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形成自然力量更能扫除中国的独裁统治]
巴克栏目
·巴克:对中国大陆整党治国的具体设想
·左派要能打破框框
·巴克:正悟
·巴克:临江凭栏望对岸——回挚友
·信手永远
·萩雨,有关自己的事
·你的影响力就是你的身价
·巴克:说话不敢大声,要开抽油烟机
·巴克:未名的苦痛
·巴克:路渺茫吗
·巴克:黎明时的感觉
·巴克:奋搏
· 巴克:也论邓小平的“政治交代”
·巴克:路
·巴克:好想
·巴克:九种不值得你追随的领袖
·巴克:最看不起的六种人
·巴克:只有合法推动中国民主进程才是大智慧
·巴克:已与郭少坤先生交流的内涵
·巴克:已是怎样的际遇
·巴克:在这里我敬告同仁
·想你 我的爱人
·巴克:高智商的老板最厌恶的十五种人
·巴克:大老板的基本素养与能力
·爸爸给儿子的信
·巴克:做官16条经典箴言必读
·巴克:您静静地走了
·巴克:爸爸走了
·巴克:根在哪里
·巴克:这世道究竟咋啦
·巴克:丑鬼
·巴克:看蓝天丑剧的感慨
·巴克:而你却给我
·巴克:我的网恋
·巴克:给文友的信
·巴克:我们拣了个监控我们的手机
·巴克:灭鼠有三招(转摘)
·巴克:临江仙 ——回君疑问
· 巴克:我是太阳
·巴克:诸葛亮的用人心法(转摘)
·哀思的我在哭泣
· 巴克:我 在 做
·巴克:一箭双雕的灭鼠三招(转摘)
·巴克:鸿运当头
·巴克:明白人与聪明人与精明人的区别
·你好!
·七月的背影
·有情人
·巴克:朋友们,请停止争吵
·巴克:他们为何封杀公民监政会
·巴克:爱加上智慧能够产生奇迹 (转稿)
·巴克:论颇大成功似的因素
·巴克:爬岳麓山的感慨
·巴克:正常诉求的人为精神自由宁愿去受苦
·巴克:共产党还存在吗
·巴克:铁流的问卷是指哪些人的答案
·巴克:胡锦涛面临新的重任
·巴克:顺应时势是成事的基本条件
·巴克:组织起来更不能走于形式
·巴克:给胡温写内参的范兴运为什么被恐吓?
·巴克:不按照秩序出牌的理解
·巴克:追寻圆满的信仰
·巴克:解决台湾问题接着就是解决中国独裁问题——也论给胡温的信息
·巴克:温家宝真的很作为吗
·巴克:闹油慌和运费老是涨价真闹心
·巴克:群监会的实际意义与心法
·巴克:吴官正为什么有三大憾事
·巴克:少林寺的和尚卖的护身佛竟是这样的东西
·巴克:与先生商榷
·巴克:李世民有个房玄龄才更能成就基业
·巴克:顺应潮流才是大成的基础_兼应<在体制内推动民主确实会有效吗>?
·巴克:关键是广告不得民心
·巴克:论王维工康燕落马于什么制度的释然
·巴克:募捐是我民运发展的一个途径
·巴克:猪就是猪,不能这样地妄想人性化
·巴克:就中国民主党发言人高洪明声明的感慨
·巴克:我恨死共产党了
·巴克:与权力者的根本矛盾就是利益的相悖
·巴克:现代社会包二奶很正常
·巴克:人类的中国在重复着昨天的事
·巴克:与文友思想交流
·巴克:马英九竞选成功是中华民族的幸事
·巴克:旺财二十四要诀
·巴克:胡佳真的能颠覆国家政权吗?
