·守卫家园
·可亲可敬的槟郎老师
·槟郎老师课的琐忆
·哀悼德江县张烈女
·新诗课的槟郎老师
·与你去书店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知青忆痕
·品读槟郎老师
·教我们如何不爱您
·寻找槟郎
·春到梅龙湖边
·孤独的重量:老师槟郎
·大力寺的钟声
·将军山池林栈道
·登南京弘觉寺塔
·再谈先祖与状元李黼公
·什邡震爆弹十四行
·大学城的夹竹桃
·少时放牛西山上
·公仆和主人
·试刀山隐士
·刘三姐的诗歌
·谈谈槟郎老师
·女神的小城
·我们的好先生槟郎
·塞壬的歌声
·情系钓鱼岛
·欢迎来南京
·有个禅师叫法融
·同根同祖的老爷们
·钓鱼岛之恋
·我的七夕节2012
·忆游褒禅山
·美国啊,美丽的国
·槟郎前生为僧
·在彭佳屿眺望钓鱼岛
·秋到江心洲
·槟郎诗歌《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赏析
·短谈槟郎老师
·献给诗人老师槟郎
·以终身布衣为傲的槟郎老师
·记我的老师——槟郞
·槟郎哥的课堂
·寻寻觅觅:写给孤独的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中的情爱
·雅俗之间的槟郎老师
·浅谈槟郎及槟郎的诗
·槟郎先生与南平大嫂
·赏析槟郎诗歌《问与答的彻底》
·初冬的方山
·读槟郎诗歌:女神的小城
·诗人槟郎老师的琐记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冬天里的冤魂
·读槟郎诗歌《公仆与主人》
·记我们的槟郎老师
·写给槟郎老师家伙
·大汉朝的功夫熊猫
·久敬庄,中国的心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游览明孝陵

   游览明孝陵
     槟郎
   
     我使劲地踩踩踩,
     跳跳又蹦蹦。


     朱元璋,朱重八,
     朱老人,朱先生,
     朱大大,朱皇帝,
     此时就躺在我脚下,
     你很荣耀吗?
   
     我走进梅花谷,
     爬上梅花山。
     为什么一个人死后
     要贪占这么大块地方?
     前有孙仲谋,
     后有汪精卫,
     还是你老朱最贪心!
   
     从下马坊到大金门,
     四方城到石象路,
     翁仲路过金水桥,
     文武方门里有碑亭,
     享殿后的内红门里,
     又有方城加明楼,
     明楼上看到宝城和宝顶。
     我越走越生气,
     一个暴发土豪吧,
     把自己当什么东东?
   
     你爸妈死后无地可葬,
     你却贪占这么大块地方!
     要知你也是苦出身,
     为什么忘了阶级感情?
     不要说人民解放,
     结果只换你做帝王!
     椅子没变,只是
     换了个抢坐上面的人!
   
     绕围墙根转一圈,
     才体会宝城有多大。
     沿着上宝顶的石阶,
     我站到玄宫的正上头。
     不要再睡了,朱老:
     赶走大元,迎来大清,
     朱家的功过相抵;
     但你杀人太猛,
     戾气太重。
   
     脚下的朱洪武:
     臭八股困死人才,
     封建集权加深,
     特务统治更是败坏时风。
     更可气,美女殉葬;
     更可叹,私家江山的宿命,
     把良民逼成了李自成。
   
     我死后哪里也不占,
     赤条条来,化灰撒江去。
     朱元璋,朱重八,
     朱老人,朱先生,
     朱大大,朱皇帝,
     此时就躺在我脚下,
     你很难受吗?
     2015-3-12
   
   
(2015/03/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