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薛明德
[主页]->[人生感怀]->[薛明德]->[M 《《永远的艺术疯子-张其开》》 --薛明德]
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2)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3)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4)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5)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6)
·对《感性和油画的精神法则》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7)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8)薛明德(美)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薛明德(10-9)
·对艺术作品没有新旧,只有好坏,不必紧随时代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10)
·看看别人怎么说---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薛明德(3-1)
·与朝戈谈造型(3一1)
·与朝戈谈造型(3一2)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3-3)薛明德
·薛明德说朝戈的《《绘画是表达的方式》》是逻辑错》
·驳斥邓平祥
·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4评
·3评
·2评
·1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历史的误会
·历史的误会 (2)
·5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今生今世只此一桩无怨无悔
·我的艺术观不改变
·质疑《艺术呆一边去》
·教训一下宋永进
·被拆掉的雕像不是伟大的艺术是耻辱
·天乙是个什么货色
·天乙和他的老板林正碌
·宏物是宏物是宝物
·墨济珀的召唤一一送给薛明德
·敌视知识、文化人的暴君毛泽东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发表:2013-07-29 13:32阅读:343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
·宋伟是艺术天才
·薛明德打魏京生咆哮国会山--薛明德
·贾和震、天乙的痞子语录一一薛明德
·行为艺术《白痴》一一献给王炳章先生
·《白痴》一一薛明德
·写给一一薛明德------听月
·生命如此精彩--听月
·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在圣诞树下开始跨年度24小时禁时
·红绸裹尸--薛明德
·献祭一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2篇新闻稿《红绸裹尸》被删除
·讨伐靳尚谊《《艺术商品》
·对n个问题之我见
·中国当代艺术的普世价值一一薛明德发表:2014-01-24 12:36阅读:114
·关于中国油画民族风 --薛明德
·时报广场进行的行为艺术作品《白痴》视频
·时报广场进行的行为艺术作品《白痴》视频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薛明德(2)
· 当代英雄 一一薛明德
· 批判秦建川《中国当代艺术是陷井 --薛明德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天下围城的第二件行为艺术作品《橡皮图章》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薛明德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薛明德 (4)
· 对话《《人人都是艺术家——林正碌艺术教育实践展》》
·驳斥廖上飞
· 第二题:你眼中的自然与现实中的自然是如何形成你作品中的自然风景?
· 第四题: 第四题:从你的绘画中我能感受到你的一种非常个人的自我表现
· 第一题:当人们学习绘画的最初阶段,传统的绘画方式是否是一把入门的钥匙
·六·四死在共和国的枪口
·第一题:当人们学习绘画的最初阶段,传统的绘画方式是否是一把入门的钥匙?
· 第三题:对于一幅美术作品来说,总是可以对此进行美或不美的评价的,你
·6.4永垂!!
· 六·四被枪杀行为艺术 --薛明德
·行为艺术作品—6.4被共和国枪杀
· 林正祿的荒唐剧衍生岀来的是是 ――薛明德
·许德明装神弄鬼--薛明德
·转发:论中国知识分子 ――谢泳
· 回应《《 艺术应该“艺术家同行评议”吗?》》 ――薛明德
· 撕开《《若无辛亥革命中国早就实现宪政》》的画 --薛明德
· 为人格分裂的帅好的白描 ——薛明德
· 《《再议《若无辛亥革命中国早就实现宪政》作者李泽厚和帅好伪道士的真面目》》
·第五题:绘画的基本形式:轮廓,体积,大小,及透视法—难道使用这些就足以
·行为艺术作品—6.4被共和国枪杀
·蓝间的愤怒一一薛明德
· 文艺刮来了第二个春天的风 一一薛明德
·,一群江湖术士,帅好,天乙,蓝间,贾和震,吴楚宴,范美俊,廖上飞,李安乐,范美俊
·G《《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薛明德
·C《《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 一一薛明德
·E 《《 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 一一薛明德
·G 《《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薛明德
·I《《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薛明德
·J《《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薛明德
·K《《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薛明德
·L《《永远的艺术疯子-张其开》》--薛明德
·M 《《永远的艺术疯子-张其开》》 --薛明德
·N 《《永远的艺术疯子-张其开》》 --薛明德
·O 《《永远的艺术疯子-张其开》》 --薛明德
·P《《永远的藝術瘋子-张其开》》--薛明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M 《《永远的艺术疯子-张其开》》 --薛明德

