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关于魏茨泽克的真相]
徐沛文集
·茉莉花牵连艾未未
·多谢师涛、何清涟等泄密者
·艾未未的最新社会雕塑《借款抗暴》
·“恶之花”结的果—简评虹影、张枣和赫尔塔·米勒
·高行健与韩寒之我见
·就严歌苓谈女作家
·情报与色狼-高瑜之我见
·乐见“德国自干五”
真理需要捍卫
·从江泽民拜佛谈起
·天天踩江 踩出新天
·当心共特
·高秀敏是遭了恶报
·回应张耀杰—透视方舟子
·笑话《十评法轮功》
·棒喝东海一枭 — 浅谈法轮大法
·在德国与胡锦涛唱对台戏
·难忘清水君 — 致博讯主编
·狼的“共”性与李敖个“性”
·英雄广场
·敬告华人 — 为蒋彦永,为清水君,为无名氏,更为自己
·草庵居士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辛灏年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袁红冰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在德国科隆炼法轮功
·在科隆大教堂前传达心声
·给绝症病患妻子的答复
·徐沛照片
我心中的大丈夫
·对照清水
·一别四年—致清水君
·每逢中秋倍思君— 黄金秋(清水君)被捕五周年
·清水、清涟清净我心 —书信摘录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1)— 新华网给陈光诚定了十大罪名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2) — 谁在制造这样的人间悲剧?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3) — 以个人的名义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4) —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5) — 何谓“计划生育”?
·以民运人士为荣 -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6)
·真相岂能掩盖?—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7) 
·闪光的黑眼睛 — 陈光诚的同道
·人生如梦—致高智晟
·欢迎高律师入川
·三人行- 写给七十年代生人
·就高智晟“悔罪”与郭国汀对谈
·我心中的大丈夫
·前仆后继—不忘高智晟
·清明祭奠谁? 
诗歌
·观新唐人新年晚会有感
·乐山大佛
·遥想故乡
·致清水君(黄金秋)
·答有情人
·追根
·贺胡紫薇
·白日鸳梦
·追思
·六四渣滓
·自嘲诗两首
·《目莲救母》现代版
·非情诗一首
·了结情债
争做中国人 不做中共奴
·共产主义探源
·中国人民站起来吧!-在全球审江大联盟德国第三次集会上的发言
·请跟我来!-在全球审江大联盟德国第四次集会上的发言
·郑重声明
·郑重声明(2)
·郑重声明(3)
·郑重声明(4)
·郑重声明(5)
·郑重声明(6)
·郑重声明(7)
·郑重声明(8)
·郑重声明(9)
·郑重声明(10)
·郑重声明(11)
·三退声明(12)
·郑重声明(13)
·郑重声明(14)
·郑重声明(15)
·郑重声明(16)
·郑重声明(17)
·郑重声明(1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魏茨泽克的真相

   与大陆媒体相比,西方媒体可信度高很多,毕竟在民主宪政下没有一个共产党的宣传部来钳制新闻。2008年前,我对西方媒体印象很好,因为时不时会有记者采访我,报道也都符合事实,而我在德国属于草根。可惜我因张丹红媚共开始致力于抵制中共的大外宣后,逐渐发现德国媒体的问题。它们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致力于追求真相!我发现正是《法兰克福汇报》等主流媒体把谎言连篇的赫塔米勒打造成商业名牌,让这位遭到知情者鄙视的齐奥塞斯库的红人在其死后摇身一变成为共党极权专制的反对者。
   
   近日联邦德国的第六届总统理查德·冯·魏茨泽克(Richard von Weizsäcker)辞世,主流媒体的报道也足以让知情者恶心。2008年,他也出面为中共践踏奥运精神站台。 鉴于我有心补充无耻的洋人系列,特地找来象我一样在德国留学后滞留异乡的汪晶晶博士的相关评论,供大家开怀大笑:
   
   此人出身高贵,年轻时长得赏心悦目,还写得一笔好文章。我自己还在中国学德语的时候,同学中就有不少人专心背诵他的“语录”,我自己也一样。足见此人在不明真相的知识分子中,有多少粉丝,有多大魅力。


   
   1984年,此人刚刚当选为总统。我到K教授,德国著名的植物生态学家,我丈夫的导师,家做客。K教授问我,最喜欢德国政坛上的那一位政治家。我傻呼呼地说,那当然是冯·魏茨泽克呀!K教授当时就压抑不住满脸的鄙夷。1942年,K教授刚刚15岁,被希特勒抓壮丁,分到冯·魏茨泽克的连里。冯·魏茨泽克是连长兼指导员,天天见缝插针地给K教授上党课。让十五岁的K,无限敬爱元首,永远忠实于元首,争取火线入党。搞得K教授一看到冯·魏茨泽克的身影,就食欲全无,四处躲藏。没想到战争结束,这位昔日希特勒的孝子贤孙竟摇身一变,成了“党和国家领导人”,哈! K教授说,在后来漫长的岁月中,只要电视屏幕上出现冯·魏茨泽克德高望重的脸庞,语重心长的话语,K教授就立即毫不犹豫地转换频道,换成音乐、换成舞蹈、甚至换成广告。
   
   且说K教授其人,本是个思想极其右倾的人。我起初私下猜测,K教授是不是对昔日的上司冯·魏茨泽克有些成见呀。
   
   后来我有机会,和同属生化系的、著名的水处理专家T教授聊天。T教授年轻时曾积极参加六八学运,后来多少年一直持绿党观点。平时在系里,K教授根本不理T教授。但我问起冯·魏茨泽克,T教授的评价竟更差。T教授说,冯·魏茨泽克在战争期间不过二十来岁,得过两次希特勒亲颁的荣誉奖章。纽伦堡审判,他亲自为自己的战犯父亲出庭辩护。T教授还说,冯·魏茨泽克从政后,四个子女没一个干正经事,全都顺顺当当地走上官路,个个都是国家高级文官,占据着普通老百姓绝对拿不到的、旱涝保收的肥缺。T教授的结论是,此人虚伪透顶,说谎话比说真话流利得多,千万别信他!
   ……
   
   冯·魏茨泽克,九十三岁了,还红光满面地活着,属于德国政坛上两个老而不死的人妖之一。冯·魏茨泽克的总统任期一满,内政部出的银币就已经问世。将来他一旦死了,我敢保证,同样一枚邮票和同样一枚两欧元的硬币,也在等着他。顺便说一句,德国政坛上的另一个老不死的人妖,是前任内阁总理赫尔穆特·施密特 Helmut Schmidt。那人就更让人恶心了,我都有几分不想写他。九十六岁的人了,还含着个奶嘴般的烟斗,四下装嫩。一犯起疯癫症来就大放厥词。当年六四二十周年的时候,这具行尸走肉到处抛头露面。说是,中国人和咱们可不一样。咱可不能随便用咱们自己的价值观去衡量中国的事。邓小平当年那场血腥屠杀,真的很有必要,而且很有气魄啊!没有那场屠杀,哪有中国这欣欣向荣的今天啊!每次那老不死的人妖一上电视,我和丈夫都会抢着去关,关晚了怕脏了自己的眼。我就不明白,这老妖怪活了快一百岁了。有吃有喝、有穿有戴的,还有什么必要去出卖自己的良知和贞操?就为北京赏赐的哪一点点散发着馊味的残汤剩羹吗?
(2015/02/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