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福音书》与《古兰经》]
谢选骏文集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全球化进程政治上失控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是思想并非事实
·战争与和平都起源于人之思想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五部第二章、国家主权的来源
·国家主权制造爱国主义
·各种国家主权的冲突
·国家主权的野蛮性
·上帝的主权与国际法
·结构主义与思想主权
·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
·如何确认“思想主权”的存在
·思想主权的人形典范
·思想主权的基础就是正义
·人间没有终极对错,只有思想
·上帝的思想与不朽的原罪
·一念之差创造了不同的制度
·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
·科学是语言而不是客观事实
·“三个世界”的文字游戏
·真正的美景仅存于内心
·感动自己,震动世界
·人的贫穷或富足取决于自己
·习惯成自然的人与禽兽
·如何可以不让悲剧降临呢
·划时代人物的生命代价
·没有历史的人最为富足
·苦行就是“被鞭打快乐”
·思想主权第六部“钩沉篇”第一章
·国家与器官
·天性构成的囚牢
·艺术是信仰的最后防线
·中国思想主权的觉醒
·思想与国家互相为敌
·幻想的人与生活的人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国家主权背叛思想主权
·现代思想的屠龙命运
·天命人心的圆周启示
·双重的“作对”
·黑暗时代的自由真谛
·四季天子的过程哲学
·思想主权·后记·附录对话·援引书目
·谢选骏:逆向殖民化与全球民族的兴起
·太一、无极、思想主权
·《福音书》与《古兰经》
·灭佛在文明史上意味“吸收”
·文化史上的兀鹰
·笛卡尔没有我们聪明的三个理由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序言)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第一卷第一章)
·第一卷第二章基督教与中国民族主义
·第三章中国民族主义与基督教之关系管窥
·第四章信耶稣的国民:民族主义与1920年代中国基督徒的身份问题
·第五章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的冲突与融合
·第六章基督教对中华民族安全的巨大危害性
·第七章基督教在危害中华民族的安全吗?
·基督教在中国所面对的三个重大挑战
·第九章儒家和基督教为什么争战
·第十章怎样看待基督教在中国农村的迅速扩张?
·十一章“中国梦”运动中的中国基督教乱象
·十二章基督教在近代中韩传播不同境遇的原因与启示
·十三章日本基督教与韩国基督教
·十四章在基督教锡安主义阴影下的巴勒斯坦基督徒
·十五章基督教原教旨主义抬头说明什么
·十六章极端民族主义与基督宗教信仰
·十七章基督教普世观念与民族主义
·十八章基督教的世界主义和天下大同思想
·后记:“软”民族主义对中国有利
·中国共产党与圣殿骑士团
·《我的奋斗》有什么可怕的
·凡动刀的必死于刀下
·中国人为什么尚未高贵
·如何解决中国的“非常态”?
·中国也需要全国祈祷日
·钱钟书、刘小枫之作为毛泽东狗奴
·先覺之歌Song of Foresight
·先覺之歌總目錄
·黃帝陵前
·懷念古代中國
·中華古典
·亡國的見證
·民族的希望
·活人的宣言
·民族良心的往事縈回
·日暮行
·英雄之死
·民族的童年
·靈思
·專政
·淒涼
·青黃不接的中國
·中國被春天放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福音书》与《古兰经》

谢选骏:《福音书》与《古兰经》
   
   
   
   神谕(英语:Oracle),一种占卜的形式,经过某个中介者,传达神明的意旨,对未来做出预言,或是回答询问。中国的降乩或扶鸾也是一种神谕的形式。在古希腊,最著名的神谕则来自德尔斐的太阳神阿波罗神庙。

   
   有两句话,作为最高智慧的阿波罗神谕向世人宣示的:第一句是:“认识你自己。”被有些中国人解释为“诚”;第二句是:“凡事勿过度。”被有些中国人解释为“中庸”。
   
   神谕(Oracle)的英文字根起源于拉丁语:ōrāre,意思是“宣说”,指祭司宣达神明预言的行为。这与《可兰》(Quran)相当一致,“Qura”的意思,就是“宣说”。
   