   M <<永远的艺术疯子-张其开>> --薛明德发表:2015-01-14 01:23阅读:180
    <<永远的艺术疯子-张其开>>
   
    --薛明德
   


    M
   
   薛明德天生就與一切體制和秩序水火不相容,他不僅不適合任何體制內的工作,甚至不屑於與體制內工作的人為伍。他在“四人幫”時期寫過“反動”小說,“四人幫”倒台後,他率先在重慶枇杷山公園舉行露天畫展,然後又到北京參加“西單民主牆”運動,因而多次遭到逮捕或收審。這是個天生長反骨的藝術瘋子,而那些幹部還誤以為他是因生活困境才折騰,以為用“安撫”政策就可以消除隱患。薛明德當然不領情,他斷然拒絕了這來自國家的“施捨”。薛明德終於耐不住寂寞,在自己家裏舉辦起了《光、色、體》的個人畫展,並把花花綠綠的廣告貼遍山城的大街小巷。這又成了重慶藝術界的中心話題.
   
   薛明德不是天生,而是中国的现实教会了我与现存的专制体制水火不相容,我所要攻击的是自中央美术学院以降的中国各美术院校的教学法,或称为教学大纲.是为了重新建立一种新的秩序,其中有世界级的艺术家产生,全体国民在其中受到良好美育.
   
   在这个体制内的工作中有艺术的位置,艺术的存在,艺术的品格,审美的个性吗?體制內工作的人,就是这个体制的国家机器里的各个零部件,是齿轮和锣丝钉.
   
   我只想成就艺术,不想把艺术当成职业,工种,岗位,甚么教授,博士,硕士,高研班似的职称,我都会不屑一顾,甚至反感.
   
   有一个叫做廖上飞的毛头小子,他称呼我是长毛猴.他信奉的是达尔文的进化论学说,人类是从动物类进化来的.我现在仍不是人类中的一员,人是从长毛猴变来的吗?我不信,至少在文字交流中只能是人类社会中的你,我,他共通的,我能够读懂他写的所有广告词那样的文字.所以,廖上飞,张其开与薛明德是中国人,用汉语交流,只是信仰不同,价值观不一祥,当然,道德规范,标准,魅力各异.
   
   廖上飞不厌其烦上了一篇又一篇广告辞,旨在鼓吹川美的传统,为的是在这个教学法上贴金,为的是在现存的教学大纲上涂脂抹粉.
   
   川美的传统,川美的精神,川美的前身在哪里?
   
   四川美术学院的前身叫做成都美专,是由留学法国的李有行先生及其他共事的中国艺术教育先行者在中华民国时创办的,之后迁址重庆,在上清寺.牛角沱有一街名就是美专校街.1953年的院系调整时,才把位于重庆九龙坡区黄桷坪的校址西南艺专改头换面后挂起了四川美术学院的牌子.
   
   廖上飞接着这里开始去寻找川美传统的根基,这才是正道,才不会被我读成是广告词,也才不会信口雌黄,遭我耻笑.
   
   前面我写了海鸥-乔纳森是我,我就是乔纳森-海鸥.在海鸥-乔纳森的性格里,甚至不屑於與體制內工作的人為伍,到不如说是薛明德长期以来就与一切守旧的,墨守陈规,自私自利,野蛮残暴,唯我独尊,不思进取,患得患失的乡巴佬为伍,那个暴君,产自湖南韶山冲的乡巴佬就是集大存者.
   
   川美的头领是舵爷,也叫舵把子,四川方言叫码头,各方侠客到此必先拜码头,这个码头就是罗院长,张其开拜罗中立舵爷后,鞍前马后,一呼百应.這样成了这个<<永远的艺术疯子-张其开>>,不也成了重慶藝術界的中心話題的书写.
   