·巴克:我做太阳
·巴克:走到窘途的人虽会更积极地搞民运,但
·巴克:在泛蓝网站感受到的
·巴克:周文王向姜太公请教:
·张宏宝:生亦有容之意
·中共其实更害怕两岸统一
·网络安全基本要素
·台海两岸民主统一的谈判大纲
·巴克:当前中国政局发展和民运前途分析
·巴克:评《拉萨藏独暴乱事件为什么未能事先制止》
·给新民党郭全的短信
·沈先生你好:
·巴克:郭永丰并不可笑
·一位网友对农民工的感叹
·巴克:民运领袖要具备“会做”的实际要义
·巴克:说是流氓真是流氓
·巴克:你所设想的规划很值得参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形成自然力量更能扫除中国的独裁统治

——控制缅北是中国各派势力应该首选的政治手段

   在缅北生活了数年,结识了一些军方朋友,对缅北实际状况已是非常熟悉。这里的人们,质朴憨厚、现实、也自知思维欠一些能度,但如果发现被骗,很有翻脸不认人的土匪心态,在经济、军事上又十分落后。究于此,也就令鄙人自然产生出如何根据缅北实际状况达到我们各自不同的政治目的的想法。并陆续撰写了一些有关于中国人控制东南亚一些地区的设想。这种设想,不是解决中国问题的假设,也不是刻意与中共为敌的预谋。在这里,谈到不与中共为敌,有很多同仁就很不自在,仿佛不做共产党的敌人就不能实现中国民主制度一样。想想我们的过去,谁愿意与中共为敌?但还会受到共产党的欺压、迫害甚至抓捕。按照常理,我们应该是共产党的同胞,不是敌人,只是中共内部的爪牙按照长官的意图把我们当作敌人罢了。国内,有些不合作、非暴力的信仰者,仅仅在网上喊了几句,如唐荆陵、郭飞熊等君子,就被中共爪牙抓了去,说起来,温和的进化并不影响中共的独裁执局,然而,共产党的爪牙也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做,原因就是防患于未然已是中共的独裁共识,他们使用过的手段推翻了国民党统治,绝不可令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依葫芦画瓢地推倒他们。当然,我们民主人士大多数就只是在想或在做推倒独裁统治的办法所采取了一些具体的温和行动,甚至有些同仁勇往直前地冲锋在市面上、不畏共产党的残暴,也有不少人做出不少的牺牲,甚至还在监狱里。对这样的同仁,鄙人也深表敬意,不论何时何地,都不会成为他们的敌人或叛卖者。而且对于大家如何思想,如何具体地行为更不会产生针锋相对的反对言论,更不要说行为上了。不过,多年来的努力,我们究竟得到了什么?社会因为我们的努力又进步了多少?中共是否做出了一些让步?或独裁的根基被动摇了多少?等等。我个人认为,对于我们这些民主信仰者而言,推翻中共不是行不行的问题,而是能否做到或做不到的问题?要我看,在今后实际工作中,推翻中共与否鄙人认为已不重要,但独裁统治必须结束已是毫无质疑的问题。那么如何才能促使中国政客切实可行地取缔或推翻独裁统治呢?鄙人认为,赤裸裸地推翻中共的独裁统治是我们幼稚的想法,确实也行不通。那么,推动中国民主进程我们错了吗?鄙人认为,不仅没有错,也非常正确!可是,如何推动中国民主进程呢?我个人认为,大家都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以外,还能采取或实行各自不同的具体手段,才能加速独裁统治的倒塌。我们都知道,在国内,即使几个人在一起讨论民主进程,只要被国安或国保嗅到,都会被国安或国保这种人以“煽颠”的罪名抓捕,有位杨姓等一些同仁就是在家里酝酿如何结束中共的独裁统治而被抓捕的,至今还深陷囹圄之中。最可笑的是:我们的一些同仁,仅为了彰显自己的正确或胆识,并不害怕国安、或国保的参与,忘记了国安国保与我们是狼与羊的关系——狼需要吃肉,能找出一百个理由随时把羊吃掉。