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古怪的导师槟郎]
槟郎文集
·永慕庐独坐
·槟郎是谁
·槟郎的济州岛
·多情的诗人槟郎
·看杨柳湖赛龙舟
·槟郎访问华侨小学
·看莫愁湖龙舟赛
·龙舟赛上的傻妹妹
·又有谁人识槟郎
·南海,我的夜莺
·黄土地上的南海梦
·课堂上的肖像描写
·多侧面的诗人槟郎
·赤瓜礁印象
·永暑礁的女郎
·楼顶望方山
·梦随李白游
·十二行诗三首
·我赞美蝴蝶
·一对蝴蝶的传奇
·隐逸南京的诗人槟郎
·槟郎的故事
·孟姜女的眼泪
·我所认识的槟郎
·独对爬山虎
·暑假开始了
·方山的月亮
·耐人寻味的槟郎
·拜谒郑和墓
·槟郎诗歌选
·相关槟郎资料一集
·槟郎随笔选
·游览金牛湖
·故乡的洗耳池
·弘觉寺塔下的梨子
·怀念大力寺水库
·观青奥开幕式彩排
·访狮子岭兜率寺
·奇美的香樟园
·咏南京城墙
·执手桃叶渡
·咏惠济寺银杏
·穿越老山狮平线
·咏韭菜兰
·槟郎诗歌年集1994年前
·槟郎诗歌年集1994-2004
·槟郎诗歌年集2005
·槟郎诗歌年集2006
·槟郎诗歌年集2007
·槟郎诗歌年集2008
·槟郎诗歌年集2009
·槟郎诗歌年集2010
·槟郎诗歌年集2011
·槟郎诗歌年集2012
·槟郎诗歌年集2013
·道旁桂花香
·中秋桂花月
·解溪河堤的杨树林
·巢湖水神谣
·请吃海棠果
·秋病念菊
·情人的雨伞
·鸭绿江口大势
·朱元璋见李自成
·魔狱昆明
·跟着贼老五
·洞玄观的菊花
·信仰上的追寻者槟郎
·旅游者槟郎的文学
·南京有个槟郎
·奇葩诗人槟郎
·我喜爱的槟郎诗歌
·行走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游方山
·小忆可爱的人槟郎
·寄情山水的槟郎
·百变诗人槟郎
·南京爱情隧道
·不一样的槟郎
·爱情隧道传奇
·再游将军山
·南京校园的诗人槟郎
·多情的萨福
·槟郎爱情诗管窥
·槟郎不是传说
·放浪山水的槟郎
·槟郎的咏花诗歌
·永远的诗人槟郎
·初冬的解溪河
·化灰撒江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学旅游文学
·平安夜想念耶稣
·独一无二的诗人槟郎
·2014年底小结
·赏析槟郎诗歌《打秧草的小姑娘》
·槟郎诗歌年集2014
·蜡梅花开
·雨花台的梅花
·声援果敢华人
·夜间行路
·梅花树下的小姑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古怪的导师槟郎

   古怪的导师槟郎
     11文秘 王碧颖
   
     他说:“人总会逝去,许多东西都会流失,只有文字能永恒地留在这世上。你们一年年一届届地毕业,多留下点文字的记忆吧,唯有这些字眼看着总是个念想。”正是这段话让我突然打破了长久以来的懒散,在一个深夜开始敲下这些符号。
     同学们喜欢称他为“槟郎”,也是他的笔名,总让人与那种令人口舌发麻的果实产生联想。


