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再批马列及其信徒]
徐水良文集
·致美国人民
·杂论十一则
·中国民运情报组情报综合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
·给贵州朋友的信
以下文章尚未恢复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与宋保卓先生探讨本体论等哲学问题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宣传人本主义,反对钱本主义和实践本位主义
·谈理想民主及其他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在疾病问题上,中共历来撒谎
·行动起来,共赴国难
·六四反思和理论探讨: 随着科技力量的扩展,被统治者反抗专制暴君的难度越来越大,怎么办?
·答朱子:技术的专制异化问题
·对中共的审判和赦免问题
·关于信仰和执政党问题
·浅议中共对公共财产的侵占及偿还问题
·打击中共地下势力和亲共败类
·再论打击中共黑势力
·支持香港同胞,反对23条恶法
·停止退却,开始反击
·中共创造的“奇迹”和怪象
·简谈理性激进主义策略
· 未来世界的目标--取消常备军
·客串政治,不要孙中山及其他
·不能“以暴易暴”吗?
·不是革命压倒启蒙,而是反动压倒启蒙
·海外中文媒体的不光彩角色
· 学术不能搞“民主”
·还是多一点骨气,多一点自尊好!
·反对医疗教育等领域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商业化”
·搞教育必须舍得化大钱
·谈“狂妄”和“野心”
·关于两种革命的概念——答范似东先生
·对建安先生文章的一个按语
·必须高度重视道德问题
·关于台独和统一问题
·谈“国父”
·关于核武器问题的一个按语
·对党治国先生《土地者,天下之土地》一文的不同意见
·按语简评冼岩《认识中国的方法论──兼答朱学渊先生》
·对几篇文章的按语
·中国理论界面临的翻天覆地变化
·制止官僚对公共财产的任意掠夺
·对《“三个代表”入宪,有利和平演变》的讨论意见
·再谈道德和法律
·禁止信仰治国,提倡科学真理,保护持有及发表错误思想的自由
·对方家华《政变文化》一文的按语
·对唐伯桥《胡佳与温家宝》一文按语
·评伪改良主义的名言“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
·编者短评
·评温总理“贫者无自由”
·关于“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以人为本”
·再评伪改良主义的“一股就灵”
·胡锦涛温家宝和中共当前面临的抉择
·作好准备,迎接巨变――新年献辞
·关于“三农”问题(代序)
·关于银行股份制改革问题
·反对台独
·读《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随感
·中国理论界,任重而道远
·扑朔迷离的海外民运圈
·穷困潦倒的中国异议人士
·反共不等于爱国,但爱国必须反共
·祖国、国家和国家的各种含义
·抓紧时机,平反六四
·关于本刊使用“平反六四”的说明
·再谈“平反”问题
·再谈废除“专政”――也谈修宪
·对林牧老先生《读史随笔》的按语
·台湾选举纷争应该依法解决
·未来世界,会是流氓痞子一统天下吗?
·关于任畹町等事致国内朋友的信
·为大陆共产党和台湾民进党长治久安献策
·我在狱中过六四
·关于“一二三理论”一点说明
·再谈秘密活动和公开活动
·如何破解政府对反对派的控制?
·再谈占领制高点
·对杨大斌《研制中国合理化制度样本的建议书》按语
·台湾是“主权独立国家”吗?――与胡平先生商榷
·两岸走向战争,我们怎么办
·搞民主可以“不反对共产党”吗?
·泛蓝出路何在?
·美国虐俘事件和台湾民主缺陷
·撤离沦陷区
·大家都来认真学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批马列及其信徒


(近日部分帖子汇编修改)


   

徐水良


   

2015-2-20日


   
   
   没有一个国家的民主运动,有中国民运这么多各种各样的理论,而且常常是非常系统的理论。其中包括中国民运独特的、当代全世界最先进的理论体系。说中国民运没有系统理论,是闭着眼睛说话。
   
   除了中国和波兰以外,当代极权专制国家民主革命以前,没有一个国家的民运有什么系统组织,有什么官民对话。无论是苏东天鹅绒革命,还是茉莉花革命,都是如此。
   
   散布有统一组织,有官民对话,才有民主的幻想,就是当口水改良派,把中国民主推向口头改良幻想,推向遥遥无期的将来。
   
   这些年,有人不断呼吁统一民运圈,整合民运圈,要整合出民运圈的核心。表面上看来,这很高尚。但实践说明,这是中共特线的阴谋。因为,在中共特线占民运圈大多数的情况下,统一只能统一到占绝对优势的特线那一边去。整合只可能整出特线核心,而且,过去每次整合都引来新内斗;因此,现在呼吁整合的几乎都是中共特线。他们呼吁整合,实际上要发起新的民运内斗。
   
   真民运和花瓶特线绝对对立,内斗不已,怎么能够统一?怎么整出核心?在这种情况下整合,只能是发动新的内斗。
   
   有组织特线占狭义民运圈人数的绝大多数,真民运没有组织散沙一盘,要整,也只能整出特线核心来。所以,最积极的、不断想整出核心(也就是特线核心)来、不断搞整合的,恰恰是中共情报机构及其特线。因为整合成功,就整出特线核心,就把真民运彻底压住;整合不成功,就是民运内斗,整合一次,内斗一次,就把民运名声搞得越来越差、越来越名声扫地。
   
