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共产党国家国民逃奔西方,是为“出头”吗?]
曾节明文集
·中土沦丧是中国文明劣质化的地缘因素
·“十八大”政治报告亮出了党内最大顽固派的底牌
·极权左棍的无奈谢幕
·习近平会走什么路?
·冬游安大略湖
·最年长的政治流亡者 ——孙树才访谈录
·时势造英雄,英雄也造时势——再观习近平的面相
·由一、二把手的搭配看中共国的运势
·冬游安大略湖
·对习近平、李克强施政的唯一担忧
·习近平、李克强的施政路线初现端倪
·习近平初现锋芒,胡锦涛注定步华国锋后尘
·习近平高调与胡锦涛分道扬镳
·居美一年九个月感悟
·习近平有可能走上第三条道路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对美国女风的观察
·纽约上州的雪
·“南周”事件反映出胡锦涛顽固派势力对习近平改良的猖狂阻挠
·灵异往事续篇:墙中的大学生
·“南周”事件宣告了什么?
·要复兴中华,就必须恢复汉服
·中日再战的不可避免性及后果前瞻
·习近平心仪社民主义,“六四”平反露曙光
· “火控雷达瞄准”事件后,中日大战已箭在弦上
·习近平开始抛弃朝鲜,以换取美国不介入钓鱼岛冲突
·由对等物看中、日之命运
·利用“三个代表”借力打力是四两拨千斤的和平转型手段
·王岐山解禁和推介《旧制度与大革命》可能用意和客观效果
·时局观察:“两会”后的中国政局走向
·政坛伪星的无奈谢幕
·既要保江,也要保路
·斯大林现象能否说明大俄罗斯主义少于大汉族主义?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当写手的经历
·酷吏刘奇葆
·纽约行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刘路
·时局观察:由国内首次“六四”公祭看最新形势发展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中国社民党坚定支持中国铁路员工的“保路”维权运动
·悼徐梅
·时局观察:朝鲜不敢真开战,战争危险在钓鱼岛和以色列
·刘因全被中国社会民主党永远开除始末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4.15”波士顿爆炸惨案的声明
·悼吕令子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王希哲
· 被中国右翼异议人士谬托为“普世价值”象征的撒切尔夫人真面目
·核战争迫在眉睫,人类需要戈尔巴乔夫的精神
·蜀汉的战略一开始就错了,中国民运第一步走对了吗?
·当今中国共产党政权的实质以及民运的任务(修正稿)
·英国衰落的另类原因
·时局观察:习近平形左实右学普京,金蝉脱壳宪政再成黄粱梦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朱令案的声明
·困难重重的习李开局 (部分章节)
·满、蒙征服中国靠的是骑兵优势吗?
·中央集权制是中国抵抗北方蛮族能力不断退化的政体原因
·哈耶克的道路,也是一条通往奴役之路
·中国社会民主党“六四”二十四周年声明
·时局观察:三岔口理念混战中南海分歧加剧,中国命途叵测
·新自由主义对民族和国家的巨大危害性
·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十五点纲领(讨论稿)
·六月九日观音乐会记
·论自由与公正的关系
·自由也可能是邪恶的——兼论健全的自由
· 斯诺登事件反映出自由主义的荒谬和中国右派的虚伪
·右派所主张的全球化自由贸易为什么注定难以为继?
·中国男足国家队一比五输给泰国青年队反映出什么?
·朝鲜问题中南海十年交锋史
·波兰节记事
·时局观察:习式改革同崩溃赛跑,胡锦涛欲提前搞垮习近平
·习式改革(增加对芦笛等人谬论的驳斥)
·中国的民主化同样需要强有力的领袖
·新世纪中国改天换地的领袖出自何方?何时出现?
·中国社民党声明:声援秦永敏
·生育权何所谓“看得太重”?——与曲明路商榷
·退出高寒伪“社民连线”的声明
·“社民连线”王、高之争的实质和教训
·“十八大”后胡锦涛架空习近平的基本规划和部署
·闭门造车、取媚权贵的伪自由书
·与草庵居士通话有感
·美国独立战争英国战败的战略原因
·胡锦涛暗立太子,胡海峰志在诸侯
·走投无路,习近平或重走毛泽东“群众监督”路线
· 曾成杰案再次暴露出: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而非薄熙来
·去纽约市开会旅记
·在美国找工作的一个片段
·李克强的专制市场化经济新政,是街头运动的催化剂
·李克强的市场化新政将提前引爆总危机
·审判薄熙来的前因后果
·审判薄熙来是习近平失败的开端
·进步或继续倒退,庭审薄熙来是中国拐点的风向标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中共当局公诉薄熙来的声明
·夏日随感:爱与美的共同之根
·中国的大势和中国社民党的救国基本方略
·关于民运的新思维
·习近平会有多大作为?谜底已经提前揭开
·薄熙来在法庭上的强势表现必产生重大影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党国家国民逃奔西方,是为“出头”吗?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共产党国家国民逃奔西方,是为“出头”吗?
       ——与王希哲前辈商榷
   
