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马克思在精神产品中下毒,信徒中毒变恶魔,老马没责任?]
徐水良文集
·官僚太子党的大抢劫,大掠夺和自由主义、伪改良主义帮凶
·再谈西方民主制度
·世界警察
·谁卖国?
·中国改革再反省
·关于“仇富”
·再谈革命压力
·谈当前中国作为马列余孽的“左派”和“右派”
·对胡锦涛温家宝的最後规劝
·关于理性主义
·关于“改革”
·关于多维
·实践和实际
·从易经到毛泽东
·中国该怎样维护和促进统一?
·什么是政党?
·哲学基本规律的数学形式
·就王光泽《我的声明》对《观察》编辑部指责的回信
·什么是政治?
·再批伪精英
·为《网路文摘》写的《告白》
·中国农民是为自由、民主、平等而奋斗的最积极、最坚决、最强大的力量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讨论
·矿灾环境灾难的原因在哪里?
·火戈和徐水良关于组党及王荣清等问题的通信
·再谈“左派”和“右派”(修改稿)
·在共产党内部反对共产党
·中国上层人士对下层华人的歧视
·专制和民主永远不可能对等
·再谈合作问题
·研究台海局势,防止中美开战
·小局和大局
· 喉舌和平衡
·不要一哄而起退党,应分别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做法
·共产党的土匪行径
·抛掉幻想,立足自己
·中共对美涉台政策的歪曲和误导
·短评:中国人素质低在哪里?
·造假文学《半夜鸡叫》
·没有共产党,天下不会乱
·西方学中国学得好,中国再搬回来为什么不可以?
·手段的道义底线
·中共对中国人性的摧残和破坏
·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控制
·关于杨振宁先生婚事的讨论意见(三则)
·当前中国社会的性质
·性、性爱、婚姻和家庭本质简谈
·君本文化、民本文化、官本文化、神本文化、资本文化、金本文化和人本文化
·中国秦汉以后是集权专制社会,不是封建社会
·台独和中共的共同特点
·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也比共产党统治好
·点评吕加平先生文章(摘录)
·国家与意识形态分离
·《网路文摘》新年献辞:全民奋起,反抗暴政
·史学的重建
·再次简批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
·“存在决定意识”还是“意识决定存在”
·历史学的巨变和重建
·认真对待宗教问题
·社会政治光谱中的自由主义
·中国的希望在老百姓
·沉痛悼念赵紫阳先生!
·悼念紫阳,呼唤良知
·奇哉,怪事!
·中共嗜血成性的本质
·与封从德先生商榷
·反对派的困境和未来中国的危险
·致全德学联彭小明先生的信
·中国的教育改革
·中共人海间谍战与民运团结“统一”问题
·国家、宪法和法律
·关于妥协及民主党组党教训等问题
·台湾民进党可以采取的高招
·评中共的《反分裂国家法》
·怎样看广义民运和狭义民运?
·关注中国新左派的人权问题
·政党的定义
·一点看法
·中共汉奸儿皇帝的近交远攻政策
·徐水良点评:袁红冰执笔《联邦中国民主建政行动纲要》
·顺便写一点我的建议
·附注一个
·台湾和大陆之争,实质是民主和专制之争
·关于“以人为本”
·外树国格、内除国贼
·中共历来向日本献媚
·支持江棋生先生“信息三通”的建议
·再谈“以人为本”问题
·谈和平道路非和平道路
·谈网上亲共写手
·不能离开共产党地下势力破坏谈民运问题
·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
·用大规模人民起义的方式埋葬中共
·必须揭露中共卖国嘴脸
·反对派对游行及爱国问题的策略
·在4•23游行集会上的讲话
·海外“民运”对大陆两次游行的失常表现
·我的管见
·让海外亲共侨领及中共地下势力无处可逃
·砸玻璃罪大过火烧赵家楼罪
·胜利的凯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克思在精神产品中下毒,信徒中毒变恶魔,老马没责任?


徐水良


   

2015-2-19日


   

   
   马列主义是一种带有剧毒的精神产品。接受这种产品,用来武装自己的头脑的人,往往都变成忠于共产党和共产主义、一心搞阶级斗争和阶级专政、支持马列极权专制、只有阶级性和党性、没有人性人道人伦的恶魔。因为马克思主义就是主张经济决定论,蔑视人性、批判人性论、一心搞阶级斗争阶级专政、一心镇压迫害他人(所谓“敌对势力”)的恶魔理论。
   
