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不赞成吴稼祥的阴谋论]
徐水良文集
·也谈一神教多神教(与张三一言商榷)
·笑曾家军胡安宁、曾节明
·共产主义既是贫困的结果又是继续贫困的原因
·又昏又蠢的胡话
·近日再谈宗教问题
·评《民国的最大错误,非基督教运动》
·蔡英文任内,中共有可能打台湾
·严防政教合一宗教势力破坏革命
·闲聊负能量、现代科学和古代骗术
·共产之后是共妻
·答陈卫珍女士等
·林岛:穷鬼合伙娶老婆是不够的,彻底打破一夫一妻制才行
·人类历史上最最可怕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的做法
·张赞宁:付志彬无罪——付志彬非法经营案辩护词
·不赞成“人类历史进步在于暴力程度降低”简单化结论
·中国近现代史上的三次大屠杀
·孔奖、一神教、中医、共妻等问题再讨论
·继续批驳转移斗争大方向保护马列共产党的谬论
·警惕洪秀全白彦虎式的一神教危险
·一神教为什么衰落
·继续讨论暴力问题
·我对马习会的看法
·在什么情况下支持台独才是合理的?
·再谈一国两府两国号
·关于王炳章问题再驳曾节明
·与中共打交道就是与魔鬼打交道
·中共采用左右两翼夹攻反对派策略
·为曾节明和安徽公安合制假国民党穿帮出主意
·也谈政教合一概念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徐水良声明
·邮件组讨论: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有理想有信仰未必是好事
·巴黎恐袭评论:抛弃圣经可兰经原教旨主义
·ISIS到底要什么?解密伊斯兰国的末日圣战
·我对消弥宗教仇杀的看法
·曾节明陈尔晋等特线谎言一个又一个,什么都漫天造谣
·中共控制垄断民运的企图和小圈子策略
·反恐的治标和治本办法
·人权高于主权的又一例证
·讨论1: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讨论2:中共引渡姜野飞董广平花了力气
·讨论3:狭义民运圈真实内幕确实让人震惊
·中共对付反对派的人海战术
·再驳希特勒超级粉丝曾节明
·东欧各国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中国特线民运的奇特现象
·简评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郑永年错误意见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简评东海一枭的三本主义
·再答东海一枭
·再谈曾节明
·西方国家反恐问题上的几点失误
·坦率探讨恐怖主义和宗教问题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美国革命之父托马斯•潘恩
·朱学勤:两个世界的英雄——托马斯·潘恩
·宗教信仰规律趋势等按语两则
·中共特线败坏民运和宗教名声的一个惯用策略
·信仰和教养
·受托转贴:揭露假基督陈泱潮
·陈尔晋长年累月造谣攻击,实在烦人
·吕千荣是典型的精神病症状
·再给吕千荣说两句
·道家不是驭民思想
·再谈陈泱潮问题
·再答吕千荣
·勿谓言之不预
·吕千荣,是你自己不断论证,怎么怪我?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中共的一个圈套
·给安徽霍邱草包公安草包特线奖桂冠
·致正在乞求入党的吕千荣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我对王希哲先生的劝告
·公告
·在国内网站对朝核问题部分跟帖
·对中国股市和经济的短评
·关于河南毛像问题的几个跟贴
·就朱瑞文章闲聊几点
·关于特线渗透问题的随笔
·中共脑控不断攻击民运人士的心地邪恶的走狗
·转贴王一平等人的文章
·谈谈小平头
·小平头: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
·我个人对吕千荣的鉴定结论是认真的
·我的文集被破坏,迄今仍有四百几十篇文章没有恢复
·安徽国保是任务在身
·驳茅于轼的无敌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赞成吴稼祥的阴谋论


徐水良


   

2015-02-05


   

   
   说“杨尚昆破赵紫阳计策,逼邓小平上当。”之类的说法,不过是又一个阴谋论历史观例子。
   
   许多人老喜欢用阴谋论来解释历史。这个说法,是阴谋论的又一个典型。
   
   实际上,事情完全不是这样。
   
   64反官倒,反腐败,要民主,都是反对邓式改革在专制条件下搞抢劫掠夺的贪腐“改革”、争自由争民主的行动。学生悼念胡耀邦,其矛头,就是指向邓小平和赵紫阳,以及整个贪腐官僚体系。这一点,一开始非常明显。
   
