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胥志义
[主页]->[百家争鸣]->[胥志义]->[胥志义:租界、规则与主权]
胥志义
·胥志义:中国“奇迹”与美国“危机”的关联
·胥志义: 市场经济与贫富差距
·胥志义:自私与“不自私”的交易
·胥志义:望梅能够止渴吗?
·胥志义:路是人民走出来的
·胥志义:“中国奇迹”是不是由中国模式带来的?
·胥志义:侵略战争根源于专制政权
·胥志义:整人与人性
·胥志义:公有制是奴隶制的翻版
·胥志义:有领导,则无民主
·胥志义:为什么不能有国企?
·胥志义:私有制与公有制最大的区别是有无人权的区别
·胥志义:私有制不是一种生产资料占有方式而是自然分配方式
·胥志义:剥削不是以收入而是以自由来衡量
·胥志义:政治权利对劳动者经济权利不足的弥补
·胥志义:政府不能成为微观经济活动中的积极利益主体
·胥志义:人道主义是国家福利政策的出发点
·胥志义:不是为富人说话而是为人权说话
·胥志义:面对ISIS,中国应不应出兵?
·胥志义:颜色革命与黑色革命
·胥志义:“1”与“1000”定律
·胥志义:胡耀邦的英名何来?
·胥志义:人权是第一选择
·胥志义:“苏格兰公投”中的国家理念(2014年3月7日)
·胥志义:三亿元脏款制造多少冤假错案?
·胥志义:中国与美国贫富差距有何不同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1)——土地是不是国家利益?
·胥志义:矿产资源是不是国家利益?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3)——市场对抗是不是国家利益对抗?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4)——公共利益是不是国家利益?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5)要素自由流动与国家组织特性的弱化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6)——规则与国家职能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
·胥志义:最后的呐喊——改革的核心是还权于民
·胥志义:中国的“强拆”将进入世界史册
·胥志义:生存权与小贩的命运
·胥志义:“莫须有”与“无罪推定”
·胥志义:“领导”能够成为“公仆”吗?
·胥志义:中国正处于国富民穷的恶性循环之中
·胥志义:西边的太阳快要下山了吗?
·共产主义运动是一场灾难
·胥志义:文强的“摆拍”与人性
·胥志义:能用剌刀和鞭子强迫人民“共产”和“公有”吗?
·胥志义:乌坎民主失败的启示
·胥志义:人权为什么高于主权?
·胥志义:文革灾难是人性灾难
·胥志义:权力与财富
·胥志义:稳定是人民稳定还是政权稳定?
·胥志义:土皇帝的底气何来?
·胥志义:TPP对国家主权与国家观念的冲击
·胥志义:只有权力才可能引发经济崩溃
·胥志义:人权能不能谈判?
·胥志义:经济全球化背景下的“爱国”与“卖国”
·胥志义:“卖国”是子虚乌有的帽子
·胥志义:社会主义与民主不相容
·胥志义:自由是剥削的天敌
·胥志义:剥削源于组织和权力
·胥志义:搞原子弹的收入一定要高于卖茶叶蛋的吗?
·胥志义:人权崛起是人民解放的标志
·胥志义:“左愤”的语言与文革再现的可能
·胥志义:学习胡耀邦,解放人民
·胥志义:民主可以避免战争
·胥志义:美国打击ISIS过程中的人权理念
·胥志义:“毛左”的“封锁”与“侵略”
·胥志义:权力经济才可能出现崩溃
·胥志义:混合型经济的失序和腐败
·胥志义:路是人民走出来的
·胥志义:“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还是以“人权保障为中心”?
·胥志义:国界与消费自由
·胥志义:政府折腾——中国灾难的根源
·胥志义:人权进步还是经济进步——改革理念的分水岭
·胥志义:能不能把因“刑讯逼供”定罪的人都放出来?
·胥志义:歌功颂德永远不会有改革
·胥志义:政府“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带来“权贵资本主义”
·胥志义:正义的人都应对金三专制政权说不
·胥志义:只有政府才可能引发经济崩溃
·胥志义:苹果公司的“盾”与美国政府的“矛”
· 胥志义:“如果激起民变怎么办?”
·胥志义:权力的诱惑引无数英雄折腰
·胥志义:让人民也胜利一回
·胥志义:中国正处于重大变化前夜
·胥志义:小岗村的“惊雷”能否再现?
·胥志义:没有私有产权,土地还能是“我们自己的”?
·胥志义:在商言商“OUT”了
·胥志义:剥削与掠夺正是对私有的侵犯
·胥志义:从乌坎看私有化是民主化的前提
·胥志义:传统国家观念的崩塌与新时代的萌芽
·胥志义:文强“摆拍”与恶警心理
·国富民穷的恶性循环
·胥志义:“中国左派”的“封锁”与“侵略”
·胥志义:谁最可能做汉奸?
·胥志义:“1”与“1000”定律
·胥志义:国家与政府的分离
·胥志义:国家形成机制的重大突破
·胥志义:全球化中子虚乌有的“国家利益”
·胥志义:“国家崛起”是什么崛起?
·胥志义:生存权与“贫民窟”
·胥志义:政权的脆弱性或导致旧体制回归
·胥志义:李鸿章签割地条约是不是卖国?
·胥志义:打倒黄世仁能否解放喜儿?
·胥志义:国企与市场经济不相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胥志义:租界、规则与主权

