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薛明德
[主页]->[人生感怀]->[薛明德]->[K《《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薛明德]
薛明德
·薛明德油画作品欣赏
·荒原系列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1)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2)
·作品欣赏——荒原系列2006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3》
·荒原系列2008(1)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4)(5)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7)(8)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8)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9)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10)(11)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2)_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4)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13)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5)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6)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55
·评艾中信谈新中国油画
·你们已经去了天堂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2)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3)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4)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5)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6)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7)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8)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9)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10)
·xuemingde
·xuemingde
·xuemingde 谈艺术与美
·说《《作品是检验的最好标准》》是错误的
·绘画艺术的特色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70
·与刘仕奇对话
·与刘再复对你
·评徐悲鸿精神的当代意义
·我与中国劳教---薛明德(美)
·我与中国劳教(10-2)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3)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4)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5)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6)
·我与中国劳教(10-7) 薛明德
·中国当代艺术史不是娼妓,不容嫖客任意打伴
·我与中国劳教(10-8)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9) 薛明德
·与吴楚宴对话---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 (10-10) 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薛明德(10-1)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2)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3)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4)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5)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6)
·对《感性和油画的精神法则》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7)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8)薛明德(美)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薛明德(10-9)
·对艺术作品没有新旧,只有好坏,不必紧随时代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10)
·看看别人怎么说---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薛明德(3-1)
·与朝戈谈造型(3一1)
·与朝戈谈造型(3一2)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3-3)薛明德
·薛明德说朝戈的《《绘画是表达的方式》》是逻辑错》
·驳斥邓平祥
·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4评
·3评
·2评
·1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历史的误会
·历史的误会 (2)
·5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今生今世只此一桩无怨无悔
·我的艺术观不改变
·质疑《艺术呆一边去》
·教训一下宋永进
·被拆掉的雕像不是伟大的艺术是耻辱
·天乙是个什么货色
·天乙和他的老板林正碌
·宏物是宏物是宝物
·墨济珀的召唤一一送给薛明德
·敌视知识、文化人的暴君毛泽东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发表:2013-07-29 13:32阅读:343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
·宋伟是艺术天才
·薛明德打魏京生咆哮国会山--薛明德
·贾和震、天乙的痞子语录一一薛明德
·行为艺术《白痴》一一献给王炳章先生
·《白痴》一一薛明德
·写给一一薛明德------听月
·生命如此精彩--听月
·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K《《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薛明德

K<<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薛明德发表:2015-01-06 08:34阅读:125
    <<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
   
    ---薛明德
   

   
   
    K
   
   
   
   1979.作品1号
   
   
   
   1979.3.作品2号
   
   
   
   1979.3.作品3号
   
   
   
   1979.3.2.北京西单民主墙巡回露天画展现场
   
   
   
   1979.3.5.北京中国美术馆外东侧公园巡回露天画展上主持人薛明德向观众讲解
   
   
   