     他是我大学的导师,最早来自“导师制”这个无疾而终的制度,然而最后他又成为了我毕业论文的导师,似乎冥冥之中是要坐实这个叫了四年的称号。他未曾教过我专业基础课,所以我们之间的交集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次会面和一门专业选修课。但仅是如此,他也成为了我四年大学生涯中最熟悉的老师。
     “他走进来,拎着一个帆布包,个头不高,一脸斯文相,对话时基本是不看人的,笑起来却有点孩子气。”那是与槟郎的第一次见面,大一入学之初时的日光温暖的午后,所以后来往往会让人模糊初见他的印象,不,应该来说每次与他见面都有新鲜的感受。
     当初师生对导师制都好奇而有热情,老师除了与我们在校内见面,还带我们郊游。我和同班的另个同学便有幸与他同去青龙山中游玩。和他爬青龙山时,有漫长的山路,疯追的狗,分享的香肠和蛋糕等印象细节。我犹记得,我们被山中的采石场拦住了去路,只好改变方向。他指着挖掘机在两山间挖出的一条深沟,大叹“一线天”时,我和同伴都露出无奈的表情。但最终见到的两山之间的天云湖,我们兴奋地在大坝上合影留念,美景至今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导师还和我们共六名女弟子在校园里的陶行知塑像前,照了张“全家福”,打印出来加了塑封,每人一张保存,现在都不知放到哪儿去了。
     他热爱写诗,写得很多,几乎是一星期几首的量。上他那门名叫“新诗赏析”的课时,我为了混学分,对诗歌是不感兴趣的,所以也没有什么收获,但老师还是给了我不错的成绩。选修课上在讲现当代名诗之前,他总要抛砖引玉,讲点自己的作品。其实有些篇目我们看不懂,有些像一篇文章截成了一段段似的,也有人评价过他的诗平淡而流水。我也说不好,反正在诗歌学习上,不是他的及格弟子。他没有停下过他写作的笔,十年如一日的记录着生活的点滴。假期里在他给的博客地址里,我翻看了很多的作品,在惊叹数量多之余,更像是看到一个新的槟郎,一个愤力用笔写下所有疾苦所有思绪,想大声呼喊却不得只能更加用力不停地写的槟郎。
     说实话比起他的诗,我倒是很喜欢看他的杂文随笔,都是细微的悲喜明灭却足以打动人。有一篇《达兰萨拉的卓玛》写他与一位藏族姑娘故事的文章,曾一度让我不能释怀,后来偶然知道那只是个掺杂虚构的故事的时候,我的心情简直难以用言语表达。
     他在一些诗里说自己是老天爷派来世间受苦的,等饱尝了世间的苦难并用诗歌记录好这一切后,最后向上天汇报,便回到天国享有荣耀的位置;他与阿伯拉罕、耶稣、麦罕默德是同一路人,位于神的使者的行列。他极热爱他生活的地方,却又经常显得愤世嫉俗。起初我很是不理解,后来我却懂了,他只不过是一个真正的文人而已。他会执意去寻找内心认定的真理,而我们大多数人都选择的是妥协与让步。
     槟郎老师对中国的少数民族藏族非常好感,而我母亲正好是甘南的藏族。大一的第二学期,家里要我送一个藏族哈达给老师,他非常高兴,请我和同学在北食堂二楼吃饭,庄重地接受了礼物。后来他据此写了首诗《女学生献给我哈达》,“长条形的绫缎,洁白的哈达,似围巾般地挂在我颈项,两头丝穗飘逸地垂下。我突然沐浴在雪域高原圣洁的光里了。感谢你,我的女学生,我多想今生也是土伯特人”。这诗也在新诗赏析课堂课上念过,虽然他那句“手捧哈达,缓缓走来”,当时让我很难堪,实际上我却是很感激他的,那般微小的事他都愿化作诗来回赠。
     找槟郎想让他作我们的毕业论文指导老师的那天,他带着我和同学沿学校东边的河走了一圈,边散步边漫谈。那个我们习惯性忽略的荒地与小河,他竟是叫得出名字的,虽然我现在也已不记得了。那天穿着短裤的我双腿被杂草划了血印子,却因有求于他而一句话都不敢说,只能低头跟着走。他热爱的旅行,是用双脚走过的,双眼体会过的那种,所以不论是怎样的地方,他都愿意去走走。当然仅用这些交往就这样去揣测他我不知道是对是错。
     然而那天再见的他好像变了,变得不再像我们才入学作为我们导师时那么爱说笑,变得沉默和喜欢抽烟。也不再约女学生一起去爬山。我不知道是不是又是这个世界使他变了模样。在一个学长的日志里看到他说槟郎是他最喜欢而且最尊敬的老师时,我才发觉长久以来,我都是在用我的主观印象和世俗的眼光来看待他的。诗人的世界往往最透明,我们却经常透过有色的玻璃片去看了。
     突然很庆幸我是在最后毕业的这样一个时刻写下这篇文章,要是早一点我一定没法这样看懂一点你,对么?不论这篇东西事后你讲给年轻的学生听时会是怎样的情景,但希望能理解你的人能更多,有更多人愿意同你一起去爬爬山,认真读读你的诗。
     曾经被动地被校方安排为他的导师制名下的弟子,最后我却是主动请求他做我毕业论文导师的。但实际上,我不算了解他,对他的诗歌更是茫然,反而感到他不同于其他一般老师,显得特别古怪。但不管怎样,世上的相遇都是缘分,现在我亦这样感激着,能在大学认识他,虽然迟早会和这大学四年一样,在以后的漫长的人生历程中逐渐淡忘。
     2015-3-8
   
   
(2015/03/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