   所以,邓小平、李鹏、杨尚昆、陈希同等等仇视学生运动的反应,是正常的维护权贵贪腐利益和抢劫掠夺邓式改革的行为。
   
   与当时人们认为胡耀邦胡家家族的廉洁传说不同,赵紫阳家族本来也是邓小平家族一起的传说中的邓共贪腐家族之一,赵紫阳立场本来也是与邓小平他们一致的。但他作为总书记,他当然不愿意承担屠杀恶名,因为一旦武力镇压,承担这个恶名的,必然是第一把手总书记。所以,他尽力避免武力镇压。他在欢迎戈尔巴乔夫的讲话中,提到一切听从邓小平,不过是关键时刻,对邓的又一次拍马行为,同时也是推卸自己责任的行为,不料他的拍马和推卸责任的行为纯属鲁莽欠缺考虑的行为,马屁拍到了马腿上,而且让邓小平识破赵推卸自己责任这个企图。
   
   邓小平本来的如意算盘,一直是让赵紫阳李鹏他们承担镇压恶名,他自己躲在幕后指挥。赵这个讲话,打破了他的如意算盘,其愤怒之情,可想而知。再加上是否支持武力镇压这个问题的激烈争论,结果就造成赵紫阳下台。
   
   因此,赵紫阳根本没有对抗邓小平的主观意图和预先准备,他后来的表现,只是坚持不赞成武力镇压,并对撤销他总书记表现不满。而且,赵紫阳像其他中共官僚一样,缺乏一般人应该有的血性,不敢公开进行反抗。这也就是赵紫阳不反抗,不能成为成为叶利钦那样的反抗者的原因。
   
   邓小平一直希望赵紫阳为他承担镇压责任,赵紫阳坚持不愿意,这就进一步造成邓小平的愤怒。
   
   所以,不仅吹捧邓小平是错误的,而且拔高吹捧赵紫阳,也是错误的。
   
   吴稼祥的阴谋论,其实也是拔高了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共权贵,掩盖了他们的邪恶立场和本性。
   
   事实上,当时最大的腐败家族,就是邓家。当时最坚决主张武力镇压的就是邓小平。吴稼祥的阴谋论本身恰恰是颠倒了客观事实,本身恰恰有点搞阴谋的味道,为邓小平开脱罪责的味道。这可能是出于吴稼祥新权威主义立场,为邓小平开脱。但更大的可能,这个阴谋论,应该是邓派为邓小平减轻罪责的那些阴谋家提供给吴,吴的判断能力不足,听到以后,就信以为真,是上当受骗,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89民运反官倒反腐败,首先是反邓家,包括反邓朴方、反康华等等。即使杨尚昆李鹏李锡铭陈希同向邓小平汇报,说矛头针对邓家,也不是阴谋,而是事实。
   
   这些人向邓小平汇报,最多只迎合邓小平仇视学运,主张镇压的心理而已,最多是献媚和谗言,而不是什么阴谋。
   
   相反,再说一遍,这类阴谋论本身,恰恰有搞阴谋的味道。64以后,与这类似的阴谋论实在不少,大部分是把罪责推给别人,为邓小平开脱罪责的。吴稼祥说的,不过是最新的一个。这类阴谋论,应该都是邓派或亲邓派别,为减轻邓小平罪责而杜撰出来的。而判断能力不足的人,就信以为真。
   
   而且,这次阴谋论,把罪责推到已经在私下肯定64必然平反的杨尚昆头上,保护邓小平打击披露真相的意图和目的,非常明显。
   
   再补充说几句:
   
   反民主梦吹中共专制“中国梦”特线人物刘路及曾节明之流对本人本帖的攻击污蔑,其实是从反面对本帖肯定。
   
   中共一贯搞阴谋,但不是吴稼祥、曾节明和刘路为邓共减轻罪责的阴谋论。这种阴谋论的炮制本身,才是真正的阴谋,恰恰为了颠倒了客观事实,隐瞒真正搞阴谋的主角。
   
   离开邓小平谈阴谋和毒招,实际上都是背离真相。据我所知,邓小平杀二十万保二十年稳定的方针,似乎在绝食刚开始时就确定了。搞阴谋和毒招,只是为了坚持镇压,这种阴谋,主要只能属于邓小平。
   