   胥志义:租界、规则与主权
   
   中国最近建立上海“自由贸易区”,有人称“租界”。其实在改革开放初期,所谓“画了一个圈”,就是建一个“租界”。满清时代租界的含意,是外国人管理的地方,但其本质是用更为自由的规则实行管理的地方。改革开放中的“试验区”也好,“自贸区”也好,本质内容也是在这一地域实行更为自由的管理规则。所以,“租界”或“试验区”,都是与国中其它地区管理规则不同,一般而言,是相比更为自由的地区。只是“租界”由外国人管理,“试验区”则仍由中国人管理。外国人管或中国人管并不是本质性的内容,管理所依据的规则才是关键。它反映了规则的冲突与趋同。
   
   清未外国资本商品依靠枪炮的威力进入中国,被称为侵略,1978年后的中国,请外国资本进来,购买外国机器和商品,则被称为改革开放。长期的落后,终于使我们明白,资本商品的进入,并不是侵略,“殖民经济”也大多是一种民族主义宣传的产物。只要外国的武力,没有侵害市场自由,比如强买强卖,而只是打破国家权力对资本商品技术自由流动的管制,就谈不上侵略。当然,使用武力并不合适,也要尽量制止。但只有武力的使用是对人民权利自由的侵害,表现为抢劫和掠夺时,才可以称为侵略。武力的使用针对的是封闭的规则,或制订规则的统治者,则谈不上是侵略。所以,世界历史战争不断,有些是侵略战争,有些则不是。


   
   商品资本的流动之所以不是侵略,在于这些流动是自由的因而对社会个体来说是“双赢”的。商品匮乏与过剩,资本稀缺与盈余,既是商品资本流动的原因,也会带来商品资本分布的均衡。因为匮乏与稀缺,所以有需求,因为过剩与盈余,所以要输出,建立在自由而非强制基础上的互通有无,一定是“双赢”。匮乏稀缺地区得到了它需要的,过剩盈余地区推销了它多余的。所以允许人、经济要素、以及思想文化完全自由并跨越国界流动,有利于世界各国人民。科学无国界,体育无国界,艺术无国界,进一步包括人权无国界,信息无国界等等,正在缓慢地突破国家封闭。经济上的互惠互利,技术上的取长补短,资源上的全球共享,文化上的交流融合,已成为不可阻挡的世界潮流。这种流动,越来越要求规则一致。
   
   首先是技术性规则的一致。世界范围的产品标准化,可以带来商品流通和商品使用的便捷。红灯止,绿灯行的交通规则,使人不论走到那国,都能有基本的出行知识。欧姆、伏特、安培,成为电的世界通用计量单位,也使科学研究和具体技术工作有交流的可能和共同的技术规范。我们曾经设想制造世界语,受文化多样性的影响没有成功,但目前英语已大体成为世界上工作交流的通用语言。可见文化上的多样性,与工作上的标准性是可以并存的。中国实行“车同轨,书同文”,被认为是秦始皇的功绩,却是一个国家政治统一的产物。而现在世界范围的“车同轨,书同文”,则对传统的政治国家构成冲击。
   
   更重要的是,对公平的追求,要求价值性规则的趋同。中国商品进入欧美,由于其中很多商品疑有政府补贴(如退税和监狱产品),频频受到国外的反倾销起诉,即是中国规则与欧美规则的冲突。中国富士康出现多起工人自杀事件后,美国舆论曾出现一个指责中国劳工权利不能得到保障的高潮,是否美国报人站在中国工人一边,非也,而是由于两国劳工权利不同,即规则带来的不同,导致两国劳力竞争不公平。人民币能否自由兑换的争议,也不完全是出于国家之间解决贸易不平衡,从深层次看,而是货币分割市场和货币政策带来影响市场公平的规则之争。美国官员调查美国资本在中国的行贿行为,并非官员不站在美国人一边,不“爱国”,而是官员的理念,公平比“爱国”更重要。因为行贿的企业相对于没有行贿的企业,它们之间不是一种公平的竞争。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一直不能得到欧美国家的承认,正是源于中国的管理规则并未完全与世界通行规则,即市场规则接轨。
   
   全球化是自由突破国界的表现,价值性规则的趋同则是实现个人公平,并使这种公平超越地域国界的体现。自由必然要求公平。一个国家的管理规则,当这个国家是封闭的,确实与他国关联不大。但当经济社会文化的交流突破国界时,国家公民变成世界公民,他们的权利需要得到所有国家的保护,他们的利益需要通过全球的市场和交易来取得和平衡,因而要求地球上每个角落的市场都是自由、公正和平等的。一国的管理规则不只是与这个国家内的人民有关,也与他国人民有关。“不干涉内政”,只能是你大体实行世界通行的规则。否则你就只能回到封闭或半封闭状况。人家不会进来,你也很难出去。一个开放的国家,与一个有自已特色规则的国家是不相容的(这里指实质性规则,而非是指与文化等等有关的非实质性规则)。中国要实行真正和长久的开放,必须在规则上与世界接轨,而放弃特色。
   