更可悲的是:我们一些同仁还乐意把自己的思想甚至怎么开展工作、又不合中共独裁法的基本原则都竹筒倒豆子地向国安或国保和盘托出,这样的人,要我说,不坐牢,天神都不忍得。那么,我们究竟如何开展民主工作呢?我认为:开展民主工作在今天,面对残暴的中共群体,就应该规避中共的残暴镇压,或者是说能够不受到中共残暴镇压的影响,才是我们最理性的抉择。只有首先能做到或做好这一点,才能够具有保障、或更快地实现我们的宏伟目标。鄙人提出在东南亚一些地区发展,仿佛与中国的民主进程也太风马牛不相及。其实不然,如果周边国家或地域都实现了民主制度,孤零零的中共独裁当局,还能站得住脚吗?那么我们的作用,不论大小,有进则行还有什么错吗?然在中国,我们能走在一起吗?但在东南亚一些地方,走在一起,只要不违反该地方的法规,做什么不可以呢?当然,在东南亚一些地区发展的主张,只要一些决策者悟出个中道理加以借用就够了。而且,鄙人并不希望所有的人都须明白,只要有些人明白,也就阿弥陀佛了。那就希望中国的民主人士,有一部分同仁来到东南亚一些地区包括缅北来共同发展。并加以我们的影响,控制缅北吧。首先要清楚,控制不是占领,更不是破坏该地方的政治、经济、文化的基本秩序,而是仅仅的加以深化。笔者认为,当今世上,占领的概念已经过时,当前人类社会的发展,主要的倾向无外乎是普世价值的进化。也就是说,进化到人人平等,没有战争,只有和平、实现共同发展的基本原则,方能达到双赢。似乎,这种想法目前也不完全符合实际状况,特别是伊斯兰原教旨极端主义、这一野蛮文化精神的影响,令那些崇尚阿拉统治世界、夜郎国的人们,还在利用杀戮无辜的方式进行所谓的“圣战”。虽然这种“圣战”尚没有过多地波及到东南亚来,但不能保证明天或未来就不能波及,特别是新疆地区就有这样的“圣战”了,我们岂能过于乐观?再加地球上,还有共产党这个崇尚自相残杀的流氓体系的存在,完全实现和平共处那是不可能的事。但是,存在一些杀戮者,对于人类来说,已不是什么不可以解决的问题,而是如何解决的问题。现在,我们作为弱势群体,又处在中国这个不允许我们发展的地域上,幻想解决这么多客观存在的实际问题,未免太高估自己了。当鄙人在《博讯》网站上撰文《支持果敢同盟军就是支持推动民主进程的一个基点》里谈到了果敢状况,希望中国人或者爱好和平的异国他乡的人们给予适量的经援时,有人幼稚地谈到彭家声是毛派,还有人认为与中国民主运动没有任何关系,甚至认为是在帮助共产党做恶。如果是一知半解的思维,我们没有必要计较,也没有必要一一解答,更可笑的还有人认为是助纣为虐。不错,现在的彭家军并没有反对中共,也没有提倡走民主道路,那是因为他们需要中共的暗地支持,或者是最起码的不被中共抛弃,以及尚不懂得民主制度的优越性。因为,整个缅北的存在与否,没有中共的默许,早就是缅甸军政府的囊中物了。而且,很多中国有志青年因为彭家军保卫的是华裔民族、踊跃参加保卫战,但彭家军不敢也不招募中国人做士兵,因为忌惮中共当局的威胁。加上中共当局不会与缅甸军政府撕破脸,也就不会大张旗鼓地支持缅北的任何地方势力。说起来,彭家犯了个幼稚错误:那就是把权力看得太死,不能够帮助中国人在缅北建立起来自己的、表面上不属于彭家的、但骨子里依然是帮助彭家作战的秘密部队。这种政治游戏作为一个战略家,是不难捭阖的,可是,彭家暂时还不能做到,还不敢尝试,也就直接或基本上局限了同盟军的发展壮大。早在4年前,就有同仁到了缅北,亲自与彭司令谈到了与同盟军一道、如何建立自己的部队,支持同盟军打回果敢,由于彭司令的鼠目寸光没有建立合作关系。甚至还受到了彭大司令的冷讽热嘲。而他们手下的士兵不过几百人,就这个把人,还不思变,至今却只能遭受着缅甸政府军的残暴围剿。面对拥有现代化武器的缅甸政府军,同盟军只有被动挨打,仍没有主动出击的能力,若再不反省自己,还不是最终剩下溃逃的份了吗?要说建立起来中国人组成的部队(当然不能是中国人的旗帜),在缅北的确不难。