     民主墙前辈王希哲在中国海外政协“曼谷国是座谈会上”的发言——《中国当前“塌方式腐败”的本质及对策》,具有深刻的地方,因为它无意中揭示了马克思所鼓吹(列疯子、斯屠夫、毛贼东等人所血腥追求的)共产主义天堂,因为违逆人的自私本性,是不可能在地球上实现的。
     但是王希哲的这篇发言又是非常片面的,以致荒谬到了基本的认知层面:


     其一是把人的自私本性夸大到“魔”的程度,把列斯毛等马克思的追随者厉行的杀人专政事业,捧到克服人类劣根性——自私的高度,并因为马记社会主义的铁血专政阻挡不住人的私心,而发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哀叹。
     事实上,自私是包括人和动物在内的生命体的本能,因为一定的自私是维持个体生存的需要,自私并不等于“魔”,比如:利人利己就是大善,只有发展到损人利己、不择手段的那种极端的自私,才是“魔”。
     因为自私是人的本性,而人的本性是无法改变的,它在人类有史以来的五千年中基本上没有改变(要说改变,可能是变得更贪婪了);因此,对人的自私本性,贤明的态度应该是引导——引导它做善事,实现利人利己的效果,而不是“狠斗私字一闪念”。事实证明:违逆人的天性斗私抗私的做法,其危害远远大于人的自私本性造成的危害。儒家理学“以理杀人”的扭曲和马记共运的浩劫就是明证。
     列斯毛等马克思追随者实践的事业是什么高尚的事业?表明上:列疯子、斯大林、毛泽东、金日成等人高唱“大公无私”、“为人民服务”。。。显得无比光明磊落,其实他们都是最自私的人,他们自私到了为了实现他们个人的“伟大理想”,不惜杀掉上亿人的程度!他们造成了多少妻离子散和家破人亡?他们自己享受“上不封顶”的特供、最大限度地“自由意志”,却要别人做唯命是从、毫无个性的螺丝钉和铺路砖,去过清教徒式的禁欲生活。。。这不是极端的自私是什么?
     试问王希哲先生,他们以上亿人血白骨浇铸成的、用以继续阻挡人私心的专政堤坝,算作什么“道”?分明是无道已极!
     其二,是把中共国的“塌方式”腐败,主要归咎于人的自私本性——认为这是社会主义专政堤坝挡不住自私本性的结果。问题是受过共产党“斗私”洗礼、且迄今拥有有专政堤坝的中国,现今会比从未受过共产党洗礼的日本和绝大多数西方国家更腐败?对此,王希哲语焉不详。
     其实共产党的防私反私专政大坝,本身即是绝对腐败的大坝——今天这个专政大坝已经彻底沦为捍卫腐败的大坝,就赤裸裸地反映了这个本质。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既然人的自私本性无法改变,那么“不受监督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就是绝对的腐败”(英国政治思想家埃克顿语)——一旦拥有无限权力,以逞私欲必然不可避免,因此,由马克思理论阐述、列疯子实践创生的共产党专政,必然结出绝对腐败的毒果。
     王希哲不止一次地说:中国的腐败与共产党无关,它是资产阶级腐蚀共产党统治者的结果。那为什么美国、日本、韩国甚至台湾的资产阶级对统治者的腐蚀,没有腐蚀出象今天中国这样“塌方式”的腐败来?
     这就再清楚也不过了:腐败的制度性根子,就是那道由共产党所发明的不受监督、一手遮天的专政大坝!怎么能说腐败与共产党无关呢?共产党就是腐败的罪魁祸首,中国今天“塌方式腐败”的根本原因,就是中国共产党对权力的绝对垄断!
     其三,把共产党政权对人的犯罪,缩减和扭曲为对个人“出人头地”的压制,完全无视共产党的阶级灭绝和大规模人身迫害。
     王希哲在文中说:
     “所谓寻求“自由”,无非就是寻求上升机会的自由。而所谓“共产党专制”,无非就是不给你上升机会的政治强制。”
     由此王希哲得出:
     “我们当年上山下乡见到广东农村大量的青年农民和城市市民的冒死偷渡逃亡香港,就深深感受到了这点:他们很知道香港并非满地黄金,不是每个人到了香港都能出头,但他们感到资本主义下可以有一个靠自己拼搏的机会,哪怕千分之一上升为有产者的机会。”
     这是以偏概全曲解自由,自由不仅包括自由发展的机会(即王所说的“寻求上升机会的自由”),也包括免于恐惧——人权不受侵犯的自由。
     试问王希哲先生:当年广东农民冒死逃港,就是为了千分之一上升为有产者的机会吗?请问,逃到香港的农民即便没有发财,他们生活在资本主义香港社会,难道不比当时生活在彼岸的同胞更殷实、更安全?
     逃到香港,就意味着再也没有被共产党运动所饿死、枪毙、揪斗之忧。。。便再也不用担心讲错话遭整肃的风险、便再也不用担心成为共产党月亮式多变霸王政策的受害者。
     当年出逃的社会主义农民们,有几个人奢望到香港出人头地当老板的?他们大多数人,明明是追求吃饱饭和免受专政恐怖的自由!
     如果逃奔西方都是为了王所说的经济上“出头”的话,那么怎么解释今天中国富人阶层的移民潮?他们在国内难道不能出头,非要到语言不通的外国,以当寓公来“出头”!?
     今天的中国,生活水平比西方发达国家已大幅减小,为什么仍有这么多国民想移民、“来生不愿做中国人”?这都是为了到国外“出头”?
     很明显,今天的中国人仍然渴盼移民西方,是因为在共产党专政堤坝后面,人权得不到保障!
   
