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回忆李槟老师]
槟郎文集
·槟郎的打秧草
·你不知道的槟郎
·生命的智者槟郎
·槟郎的诗意栖居
·槟郎这么近那么远
·一个特别特别的诗人
·三尺讲台上的诗人
·不一样的诗人槟郎
·其怪其新的槟郎
·真正的当代诗人
·无头的佛像
·保卫东坡肉
·鬼针草的梦
·守望的诗人槟郎
·我眼中的孤傲诗人
·在这一回顾之间
·流浪诗人槟郎
·槟郎的旅游韵味
·我眼中的槟郎
·写真情的诗人槟郎
·那夜天使找我
·故乡的养猪
·金属伸缩棍的罪恶
·丁汉忠,你为什么不自焚?
·B-52带来好消息
·冬天的校园
·老天爷的采诗官槟郎
·谁杀死了耶稣
·2015年底小结
·槟郎诗歌年集2015
·打菹草的回忆
·大选次日祝福台湾
·香港怎么了?
·巢湖状元祠
·燕子归乡
·哀叹云玉宫
·再叹云玉宫
·亲亲的泽漆
·楼顶看雨景
·我校的隐逸诗人
·三尺讲台游金陵
·最好的时光在路上
·梦见双女坟
·一字街的淹没
·怀念诗人邢昉
·漫谈槟郎的诗歌
·他的诗意和远方
·独特的课堂诗人
·愧做他的学生
·期末致槟郎
·生活无处不诗歌
·哀悼环保烈士雷洋
·五月的梅花山
·投诉出租车司机
·槟郎是一首诗
·我心中的老师诗人
·追寻槟郎的足迹
·与槟郎的缘分
·对鲁迅的隔代响应
·槟郎与鲁迅
·人不平则鸣
·浅谈槟郎老师的诗文
·咀嚼诗人槟郎
·遇见吟游诗人
·槟心所至,桃李芬芳
·槟郎的诗乡
·这就是岠嶂山
·拜谒水西门天后宫
·我身边的诗人
·心的旅行
·方山纳凉夜
·遗弃道教的南京
·水禽湖的天鹅
·木槿花开的山村
·七一台海飞弹危机
·那次抗洪小记
·考察南京长江速记
·秦淮河防汛
·纯粹的诗人槟郎
·凤尾竹小径
·游千华古村
·游钟山竹海湖
·参观利济巷陈列馆
·明故宫漫步
·明故宫之梦
·炎夏的紫薇花
·初游茅山
·谈方山洞玄观的群聊碎语
·登珍珠泉长城
·茗香一笑是槟郎
·群聊碎语之二
·独坐无想峰
·秋游佛手湖
·校园栾树路
·灵谷寺的桂花
·生活的诗人
·十月桂花香
·愿岁月温柔以待你
·槟郎的诗
·洞玄观除夕撞钟
·在朝天宫怀念刘渊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回忆李槟老师

   回忆李槟老师
     11级文秘 陈鹏霞
   
     之所以叫李槟,没有称他更响亮的笔名槟郎,是因为我想还原我印象中最真实的李槟老师,最真实的,那些年我们一起经历的事。
     和李老师算是挺有缘的吧,大一入学之初,学校心血来潮,拿我们11级的小盆友当试验品,说是要实施什么导师制。目的是让导师指导学生学习和生活,以帮助学生树立远大理想,实现自身的全面发展。结果不了了之。估计多半的导师和学生都没有什么实质上的亲密交流吧。当时,我和三个行知学院的同学,还有文学院的两个同学,共六位女同学被分在了李老师的麾下。我们这个小团体应该来说,算是交流蛮多的了。


