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习近平高举马列毛,是在拼命彰显政权非法性]
曾节明文集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朝鲜问题唯有武力解决,且越早越好
·中共之坐大,究竟是因为西安事变,还是因为蒋介石的决策大错?
·中国大陆赤化的三大因素:一英美坑害;二容共抗日;三苏联赤化
·透视西安事变:张学良想做盛世才第二
· 透视4.19郭文贵直播爆料遭掐断事件
·高智晟+郭文贵=中华联邦共和国
·郭文贵为什么可以制胜中共?
·荒谬透顶、徒然助长中共嚣张气焰的乞讨式“民运”
· 在共特问题上持虚无的态度的,都是哪些人?
·朝核问题透视:中共“拖刀”,川普中计
·曾节明平衡主义暨治国思想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联邦制?
·片面地否定一个民族或吹捧一个民族,均不可取
·十九年前在广州的异闻:中共国亡于羊年生人之手
·朝鲜逆射导弹,放大了习共的欺美贼脸
· 为什么维权运动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
· 灵异经历:梦见彭明
·透视中共让郭文贵老母、妻女来美团聚心机
·为什么甘地、曼德拉式的抗争对中共毫无用处?
·中国反对派行动指南(增加了对付中共恶官警狗的别动法)
·打击中共基层干部是瓦解中共专制的特效办法
·“六四”抗争的巨大荒谬:既要中共让步,又要画地为牢
·习近平狂搞“一路一带”,用心何在?
·重新审视曾国藩,是中国文明进步的必须
·特朗普遭调查,将刺激美国对朝鲜动武 ——朝鲜的气数尽了!
·《马前课》已经明了:郭文贵发声致中共政权今年大衰
·中共的死穴在经济而不在政治——建议郭文贵爆料中国经济真相
·郭文贵现象是中共国晚期的必然现象
·超越薄熙来”唱红打黑“,习近平必很快复辟计划经济
·中国楼市逆市红火的原因:新一轮庞氏骗局鸡血——印钞圈钱
·大步回归毛泽东,习近平当局露出了大批谋杀政治犯的狰狞面目
·谢选骏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共突然对刘晓波“保外就医”,意在制造新热点转移视线
·刘晓波选择去德国是上选
·二次公私合营启动,习近平主导中国向毛共极权倒退
·海外实干反对派人士最好加入外国国籍
·习近平全面复辟计划经济的又一信号:马云新计划经济论的出笼
·郭文贵事实上已成为中国流亡政府的总统
·对付郭文贵,中共下一步的可能手法
·气候对民族优劣的影响大于血统——与谢选骏商榷
·把德国带入地狱的是哲学家张伯伦吗?
·匪党又在耍流氓,国内人有美元存款的千万别换人民币!
·刘晓波先生以自己的生命,验证了甘地式的道路在中国行不通
·孙政才被拿下标志着习倒向王
·“苏东波”模式既非中国样板,也非全然“和理非”——驳胡平
·全面崩溃即的信号:富豪争相套现撤逃!
·和理非在今日中国不具成功的条件
·不放刘晓波体现了习近平的亡国素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高举马列毛,是在拼命彰显政权非法性

    习近平高举马列毛,是在拼命彰显政权非法性
   
     因为对胡锦涛的极度厌憎,我曾经对习近平抱有幻想。但习近平在2013年对新闻自由的重拳打击,已经昭告了他是民主化的死敌,因为新闻自由是鉴别政治人物开明与否的风向标、晴雨表。
     而继而习近平大搞马克思主义工程、高唱“前后三十年不矛盾”、咋呼“三个自信”等种种高举红旗的表现,反映出他连新加坡、俄罗斯式的新式专制道路都不会走,他仍在对中共政权这具意识形态僵尸大施还魂术,企图僵尸还魂,让共产党政权获得新生。
     胡锦涛这个面瘫辅导员,当年好歹还炮制出个“和谐社会”的忽悠新概念,习近平连这都不会,迄今为止,意识形态上唯见他高举马列毛——举得胡锦涛还高还。