但是,缅北的各路军阀担忧被取代,也就自然加以限制,再加上中共的担忧,更会阻止中国人在缅北做大——这原本是缅甸政府军做的事结果是中共和缅北地方势力帮助做了。说起来,中国人在缅北做大,对于中国以及中共还有缅北军阀都没有坏处,那种会到中国搞破坏或取代缅北各路军阀的担忧都是多余的,因为中国人作为客人,来到缅北,能够帮助当地军阀把缅北经营好就很不错了,怎么有可能给中共捣乱呢(不否认会有个案,但能影响中共的大局吗)?更不会、也不能在缅北取代当地军阀。再说,没有维护缅北的实际利益的思想,谁又能在缅北站得住脚呢?作为民主战略家的正确思维,在今天,并没有必要直接与中共作对,和与缅北地方势力作对。他的政治目标与地方势力包括中共当局应当是一致的,应能互补短长,而不是被打压或是相互排斥。退一步说,我们这些有志向的民主信仰者,就连缅北都不能收在囊中,还想把武装到牙齿的中共独裁者彻底打败,不是天大的笑话吗?现在,缅甸政府军对比缅甸各个地方势力而言,表面上是很强大,那是因为没有对等的势力抗拒。如若拥有了对等的抗拒势力,那么缅甸政府军还能算是强大吗?所以,缅北能否拥有对等的势力抗拒缅甸政府军取决于缅北各路军阀的英明指导下、发展壮大,而不是闭门造车。现实里,作为缅北的地方长官,由于局限在缅北这个小氛围里,没有展望世界的能度,也就只好作茧自缚。而我们有志向的民主信仰者,就有义务去改变一些缅北的状况,这与我与缅北与中国,都有不用言表的利益。同时还要清楚:作为中国的民主信仰者,在国内做了一些实际的抗争,同时也令中共十分烦躁或已大大地头痛,但依然影响不了中共的独裁执政。那是因为民主势力几乎是“0”,根本就不能被中共投鼠忌器,这如何从力量上影响中共的“进化”呢?我们都已明白:只有实力才是遏止独裁的重要砝码。我们常常在网络上看到“推翻中共”的民主口号,可悲就可悲在、这种“推翻”都是大家的意淫而不能具体实行,因为中共手里依然拥有军队、武警、警察以及国家经济资源,其次,在中国,任何组织的存在都得依附在共产党的体系之下,其他民间势力绝不允许不在中共控制之下生根发芽。何况,就仅用警察的实力也足以把任何异议势力扼杀在摇篮之中?同时,鄙人设想在缅北发展,并在老挝、泰国等地进行过实地考察,看到了,这边的土地上的民族和经济状况,以及文化宗教方面,相当地落后。只要我们用心良苦,不是抱着侵略的心态,就能与当地人和平共处,共同发展。在这里,我们分析一下当地民情国情,首先要弄清楚我们最终目的不是占领,而是凭着我们的政治主张,早日实现民主制度,特别是在缅北地区,实现民主制度,就更利于对中国政体的影响。眼下,缅北在缅甸政府军的威胁下,总想有自己能够安全生存的保障,作为缅甸国家,首先自己不进入民主化,就不可能实现全国统一,原因是:缅北地区依然受到中共政府的影响,作为中共政府,并不会就现有的条件,导致缅北失去独立的土地,因为有了缅北的掣肘,缅甸军政府就不敢与美日过于靠近,或者是放弃中国这个战略伙伴,否则,它就有可能会导致中共一边倒地支持缅北实现独立建国的政治目标。而在今天,中共对缅北的存在模式十分纠结,一方面,他们利用缅北的事实存在来要挟缅甸军政府,另一方面,十分恐惧中国人在缅北做大,影响中共的独裁政权。这种心结直接影响了中共的一些对缅北的正确判断。之所以不准中国人来缅北发展,并对缅北各路地方势力警告,而且还在中国各个口岸围追堵截,那是因为中共当局很清楚,中国大陆虽然依然控制在他们的手里,一旦有真势力在国内振臂一呼,就有可能产生推翻中共的巨大风暴。不论什么人,什么党派,都有自己罪恶的一面,不要认为做好人容易,人本身存在的贪婪本性,很容易产生牺牲他人仅仅是为刺激自己感官的猫腻。作为一个人,他所处的环境和拥有的实力会直接影响着他做一位什么心态的人。既然不论谁,都有邪恶的一面,就应该受到社会制度的良性约束,而不是仅凭自己的觉悟。