    北京有一個星星畫展中一個叫黃銳的在寫的文章中說,中國美術家協會主席江豐他認識,我說他是在巴結,是在擺顯.時隔多年後,我來問一問此人,你知道這位大人物的住家何處,門朝何方?就你那付德性編謊言還差水準,因爲他並未受遨登門,因爲他不是一個受歡迎的人.
   1979年3月10日,在北京東四十四條76號原<<今天>>編緝部,我接受了北京日報記者唐欣的採訪,他是在團中央授權下,因爲西方媒體法新社,路透社等駐京記者採訪,之前報導了由我在北京西單民主牆舉辦了中國首個民間的現代藝術油畫展覽,見報於1979年3日4日的<<費加羅>>報,<<每日電訊>>報及更多的報章,雜誌.
   我們談了很多,幾乎是一篇自傳體,我也一一回答了唐欣提出的各樣問題.
   很快,這次採訪稿登在了高層黨政軍才可讀的內參大報上,也就在3月10日這一天夜晚我得到消息,由北京,重慶兩城市的公安局政治保衛處成立了薛明德事件調查組,對我全面包括電,信搜查及人身跟蹤.
   4月6日,唐欣第二次與我見面,當即向我道歉,他說本意是把我作爲鄧小平改革開放的正面事例,出乎意外是在以汪東興,紀登魁,吳德,胡橋木等2個凡是派保守勢力的壓力下,我被作爲了改革開放反面的事例,面對唐欣的道謙,我能說甚麽呢?這樣的出賣在人生中不止發這一次,可悲的命運啊!
   1979年6月13日淩晨3點鍾我在睡夢中被粗暴的叫醒,之後投進了監獄.在長達近100天的審訊中有部分是我寫這篇的問題交待,我含著淚寫下去.之後我又被押送回重慶關押審訊近100天.
   、、.
   有中宣部部長胡躍邦的秘書張堅在3月14日回答我說有外國人要求買我的油畫時告訴我:"可以送去到國家開設的畫店''.我抱著數10幅油畫去到王府井大街上的北京畫店說明來意,老闆答復說,既然是中宣部要你來的應該有介紹信,至少會給我們一個電話,你嘴說不算數.我被拒出了門外.
   有中國美術家協會主席江豐遨請我登門造訪,備午宴招待,江豐夫婦,及在西單民主牆對街中國人民銀行蓄儲所工作的女兒,和在中央工藝美術學院讀書的男朋友等人作陪.江豐在席間說,他在文化部關於貫徹+一屆+三中全會上的發言談到了近期發生的薛明德事件,他在女兒及男友陪同去現場看了後,表態說"薛明德油畫的色彩很有個性,很好''.這是我所知的高層名流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正面肯定我的·但是太微弱了,第二次見面盡成爲了與江豐的永別.
   江豐家地址在復興門外街南邊的四合院裏,進門右手牆上挂有一幅米穀的水墨畫,畫的是游水的兩隻北京鴨,象徵自由自在,潔身自愛.
   有萬里的二公子,畢業于北京政法學院在北京公安局工作的萬仲祥,人稱萬老二遨請我去他家作客,爲了招待我,萬仲祥的夫人,前國民政府19路軍軍長蔣光鼐的女兒蔣定粵在晚宴上說,他是第一次去排隊,從來沒有過,還等了3個小時才買到黃花魚.從萬老二嘴裏我知道了中央工作會議上,胡橋術對薛明德事件的說法是薛明德事件不能再容忍。最後由中宣部部長胡耀邦批示交由文化部藝術局局長,華君武責承四川省美術家協會主席李少言從北京將我帶回四川安置,此事發生在1979年4月,李少言率文化代表團去日本訪問回到北京,答復北京公安局抓還是不抓薛明德時回答說:"要放就不要抓,要抓就不要放,抓了又把他放了,更擡高他的身價''.並要求我完全脫離西單民主牆,不要與魏京生等**人士混在一起.
   我失之交臂,因躲避抓捕的風險我離了北京去天津靜海鄉下住了一個月,也因爲我的路巳由自己選定.
   萬仲祥的家址在建國門外,紅色的公寓群裏,東長安街對過就是曾名嗓一時的秀水街服裝假貨市場.
   有詩人艾青邀請我去北韋飯店作客,因爲作家協會不讓外界干擾剛從流放的外地平反回北京的詩人的創作與安靜的生活,特意在這裏作了安排,可以說我是可以去在虎坊橋旁邊的北韋飯店拜訪艾青的少數幾個人之一.他的家地址是史家胡同28號的四合院,我多次登門造訪,夫人高英,在文化部院裏的觀察家雜誌社任美編的大兒艾端午,及正在北京電影學院舞美系就讀的艾未未,我們成了常來常往的朋友.
   有頂頂大名的女傑文化人丁玲,從流放地平反回北京不久被安置在友誼賓館一幢灰色樓層裏,有老實巴交的陳明丈夫作伴,我受邀前往,友誼賓館更多住著外國人,門衛森嚴.我與丁玲,陳明等人午飯後有幾位元稱是記者的年青人來採訪,記者們對在場的我發生了興趣,沒想到數年後我在西直門等火車去長城八達嶺時,在地攤上買了一本過期雜誌<<中國>>,是丁玲主編的.
   
   裏面登載有非常優秀的藝術家于美好的我從前未讀過的幾首詩,勾起了我無限的茫然.
   ,她曾有油畫參展星星,可是那個黃銳得了失憶症似的,不見她的名字出現在星星畫展的文字裏.她參展的油畫是一幅坐著的女人,是變體畫,土黃色調.有想要收藏這件畫的外國人多次找到我,可是我怎麽也聯繫不上於美好,畫展完畢後此畫放在馬德生家,我曾前往與他商談這件事,均不被他採納.
   接下來又看到了一篇文章中有寫到了我,事迹與我一至,但是沒弄清楚我是四川省重慶市人,把我猜成是雲南人了,反正是西南部的畫家,更是把我的姓氏也沒搞清楚,這已是後話.
   有中央工藝美術學院院長張仃的家,我是常客,張仃的夫人陳布文女士,不,我該這樣說,應說是陳喬喬,朗朗,廖廖的母親才合適,陳布文這三個中文字值得我終身懷念,可是,在我入獄期間,她弱小的生命,最後的幾天光陰是在難耐的饑餓中爲了作爲一個女人的尊嚴離開人世,我再一次看到她時是一幅她的素描畫象挂在兒子廖廖的的臥房,我被告之她的丈夫背叛了她,張仃愛上了一個他的女學生.我與大姐陳喬喬特別談得來,後來她遠嫁了日本.朗朗流亡美國,最小的廖廖才氣洋溢,只是成了酒鬼.
   有北京外貿學院英語教授龔理荃,她是經外交部派給怡和公司駐北京飯店5035房辦事處經理,金髮碧眼來自紐約的30歲年輕人黎德擔任翻譯.3月5日下午2點鍾我受黎德邀請前住警衛森嚴北京飯店作客.龔理全老師見證了我在北京飯店共11天的部分活動(主要是與黎德簽定由他帶走薛明德,於美好油畫作品100件去美國開畫展,印畫冊,出售的協議書).這裏我抽取其中三件大事公諸於衆.
   經黎德我認識了郭力,此人的身份是英國倫敦<<看得見新聞>>(平面,攝影,錄像托拉斯)駐北京記者.他1974年去英國前在北京中央廣播事業局任職.我在北京飯店與他通了電話後,受邀請趕去民族飯店與他會面,一見如故,他出自職業的敏感,他把我當成將會落入陷井的獵獲物,他幾乎是心想事成,把我致於死地而後快,而且我心甘情願落入了圈套.
   