   
   (一)
   
   当然,神谕不是希腊的特产,而是原为古老的人类活动。
   
   神谕本是萨满教活动结果,主要由女性的祭祀代神传谕,解答疑难者的叩问,埃及、希腊和罗马都有世界著名的神谕圣殿。女祭祀类似中国的巫婆,她们的言语被认为是在传达神的旨意。不论是国家大事,亦或私人小事,都能通过神谕从神明那里得到启示:是维持和平还是挑起战乱,体制是否需要改革,有没有必要拓展殖民地,要不要制定新的法规,现在能否婚嫁等等问题都可以去向神谕启示,而且不会觉得突兀。人们向神谕请示这些疑问表示他们潜意识里愿意服从于神明,而当他们从神谕那里得到了各自所期望的答案时,处事起来就会精神奕奕,更加投入,从而主观意识认为这是神明的庇佑和眷顾。正是因为这个道理,你会发现很多神谕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神秘。
   
   皮奥夏(希腊中东部一地区)这个小地方就拥有二十五个神谕殿,其数量和伯罗奔尼撒半岛(希腊南部,即摩里亚半岛一样多。不仅仅只有首领可以请示神谕,随着时间的推移,族群的英雄武士也可以拥有这个特权;古代最具盛名的神谕是多多纳、特尔斐、阿蒙神等等。特尔斐神殿仿佛比其它圣堂更具神力,它的名声越传越广,同时还聚集了大量的财富,到后来的时候有很多人,甚至还有国家君王和军队都把这儿视为财富的掠夺目标。
   
   神谕传达神明旨意的方式不尽相同。特尔斐的女祭司是神谕的发言者,她们通常以强烈而疯狂的艺术表现形式来传达从神明那里得到的启示;而多多纳神殿的神谕除了女祭司,连鸽子也被赋予了这样的头衔;前来膜拜的臣民会非常讶异他们祈求的问题能被神谕迅速的答复出来,而且声音似乎是从邻近的腐烂的橡树枝干或者其散乱的树丫处传出来的;而阿蒙(古代埃及的太阳神)神谕是在草原或者其他空旷的地点来向人们传达神意的;而阿浮瑞斯神谕是在洗礼净身和预备仪式之后通过异象与梦境向恳求着转述旨意。有时候听到从神殿里传出一句话、看到神像点头或者摇头,观察邻近的池塘之中游鱼的反应,比如无视给予的食物,这种种迹象都表达了一种强烈的信号,并且可能蕴藏着无限的玄机。
   
   我们会产生一个疑问,这些神谕到底是真的被赋予了神力,还是只是假冒神秘的教士作品呢?从思想主权论角度看,这个问题是多余的,因为如果这个问题可以成立,也不是人类的力量可以解答的。
   
   我们看到的是,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相信梦境解读、预言和一些不可解释的事情,即使是在“人类文明已经启蒙”的阶段;也有相当多的基督徒认为神谕在耶稣降世之后就不复存在了,但是这个教义显然在被其他宗教不断改写。随着时间的推移,某些神谕确实是渐渐衰退了,但是新的神谕却声名鹊起,而且有人去向他们请示,只不过并不那么常见罢了。
   
   一直到四世纪的时候,基督教信仰盛行开来,另一方面,希腊神谕和埃及神谕也因为贿赂等丑闻开始声名狼藉,希罗多德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古希腊的雄辩家德摩斯梯尼经过考证,证明当时的希腊神谕像奴隶似的奉承着马其顿(古代巴尔干半岛中部)国王。
   
   
   (二)
   
   当神谕和神灵接触到的时候,她们的眼睛会闪出光芒,头发会像有静电一样漂浮起来,全身有不同程度的颤抖。在这种痉挛状态下,她会借以大声咆哮或者哭喊的方式将神的旨意表达出来。神谕在“通灵”过程中说的话会被僧侣记录下来,然后整理通顺。其实神谕“通灵”时并不全是这种歇斯底里的嘶吼,也有温柔和低缓的时候。在德尔福斯和皮提亚,神谕在走上底座之前,还需要净身,特别是头发,要用Parnassus山脚的清泉彻底清洗干净,她有时候还需要去振碰月桂树,甚至吃掉树叶。
   