   这种价值性规则,从宏观上看,表现为政治与法律制度。规则的冲突,则表现为政治与法律制度的冲突。它包含价值理念的冲突。比如人权、自由、平等、民主、人道等。也包含由这种价值理念带来的个体主义与国家主义的冲突。因为人权、自由、平等、民主、人道等,都是以个人为中心,以人为本而产生的,更强调人权。国家主义则以国家为中心,个人为国家服务,更强调服从和国家的管理权即主权,因而必然牺牲个人权利和自由。因而这种冲突实质是人权与主权的冲突。
   
   美国也宣称有“国家核心利益”,这种利益是石油吗?是苹果公司的产品能够推销到全世界去吗?是用宽松或紧缩的货币政策来对抗他国吗?他们的政府官员根据经济形势的变化,或有这方面的工作和努力,但远谈不上是“国家核心利益”。保护人权,尊重自由,确立平等,是美国政治制度的核心。在全球化背景下,它要求世界上所有的地方,都要有人权,有自由,有平等。因为这不单是他国的内部事务,也涉及到美国人的自由,以及能否得到公平对待。美国的“国家核心利益”,不是经济利益,也非“国家”利益。而是一种自由公平的理念。理念不是看得见摸得着,可以量化的利益,但又是最深刻,最本质的利益。由这种理念确立的规则,关系到世界各国人民也包括美国人民在内的每一个人的“核心利益”。
   
   在全球化背景下,封闭的,专制的,管理规则与世界通行规则不一致的国家,都面临强大压力。1,经济发展要求开放,否则你就只能长期落后,开放则要求规则与世界通行规则一致;2,国内民众人权意识的觉醒,和争取自由民主的斗争,也在要求规则的改变,而这种规则的改变,也是向以人权自由平等为价值取向的世界通行规则靠拢。3,民主国家对专制国家的防备,以及民主国家对本国公民能否在他国受到公平对待的高度关心,也会对专制国家形成强大压力,要求它实行与世界大体相一致的规则。显然,在地球成为一个“村”的时候,封闭专制的国家越来越难以独立存在。各国管理规则在实质内容(非形式)上的趋同,则与全球化一样,将成为一个不可阻挡的潮流。而这种实质性规则建立的基础,就是普世价值,推行普世价值,是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必然要求。
   
   主权是什么,不就是国家对一个地域的管理权力吗?管理依据的是规则,当规则趋同或一致时,主权除了由那个人或那国人来行使管理有差别外,还有实质性的意义吗?因为主权只有在各国管理规则不同的情况下,才能显现出来。比如英国废除了死刑,当英国人贩毒在中国被抓被处死时,英国政府提出抗议,认为英国人在中国受到不公平的对待。中国则认为这是中国内政,是中国的裁判主权。如果中国与英国法律相同,也废除死刑,则同样的犯罪,获得的惩罚大体相同。相同的管理规则,有什么主权?国家间的差别,很大程度上是由规则的不同形成的。当规则趋同或一致时,国家间的实质性差别(不包括文化等等的非实质性差别)缩小甚至消失,主权当然也就弱化甚至消失。
   
   香港曾割让于英国,可以说是一个“租界”,但其实是一个管理规则与中国大陆不同,是更为自由,管理规则更适合市场化全球化的一个地区。香港回归中国,中国说恢复了对香港的主权,举国欢腾。但主权的实质是治权,治权依据的是规则。香港回归中国,但体制法律大体不变,即规则大体不变。中国除了派军队代替英国军队,由中国政府任命的行政长官代替英女王任命的总督这些外表形式之外,在管理上并无实质上的主权,香港管理依据的还是原先的规则。这些规则与世界通行的规则大体一致,只是要由中国人来执行这些规则了。英国人执行规则还是中国人执行规则,只关乎某种空洞的“面子”或“尊严”,并无实际意义。所以中国对香港的主权只是一种形式上的主权。(不过,现在中央政府似乎正在谋求对香港更实质性的管理,即用大陆的一些规则来改造香港,而香港人似乎也正在反抗这种改造)
   
   主权是管理权,决定权。法官对一个案件表面上有裁决权,但裁决必须依据法律,法官实际上并不拥有任意裁决的权力,权力从属于法律,所以叫“依法判决”。当裁决依据于法律时,案件由这个法官或这个法院,还是由那个法官或那个法院审理,只是一种管理上如何更合理的考虑,对案件的实际判决并无直接关系。如果中国大陆与香港体制规则一致,并与世界通行规则一致,主权就象法官的裁决权一样,还会具有我们现在所理解的那种意义吗?
(2015/02/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