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关于魏茨泽克的真相]
徐沛文集
中华民国
·宝岛台湾
·后笑是蒋介石
·请听采访
·为茉莉花冲洗污垢
·民国百年谈蒋中正与革命
·民国君子 — 陈立夫
·阎锡山与九尾狐狸精
· 邓丽君的“中国梦”
·用邓丽君照照马克思
·共产难民-各有选择
·“文革”岂止五十年?
共产党是制造民族分裂的罪魁祸首
·一本西藏画册
·愿当藏人
·生在藏区
·致达赖喇嘛的公开信
·汉藏本一家
·从西藏被“汉化”谈起
·民运健将知多少?—兼评首届藏汉对话
·不自由毋宁死   — 为焚身的藏民而作
·达赖喇嘛与中华民国
·用心眼看西藏
·笑迎热比娅
·可敬的热比娅与可悲的白岩松
·与流亡藏人对话
·致藏族同胞 —谈“中间道路”
今生乐做中国人
·今生乐做中国人
·不同的文化 相似的智慧
·被“圈养”的铁凝
· 宋氏三姐妹与浦氏三姐妹
·法兰克福书展上的红牢囚徒
·关不住的中国精神 从思想牢笼到监狱
·洋人与我
抵制共特伪类
·宋庆龄与史沫特莱
·高瞻远瞩
·走马观花(刘荻-刘衡)
·异议五毛—不锈钢老鼠刘荻
·关于雪峰
·鉴别真伪—认清《多维》
·漫话“共特”、民运、“六四”以及法轮功
·谁是共特?
·笑谈共特
·回敬韦石—再谈共特
·有人盗用徐沛名义
·我笔写我心 — 想起赵达功
·谁有“毛”病?(袁红冰—刘路)
·走马观花(余杰-老舍)
·解读艺术家严正学的狱外新作
·共产囚徒种种 — 响应唐柏桥声援力虹
·余杰和丁子霖之我见
·先父与《金陵春梦》
·回头看三毛
·透视琼瑶现象
·“七君子”的真相
·以廖天琪与吴弘达为戒
·曾节明终于自暴其丑
·廖亦武必须当心
当心小毛泽东
·在比较中鉴别真伪—看穿刘晓波的过程
·刘晓波是诗人吗?
·没有正义的和平是中共的河蟹
·为了和平的炸药 — 屠龙者毕尔曼
·白梅笑傲刘无敌
·白梅笑傲刘太监
·白梅笑傲刘无常
·白梅笑傲刘影帝
·白梅笑傲败类刘
·刘晓波与共特
·因“诺奖门”致一刘晓波拥趸
·写给草泥马
·红牢囚徒与独立笔会
·无名英雄与无耻之徒
·哈维尔的人生荒诞剧
他山之玉
·为什么汪红雨认为刘晓波是个共特?
·唐柏桥驳斥一刘晓波拥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魏茨泽克的真相

   与大陆媒体相比,西方媒体可信度高很多,毕竟在民主宪政下没有一个共产党的宣传部来钳制新闻。2008年前,我对西方媒体印象很好,因为时不时会有记者采访我,报道也都符合事实,而我在德国属于草根。可惜我因张丹红媚共开始致力于抵制中共的大外宣后,逐渐发现德国媒体的问题。它们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致力于追求真相!我发现正是《法兰克福汇报》等主流媒体把谎言连篇的赫塔米勒打造成商业名牌,让这位遭到知情者鄙视的齐奥塞斯库的红人在其死后摇身一变成为共党极权专制的反对者。
   
   近日联邦德国的第六届总统理查德·冯·魏茨泽克(Richard von Weizsäcker)辞世,主流媒体的报道也足以让知情者恶心。2008年,他也出面为中共践踏奥运精神站台。 鉴于我有心补充无耻的洋人系列,特地找来象我一样在德国留学后滞留异乡的汪晶晶博士的相关评论,供大家开怀大笑:
   
   此人出身高贵,年轻时长得赏心悦目,还写得一笔好文章。我自己还在中国学德语的时候,同学中就有不少人专心背诵他的“语录”,我自己也一样。足见此人在不明真相的知识分子中,有多少粉丝,有多大魅力。


   
   1984年,此人刚刚当选为总统。我到K教授,德国著名的植物生态学家,我丈夫的导师,家做客。K教授问我,最喜欢德国政坛上的那一位政治家。我傻呼呼地说,那当然是冯·魏茨泽克呀!K教授当时就压抑不住满脸的鄙夷。1942年,K教授刚刚15岁,被希特勒抓壮丁,分到冯·魏茨泽克的连里。冯·魏茨泽克是连长兼指导员,天天见缝插针地给K教授上党课。让十五岁的K,无限敬爱元首,永远忠实于元首,争取火线入党。搞得K教授一看到冯·魏茨泽克的身影,就食欲全无,四处躲藏。没想到战争结束,这位昔日希特勒的孝子贤孙竟摇身一变,成了“党和国家领导人”,哈! K教授说,在后来漫长的岁月中,只要电视屏幕上出现冯·魏茨泽克德高望重的脸庞,语重心长的话语,K教授就立即毫不犹豫地转换频道,换成音乐、换成舞蹈、甚至换成广告。
   
   且说K教授其人,本是个思想极其右倾的人。我起初私下猜测,K教授是不是对昔日的上司冯·魏茨泽克有些成见呀。
   
   后来我有机会,和同属生化系的、著名的水处理专家T教授聊天。T教授年轻时曾积极参加六八学运,后来多少年一直持绿党观点。平时在系里,K教授根本不理T教授。但我问起冯·魏茨泽克,T教授的评价竟更差。T教授说,冯·魏茨泽克在战争期间不过二十来岁,得过两次希特勒亲颁的荣誉奖章。纽伦堡审判,他亲自为自己的战犯父亲出庭辩护。T教授还说,冯·魏茨泽克从政后,四个子女没一个干正经事,全都顺顺当当地走上官路,个个都是国家高级文官,占据着普通老百姓绝对拿不到的、旱涝保收的肥缺。T教授的结论是,此人虚伪透顶,说谎话比说真话流利得多,千万别信他!
   ……
   
   冯·魏茨泽克,九十三岁了,还红光满面地活着,属于德国政坛上两个老而不死的人妖之一。冯·魏茨泽克的总统任期一满,内政部出的银币就已经问世。将来他一旦死了,我敢保证,同样一枚邮票和同样一枚两欧元的硬币,也在等着他。顺便说一句,德国政坛上的另一个老不死的人妖,是前任内阁总理赫尔穆特·施密特 Helmut Schmidt。那人就更让人恶心了,我都有几分不想写他。九十六岁的人了,还含着个奶嘴般的烟斗,四下装嫩。一犯起疯癫症来就大放厥词。当年六四二十周年的时候,这具行尸走肉到处抛头露面。说是,中国人和咱们可不一样。咱可不能随便用咱们自己的价值观去衡量中国的事。邓小平当年那场血腥屠杀,真的很有必要,而且很有气魄啊!没有那场屠杀,哪有中国这欣欣向荣的今天啊!每次那老不死的人妖一上电视,我和丈夫都会抢着去关,关晚了怕脏了自己的眼。我就不明白,这老妖怪活了快一百岁了。有吃有喝、有穿有戴的,还有什么必要去出卖自己的良知和贞操?就为北京赏赐的哪一点点散发着馊味的残汤剩羹吗?
(2015/02/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