   过去的整合,几乎都是为制造新内斗作准备。所以,到后来,真民运都不参与整合,听到整合,就知道中共特线要发起一次新的内斗;而积极搞整合的,几乎全部是中共特线。
   
   现在对中共政治协商趋之若鹜的,也几乎都是中共特线。
   
   中共特线阵营很下流,他们的主要手段就是漫天造谣,秽言污蔑,人身攻击,包括漫天造谣攻击民运人士本人和他的家人。
   
   ====
   
   有网友说:满清会在乎南亚东南亚汉人的死活?
   
   但事实上,连墨西哥排华,满清都出动军舰制止了。岂有家门口华人被杀不管之理?
   
   当然,有的政府从来不管华人死活,无论是北方苏俄排华屠华,还是南方国家如印尼越南柬埔寨多次排华屠华,无数华人被屠杀,他们都不管。
   
   本次果敢排华屠华事件,他们也不管,甚至偏向排华屠华的缅甸政府。
   
   他们把江苏省大的一块土地,慷慨送给缅甸,把缅甸领导人感动得都哭了。
   
   有人只要能维持自己统治,争当世界领袖,北方南方西方东方土地随便送人。
   
   果敢和缅北其他几块土地,连同土地上的人民,只是送给缅甸土地人民的一部分。
   
   毛左也是汉奸、汉奸子孙,你要他们否定汉奸祖宗,真的关心国人,不大可能。
   
   ====
   
   搞不清楚朝廷政策。先是把土地送给人家,因为五十年代那块土地仍由国军占领;后来又支持土地上的缅共武装,派出武装人员,对缅政府革命,后来又与缅甸政府一起,压制缅北反抗,几年前帮的还是缅甸政府,翻来覆去,搞不清楚。
   
   ====
   
   马列和五毛拼命贬低农民,因为历史上的最早的民主,包括尼德兰,英国,美国,法国,都是由农民建立起来的。当时,这些国家的革命【尼德兰革命,英国清教革命,光荣革命;美国革命(中国人往往称独立战争,但美国人习惯称美国革命,工业革命还没有开始,这些国家都是农业国家。)法国大革命时,法国是小农国家,当时即使英国,工业革命刚刚开始,所以,法国大革命也是以农民为主的革命。】
   
   马列、权贵和五毛拼命污蔑农民,就是要打击受害最深,对自由、民主、平等要求最强烈的农民,挑拨离间,排除人数最多的民主力量。
   
   可以肯定,表面上以城市贵族的面貌出现,拼命污蔑农民,在农民和城镇居民间挑拨离间的,基本上都是伪装的五毛。
   
   实际上,中国素质最低的,就是他们这些蔑视农民和底层民众、具有歧视迫害底层民众等纳粹式思想倾向的人。
   
   马列权贵分子一直搞阶级斗争、无限夸大无产阶级的作用,要搞无产阶级专政,因此不断污蔑农民,不断贬低本能上反对阶级专政,历史上自由平等要求最强烈,并且实际建立民主制度的主力军农民。
   
   现在他们继续这一套,污蔑农民,同样是为了抵制自由、平等和民主。
   
   警察、城管、权贵,富二代红二代,甚至城市居民,干的坏事绝不比农民少。
   
   实际上,官僚权贵富二代红二代这些城市居民干坏事,绝对超过农民。即使俗不可耐、拼命向权贵献媚当权贵奴才向上爬的小市民坏倾向,同样以城市小市民居多。
   
   接过马列毛的谬论闭着眼睛污蔑农民,是不对的。历史上干坏事的大多是贪官污吏、马列主义特权官僚和伪精英知识分子等等。
   
   ====
   
   网上报道:普京坐拥2000亿美元资产俨然已成世界首富。
   
   有网友说,普京不可能是首富,首富必定是我们红朝红二代权贵。
   
   这些网友的说法,应该是对的。
   
   专制、半专制、部分专制的国家,他们的权贵和领袖,往往都是一个模式:搞贪腐。
   
   马列权贵转化而来的专制暴君疯狂敛财,往往不遵守任何历史底线和习惯。
   
   最早的马列暴君,还要来点假装。但一旦抛开马列,就没有任何底线。
   
   就像毛泽东,把天下当作家,把天下的东西,都当作自己的东西,任意挥霍。用不了搬到自己家里去。但是,一到邓小平,就没了老毛自信,就必须把天下财产搬到自己家里去,才放心。所以,及到邓小平翘辫子以前,邓家都是天下第一贪腐家族。现在是不是有其他家族超过邓家,王家等等,不得而知。
   