     在以上基本认知错误的基础上,王希哲自然开出了错误药方,他说:
     “既然当前“从中央到地方全面的所谓塌方式腐败”,无非是完成资本主义复辟的一种历史必然,早已不是个人行为,是邓小平路线下的共产党全阶级的演变。那么。“四方来者,俱入吾网”的“对贪官零容忍”政策,就是不妥当的,很危险的了。 还是网开一面,有张有弛的好。应该重点打击那些超级权贵巨贪,没收其财产,震慑全国,定下政策,敦促一般贪官自首退赔。也不必穷追退赔的那么干净,倾家荡产。可以稍开眼闭眼,“水至清则无鱼”,同时,将没收的超级巨贪的财产,拿出一部分,奖励那些确多年坚守了廉洁立场,生活清苦的官员,不使老实人太吃亏,使之也能成为小有产者。有人说,“那广大老百姓怎么办?有这么多钱奖励他们?”那没办法,没有绝对公平政策,只能完善法治,给老百姓更多的合法上升为中资产阶级,大资产阶级的平等机会,老百姓就能接受了。总之,王岐山的“四面出击”政策,需要考虑,四面出击,全国紧张,不利安然有序度过这个阶级关系大变动,再确立的社会非常时期,不利习近平擘划的“中国梦”全局。”
   
     此种与当前形势风马牛不相及的意见,连隔靴搔痒的算不上,只能算作欲保皇而排不上队的梦呓。
     
     批了王希哲这么多,不能不提一下老王的优点,否则就不全面:老王的优点就是有民族主义的底线。但他向共产党要民族主义,无异于缘木求鱼。
   
   曾节明 写于2015年二月四日于冰寒纽约州
   
   
   
     
(2015/02/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