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笛卡尔没有我们聪明的三个理由]
谢选骏文集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笛卡尔没有我们聪明的三个理由

谢选骏:笛卡尔没有我们聪明的三个理由
   
   (一)
   
   1649年9月,瑞典女王克利斯蒂娜召见笛卡尔。

   克利斯蒂娜:听说你在哲学方面有一些全新的见解。能把你的新哲学的基本精神,简单而通俗地向我叙述一下吗?
   
   笛卡尔:尊敬的陛下,当然可以。数学是非常精密的一门科学。哲学能不能和数学一样,也成为一门精密的科学呢?为了摧毁旧哲学的根基,它的第一要义应该是怀疑旧哲学的一切结论。这就是说,要怀疑旧哲学的一切原理和体系。要排斥一切可疑的东西。首先值得怀疑的就是感觉,怀疑我们感知的一切事物,甚至还应该怀疑我们的四肢和身体。
   
   能不能怀疑我现在正穿着长袍,坐在壁炉边上呢?我看是可以。因为我过去也常常做梦,梦见我穿着长袍,坐在壁炉边上烤火,而实际上那只是梦境,我只是光着膀子躺在床上。因此,我很难说,我现在的这种情况不是梦境或幻觉。我们不但可以怀疑自己的感觉和肉体,而且也应该怀疑其他的各种知识,例如对于数学,我们就完全应该有理由来怀疑。因为我们可以经常发现,一些简单的数学问题,许多人在推导它时,也会出错。所以我们很难说自己在进行同样的推导时一定不会出错。据此,我可以断定:没有一种观念,在我看来是完全确定的,世界上的一切都是可以怀疑的。
   
   克利斯蒂娜:按照你的这个说法,难道你也怀疑你自己的存在吗?
   
   笛卡尔:不!尽管我可以怀疑一切事物的存在,但是有一件事却是确凿无疑的,那就是“我在怀疑”。因为“我在怀疑”这件事情的本身,是不可怀疑的。“我在怀疑”,表明我在思想。既然肯定了“我在怀疑”,即我在思想,却又否定思想者本身的存在,这是自相矛盾的、荒谬的、不合理的。思想,必然要依附于思想者的存在,所以“我思故我在”。
   
   克利斯蒂娜:那就是说,“怀疑一切”的人在怀疑时,不能怀疑他自己的存在。而这种不怀疑自己存在的“自己”,是指人心或思想的存在。
   
   笛卡尔:确立了“我思故我在”的哲学命题以后,就可以在哲学中树立起理性的权威,以否定在哲学中占统治地位的宗教神学的权威了。这条真理是那样的确凿,那样的可靠,连怀疑论者任何一种最狂妄的假定都不能使它发生动摇。因此,“我思故我在”应该成为我的新哲学的第一原理。
   
   克利斯蒂娜:那么在你的新的哲学体系中,把上帝放在什么位置呢?
   
   笛卡尔:当我在怀疑的时候,我显然就不是一个完美的存在。因为怀疑总是表明我们对事物认识的不足、不完美、不完全。可是,在我的心里是十分“明白、清楚”地知道,必须要有一个无限完美的上帝的存在。可是这个无限完美的观念决不可能是不完美的“我”所产生出来的,因为完美的东西不可能是由不完美的东西产生的结果。因此,它必然是由一个无限完美的实体把这个观念“放”到我的心里来的,它只能是全智全能的上帝。上帝既然是全智全能的,那么它必然就是存在的。我们自己在心里“发现”了这个“永恒”的表象,这就是万全永恒的真理。因此,在真正的科学中,我们必须从上帝的存在引导出一切创造物。
   
   克利斯蒂娜:那我们应该怎样来对待上帝的启示呢?
   
   笛卡尔:凡是上帝启示我们的,我们就必须相信,不管我们是不是理解。上帝本性中那种不可思议的无限内容,是完全超出了我们的理解能力的。我们既然是有限的,当然也就不配对无限的上帝做出某种“规定”。
   
   克利斯蒂娜:那么对于我们来说,难道就永远也不可能认识真理了吗?
   