   希腊的女性祭司通常的打扮很像后来的修女,她们穿着类似的衣服,处事低调,为人谦逊,奉公守法,并且都保守着贞操。她们从不穿着华美的外衣,也从不做出轻浮的举动。皮提亚的下一级别是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教士,其中最著名的是费莫奴(Phemonoe),他被认为是第一个在特尔斐神殿传授神意的神谕。神谕会用六步格诗来表达他们感受到的神意,整个过程中还会有不少的停顿。这和《可兰》很相似,因为后者也有很多诗体的。
   
   据说皮提亚一年之中只有春天里的一个月在神殿里为前来求神的人解读神意。前来的人还必须为阿波罗神献上大礼,正是这一习俗成就了特尔斐神殿的富丽堂皇,也使它能聚集很多的财富。这和麦加神庙的香火鼎盛也很相似。另外,人们也会为神明供上祭品,如果神职人员对祭品不满意的话,他们会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特尔斐遗址有两个重要的建筑:古剧场和竞技场。古剧场倚山坡而建,坐在剧场阿波罗神庙和山谷尽收眼底。它不仅用来祭典阿波罗,也用于娱乐和戏剧。竞技场在剧场后的山坡上,每四年举办一次以纪念阿波罗战胜大蟒,是重要古希腊竞技会之一。古希腊集宗教,娱乐以及体育于一体的风格在特尔斐体现完美。
   
   现代的特尔斐博物馆有一个战车驾驶者的青铜雕塑, 是世界上最享盛名的古代艺术珍品之一, 战车赛是古希腊最流行的一种体育活动,特尔斐的竞技场尤其以战车赛闻名。
   
   特尔斐神庙的信仰流行的时候,它旁边的小镇兴旺发达变成一个繁荣的希腊城邦。小镇东边有特尔斐太阳神谕所,西边俯瞰Itea海湾以及长满茂密橄榄树的河谷,日落日出, 亘古未变。依山而建的小镇现在每年能吸引百万计的游人,就像麦加现在每年能吸引百万计的香客。
   
   沉睡于希腊特尔斐山景中的阿波罗神殿,是古希腊世界最重要的信仰中心,因为神会从这里传达祂的意旨。将领前来请教战略,殖民者在航向义大利、西班牙与非洲前先请示吉凶,一般人则询问健康或投资等问题。在神话中,特尔斐的神谕也经常出现。当奥瑞斯特(Orestes)探问自己究竟该不该向母亲报杀父之仇,神谕加以鼓励。神谕也警告伊底帕斯(Oedipus),说他将会杀死父亲、并与自己的母亲结婚,而他对命运的抵抗终究徒劳无功。
   
   神谕在一个特殊场所中运作,叫做“阿底顿”(adyton),即神殿核心的禁区;神谕的传达则必须透过一名特定的人物“皮媞亚”(Pythia),这是被挑选出来、为预言之神阿波罗发言的媒介。希腊人虽以厌恶女人出名,但皮媞亚却是女性;她不依血统继承官职,这跟多数的希腊祭司不尽相同。虽然皮媞亚必得出身特尔斐,但年龄、财富、教育程度都没有限制。她必须通过一段长时间而紧凑的训练调养,并由其他负责照料神殿圣火的女性从旁协助。
   
   关于特尔斐的女祭司皮媞亚,这是现存唯一的图像,完成于神谕依然盛行的时代。图中皮媞亚在一个天花板低矮的房间内,坐在三足椅上。她一手持月桂叶(阿波罗的神树),另一手持容器;推测容器中可能装着流进屋内的泉水,其中带有引发出神状态的气体。这个神话场景显示,雅典的爱琴斯王正在向第一任皮媞亚赛蜜丝请益。制作这尊杯子的是一位雅典陶匠,时间约在公元前440年。
   
   
   (三)
   
