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是民主选举吗?]
曾节明文集
·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森林边的白衣少年
·王立军事件观察:薄熙来断尾,王立军死定,胡锦涛难堪
·薄熙来的高潮还在后头
·在美国出庭的经历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逝者如金)
·胡锦涛袒护薄熙来、制衡习近平计谋露端倪
·天国究竟在哪里?
·由历史和毛泽东的谶言看中国的前途
·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薄王事件引发中南海全面内讧
·辨析温家宝
·时局观察:温家宝借力打力,胡锦涛“维稳”以逞
·非常时期,政治理念之争就是既得利益之争
·纽约州的清明节
·时局观察:温家宝发力,胡锦涛失控,变天机会即将来临
·客观评价方励之
·从“薄王”事件的民间反应,看中国民主化的艰难
·时局观察:模仿华国锋,胡锦涛欺世盗名谋夺太上皇位
·时政观察:警惕胡锦涛“维稳”派挑起局部战争的图谋
·薄王事件照出了伪民主人士的面目
·当今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维稳”当权派
·温家宝夺取军权的时机已成熟
·金复新的思想和中国人的通病(二)
·由金复新诗参悟“六四”
·朱由检、蒋介石、薄熙来失败的真正原因
·陈光诚的出逃反映出温家宝的虚伪
·中共国在民族问题为什么花钱不讨好?
·灵异往事
·灵异往事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中西方之间的最重大区别
·中国和平演变的最后一线希望已丧失
·德式社民主义是中国各阶层的共同出路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由俄罗斯出局悟中国民主化命运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一: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二:德国队更趋成熟
·又到看球的季节
· 六阴拳评传
·德国淘汰丹麦——以理性制服天敌
·德国淘汰希腊——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法国队再次散漫出局
· “薄王事件”昭示中共政权自救的最后失败
·勒夫没有抓住意大利队的弱点
·从教练面相看本届欧洲杯归宿
·中山沙溪暴乱的反思——广东为什么暴乱频发?
·2012年欧洲杯快评之十二:西班牙的辉煌胜利得自教练应变能力
·盘点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之一):西班牙凭什么三届称霸?
·2012年欧洲杯列强球星、新人盘点:“巴神”只能爆发;厄切尔不如齐达内
·对吴法天事件的简析和担忧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
·中国知识分子整体性推动奴役、捍卫奴役的真正原因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马阴九合理想象版)
·法国大革命周年日揭穿张国堂
·专制亡于残暴吗?兼论专制的真正死穴
·驳“是否支持法轮功,是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
· 就法轮功问题致郭国汀律师的公开信
· 一个基督徒的光辉——感受彭基磐先生
·由叙利亚问题看安南的愚蠢和联合国的危机
·当今中国,反共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
·居美遇抢记
·时局观察:“十八大”后将形成双太上对峙乱局,政改无可能
· 中共曾经反儒和今天尊儒的真正原因
·华人社会低人权现象的另类思考
·再论中共高层的派系划分
·水性的红朝即将覆灭
·质问博讯螺杆,解读轮运罗干
·中共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法术暨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击毙周克华”之我见
·上帝存在的简明道理
· 时政观察:下一步是大变乱或死亡黑洞
· 王立军是张学良式的草包小人
·习近平须严防下一步暗杀和局部战争
· 小评各国汽车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时局观察:周、薄顺风放火,胡锦涛反日失控
·评郭庆海遭法轮功分子恶告威胁事件
·信誉破产的中共政权即将垮台
·中共国政治、经济、社会全面崩溃已成定局
·由满清和苏联的背影看中共国的命运
· 帝制专制与伪共和专制同样邪恶腐朽
·秋日的参悟
·希特勒在阿根廷是否迟悟?
·对西方左、右两派的再审视——兼论人类的共荣之道
·中南海倒薄的性质及“十八大”前瞻
·晚秋忆黄蓉
·时局观察:大爆温家宝贪腐丑闻是胡锦涛抓权恋栈的必要步骤
·宋失中土和明朝迁都北平的地缘亡国因素
·中土沦丧是中国文明劣质化的地缘因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是民主选举吗?

      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是民主选举吗?
   
     一定的实践,必来自于一定的理论,这是常识;没有马克思主义,就不可能有“十月革命”以及上世纪一系列血腥的共产试验,今天,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了这点。但洪哲胜先生却深不以为然,他硬将马克思主义与列宁主义割裂开来,始终不厌其烦地宣扬:共产浩劫与马克思无关。
     凭什么说共产浩劫与马克思无关呢?洪哲胜的一大理由是:马克思是注重民主的,马克思主义的精髓,就是民主选举!因此,列宁、斯大林、毛泽东、金日成、波尔布特、卡斯特罗、齐奥塞斯库。。。等人领衔的专制统治灾难,统统与马克思无关!
   