   笛卡尔:我们说,上帝是哲学的“第一属性”,这就是说上帝是真实的存在,是一切光明的授予者。因此,由上帝授予我们的自然光明或认识能力,就不可能触及不到真实的认识对象。这就是说,我们的认识能力,是由上帝间接地清楚明白地启示我们的,所以我们清楚明白地感受到物质世界的存在,也是真实的。
   
   所以,我的新哲学体系,归结为以下三个实体:第一个实体是心灵的实体,这就是“我”的存在;第二个实体是物质的实体,这就是物质世界的存在;第三个实体是绝对的实体,这就是上帝的实体。心灵的实体特征是能够思想,但是它不具有“广延性”的特点;物质的实体具有“广延性”的特点,但是它不能够思想。这两者是相互平行、彼此独立的。但是无论是心灵的实体,还是物质的实体,都是要由上帝这个绝对的实体来决定的。
   
   克利斯蒂娜:你说得很好。你可以在斯德哥尔摩继续进行你的新哲学体系的研究。
   
   ……
   
   (二)
   
   为什么说:笛卡尔没有我们聪明?
   笛卡尔虽然绝顶聪明,但毕竟是三个半世纪以前的人了,他的思想没有经历工业革命和互联网的洗礼,因此缺乏新的知识基础;由此而论,笛卡尔的绝顶聪明就显出不如我们的地方来了。
   笛卡尔不如我们的第一个理由是:笛卡尔说:“‘我在怀疑’这件事情的本身,是不可怀疑的。”这就错了。
   谢选骏八岁那年夏天,跟随哥哥去游泳,几乎被淹死的时候,在濒死状态下,他回顾了自己的一生:妈妈在昏黄的灯光下准备晚餐,哥哥在旁边看着……儿童时代的游戏……学校里的场景……爸爸的督促……还有许多摇曳不定的光景……像“过电影”一样闪过。后来他读了《绞刑架下的报告》才知道这就是所谓的“濒死感”。
   以后,每到人生的转折时刻,谢选骏都会怀疑自己的一生是否都在那一时刻结束了,而后来的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存、思想甚至信仰的上帝都是那一濒死状态的绵延:因此每当这样的时刻,谢选骏都想要给自己的哥哥打一个电话:“你还记得我小时候差一点淹死吗?”“哎!那真是太玄了!要是那次出了事情,我真不知道怎么跟父母交待?!那将成为我终生的阴影!”谢选骏的哥哥如是回答。”每当听到这里,谢选骏知道自己还没有死去,现在的一切还不是濒死的梦幻,因为拉他上岸的哥哥还在回答。所以,不是“我思故我在”,而是“你答故我在”了。
   “我思故我在”无法解除谢选骏的怀疑。
   如果没有哥哥的“你答故我在”,‘“谢选骏怀疑‘我在怀疑’这件事情的本身,也可能只是谢选骏自己死后的一个幻觉!所以谢选骏需要打电话给自己的哥哥,来解除自己对自己的怀疑所产生的怀疑……若非如此,则可能谢选骏已死、谢选骏已经不在,但其思却依然存在——‘我思但我不在’,这才是事情真相。”……
   如此看来,“我思故我在”实在不能成立,需要让位给“你答故我在”。
   你答故我在,所以找不到对话者的时候我们便需要祈祷。
   离别和伤逝为何令人痛苦?因为“你答故我在”的通道被无情切断了:随着“你”的离去,“我”的一部分也隐藏或消失了。如果所有的“你”都“不答”,那么所有的“我”也就“不在”了。
   另一方面历史也一再表明,所有的精神人物都已不在,但他们的思依然存在——因为我们依然在回答他们!他们思但他们不在(笛卡尔意义的);因此笛卡尔却是错了。他们的思之所以还在(谢选骏意义的),就是因为有人回答。
   即使上帝,也需要人类回答他。即使基督也需要门徒回答他。这就是上帝需要人类、基督需要门徒的理由。所以谢选骏是对的——仅仅因为我们的“答”,使得前人和上帝、基督继续存在人间。
   亲爱的来者呀,请回答我!只要你们回答了,我就还在,我就没有灭亡,我就还与你们同在了。
   即使圣父圣子圣灵,也要人们纪念自己,因为这样三位一体的奥秘才在人们身上存在。
   笛卡尔没有我们聪明的第二个理由是:谢选骏不会像笛卡尔那样,受到名利的驱动,去给一个瑞典女王或其他大亨上课,以至于为五斗米折腰,结果把自己活活冻死、累死。谢选骏认为,给女王上课和对一条流浪狗说话,没有区别。其结果都可以是“哲学”,也都可以是“非哲学”,何必舍近求远、结果把自己沦为宠物而白白送死?其实,这也是互联网时代的恩赐,是新工具造就的新态度:现在的思想者,不需要国王作为传声筒了,有互联网就足够了。
   笛卡尔没有我们聪明的第三个理由是:笛卡尔开创近代思想是因为他的“三个实体论”:第一个实体是心灵的实体,这就是“我”的存在;第二个实体是物质的实体,这就是物质世界的存在;第三个实体是绝对的实体,这就是上帝的实体。(这被犹太人卡尔波普歪曲成了“三个世界论”:用“人造的世界”取代了“上帝的实体”,其他两个不变。)
   而谢选骏却发现这一切都是人们编造出来的,只有“思想的主权”涵盖一切。
   “思想主权论”认为:不同的人把“思想的主权”表述为不同的实体——心灵的实体、物质的实体、上帝的实体……
   在这意义上,我们关闭了笛卡尔开启的近代哲学,我们打开了未来世界的门。
   而谢选骏则发现了“思想的主权”涵盖一切。
   