再说了,任何时候,公心与私心要能区分开来,不能混为一谈。私心里,做一些不利于他人的事情,或者是群体利益的事情并不奇怪。奇怪的是:过多的干涉已经没有实际的价值,关键是能使一个人把公私心区别开来,对所有的人都有公众意识,而不是单独的为了私利而存,特别是公众人物更甚。中共的腐败,原因不是人群变了,人还是那些人,只不过社会制度没有变,人们的思想意识变了,他们的做法由于没有合理的社会制度的约束才导致了他们能肆无忌惮、为所欲为;使他们能够把私欲在公共环境里发挥的淋漓尽致。刚被抓捕的云南副省长仇和其实在腐败上并没有所有没被抓捕的官员严重,但他最严重的地方是恶性执政,就如同他们的独裁体系一样恶性行政了,才导致了他更不得民心,加上他与习近平不是一伙人,很有与习王针锋相对的来头,结果被干掉了。大家都知道,中共官员,没有一个清正廉洁,这到不是中共官员原本不是人地都变坏了,而是处在中国这种社会制度里,只能变坏,更况,不满意变坏的官吏的人一样到了那种环境而腐化堕落。更恐怖就恐怖在:没有变坏的人还要腐化堕落才能在官场上游刃有余,若是不腐化堕落,根本就不能成为一个体系里的人,而且,这样的恶性循环至今不能受到遏制。在国内,习王大呼拍苍蝇打老虎地十分执著,说起来,二位已经使共产党走向了不归路,特别是,他们的名正言顺在腐败的共产党内部是“名不正言不顺”,加上他们无法全部清理共产党人,也只能使那些存在问题的官吏都在惶恐之中度日如年,何况,完全清理共产党人那就导致共产党独裁政权彻底崩盘,作为走独裁暴政之路的习近平,他是无法做到的,更况,拉下高官只能把共产党的形象搞得更臭,实际的问题一点也没有解决。比如蒙受损害的上访人员在北京至今逗留的就不止百万,百万在13亿人口里虽不算什么大数字,问题的症结是:这百万肯定是被侵权的人们而得不到中共宪法的保护,才不得不去找习近平说理求助,他们还不清楚,给他们制造灾难的人都是习近平一伙的人,习近平能胳膊肘朝外拐吗?作为中国人,既然得不到宪法的保护,也就证明中共的宪法是害民的,也就导致了人民的心目中对共产党没有了好感,更不认同中共宪法是人民的宪法,中共这个组织也就与人民对立起来。事实就是如此。台北市長柯文哲是中华民族又一希望,这种政治新星如果最后取代了马英九时代的台湾政客,那么开明的台湾人就会有所作为,导致台湾社会制度更先进、更符合中国社会的基本需要,也就必然的能做出一些有利于改变大陆社会制度的贡献。这种贡献虽不具备决定性,但是由于是自然的进化,也会自然地给予大陆自然的影响。任何时候,自然的演变或自然的力量是无限的、无穷尽的,任何人为的力量与大自然的力量无法伦比,无法抗拒。作为我们民主人士,稍作一些人为的事情,能够早日划入到自然的力量中来,才是彻底改变中共独裁的唯一的法术。柯文哲說,他現在最怕別人問他4年後台北市會變成什麼樣子,他現在很像哥倫布,正在航向不可知的世界,“我亂講話以後,投票給我的人恐怕很害怕。”他说。作为中国的政治家,若没有通盘思考的能力,实在可悲至极。而柯文哲从台湾到大陆到能否成为中国的政治家,还在其次,只要他能成为台湾的政治家就可以了,不管他是不是共产党暗地扶持的还是马英九的暗地布局,还是他自己确实有自己的主见黑马出线,并能触动台湾民主进化或保持台湾现局就已功不可没。因为,共产党携抱着独裁统治已经是强弩之末,各个独立的派别都是共产党的敌人而不是盟友时,未来的中国已经不是共产党能够完全控制住的了,那么谁来执掌中国政局还重要吗?我们看到,在处理新疆维族实行暴恐问题上,独裁的中共采取的以暴易暴的形式,这是人为的血腥弹压,其结果却换来了更恐怖的反抗。新疆暴恐的根子来至于中共采取的暴力手段从中共控制新疆以来就没有改变过,加上新疆维族人所受到的歧视和贫穷也引发了维族对汉族人的嫉妒和仇恨,才引发了维族人“赶走汉人”的极端思想。维族人错就错在:把与他们命运一样不容乐观的汉人与中共未能区分开,已经是他们备受孤立的根本所在。