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西方对纳粹罪行和共产罪行的双重标准态度,暨其对中国的危害]
曾节明文集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前途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
·必须根本否定“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民主”的谬论
·中国专制社会的主要精神维护者是儒家而非法家
·儒家阻碍自由民主化的两大重要性质
·祸害中国的祸根不在“左”、“右”,而在专制独裁
·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为什么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道路行不通?
·警惕中共胡中央进一步侵害人权的试点图谋
·中国民众和维权人士都亟需进行自由民主基础理念二次启蒙
·赫鲁晓夫和邓小平到底谁更聪明?
·曾节明: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二)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一)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二)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无条件“和平改变”比暴力革命更加“不惜代价”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xxx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方对纳粹罪行和共产罪行的双重标准态度,暨其对中国的危害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西方对纳粹罪行和共产罪行的双重标准态度,暨其对中国的危害
   
     今天只有政治瞎子才看不出,西方国家对纳粹罪行和共产罪行,持明显的双重标准态度:对于纳粹罪行的态度很严厉,一查到底、彻底清算、舆论上批倒批臭;而对于共产罪行,则相对宽容许多,甚至将许多明显的罪恶,列为争议问题,或归入学术讨论范畴。
   
     最典型的双重标准态度,是德国和奥地利政府对于关乎纳粹罪行和共产罪行言论的态度:在德国和奥地利,否认纳粹屠犹是犯罪,但是否认东德共产党的罪行、否认苏共、中共阶级灭绝罪行。。。却属于言论自由范畴。


     纳粹党理论家阿尔弗霍德•罗森堡,早在六十九年前就被西方盟国和苏联押上了绞刑架,而共产党的理论祖师爷马克思,迄今在西方的学术殿堂中享受大师的待遇。难道阿尔弗霍德•罗森堡与卡尔.马克思竟有本质的不同吗?马克思没有亲手杀人,难道罗森堡亲手杀了人?诚然,罗森堡编织出一套种族杀人理论,但马克思不同样编织出了一套阶级杀人理论?难道马克思编制的阶级杀人理论,害死的人比罗森堡所编织的纳粹理论为少?
     英国社会的这种双重标准态度,在西方国家社会中十分地生动和鲜明:英国的一只流浪小猫,因为“长得象希特勒”,竟然遭到莫名的巨大仇恨,惨遭路人毒手,它的一只眼睛被刺瞎,并几乎被弄死;而马克思,这个其杀人专政理论在全世界导致上亿人死于非命的共产极权祖师爷,却在英国的民意调查中高踞“世界伟大人物”前三名,仅次于英国科学家牛顿,而共产杀人魔王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等人在英国社会的形象,竟远比希特勒正面得多。这一鲜明对比,反映出英国的舆论是多么的伪善和偏执!
     美国对共产、纳粹的双重标准态度要比其他许多西方国家要小,但是对两者一严一宽的态度仍是很明显的:美国法律禁止纳粹党员和共产党员入境,但真正落到实处的只有前者,禁止共产党员入境的规定形同虚设;几十年来,陆陆续续有美国公民,因为被查实曾是纳粹党员,而横遭取消国籍、驱逐出境的例子,可曾有一例曾是共产党员、曾任共产党官员的美国归化公民,事后遭驱逐的例子?
   
     那么,为什么西方对纳粹罪行和共产罪行,会持双重标准态度呢?主要原因在于国家利益对普世价值的羁绊:对于本国国民,现今的西方国家,普世价值的践行已经相当彻底和完备了,但这只是内政方面;对外则是国家利益摆中间,而道义靠两旁。
     一定时期范围内,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美英作为二战的胜利者和战后西方秩序的确立者,自然一切从其国家利益出发:美、英两国没有受过共产主义的损害,却在对纳粹德国的战争中伤亡惨重,英国本岛还挨了德国的空袭(虽然英国在美国的支持下,空袭炸死的德国平民远比德国炸死她的多),从自身利益出发,所以美、英本能地更仇恨纳粹。
     更主要的是,英、美对德开战,纯属帝国争霸战,根本不是为了搭救犹太人或反侵略,但为了师出有名,开战后高举出“反法西斯”的大旗,高调谴责纳粹专制罪恶,以抢占道义制高点;为了打败纳粹,英、美联合并大力支援共产极权苏联。因此,美、英政府务必要夸大纳粹的罪恶,而轻描淡写共产主义的罪恶,否则,她们在“二战”中的“道义正义形象”将站不住脚。试问,如果实事求是地强调:苏联是比纳粹危害更甚的魔鬼,那么大力支持苏联的美、英,还有什么“正义”可言?
     虽则后来因为“冷战”的爆发,以美、英为首的西方阵营急忙强调共产主义的罪恶,但也没有突破对纳粹、共产一严一宽的这条底线。
     美、英的这种双重标准处理法,不是因为美、英邪恶,而是因为国家利益至上——国家利益压倒普世价值,这是任何国家对外的必然,只要民族国家还在地球上存在,对外关系上国家利益压倒普世价值,就是必然的行事法则,那怕其内政再自由、再民主也好!
   