     此种傻大胆的表现,充分反映出习近平政治智慧上志大才疏的头小腮肥态。
   
     由于共产意识形态破产,邓小平本已“不问姓资姓社”,转而以“共同富裕”、“发展是硬道理”吸引国人视线,唯恐别人注目意识形态破产后如破裤光腚般显现的政权非法性,为此,邓小平、江泽民已经把红旗举得很低了。
     但毛共辅导员胡锦涛上台后,重又高举马列毛破旗,好象唯恐别人不注意他是骗子一样一再高举。尽管如此,托当时房地产热、制造业全面扩张、GDP飞速发展、商机丰盈之福,老百姓尚能分一杯羹,也没有多少热情注目去胡锦涛奋力卖吆喝的破裤窟窿——政权非法性,所以胡、温还能够蒙混过关。
   
     “红二代”习近平上台后,出于对红色政权“血浓于水”的亲情,将马列毛破旗举得比胡面瘫还高:习近平高唱“三个自信”、大搞马克思主义教育——高校学生、教师、记者编辑、公务员、甚至连国安系统外派共特,都要重新进行马克思主义培训、而批评马列毛的“自由化”分子,抓的抓、停课的停课、停职的停职、开除的开除。。。总之都要清理出队伍,决不容许“吃党的饭,砸党的锅”!
     习近平自以为,只要猛大胆地、毫不含糊地重启红色意识形态洗脑,就会重新统一思想,令红色政权焕发青春。
     但是习近平也不想想:今天是什么时代了?今天,中南海一小撮官僚资产阶级亿万富翁,登高向全国振臂呼喊:“我们是无产阶级先锋队!”会有几个人相信?这种表演,出了彰显自己是骗子以外,还能有什么作用?
   
     的确,毛泽东时代,意识形态洗脑确实大收奇效,这一则因为毛共闭关锁国建立了铁幕,更主要的是毛共言行相对一致,毛泽东、周恩来、康生一伙鼓吹共产主义,确实也在搞“一大二公”,加上彼时几乎人人共同贫穷,所以毛共意识形态能够迷惑人;那时的党国,骗子和混混都很少,大部分人是傻子,所以毛泽东、周恩来等极少数骗子,能够实现“狸哄稚”的效果。
     但是现在的中国,遍地都是老板,各级官僚都是腰缠万贯、亿贯的官僚资产阶级,社会矛盾如待发的火山。。。你统治集团还在自封“无产阶级代表”,鼓吹“社会主义道路”。。。此种赤裸裸地说一套做一套,只怕连小学生都哄不了,更遑论重新洗别人脑?
   
     对此种低档的“挂羊头卖狗肉”,老百姓本份点会鼻子里哼一声,心里说:“得了,省省吧!”勇敢点的则骂:“你们搞的是社会主义?你们能代表无产阶级?放你妈的屁!滚你妈的蛋!”
     而现在的公务员队伍,傻子是极少数,大多数都是骗子和混混,大家都是狐狸,谁哄谁?
     更何况,由于胡、温为保任上经济安全,大搞土地财政、放手让地方政府举债——子吃卯粮。。。凡此种种“击鼓传花”的招数,已搞得当前经济大滑坡危如累卵、经济危机到了连印票子都无法解救的地步,更遑论民怨沸腾!民众分不到羹了,当然会把目光转向政府。
   
     因此,习近平现在高举马列毛,等于拼命彰显政权非法性;习近平就象一个在闹市里作案的窃贼,唯恐别人没注意到他,扯着破锣嗓子登高呼喊:
     “大家注意啦,我是小偷!。。。。。。”
     而习近平正在大搞的马克思主义教育,除了增加国人对马克思主义的蔑视和憎恨,没有别的用处;而奉中南海旨意在海外网站大捧马克思主义的中共“五毛”势力,除了引发异议人士对马克思主义的新一波批判外,没有别的用处。
   
     习近平高举马列毛,客观上是在加速中共政权的崩溃。
   
   曾节明 写于2015年二月十二日下午于冰寒纽约州
     
(2015/02/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