   刘路曾节明这些人,是千方百计为邓共减轻罪责的阴谋人士,用阴谋论否认铁证如山的客观事实。即当时最坚决主张镇压的就是邓小平,搞阴谋的主角恰恰是邓小平本人这些铁的事实。坚持这样的阴谋论,恰恰是颠倒事实,为邓小平开脱罪责。
   
   在吴稼祥,这可能是出于吴稼祥新权威主义立场,或上当受骗,为邓小平开脱罪责。但在刘路曾节明,却是出于本性。
   
   如前所述,当时最大的腐败家族,就是邓家。反官倒反腐败,首先是反邓家,包括反邓朴方、反康华等等。即使杨尚昆李鹏李锡铭陈希同向邓小平汇报,说矛头针对邓家,也不是阴谋,而是事实。这些人向邓小平汇报,最多只迎合邓小平仇视学运,主张镇压的心理而已,不是什么阴谋。相反,这类阴谋论,恰恰是搞阴谋,颠倒了客观事实,掩盖了最坚决主张镇压的正是邓小平本人,搞阴谋的主角也恰恰是邓小平本人、不是别人这类铁的事实。
   
   只要对中共有利的谬论,刘路曾节明就出于本性,出来帮忙散布减轻邓共罪责的谬论,包括阴谋论。
   
   不过,这些人搞阴谋杜撰阴谋论,充其量,不过是丢车保帅之类老一套阴谋而已。他们以为他们搞丢车保帅的阴谋,别人也看不出来呢!
   
   附:
   

作者:唐夫ZT:这篇说---杨尚昆破赵紫阳计逼邓小平----上当。2015-02-05


   
   这篇文章点到当年“六四”成败穴位,值得阅读
   
   ----------------------------------
   
   杨尚昆识破赵紫阳计谋倒逼邓小平定性六四
   
   http://www.creaders.net2015-02-0420:07:19多维
   
   大陆旅美学者吴稼祥曾供职于中共中央宣传部,后转职中共中央书记处办公室、中共中央办公厅。1989年,六四事件爆发,吴稼祥被北京市公安局逮捕并且关押在秦城监狱,1992年刑满释放。2001年时值六四事件十二周年之际,吴稼祥出席由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以及柏克莱加大中国论坛联合主办的演讲会,并于6月3日发表题名为“蝉、螳螂、黄雀的故事”的演讲。谈及六四事件性质时,吴将其称之为“东方的法国大革命”,认为法国大革命终结了君主制度,六四学运则宣告了共产主义僭主制度的灭亡。
   
   吴稼祥在演讲开篇指出,六四事件被其定义为是赵紫阳为代表的改革派与保守派联盟之间的一场决战,结果全部都是失败者,没有一个胜利者。在谈及以邓小平、赵紫阳及杨尚昆三人各自代表的党内派系之间的斗争时,吴稼祥认为,赵紫阳面对学生运动意欲效法当年毛泽东在文革初期的处理方式——离开北京从而回避矛盾,将祸水引向李鹏。但杨尚昆“看穿他的用意了”,趁赵离京之际,协同李鹏、李希铭和陈希同去见邓小平,把这场运动描绘为一场疯狂的反对邓小平运动。于是邓发表了血气腾腾的讲话。在吴稼祥看来,杨尚昆此举一箭双雕,甚是高明,“因为他这样做实际就是把邓小平逼到了墙根,火山口,就把邓小平变成了一个暴君。”而赵紫阳即将被“毁灭”。
   
