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古怪的导师槟郎]
槟郎文集
·记诗人金倜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读槟郎老师文章的随感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我的心灵曾被你敲响
·迎春花开了
·班加西的女学生
·茉莉花只是花
·苏北的燕子
·从巢湖到南京
·與檳郎書
·致槟郎:四月芳菲
·蝴蝶花中的少女
·我在方山迷路
·怀念诗人艾青
· 哀悼同胞汪家正
·梦入槐安国
·人生如梦花开不败:读槟郎诗歌有感
·汪家正虽死犹生
·无言的结局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秦淮河探源
·追梦的诗人:记槟郎老师
·记大蟹子槟郎哥
·真命天子
·我的论文导师槟郎
·大学毕业时难忘槟郎
·纪念网友钱明奇
·端午的燕子矶
·关注网友方竹笋
·记鲁迅课老师槟郎
·江宁解溪河桥上
·记特别的槟郎老师
·怀念台湾皮介行兄
·与槟郎老师上城
·记诗人槟郎先生
·槟郎老师与海子
·我的暑期生活
·由巢湖拆分想到的
·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论卡扎菲的堕落
·参观南京鲁迅纪念馆略记
·记一位特别的张涵网友
·读槟郎感受自我
·女诗人屏子的世界
·徽州无梦到巢湖
·江宁青龙山中游玩
·参观南京陶行知纪念馆
·记李槟老师
·我的老师槟郎
·哀悼乌坎村薛锦波
·我眼中的槟郎老师
·孤独者——致我们的诗人老师槟郎先生
·乌坎村的女人
·2011年底的回顾
·记我敬佩的槟郎老师
·可爱的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微风骤雨话槟郎
·有趣的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可爱的园丁槟郎
·读槟郎老师诗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记槟郞老师
·我心目中的槟郎老师
·关于槟郎先生的无题文
·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简评
·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略谈槟郎老大
·师不可貌相:记槟郎
·品读诗歌《诗人槟郎之墓》
·记大学印象最深的槟郎老师
·元宵节快乐!
·学士服的风采
·我的大学老师槟郎哥
·爱满亭边有座桥
·拜谒巢湖力寺村李黼公状元祠堂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春节回故乡
·就像一本诗经
·品读槟郎诗歌《三个姐姐三朵花》
·给槟郎老师的信
·让人印象深刻的老师槟郎
·谈谈槟郎老师
·与槟郎老师拜谒中山陵
·满族女孩的榛子
·吾爱吾师槟郎的诗
·我读槟郎诗:《元宵节快乐!》
·去江北上课
·读槟郎诗歌《清明节上坟》有感
·女学生献给我哈达
·读槟郎诗《去江北上课》
·简评槟郎老师的三首诗
·读槟郎老师诗歌《古巢美女》有感
·我读《无言的结局》
·方山仙子
·怀念方励之
·读槟郎诗歌《端午的燕子矶》
·南京牛首山记游
·将军山怀念岳飞
·记槟郎老师:从此不羡世间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古怪的导师槟郎

   古怪的导师槟郎
     11文秘 王碧颖
   
     他说:“人总会逝去,许多东西都会流失,只有文字能永恒地留在这世上。你们一年年一届届地毕业,多留下点文字的记忆吧,唯有这些字眼看着总是个念想。”正是这段话让我突然打破了长久以来的懒散,在一个深夜开始敲下这些符号。
     同学们喜欢称他为“槟郎”,也是他的笔名,总让人与那种令人口舌发麻的果实产生联想。