   
   郭力先生安排了一个记者采访活动,时间是3月8日下午1点钟,在西长安街民族饭店222房间,现场有4个人,郭力,(伦敦看得见新闻社驻京记者),(路透社驻京记者)维德,油画艺术家于美好,薛明德.
   开场白郭力说:"按照西方贯例,被采访人可以获得新闻采访费,维德采访你薛明德2小时付200元英磅''.来人高长瘦个,卷发,大胡须,皮肤呦黑,郭力热情地介绍这就是维德.维德放了一个秀珍录音机在桌上开始向我提问,郭力当翻译,不时举起照像机拍照(这个维德是郭力编造的骗局中的假维德,真的维德在一年后与我重逢时才道出了假维德的真名叫麦肯齐,英国每日电讯报驻京记者).
   采访后,所谈内容,回答及提问,与北京日报记者唐欣采访大至没有两样.郭力在结束时对我说:"维德要在稿件发出见报后再来付给你这次采访费200元英磅.面对这件事是新鲜玩意,我没有在意,(当时我不缺钱)郭力却很在意,整个事件(因为之后产生出的恶果被称为了事件)是郭力精心设计的陷井,我一步一步跌了进去,差一点就粉身碎骨,身败名裂.
   几天后,在郭力房间,他在一台手提的秀珍打字机上,用了3张复写纸打印了一封信,内容只有一句话:"请将稿费寄往如下地址''.他从打印机取出共4封打印信交给我并对我说:"法新社驻京记者毕昂尼克曾采访了你,新闻稿巳见《费加罗》报,你也可以去信请他寄给你采访稿费''.我当即回复说:"毕昂尼克并没有对我说过要付我稿费''.不等我说下去,郭力也不理睬我满脸的狐疑,说:"这个没问题,在西方是很正常的事''.我在4封信页上签上了我的名字,寄出去了3封,留下的一封.我给***,维德,毕昂尼克等人各寄了一封.
   这一封信不是我要求的,而是郭力自作自张.当时中越边境正在开战,驻京记者大都去了云南,维德也去了,是他的夫人在电话里告诉郭力的.所以有了郭力打印信件后要我签名寄出去的这一契机.就连下一次维德与我见面也等不及了,因为不会有下一次,这只是郭力的一厢情愿,是骗局中的一个圈套.
   3月14日<<费加罗>>报导了来自北京的消息:"中国一青年艺术家向外国记者写信索取新闻稿费''.几天后毕昂尼克与我见面时说:"我在你的巡回露天画展时采访了你,并没有说要付稿费的事,因为中国外交部明令不可以对中国人采访时付费''.同时他把随身携带的我寄给他的信交还我手中·
   郭力是外国记者,他明知道这个规定,却安排了这场闹剧,他好从中取利,后面我们就会看到.
    (5-3)
   在北京饭店5035房间,黎德先生递给我一张名片,龚理荃老师在一旁翻译:"名片上的名字叫菲利普斯,他是美国一家知名的石油公司的总裁,正在帮助中国建设河北省任丘油田.他现在邀请你去他在北京饭店的房间作客'',连同名片有一张纸片写有某某房间号一同交在我手里.
   我照着纸条上的房间号按了门铃,门开了露出一张华人的面孔,用标准的普通话面带笑容问:"你是薛明德先生''?"我是'',我赶紧答到."有请,菲利普斯先生正在客厅里等你到来''.我快步紧跟进了房间,坐在沙法上的菲利普斯站起来,足足高了我了一个头,伸出手来握了握,然后做了一个手势要我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在他的右边开门的年轻人坐在那里充当翻译.
   年青人姓李是台湾籍跟着菲利普斯从美国来的助理,他告诉我不要紧张,只是作为朋友相识.
   我正在打量房间里的摆设,还未把眼光收回来,菲利普斯站起身来走到床头,按了一下扭,厚重的两层窗帘向中间闭合拢来,然后用摇控器打开了电视机,把音量调到了一定的位置后,开始说话了,开门见山:"我想请你把放在黎德房间里的你全部的油画交给我,我非常喜欢你的艺术,我以$2000美元一幅的价格买你的100幅,只要你同意就行,我们之间不须签合同,协议书''.不等我回话,他继续说下去:"我还有一个考虑:"我们公司可以聘你为驻北京的艺术总监,做中美文化艺术交流的工作;还可以邀请你去美国考察那里的艺术状况''.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