   人一旦被马列毒化,就会变成意识形态挂帅、只有党性没有人性、不讲道理的流氓无赖。在马列中时间长受毒深不能自拔的,几乎都变成流氓无赖。
   
   从马克思恩格斯到列宁到斯大林到毛泽东到波尔布特,一个比一个邪恶。
   
   现在这个阵营中,邪恶程度仅仅次于波尔布特的毛左马列主义派,坚持他们的马列毛的邪恶理论和立场,紧锣密鼓地要联合起来。
   
   这些毛左,不仅坚持邪恶的马克思主义,坚持更邪恶的列宁主义,而且坚持最邪恶最荒唐的毛泽东思想。
   
   好在马列主义已经是强弩之末,即使十几个人,也要斗个你死我活。他们要联合起来,根本不可能。否则,这将是未来中国的一个巨大威胁。
   
   当然,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全面破产的今天,毛泽东思想和毛左在中国民众中臭名昭著的情况下,一部分马列主义者坚持马列主义的策略,是不得不采用丢卒保车、弃车保帅之类的策略。他们往往承认毛泽东思想甚至列宁主义是错误的。但坚持马克思主义没有错。他们这类马克思主义者的逻辑是:即使马克思在精神粮食中下了毒,但毒死人是食用者的责任,与马克思无关。
   
   事实上,正如后面附录文章中,本人所说的:共产主义制度“往往是在经济困难和产品贫乏时期实行的制度,并不是产品极大丰富时期实行的制度。”共产主义尤其马列共产主义早已在无数次实践中失败,被证伪。但马列主义者不是一批正常人,而大多是一批流氓无赖,他们非要坚持他们的流氓无赖逻辑,以任何小借口来坚持他们的流氓无赖逻辑,正常人毫无办法。
   
   你可以对正常人讲正常道理,但无法对流氓无赖讲正常道理。历史上和现实中的马列主义者,只讲武力暴力,不讲道理。
   
   我们这里把理论比作用来武装头脑的精神食粮。有人不喜欢食粮两个字,那就改成“产品”,马克思在精神产品中下毒,人们用它来武装自己的头脑时,在精神上中毒而死,(或者说肉体没有死,但精神变恶魔,比精神上的死亡还可怕),马克思没有责任?
   
   
   附几篇相关辩论文章:
   

批评洪哲胜和马克思主义的三个短帖


   

徐水良


   

2014-9-1日


   
   
   1、对马克思主义的概括性批评
   
   徐水良
   
   2014-8-31日
   
   
   所跟帖:朋友:徐老你能把复杂东西简单化么?你用三句话解释清楚就好了
   
   作者:徐水良:试一下,用三百字概括。
   
   马克思主义颠倒了客观世界。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理论、基础理论,是所谓的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
   
   人类社会,以人为本,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人是根本,是基础。人类社会及其中的一切社会性事物,包括经济,都是由人在大自然的基础上创造出来的,由人和人 类社会来决定。但马克思主义的所谓历史唯物论,是经济唯物主义,颠倒了经济与人及人类社会的关系,把经济说成根本,说成基础,(基础和根本两个词,是同义 或近义词),说成决定人和人类社会的东西。用经济决定论否定人的决定论和人本理念。
   
   马克思及其后继人提倡所谓的辩证唯物主义,马克思又说成实践唯物主义。它提倡实践决定论和辩证诡辩术,混淆主观实践和客观实际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把人的主 观实践说成人类认识的根本和基础,说成是人类意识的原因,颠倒了主观实践和客观实际、人的意识和人的实践的关系。实际上,人的意识内容来源于客观实际,而 主观实践却是人类意识的结果。不是实践是人的意识的原因,相反,人的意识(包括认识、感情和意志等等)才是实践的原因。
   
   在这些颠倒的理论基础上建立的其他理论和整个理论体系,包括经济学、政治学,国家学说,意识科学,社会学,社会规范学和法学,以及所谓的共产主义科学社会主义,等等等等,当然都是错误的。
   
   在颠倒的错误的理论基础上设计和建立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社会,当然也是错误的,必然失败。
   
   所以,说“社会主义国家”的失败怪不得马克思”,完全是闭着眼睛说瞎话。
   
   
   
   2、社会主义国家的罪恶及失败怪不得马克思吗?
   
   徐水良
   
   2014-09-01
   
   
   共产主义运动、社会主义国家的罪恶及失败,怪不得马克思吗?
   
   何谓怪不得?没有马克思主义会有后来的社会主义国家吗?
   
   马 克思恩格斯开创了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学派,并且亲自组织和领导了共产主义运动,这个共产主义运动后来创立了形形色色的社会主义国家。毫无疑问,马克思是 共产主义运动和社会主义国家的老祖宗,社会主义国家的一切,与马克思脱不了干系。这是铁的历史事实,任何人都否定不了的。
   
   当 然,社会主义国家产生的时候,马克思已经死了。所以诡辩论者这可以企图切断历史,说社会主义国家的一切坏事,包括其错误和失败,都与马克思及马克思开创的 教义无关。这样的诡辩,从来都有。一神教神棍说一神教无比神圣,一神教的宗教迫害、屠杀和战争,与圣经及一神教教义无关。马列教说,马列教的一切坏事,都 与马克思开创的教义无关。儒家痴迷信徒说,孔子无比神圣,儒家学派的好事,都是孔子及其开创的儒家教义的功劳;而坏事,一律与孔子及其开创的教义无关。如 此等等。
   
   但问题是,如此明显的历史延续和联系,割得断吗?被共产主义运动社会主义国家奉为无比神圣马克思及其教义,对社会主义国家的坏事和失败,竟然一点都没有关系?
   