   下面是几个古代最著名的神谕:
   
   1、德尔斐的阿波罗神谕,是全希腊最重要的神谕所之一(另一个是多多纳,也叫做阿波罗神谕)。早在公元前十二世纪的迈锡尼时代,这里就是重要的祭祀中心,全盛时期,不仅希腊国内的各城邦,远到黑海以及西班牙等异族地区都不断有信徒来这里祈求神谕,直到公元381年拜占庭帝国关闭了这里。但仅仅两百多年之后,《可兰》就出现在基督教的边区阿拉伯世界,可见人们内心对于新神谕的不断渴望。
   
   阿波罗神庙区是德尔斐圣城的中心,是德尔斐最大、最重要的建筑。阿波罗,这个宙斯的儿子、古希腊神话中著名的光明之神和艺术之神,由于这座著名的神庙而与德尔斐连在了一起。相传德尔斐曾是大地女神该亚和她女儿的祭祀地,由蛇妖看守。一天阿波罗来到这里,杀死蛇妖,建立了自己的神殿。于是,德尔斐成为阿波罗的主要祭祀地,也因此,阿波罗不肯呆在众神王国奥林匹斯山上,而是常年在这里享受人世的祭祀与供奉,并经常通过女巫之口来向人间发布神谕。
   
   三位国王曾派使节去德尔斐神谕所,向女祭司毕西娅求谕,问题非常明确:“什么能遏制住正在毁灭民族的、近乎恐怖的衰败局面?”毕西娅的回答很奇特:“重新开始体育比赛吧!”他们又问:“怎样才能停止战争,消灭疾病?究竟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使奴役民众心灵的狡诈、奸猾和暴怒向美德低头呢?”毕西娅说:“开始跑步吧!”谨慎的国王还特意派人两次去问谕,结果阿波罗神的回答还是同样的:现在、立刻,举行体育比赛! “我原以为神的意思是要我们制定更完善的法律。”斯巴达国王里戈尔格斯轻声嗫语,轻到连他自己也只能勉强听见。“我原以为神的意思是要我们建造更多的学校和慈善机构。”比西斯国王克莱奥瑟尼斯心里想。 伊利亚国王伊菲多斯沉思了良久,最后说:“我们什么都尝试过了,国家还是日渐衰微,沉入谷底。法律、学校、全副武装的卫士,神庙、慈善机构以及伟大的工程,贤哲、艺术家、演说家,宏伟的城堡和配备精良的军队,所有的这些还是无济于事,那么就这样办吧!既然神要我们举办体育比赛,我们明天就开始吧!”
   
   古代的奥林匹克运动就这样拉开了帷幕!这一文明衰败所导致的体育盛事,一开始时是地方性的,后来发展成为四年一次的泛伯罗奔尼撒体育赛事,并很快成为全希腊境内规模最大、名声最响的竞技大会。体育运动在达到顶峰之前,先是成为教育活动的第三要素(另外两个要素知识和艺术早已存在,体育运动则是必要的补充),三者合力将晚期希腊文明推向了辉煌。而在西方文明严重衰败的十九世纪末叶,奥林匹克运动也复活了,并取得了世界性的影响,伴随现代文明一起走入了世界大战的火炬。
   
   阿波罗神殿占地很大,是一个长约177米,宽约25 米的矩形场地。现仅存神庙地基和圆柱遗迹。在神庙的前后各有六根维多利亚式柱子,两侧各有十五根,这些柱子全部是用石料精雕细刻而成,并有院墙环绕。由于传说中的神物安放于此,该庙被希腊人视为世界中心所在,在当时极具崇拜意味。神庙庭院内,有许多座由各城邦与私人树立的颂扬神谕圣迹的纪念碑,并有约二十多所由各城邦建立的藏珍库。在神庙和各邦礼物库中还发现不同质地的众多雕像,其中著名的有战车御者铜立像。铜像约作于公元前475年,是早期古典风格雕刻的杰作。随着基督教的广泛传播,希腊神谕的地位也江河日下,直到麦加神谕起来取而代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