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马克思主义的真正价值所在]
曾节明文集
·xxx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克思主义的真正价值所在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马克思主义的真正价值所在
   
     马克思的核心理论是错误的,因为按照他指明的道路,实现的不仅不是共产主义的天堂,而注定是极权的人间地狱,这已经为上个世纪血腥的共产主义实践所充分证明。
     一切有正义感的人们,很容易因为此种荒谬和实践导致的浩劫,而把马克思主义贬低至一无是处的程度,但认为马克思主义一无是处,也是不公正的。
   


     什么是一无是处?就是没有一个地方是对的。那么,马克思在长篇累牍的论述中,是否没有一处正确的地方、没有道出任何真理?当然不是。马克思在其构建其理论体系中,道出了相当多的真理。马克思在核心理论之一《资本论》中,对资本主义的弊端和罪恶,揭露得淋漓尽致、剖析深刻前所未有;马克思最具独创性的发现,也正是《资本论》中的“剩余价值”说。
     什么是剩余价值?马克思指出,剩余价值就是资本家剥削自劳动者劳动价值中的利润,即“劳动者创造的被资产阶级无偿占有的劳动”,通俗地说:就是劳动价值与工资的差价。马克思指出:雇工的工资永远低于其劳动价值。
     围绕剩余价值的发现,马克思深刻地揭露了资本主义的本质,他指出:资本主义就是最大限度地追逐利润。马克思说,按照雇主的心愿,工人的工资越低越好:工人最好天天加班,且不用付加班费;工人最好没有休假,天天上班——象驴子那样围着石磨转;工人的工伤、疾病最好不用给补偿;工人最好可以随意解雇,以雇佣新人维持低工资标准。。。一切以“自由”的名义。。。。。。
     对于原始资本主义的残暴,马克思的描绘非常精炼和生动,他说:“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这个描述性的论断,已经为三百多年前的英国煤窑童工,和三百多年后的中国黑砖窑童工所先后证明。
     对于资本主义的贪婪,马克思在《资本论》中传神地概括道:“如果有100%的利润,资本家们会挺而走险;如果有200%的利润,资本家们会藐视法律;如果有300%的利润,那么资本家们便会践踏世间的一切!”
     以上马克思的揭示,都是真实的,资本主义的弊端和罪恶是的的确确存在的客观事实。
     但马克思没有发掘的是:资本主义的弊端和罪恶为什么存在?根本原因在人的自私本性。从人性的角度来看,人性自私,“欲壑难填”,这也决定了资本家最大限度地追逐利润,有了一百万想要一千万,有了一千万想要一个亿。。。为之挖空心思地降低成本,至于雇工的死活,能不顾则不顾,福利能不给则不给。
     最大限度逐利的本性,决定了资本家不可能重视社会效益,而唯以利己为上:对资本家来说,只要来钱就好,管你健康不健康。。。于是可乐、垃圾食品、转基因农业制造商。。。就不惜收买专家、学者、教授、政府官员误导大众、巧舌如簧诡辩百出,挖空心思也要维持暴利的垄断,哪管对大众健康、土地、种子、以暨生态的有什么样的危害?影片商、广告商只管卖座率和抓人眼球,哪管有什么精神毒副作用、对小孩有什么危害?。。。以致石油商、军火商暨其代理(如林登。约翰逊之流)为了把持和谋取暴利,不惜杀人害命(如刺杀肯尼迪)、怂恿甚至操纵政府发动大规模战争(如伊拉克战争)。。。等等等等。
     可见,马克思对资本主义弊端和罪恶的揭示,迄今一点也没有过时。
   
     当然,马克思对剩余价值的论述,也有偏颇之处,那就是全然不考虑资本家投资、担当风险和经营管理(俗话说“操心”)所具有的价值,于是提出极端的主张,厉声曰:“剩余价值应该归无产阶级所有!”也就是说,老板不应该有利润——“无产者要夺回劳动果实!”
     果真如此的话,经济必然会一泻千里,因为一旦投资而不得回报,人也就失去了创业的动力,也就是俗话说的:“谁愿意做亏本生意”,于是乎社会经济活力彻底丧失,必然造成百业凋敝、贫穷低效,导致“短缺经济”、“排队经济”。所以马克思社会主义(不包括“改开”后中共国这种伪马克思主义国家)的过程,也就是一个在几十年内经济衰败——社会越来越贫穷、低效、停滞的过程,前苏联、毛共中国、东欧各国、朝鲜、古巴。。。无一例外。
     所以,对资本主义的弊端,必须采取马克思主张以外的方法来克服,对资本家的贪婪必须节制,但决不能采取取消利润这样杀鸡取卵的方法。有鉴于此,笔者最心仪的解决方法,是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因为三民主义的“节制资本”+“民族主义”,不仅避免了马克思主义危害性,也非常切合当前中国实际。
       
     虽则马克思有不菲的真知灼见,但由于其理论体系的构造是错误的,这些真理在马克思主义的体系中也就失去了正面作用。
   
     总而言之,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体系,就象一座设计新潮、外观奇伟的大厦,内部有好些别具匠心的先进设计,但由于整个大厦构造设计得完全错了,以致于整个大厦成了危楼,因此大厦局部的一些别具匠心的先进设计,也就失去了意义。
   
   曾节明 写于2015年二月二十五日于雪晴纽约州
(2015/02/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