   除非你能证明,马克思主义,一神教教义,儒家学说,是天经地义、没有错误的真理,而后继者却完全反对他们及他们的教义,否则,诡辩论者的说辞,就没有任何说服力。尤其在马克思主义错误已经暴露得如此明显的现在,诡辩论者的说辞,明显就是瞎说八道。
   
   我 们当然必须实事求是,分清楚那些错误是马克思主义本身具有的,那些错误是后人造成的。例如,马克思以经济决定论来蔑视人,否定人本理念,否定以人为本,人 类社会由人决定,即人类决定自身社会的人的决定论,主张搞蔑视人的阶级专政(即专制,专政和专制,两个词是同义词)的极权专制,是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本身 具有的,但搞到什么程度,是不是达到列宁、斯大林、毛泽东,波尔波特那样极端残暴的地步,却并不能完全怪马克思,他们自己的特点,由他们自己负责。但是, 绝不能用他们自己的特点来否定马克思主义蔑视人搞阶级专政的极权专制普遍性特点,说阶级专政与马克思无关。
   
   
   
   3、再談洪哲胜文章的错误
   
   徐水良
   
   2014-09-01
   
   
   这里再简单谈一下洪哲胜先生文章的错误:
   
   1、准宗教马列教,继承一神教极权专制传统,与一神教一样,都是用天堂式的远景,欺骗和吸引人们,去建立它们自己现实的极权专制的统治。我们认为,他们的教义本身就是错误的,邪恶的。这是本质问题,根本问题。
   
   但洪哲胜却把马克思主义的正确和美好,当作自然而然的不加证明的前提和基础,开始自己的论述。他论述的仅仅是,后人违背了他的策略,所以才是错误的、失败的。
   
   事实上,策略是为目的服务的,是为了实现马克思主义的目的和本质。如果马克思主义是错误的,那么,策略愈好愈有效,罪恶就越大。
   
   2、 检验策略是否有效的标准是成功。事实说明,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的策略,修正了马克思自以为高明实际上并不高明的策略,取得了成功。因此,从马列共产主义阵营 的立场,那是成功策略,成功地夺权了政权,建立了马列主义共产主义和共产党的统治,他们在策略上比马克思高明。而不是洪哲胜和马列人士胡说的,这些策略是 错误的。他们在策略上比马克思更低级。
   
   问题在于,策略越成功,罪恶越大。
   
   他 们的策略是成功的,共产社会主义成功了。但是,由于共产社会主义本身是邪恶的,建立后遭到人民的反对,最后又失败了,共产社会主义又崩溃了。这是历史事 实。历史事实不是洪哲胜们相反的说法,即共产社会主义是美好的,但因为策略错误,所以才失败了,没有成功。他们的说法完全不符合历史事实。
   
   因此,洪哲胜和顽固的马克思主义者,把马列主义、共产主义运动和社会主义国家,因本质邪恶而遭到失败,归罪于客观条件和策略错误,完全没有道理,既不符合理论逻辑,又不符合历史事实。
   
   3、洪哲胜所谓后人误解马克思策略的许多说法,有的是乱说,有的本身就是马克思的策略,有的即使是误解,也是枝节问题,根本无关大局。
   
   更重要的是,不管实践马克思主义的策略是否有效,是否正确,无论后人策略如何改变,都改变不了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运动,及共产社会主义的邪恶本质。用策略错误来为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运动和共产社会主义本质辩护,是不符合逻辑的。
   
   4、 由于马克思及马克思主义的错误,共产社会主义的邪恶,共产主义运动集结了一批恶人恶魔。这批恶人做的具体坏事,虽然与马克思主义并无必然联系,你可以说他 们在这些具体事情上是挂羊头卖狗肉。但问题是,恶人恶魔集结于共运,集结于马克思主义阵营,却是历史的必然,挂羊头卖狗肉现象,也是在马克思主义及其共产 主义阵营的必然。如前面开头所述,马列教一神教本身就是挂天堂羊头,卖地狱狗肉的教条,挂羊头卖狗肉,怪不得别人。
   
   对于洪哲胜偷换逻辑及概念,以及许多具体谬误,不一一详述。
   
   
   附:
   
         为什么“社会主义国家”的失败      
            怪不得马克思?                                    
               洪哲胜      
   
   
   所有这些社会主义国家的“社会主义革命”的实践,
   都违反了马克思的最根本主张,
   因此,它们的失败也就无力证伪马克思学说了。
   
                 ◆
   
   违反的方式,大抵有三:
   
   
   ★缺乏马克思践行社会主义革命的必备前提条件:
   
    马克思认为社会革命的到来有其一定的前提,
    不是某些人认为“它好”,就可以成功地硬给催生出来的。
    也就是说,
    只有在资本主义已经过分发展而变成自己进一步再发展的桎梏,
    才会有取代它的社会主义革命的成功的可能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