     然则,马克思主义的精髓,真是民主选举吗?
     首先看,马克思主义的要点在民主选举吗?非也。民主选举并非马克思所发明:代议制选举由英国人发明,而以分权制衡为要义的宪政理论,则是法国人孟德斯鸠创立的。在民主选举的实践上,马克思也从未有任何贡献:终其一生,马克思实践上所追求的是无产阶级暴力革命的胜利,并未在民主选举实践上有所追求。
     要判别什么才是一个思想家的“主义”,须要看什么才是他的独创。到底什么才是马克思主义?民主选举的理论和实践,都非马克思所独创,因此民主选举不是马克思主义。马克思最具独创的理论,是共产主义(暨实现共产主义的过渡阶段“科学社会主义”),以及实现共产主义所必需的(马克思认为)的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因此,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和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才能代表马克思主义。
     洪哲胜先生对马克思的大块头独创理论——无产阶级专政理论视而不见,独以非马克思创造的“民主选举”代表马克思主义,实在是以偏概全、本末倒置,不仅明眼人不会同意,我想,即使马克思本人在世,也是决不会同意的。
     的确,民主选举是人类政治文明的精髓之一,但这不是马克思的发明,也不是马克思的贡献,岂能算作马克思主义的精髓?因此,洪哲胜把民主选举算作马克思主义的精髓,纯属张冠李戴。
     洪哲胜说:马克思是讲民主的,因此马克思主义就是民主主义!但是“讲民主”是一回事,按照他创造的方法,到底能收获民主,还是专制(甚至极权),又是另一回事。马克思虽然“讲民主”,但他独创的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却是一种必然收获专制甚至极权的理论,那么此种“讲民主”怎么能改变马克思主义的性质呢?马克思主义就是一种专制极权的理论,因为它必然导向专制极权。
     试问:毛泽东在延安时也大讲特讲民主,窃国后也高唱“人民民主”、“大民主”,能因此把毛泽东思想当作民主思想吗?
   
       更何况,马克思讲的是什么民主呢?我想请洪哲胜先生,暨所有“民主派”马克思主义迷注意:马克思讲的“民主”,是“无产阶级民主”,而不是你们想当然的普选民主!
     马克思明确反对普选,因为马克思认定:民主是有阶级性的,普选不可能改变这个性质,而只能掩饰资产阶级专政的实质,起到麻痹无产阶级的作用;马克思说:
     “资产阶级只有在其统治是普选的结果和结论时才承认普选权是人民主权意志的绝对行为,一旦普选权的内容不再能归结为资产阶级的统治,资产阶级就会加以调整,甚至以取消普选权进行报复”。(《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632页)
     马克思认定:议会制民主是虚伪的,不能达到它所宣称要达到的目标。马克思说:
     即使国家取消了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财产资格,它“还是任凭私有财产、文化程度、职业来表现其特殊的本质。国家远远没有废除所有这些实际差别,相反地,只有在这些差别存在的条件下,它才能存在”。
     据此,马克思否定欧美先进国家政府消除选举差别、扩大普选的价值,坚决反对“议会斗争”的道路,而力主暴力革命以砸烂资产阶级国家机器。那些把无产阶级暴力革命一股脑归咎于列宁、而竭诚为马克思开脱的人们,请看清楚这一点!
     正是在这个基础上,马克思一再批评那种视民主共和国为“千年王国”的民主派是“庸俗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315页)
   
     由于“马克思主义民主”在地球上的例子极难寻找,唯有巴黎公社仿佛似之,竭诚为马克思辩护的洪哲胜们头痛之余,对巴黎公社的范例自然如获似宝,引以为“马克思主义民主”的最权威例证。
     那么,巴黎公社的民主“真相”如何呢?
     首先是对对和平示威的开枪屠杀:厌憎于公社的专横、抢掠私产和任意处决,1871年3月22日,巴黎市区爆发市民游行,示威民众走出和平街,高喊“打倒中央委员会!打倒杀人犯!国民议会万岁!”当游行队伍走到旺多姆广场时,遭到守候在广场的公社国民自卫军排枪射击,死伤惨重,幸存者如梦初醒:原来号称“民主的”的巴黎公社,比梯也尔政府狠多了!
     “讲民主”的巴黎公社,就这样以枪杆子对付示威游行!明眼人不难察觉,这与四十六年后列宁一伙在圣彼得堡,以马克星机枪扫射拥护制宪会议示威民众的一幕,何其相似,简直就是布尔什维克上台后镇压制宪会议的预演!
     第二件事就是打压言论自由。巴黎公社实行报纸审查制度,对“反革命煽动者”残酷无情,受权国民自卫军不经审判处决“谣言”制造者、传播者。这里面其实已经有后来布尔什维克上台后扼杀言论自由的影子。
     第三件事就是制造和屠杀政治犯。巴黎公社将上百政治反对派关入巴士底狱;1871年5月24日,公社战事吃紧,负责管理公社监狱的25岁年轻的检察长里果特(Rigault),率自卫军成员赶到火箭监狱,把关押在那里的超过50名有社会名望的人质,全部杀光,造成了轰动性惨案,它也成为日后梯也尔政府军血腥报复公社成员的动因。
   
     尽管巴黎公社的“无产阶级民主”,前所未有的残酷,马克思却还不满意,他在总结出巴黎公社失败有两大教训:
     一是巴黎公社的无产阶级专政不够彻底,没有坚决镇压反革命(杀人太少),没有彻底剥夺资产阶级(即剥夺剥夺者),比如:法兰西国家银行就位于巴黎市,存放着数以十亿计的法郎,而公社却对此原封不动也未派人保护。他们向银行请求借钱,马克思认为他们应该毫不犹豫地全部没收银行的资产。公社为顾及被谴责而不去没收银行的资产。结果银行资产被搬运到了凡尔赛,去武装凡尔赛的军队;
     再就是:公社“浪费了宝贵时间”去组织民主选举,而不是迅速地消灭凡尔赛军,“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
   
     请看看,这就是马克思注重“民主选举”的真面目!
   
   曾节明 于2015年羊年大年初二于冰寒纽约州  
(2015/02/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