   有网友说:可能邓家资产最多。重庆有很多房地产都是邓家的。
   
   其实,全国各地都有邓家房地产。全部巧取豪夺。全国开发区,深圳、上海浦东、包括我家乡杭州和富阳,到处邓家房地产。据富阳朋友告诉我,当时富阳最好地产富阳镇也差点落入邓家口袋。邓家要这快土地,但因为当时老县长抵制,邓家阴谋才没得呈。但不久,原县长就下台,贪官周保法上台,与邓家勾结结成一体,周被抓时,邓家还设法保周。
   
   据知情朋友说法,红色权贵家族巧取豪夺,完全是凭权力赤裸裸的掠夺、往往是空手套白狼。有时,看上了,开个很低的价,一个亿的地产房产,开价一千万,然后马上转手五千万卖给别人,自己不用出一毛钱,4千万就到手了。
   
   我碰到一个邓家老家的人,说邓小平甚至逼得老家乡亲群起反抗。闹成很大的抗议邓家的群体事件,被官方镇压。尽管后来邓家子女也在家乡装模作样做点好事,但邓家老家乡亲却非常痛恨邓家。这在中共领导人中也不多。因为中共领导人虽然贪腐残暴,但一般不敢对乡亲不好。邓家却在自己家乡名声扫地。
   
   ====
   
   马列教继承一神教极权专制传统,搞的是反向倒退反动的革命。实际上是一神教极权专制传统在无神论外衣下的大复辟(大倒退)。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作用,就是制造反动大倒退,以阶级专政为名,搞极权专制大复辟。给人类历史带来巨大的曲折,给人类带来巨大的灾难。它以矛盾哲学,斗争哲学,阶级斗争和专政理论,分裂人类,煽动和挑动人类之间的仇恨、敌视和斗争,搞专制主义,大大阻碍了人类争取自由、民主、平等、人权、和平、合作的进程。在思想方面,搞思想专制,把人的思想引入歧途,大大延缓了人类思想的进展。它在社会和思想两方面,都起了反动的负的作用。
   
   由於马克思主义的反动性,所以它只能在落後国家取得暂时的"胜利"。这是马克思主义者多少年来怎么也解释不清的问题,因为他们把马克思主义当作先进思想。恢复马克思的落後面貌,那么,它只能在落後国家取得"胜利"的原因,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
   
   全世界已到全面解决马列教一神教及其专制的历史阶段,恐怖主义是这些面临灭亡的反动势力的疯狂反扑。
   
   ====
   
   洪哲胜引用的这些马克思的话,也就是人们日常说的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等等陈词滥调,其根本错误,在于生产力和经济决定论,不在于暴力非暴力等等。
   
   事实上,人类社会,人是根本。人类社会的一切,包括生产力和经济,都是人在大自然环境的基础上,创造出来的。是人和人类社会创造和决定生产力和经济,不是生产力和经济创造和决定人和人类社会。而马克思主义的生产力和经济决定论完全颠倒了这个关系。
   
   而且,生产力,是人的能力,不是什么物质能力。马克思把生产力,包括物质生产力,与一般物质等同起来,完全是错误的。即使物质生产力,包括生产工具,也只是人类知识、智力和其他生产能力等等的结晶和物化,是由人类精神指导下制造出来的再生的物质,包含精神结晶的物质,不是纯粹的原始物质。
   
   只要人自身发展到具备现代生产能力,即使像日本德国那样,物质生产力完全被炸毁,一片废墟,只要掌握现代生产力的人没有被消灭,这些物质生产力很快就能被重新制造出来。相反,现代物质生产力,再先进,交给原始人,也是废铁一堆。所以,人,包括人的生产能力、人的政治、经济和生产关系等等,才是决定物质生产力的决定因素,不是相反,物质生产力是决定人和人类社会及其社会关系的决定因素。
   
   因此,马列主义把生产力说成以工具为基础的所谓物质生产力,由物质生产力决定生产和生产关系,决定经济,然后由生产力和经济决定人和人类社会,完全颠倒和掩盖了生产力的本质,完全颠倒了人组成人类社会,由人和人类社会决定社会关系及经济关系,然后又由人、人类社会、人类社会的社会关系和经济关系,决定经济和生产,创造生产工具和物质生产力这个客观作用的链条,把它们完全颠倒过来了。
   
   实际上,物质生产力包括工具,不是人类生产能力的决定因素,决定的因素是人类自身的生产能力,包括科学技术能力和其他知识能力、协调经济关系和生产的能力等等,才是决定人类对人类生产力的决定因素。而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的说法,同样完全是颠倒了两者关系。事实完全相反,不是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关系,然后又决定人和人类社会,而是人和人类社会及其社会关系,经济关系、生产关系等等,创造和决定经济、生产及生产力。
   
   而经济,也完全不是政治、文化以及人和人类社会的基础,相反,经济只是人类创造出来,为人类服务的东西。人和人类社会(包括成为人类自身一部分的政治和文化),才是创造和决定经济的基础。
   
   总而言之,客观事实与马列理论完全相反。是人,通过一定形式,组成人类社会,人类社会以及人的知识和能力的发展,人类思想、意识的改变和发展,引起人类制度的改变,然后引起人的社会关系和经济关系的改变,然后才带来经济和生产力的发展。这才是真实的历史。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