     由此可悟:那种欢呼英国马岛战胜是自由民主的胜利的异议人士、那些因为中国先政权专制,就咋呼:自由民主的日本占了钓鱼岛应当、菲律宾和越南占了南海最好的异议人士,是多么的迂腐和愚不可及!英国占马岛岂是为了阿根廷的自由民主?日、菲、越等国争夺土地资源空间,岂是为了中国的自由民主!?
     中国的民运异议人士,对着阿根廷这面镜子照照自己吧(如果你们还算中国民运人士的话):阿根廷人,无论宪政民主派还是其他派,都众志成城地坚决反对英国!
   
     战后由美、英主导,多年来,西方国家政府的这种双重标准,已经塑成了一种“政治正确”的社会舆论氛围,即为共产党论功摆好很正常,但谁要为纳粹讲半句话——那怕是公道话,将立即身败名裂、成为众矢之的!特别是在德国、奥地利和英国。
     而今天的以色列,显然是利用了此种“政治正确”的社会舆论氛围,极力地把犹太人打扮成全世界受害最惨的受迫害群体,竭力地把纳粹的罪行,夸大为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罪行,以维护既得政治利益、并为一己在世界上谋取更大的特权地位。出于这种需要,犹太的编剧、导演、作家、艺人,当然需要拼命夸大纳粹的罪行,而轻描淡写甚至回避共产主义的罪行。
     今天,为了夸大犹太人的特殊受害者身份,以谋取和维护犹太人和以色列的特权政治利益,以色列现行保守派当权集团——利库德集团,居然竭力否定一百五十万亚美尼亚人遭土耳其帝国政府屠杀的史实,内塔尼亚胡脸不红心不跳地说:“亚美尼亚人的事只是个不幸的事件,算不上屠杀。”好象只有他们犹太人当年遭纳粹的屠杀,才算屠杀;好象只有他们犹太人所受的迫害,才是“宇宙中最大的迫害”。
     这样狭隘冷血的恶棍,怎么会以正眼看中国人的苦难呢?由以色列政府的冷血混账态度。只能得出:伊朗政府否认犹太人遭纳粹屠杀,否认得好!否认得太有道理了!这真正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看来犹太人的确是个忘恩负义的民族,当年在所有西方国家排犹的情况下,唯独以蒋介石为首的中华民国接收了数万万犹太难民:
     1938年,纳粹掀起以“水晶之夜”为代表的排犹高潮,德国犹太人大量外逃,1938年7月,法国埃维昂召开国际难民会议,与会的美国、英国、加拿大等32个国家均以种种托词,拒绝或限制收容犹太难民,就在犹太难民陷入走投无路境地时,中华民国驻奥地利维也纳总领事何凤山博士冒着生命危险为犹太难民办理“生命签证”。中华民国政府还利用上海作为快速接收犹太难民通道,因为当时的上海是一个不需要签证就可以自由进入的城市。1939年1月起,犹太难民以平均每周1000人的规模涌向上海,使得上海的犹太难民一度高达三万五千人左右。中国仅上海一个城市接收的犹太难民,比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南非和印度接收的犹太难民总数都多!但是后来他们却抛开台湾中华民国,与中华民国彼岸的大敌打得火热。
     客观地说,今天西方国家政府的这种双重标准,和“政治正确”的社会舆论氛围,对中国人结束共产党专制构成了一道强大的障碍。
     在这种被抛弃的困难局面下,中国的异议人士,在国际事务上实在没有必要跟在西方主流舆论的屁股后面,一边倒地为以美、英为代表西方和以色列(暗中包括中共利益)的利益闭着眼睛呐喊,而浑然不顾它们的利益,实际上与中国的利益相反,且是中国民主化的巨大障碍。
   
   曾节明 写于2015年二月七日于大雪纽约州
     
(2015/02/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