   (三)
   
   我思故我在?
   我如何思,故什么样的我在。
   思呈现了什么样的在?在呈现了什么样的思?
   “我思故我在”,其实不过是一个“自我证明”:
   1、预先用“思”来假定了“在”,然后再来用“我思”来证明“我在”;
   2、“我思故我在”和“我思东方红故红太阳真的升起来了”有何区别?这不是强权意志、炮舰政策吗?这不是雇佣兵哲学吗?(尼采也是充当义务兵不果,转而投靠强权意志的,尼采哲学也是一种雇佣兵哲学。)
   3、这雇佣兵哲学是“哲学”吗?不是。是什么?是主权宣言。
   4、如果除开了主权,我思只能证明我思,不能证明我在;如果除开了主权,我思甚至不能证明我思,因为那可能是别一样的幻觉,是一种濒死感的绵延,当然就更加地不能证明我在了。
   5、请给“在”一个定义!除了主权,没有别的,所以最后只能回到圣经,回到上帝的怀抱:“我是耶和华”,“我是耶和华你们的神,在我以外并无别神。”——笛卡儿的三个实体论,不能成立,因为多出来的两个只是别神和偶像。
   笛卡尔虽然知道思想来自于主权,但却不明白“你答故我在”的道理,因此而执迷于“我思故我在”的假象。
   实际上,思想无法脱离主权而存在,正如树叶无法脱离大树而存活。因此与“你答故我在”相比,“我思故我在”不过是一叶障目罢了。
   那么,什么是“你答故我在”呢?
   “你答故我在”是一个普遍法则,几乎无所不在:正如母亲的回答印证了儿童的存在;读者的回答印证了作者的存在;上帝的回答印证了人类的存在;主权的回答印证了思想的存在;环境的回答印证了笛卡尔的存在——思,不过是回答的回声。
   而执迷于“我思故我在”的幻觉,则不能理解“不是我们说语言,而是语言说我们”,不能理解“不是我们思考主权,而是主权在回答我们”。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