   以下为吴稼祥演讲内容部分摘录。
   
   第二个问题我要谈一谈胡耀邦去世以后的形势。实际上对胡耀邦去世感到最内疚的是1989闹过事在校的那些大学生。他们隐隐约约地、也许不是十分清晰地感觉到,胡耀邦的去世与他们的闹事有某中说不清楚的连带关系。胡耀邦去世以后他们感到非常内疚,良心受呼唤。谁让胡耀邦下台的呢?他们大概看到的是邓小平,因为邓小平在最高位置上面,他们并不了解邓小平是在什么情况下作了这个动作──挥泪斩马谡。他为了向保守派妥协──保守派的进攻非常强大,自己把他提起来又自己把他干掉了,这是非常痛苦的事情。但是学生们不知道这些事情,所以他们就借凭吊胡耀邦的去世开始表达他们对邓小平的不满,同时表达对胡耀邦的哀悼和愧疚之心。用这三种情绪概括学生的心情应该是对了。他们的心情很复杂,首先是愧疚,第二是哀悼,第三是不满。主要不满的是邓小平,但是他们又又不好多说。街上的标语是越来越多,都是反邓小平的。这正是杨尚昆烧三年大香都烧不来的局面。大家知道,只要是学生怀念胡耀邦,反对邓小平的话,就恰好可以制造赵紫阳和邓小平之间的进一步冲突。要不你进一步镇压,你如果不坚决镇压,就表示你赵紫阳有野心,也就是想搞倒邓小平。这个对待学生的态度,就成了一个对待邓小平的态度问题。
   
   刚才我说道了螳螂和黄雀的故事。蝉肯定是学生了,学生是最先表达自己,在唐诗里写到了自命高洁。我很高洁呀,我饮的是露水呀,我们反对腐败。我们要求的只是唱歌,我们只是唱歌而已。到了后来,螳螂就开始出动了,就要捕这个蝉。这个捕不是真的要杀他们,开始并不想杀,只是想利用。那么对于学生他们的运动升级和要不要配合天安门广场(清场),要不要进行大游行这个问题上,利益是不一样的,结果是不一样的。其实,(学生)马上退掉最符合赵紫阳的利益,因为赵紫阳一直不主张对学生镇压,他主张对学生怀柔。赵紫阳一主张怀柔,就和被杨尚昆和保守派描绘为对邓小平有野心,对邓小平不恭,因为学生反对的是邓小平。你竟然对这样的怀柔,居心何在?所以,学生越闹得凶,越高兴的就是保守派。他坐山观虎斗,学生反对邓小平,不反对我。有没有学生说打倒杨尚昆?没有。他高兴的是,学生越闹得凶,赵紫阳和邓小平对抗就越剧烈。学生退就等于说对赵紫阳让步了,把反对邓小平的调子降低了,赵紫阳的策略就胜利了,赵和邓的和解就是可能的。如果学生坚决不退,就表明赵和邓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
   
   大家听明白我的意思了吗?当时的利益结构就是这样的。所以最不想让学生退的就是杨尚昆,就是陈云,就是薄一波,就是邓颖超,就是这一大批老人们。那么怎么样让学生们不退呢?很简单的一个办法,就是我告诉你,我要秋后算帐!因为一秋后算帐学生的分配就没有去路了,所以他们一定要闹。你要秋后算帐我能回去吗?参加过这个活动的都知道,就是这个心理。而保守派决不可能说你这个运动是爱国的,我一定要把它定为动乱;只要一动乱,我秋后就算你的帐。只要你一定性动乱,学生就不会善罢甘休。就这么一个简单的逻辑。当时的形式和厉害关系就是这样的。保守派是想坐山观虎斗,邓、赵之间就是学生发生冲突,他希望学生不要退场,希望邓小平和赵紫阳斗的越剧烈越好,那么他就可能让赵紫阳在十四大之前下台。
   
   看来就是这样,保守派利用了学生,杨尚昆就利用了保守派和学生、赵紫阳和邓小平之间的冲突。大家可以看出来,最有利的是处在杨尚昆的位置上,他既能沟通邓小平、赵紫阳,还能沟通保守派。他有一个所有人都要求他的“身份”,他可以跟所有人说话,没有人认为他是两面三刀,因为他要扮演邓小平的传话人。他的位置当时就是这样有利。所以他可以做到一箭三雕。让赵和邓和保守派同归于尽,自己做太上皇,控制军权,找一个儿皇帝,他想重演邓小平的故事。而且我告诉大家,他确实办到了——这以后两年内,他就是太上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