     其实开始的时候,我们都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做什么,不明白导师制是个什么东西。李老师把我们齐齐地召集到他办公室,挨个儿询问,叫什么?家乡哪里?大学里有什么打算?将来又想做什么工作?记不清当时大家的回答了,也记不清自己回答了什么,太久了。只记得,李老师一边听我们讲,一边拿着银色的杯子喝水,喝好多的水。
     李槟老师热心教学,也热心对待导师制名下的弟子。为了增加与自己女弟子们的交流,热爱旅游的他除了在学校与我们往来之外,也尝试带我们郊游爬山。因为各个班的课时不一样,李槟老师先带文学院的两个女生去青龙山中游玩。后来,老师带我们同班四人爬了方山。
     在一个冬日的中午,没有阳光,不冷。江宁大学城的方山是老师喜爱的一座山。从我们学校南门右拐再右拐,然后直走,就能看到了。李老师带我们走过他喜欢的路,喜欢的景,兴致勃勃的给我们介绍景点的名称、特点和典故。我记得,定林寺里有一个塔,老师说,是比比萨斜塔还要斜的塔。它是砖石砌的,有年代了,风吹日晒雨淋加地壳运动,让它变身为一座小斜塔,看着还蛮有味道的。还有破旧的方山大庙;在南天门紫雾茶庄边的靠着天池的紫砂大茶壶;山上遍布的好多洞洞眼的火山石;抗战时留下的防空洞等等。小小的方山,还是蕴含着好多故事,好多历史的。记得那次,我第一次听到了小学课本里读过的,那种潺潺的溪流声。那声音淡淡的,轻轻的,却让我有一种要被大自然吸进去的感觉,那感觉很舒心,很棒。后来因为换手机,当时拍的许多照片都弄丢了,怪可惜的。
     还记得李老师联系我,让我喊六个同学都来,聚在陶行知爷爷的塑像跟前,拍了个导师弟子全家福集体照。当时我心里还想着,有什么好拍的,烦!但由于那会儿我负责传达老师旨意,想说,还是得带个头吧。于是乎,我乖乖地喊来了大家,拍照。照片洗出来,真真的好搞笑,大家都是一副呆萌呆萌的样子,呵呵。去年,也就是大三的时候,我等大三学子们内心开始焦灼了,快大四了,快要步入社会了,可我们的内心,还是孩子,还没准备好。那会儿,我特别感性,一个人的时候,就会静静地回忆好多从前的事,包括和李老师还有同学共七个人拍的合照。时隔许久,翻出这张照片,看到大家呆呆的样子,忽然觉得很温暖,很美好。我暗自庆幸,还好当时咱们留了影。
     真的有缘,大二的时候,李槟老师又成了我现当代文学这门课的老师,一带就是两个学期。不过惭愧的是,由于我对这课很是感冒,所以上课基本就是打酱油的状态。不是神游天外,就是自己做自己的事儿。最后考试也是考前三天瞄瞄,低分飘过,混及格的节奏。记得当时李老师还发短信问我说,是不是对他的课有什么意见,为啥上课都不专心听?然后貌似我的回答是,不是您教的不好,是我本来对现当代文学不感兴趣。现在想想也怪不好意思的,曾经导师的课也没好好听,是谓不敬也。可当时就是这么任性着了。或许是高中以前的自己太乖乖女了,所以上了大学,想“痛改前非”,遵从自己的内心过这四年,不论对错。现在看来也是基本这么做了,有对,有错,但不悔。
     时值大学的最后一个学期,我还有两个学分没有修满。由于这末学期是实习和忙毕业论文,实习忙,我晚上赶不及上课,所以选了李槟老师的新诗赏析课,希望他能通融,让我不去上课,自学完成作业和论文,拿到他的课的学分。李老师对昔日的导师制下的女弟子的请求同意了。大二那会儿,有同学写关于老师的文章,我不愿意写,原因有三,第一,我懒。第二,自我感觉文采不好写不了那么多。第三,这同学怎么不害臊,在文章里丑化自己的老师,反正我不写。哎,还以为就不用写了,哪儿想到毕业了,想留下点回忆,这会儿会噼里啪啦的敲着键盘撰写长篇大论。呵呵,自我解嘲一下。不过说真的,现在写起来,还是有蛮多东西可写的。只是可能我的文笔不是那么绘声绘色吧。也不觉得难写了,因为所述之事的的确确是我们的经历。
     写了那么多了,现在开始聊聊李槟其人。第一次见到他,当然是他当我们导师的时候。那时他给我的印象是,矮矮的老学究,给我一种大伯,爷爷的感觉。哈哈,我讲话比较直接了。后来他带我们去爬山,又让我渐渐地发觉,这老师真的挺博学,也爱四处走走,喜欢旅游。后来他给我们上现当代文学的课。大家都说他讲课好多新奇的和激进的思想,这点我倒是觉得没什么,挺好的。其实某种程度上,真实就好,现在的社会缺少敢说真话的人,这不叫新奇和激进,叫实话。
     然后就是,李老师特别爱写诗,山水题材的,时政啊,内心情感什么的,各种题材吧。其实我也爱诗情画意什么的,不过我就没这么好的文采了,写不来。我也挺佩服,李槟老师算是个多产的当代诗人了。虽然对于他的诗,褒贬意见不一。不过我觉着,一件作品,不管好坏,都会有喜欢和不喜欢的声音,能得到共鸣固然是好,但最重要的,还是作者自身的畅快。写诗,抒情,即好。还有还有,李槟老师有一个特点是一些同学不喜欢的,就是自恋,自我感觉太好。当初我也不喜欢这一点。可能是现在岁数渐渐上升的原因吧,我的想法开始有些改变了,尤其是看到老师不为非议所动,继续写诗,继续发表他新奇和激进的言论。忽然发觉,且抛开老师臭美与否这个话题,剖析本质,李槟老师的这种坚持自我的精神其实是很多人欠缺的,尤其是我们这些90后,甚至是更小年龄的孩儿们,都应该好好学习。人活着,总要仰望些什么,坚持些什么,这样人一辈子才有意义,才不虚此生。
     要毕业的这会儿,这篇文章快接近尾声的这会儿,我又要开始联想了。我对李老师的感情曾经是不咋样的,我们差异太大了。其实,这世上的每个人都是可爱的,就看你拿什么眼神儿去看。若是你所见多半是丑陋的,那么你的心必定是丑陋的。若是你所见多是人们善的一面,那么你的心就是善良、宽大的。在写的过程中,我思考了很多,也明白了很多。
     谢谢李槟老师,也即是网络诗人槟郎先生。难忘我们曾经的岁月。
     2015-3-6
(2015/03/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