     他是我大学的导师,最早来自“导师制”这个无疾而终的制度,然而最后他又成为了我毕业论文的导师,似乎冥冥之中是要坐实这个叫了四年的称号。他未曾教过我专业基础课,所以我们之间的交集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次会面和一门专业选修课。但仅是如此,他也成为了我四年大学生涯中最熟悉的老师。
     “他走进来,拎着一个帆布包,个头不高,一脸斯文相,对话时基本是不看人的,笑起来却有点孩子气。”那是与槟郎的第一次见面,大一入学之初时的日光温暖的午后,所以后来往往会让人模糊初见他的印象,不,应该来说每次与他见面都有新鲜的感受。
     当初师生对导师制都好奇而有热情,老师除了与我们在校内见面,还带我们郊游。我和同班的另个同学便有幸与他同去青龙山中游玩。和他爬青龙山时,有漫长的山路,疯追的狗,分享的香肠和蛋糕等印象细节。我犹记得,我们被山中的采石场拦住了去路,只好改变方向。他指着挖掘机在两山间挖出的一条深沟,大叹“一线天”时,我和同伴都露出无奈的表情。但最终见到的两山之间的天云湖,我们兴奋地在大坝上合影留念,美景至今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导师还和我们共六名女弟子在校园里的陶行知塑像前,照了张“全家福”,打印出来加了塑封,每人一张保存,现在都不知放到哪儿去了。
     他热爱写诗,写得很多,几乎是一星期几首的量。上他那门名叫“新诗赏析”的课时,我为了混学分,对诗歌是不感兴趣的,所以也没有什么收获,但老师还是给了我不错的成绩。选修课上在讲现当代名诗之前,他总要抛砖引玉,讲点自己的作品。其实有些篇目我们看不懂,有些像一篇文章截成了一段段似的,也有人评价过他的诗平淡而流水。我也说不好,反正在诗歌学习上,不是他的及格弟子。他没有停下过他写作的笔,十年如一日的记录着生活的点滴。假期里在他给的博客地址里,我翻看了很多的作品,在惊叹数量多之余,更像是看到一个新的槟郎,一个愤力用笔写下所有疾苦所有思绪,想大声呼喊却不得只能更加用力不停地写的槟郎。
     说实话比起他的诗,我倒是很喜欢看他的杂文随笔,都是细微的悲喜明灭却足以打动人。有一篇《达兰萨拉的卓玛》写他与一位藏族姑娘故事的文章,曾一度让我不能释怀,后来偶然知道那只是个掺杂虚构的故事的时候,我的心情简直难以用言语表达。
     他在一些诗里说自己是老天爷派来世间受苦的,等饱尝了世间的苦难并用诗歌记录好这一切后,最后向上天汇报,便回到天国享有荣耀的位置;他与阿伯拉罕、耶稣、麦罕默德是同一路人,位于神的使者的行列。他极热爱他生活的地方,却又经常显得愤世嫉俗。起初我很是不理解,后来我却懂了,他只不过是一个真正的文人而已。他会执意去寻找内心认定的真理,而我们大多数人都选择的是妥协与让步。
     槟郎老师对中国的少数民族藏族非常好感,而我母亲正好是甘南的藏族。大一的第二学期,家里要我送一个藏族哈达给老师,他非常高兴,请我和同学在北食堂二楼吃饭,庄重地接受了礼物。后来他据此写了首诗《女学生献给我哈达》,“长条形的绫缎,洁白的哈达,似围巾般地挂在我颈项,两头丝穗飘逸地垂下。我突然沐浴在雪域高原圣洁的光里了。感谢你,我的女学生,我多想今生也是土伯特人”。这诗也在新诗赏析课堂课上念过,虽然他那句“手捧哈达,缓缓走来”,当时让我很难堪,实际上我却是很感激他的,那般微小的事他都愿化作诗来回赠。
     找槟郎想让他作我们的毕业论文指导老师的那天,他带着我和同学沿学校东边的河走了一圈,边散步边漫谈。那个我们习惯性忽略的荒地与小河,他竟是叫得出名字的,虽然我现在也已不记得了。那天穿着短裤的我双腿被杂草划了血印子,却因有求于他而一句话都不敢说,只能低头跟着走。他热爱的旅行,是用双脚走过的,双眼体会过的那种,所以不论是怎样的地方,他都愿意去走走。当然仅用这些交往就这样去揣测他我不知道是对是错。
     然而那天再见的他好像变了,变得不再像我们才入学作为我们导师时那么爱说笑,变得沉默和喜欢抽烟。也不再约女学生一起去爬山。我不知道是不是又是这个世界使他变了模样。在一个学长的日志里看到他说槟郎是他最喜欢而且最尊敬的老师时,我才发觉长久以来,我都是在用我的主观印象和世俗的眼光来看待他的。诗人的世界往往最透明,我们却经常透过有色的玻璃片去看了。
     突然很庆幸我是在最后毕业的这样一个时刻写下这篇文章,要是早一点我一定没法这样看懂一点你,对么?不论这篇东西事后你讲给年轻的学生听时会是怎样的情景,但希望能理解你的人能更多,有更多人愿意同你一起去爬爬山,认真读读你的诗。
     曾经被动地被校方安排为他的导师制名下的弟子,最后我却是主动请求他做我毕业论文导师的。但实际上,我不算了解他,对他的诗歌更是茫然,反而感到他不同于其他一般老师,显得特别古怪。但不管怎样,世上的相遇都是缘分,现在我亦这样感激着,能在大学认识他,虽然迟早会和这大学四年一样,在以后的漫长的人生历程中逐渐淡忘。
     2015-3-8
   
   
(2015/03/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