   2010年5月我在重庆期间时,他与我有一番对话,谈话的内容是,他对我说罗中立己过了离退休的年龄了,不过川美还真找不出一个替代院长的人来,就是超龄了,罗二也还是要再任下一届川美院长,坐稳头把交椅.我在想秧秧13亿的大国竞然选不出新的川美院长,这不是很可悲吗?张其开与我谈话的重点,我将放在后面适当的位置.
   
   他率先在重慶枇杷山公園舉行露天畫展,张其开是重庆城里长大的,他难道分不清鹅岭公园与枇杷山公园的距离?薛明德于1979.1.28日主持的巡回露天画展,不是在枇杷山公园,而是鹅岭公园.
   
   昨天我与在北京的张仁强通话时,他对张其开说薛明德贪天功为己有,明明另有几个重庆年轻画家的画参展,怎么会是他的个展?时表明,你举办画展的名是巡回露天,就已经把这个开创交给了历史,美术史家一定会从中去发掘出更多隐藏的史料.
   
   再有,我也曾在数年前的文章里披露了另外四个参展者的名单,张其开孤陋寡闻,无视已出现在世的信息,而质疑我隐瞒真象.
   
   1974年冬天,我曾对张仁强说起将放弃绘画,因为我穷困得到了有上顿而无下顿的饥寒交迫中,画画的费用我无力支持,已到了经济衰竭的地步.此时我先后借住食宿在吕厚聪家里,之后又住进其弟吕厚丰在重庆东风机械厂的工人宿舍里,再后来得到张仁强的接待,住进了他工作在北碚区团山堡工厂的职工宿舍.
   
   
   
    2010年5月在重庆,诗人闫家鑫与画家薛明德重逢的那一刻,"不思量,自难忘、、、、、、"
   
   此时我正东躲西藏,偷偷的在写一部被北京画家马可鲁在回忆录文章里提到的,薛明德正在写关于他和他夫人祟高爱情的交响曲,而被张其开说成是"反动小说."
   
   他是之后从别人那儿知道的这个隐秘,他从未读过手稿,能读到的不足10人,因为很隐密,我小心万分,千万不要被告密,落入当局手中,这部已成型的20多万字未完成的手稿,足可以定薛明德死罪,所以张其开说是反动小说,一点也不为过.张仁强说我写的这部小说,刑期应是无期,他接着补充了后半句,不过,我也还只是读了前面部份.我接下来说,就凭开篇声讨暴君,就足可定为恶攻罪,这个罪名杀无赦.
   
   为了写作,我每天睡眠不足6小时,平均每小时写6-8000字,最流畅时可写10000字上下,当全文写到200000字时,速度慢了下来,一直拖到1979年还未完稿.原因很多,除了写自身的东西,比如人物性格,可信手拈来,写环境,各个场景,史料,数据,背景的真实,素材的收集,整理过程极其复杂,我经受了阵痛,经受了试验.
   
   很多时侯我都含着热泪,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抽泣,我在写我25岁时的生命经历和想望,我在祝福期盼中,诗人闫家鑫与画家薛明德在苦寒的青春结出丰硕的爱情果实.
   
   被张其开揭露出来的这本反动小说,其主题是在揭露,生长在现实社会的优越性中的一个艺术家的家庭,丈夫是画家,夫人是诗人,他们从开始就注定了不被优越性社会制度接纳,他们被宣布不合时宜,不受欢迎,被剥夺受教育的权利,生存的权利,个人意志,艺术创作,信仰的权利,因为他们是这个优越性社会中的阶级异己份子.
   
   小说开篇就写到了中国打开了国门,在暴君离世被清算之时,中国向过去的苏修,美帝敞开了国门,中国人走出去,洋人迎进来了,中国正在走向世界,在1974年我落笔处的忧患,愿望与理想,无不出自赤子之心.
   
   1978年-1979年在我身上发生的两件大事,为了报效中国,我积极准留投考文研所研究生考试,我率先在重庆,北京举办的私人,现代艺术美展,足以表明弱小躯体蕴含的热情和大无畏.
(2015/02/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