更况,作为弱方,采用暴力对抗暴力的模式是不明智的。维族人的出路在于采用和平的手段壮大自己。他们的地域在巴基斯坦、阿富汗等地域最适当。我也认同:解决维族极端思维的根本办法不是暴力弹压,而是赋予他们更多的获取财富的能力和条件,使他们生活的更好而不是依然清贫。关键是:大多数新疆人不会过多地积累财富,他们很容易走极端,这与他们的文化教育和饮食习惯都有直接的关系。可以这么说,愚昧的人以肉食为主的饮食习惯很容易导致他们冲动——冲动就易走极端,加上他们对人生的认知局限在生死都不重要的理念上、才对于死亡没有任何畏惧。所以,中共的暴力弹压不起到解决根本问题的作用。也就是说,中共拥有的政治理念不是顺应自然而是过于看重拥有的力量,才导致了他们做很多错事、蠢事。回过头来,我们在看看缅甸还有一位政治明星——昂山素季,她虽然不是缅甸国籍,但在缅甸的政治影响不亚于缅甸任何政客,大有最后做缅甸总统的可能。说实话,我们并不认为昂山素季做了缅甸总统是件坏事,相反,只要她能实现这个目标,对于缅甸实现民主、和平统一的政治目标不会有害。而我们也不会因为有了昂山素季的政治主张就改变了我们的作为,因为我们的目标也在其中。只不过,我们该做的,不是赤裸裸的反对谁,推翻谁;我们要做的是形成自然的动力,产生自然的风潮。因为我们清楚:只有自然的力量,才是战胜任何不合理、反人类的一切有害于人类的事情。在中国,我们的认识是:习近平的能力只能导使共产党被分化瓦解,我们的促动作用在这个问题上基本上太小,甚至不沾边,也就只好看戏,一场宫廷大戏。虽然我们不爱看,但不爱看也得看,这是独裁者强加给我们的大戏。再说,中国社会制度的进化,就是这样一点点地走过来的,中共独裁者如何地支撑,也改变不了共产党独裁统治、最后终结的命运。而作为独裁统治的受害者,我们有什么可以忧郁的呢?我们想做的事情,由于独裁者不让我们去做,他们自己已经做了啊?这样不更好吗?别看他们赌咒跺脚,自然的演变中,他们不外是一伙小丑在政坛上表演而已,真正的导演是大自然的自然演化。顺便,在这里,我回答一些章小周先生的疑问:缅北实现不实现民主社会,需要我们来诱发,而不是静观待变;同盟军的存在,对我们有利。只不过,我们是能借助同盟军,名正言顺地在缅北发展。这不是我们同流合污或者是也去做军阀的问题,更不是在这里作为反共基地来有所作为。因为,只要反共,分分钟就会被共匪剿灭。我们的目的是做大,用我们的影响来帮助中国实现中国的民主社会。有位Lv Liangyu • 5 hours ago 的先生说:“做空战乱区是当今解决全球局部战争的最佳途径,人类已经有能力做空战乱区,就像一个很小的外科手术,割掉一个小小的疮疤。金三角战乱区的解决为克里米亚和中东提供有益的探索。”这位先生的政治眼光是值得推崇的,首先,任何战争都不利于人类社会的和平发展。但是,无利可图的做空谁都不愿意去做,就如同美国人的军力世界第一,他们打仗,名目漂亮,但没有经济利益,他们一样不会出兵干涉。而我们就不同了,“做空乱区”应该是我们的基本目标,然后帮助这里的人们朝着和平富强的社会发展,同时我们自己也就逐渐做大了。最后话:如果台北知道这东南亚一些地区经营,它的政治影响便会自然扩大,直接影响中国的整个政治格局,这是其一;其二,海外的民运领袖如果看到东南亚一些地区可以渗透自己的一些势力,并能转变一些政治思维,结合当地实际,采取一些经济手段,一样能扩大自己的影响;其三,国内一些民主信仰者,如果有经济实力,就应该选择到东南亚来施展自己的抱负,如若拥有了自己的势力以后,再加以实际可行的影响,必然硕果累累;其四,国内没有目标的同仁,如果不畏艰难,不怕吃苦,能够根据自己的实际能度,在东南亚一些地区生存下来,那么在国内受到的报国无门的窝囊气,也会自然消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