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薛明德
[主页]->[人生感怀]->[薛明德]->[E 《《 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 一一薛明德]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7) 薛明德
·中国当代艺术史不是娼妓,不容嫖客任意打伴
·我与中国劳教(10-8)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9) 薛明德
·与吴楚宴对话---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 (10-10) 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薛明德(10-1)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2)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3)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4)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5)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6)
·对《感性和油画的精神法则》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7)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8)薛明德(美)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薛明德(10-9)
·对艺术作品没有新旧,只有好坏,不必紧随时代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10)
·看看别人怎么说---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薛明德(3-1)
·与朝戈谈造型(3一1)
·与朝戈谈造型(3一2)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3-3)薛明德
·薛明德说朝戈的《《绘画是表达的方式》》是逻辑错》
·驳斥邓平祥
·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4评
·3评
·2评
·1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历史的误会
·历史的误会 (2)
·5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今生今世只此一桩无怨无悔
·我的艺术观不改变
·质疑《艺术呆一边去》
·教训一下宋永进
·被拆掉的雕像不是伟大的艺术是耻辱
·天乙是个什么货色
·天乙和他的老板林正碌
·宏物是宏物是宝物
·墨济珀的召唤一一送给薛明德
·敌视知识、文化人的暴君毛泽东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发表:2013-07-29 13:32阅读:343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
·宋伟是艺术天才
·薛明德打魏京生咆哮国会山--薛明德
·贾和震、天乙的痞子语录一一薛明德
·行为艺术《白痴》一一献给王炳章先生
·《白痴》一一薛明德
·写给一一薛明德------听月
·生命如此精彩--听月
·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在圣诞树下开始跨年度24小时禁时
·红绸裹尸--薛明德
·献祭一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2篇新闻稿《红绸裹尸》被删除
·讨伐靳尚谊《《艺术商品》
·对n个问题之我见
·中国当代艺术的普世价值一一薛明德发表:2014-01-24 12:36阅读:114
·关于中国油画民族风 --薛明德
·时报广场进行的行为艺术作品《白痴》视频
·时报广场进行的行为艺术作品《白痴》视频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薛明德(2)
· 当代英雄 一一薛明德
· 批判秦建川《中国当代艺术是陷井 --薛明德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天下围城的第二件行为艺术作品《橡皮图章》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薛明德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薛明德 (4)
· 对话《《人人都是艺术家——林正碌艺术教育实践展》》
·驳斥廖上飞
· 第二题:你眼中的自然与现实中的自然是如何形成你作品中的自然风景?
· 第四题: 第四题:从你的绘画中我能感受到你的一种非常个人的自我表现
· 第一题:当人们学习绘画的最初阶段,传统的绘画方式是否是一把入门的钥匙
·六·四死在共和国的枪口
·第一题:当人们学习绘画的最初阶段,传统的绘画方式是否是一把入门的钥匙?
· 第三题:对于一幅美术作品来说,总是可以对此进行美或不美的评价的,你
·6.4永垂!!
· 六·四被枪杀行为艺术 --薛明德
·行为艺术作品—6.4被共和国枪杀
· 林正祿的荒唐剧衍生岀来的是是 ――薛明德
·许德明装神弄鬼--薛明德
·转发:论中国知识分子 ――谢泳
· 回应《《 艺术应该“艺术家同行评议”吗?》》 ――薛明德
· 撕开《《若无辛亥革命中国早就实现宪政》》的画 --薛明德
· 为人格分裂的帅好的白描 ——薛明德
· 《《再议《若无辛亥革命中国早就实现宪政》作者李泽厚和帅好伪道士的真面目》》
·第五题:绘画的基本形式:轮廓,体积,大小,及透视法—难道使用这些就足以
·行为艺术作品—6.4被共和国枪杀
·蓝间的愤怒一一薛明德
· 文艺刮来了第二个春天的风 一一薛明德
·,一群江湖术士,帅好,天乙,蓝间,贾和震,吴楚宴,范美俊,廖上飞,李安乐,范美俊
·G《《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薛明德
·C《《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 一一薛明德
·E 《《 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 一一薛明德
·G 《《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薛明德
·I《《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薛明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E 《《 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 一一薛明德

   E << 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 一一薛明德发表:2014-12-18 07:44阅读:183
   
   
    1979.1.28.重庆鹅岭公园巡回露天画展主持人
   


   
   
   
   
    1979.3.2.北京西单民主墙巡回露天画展主持人
   
   
   
    E << 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
   
    一一薛明德
   
   1979年3月2日,他在西單民主牆舉辦“重慶—北京巡迴露天畫展”,把80幅油畫作品掛在那一百多米長的灰色磚牆上——那正是各國駐京媒體注視的中心。那天早上,當外國記者們睡眼惺忪來到民主牆,大吃一驚:五顏六色的抽象油畫鋪天蓋地。這是自1949年以來中國第一個藝術家舉辦的露天個展,更何況從內容到形式都和社會主義现實主義背道而馳。
   
   张其开前面说我彻底反了,但是他把我在在西單民主牆舉辦“重慶—北京巡迴露天畫展 前的情形于不顾,割断历史真象,我把之前写的这篇章节放在这里,这次展出的作品是表现主义风格的,而不是张其开在这里评价的是抽象油畫 。
   
    巡回露天画展览
   
   1978年4月,结束了在北京参观19世纪法国农村风景画展,在中央美院与候一民,李俊等研究生招生办的教授们舌战,在文学艺术研究所与蔡若虹的舌战,我还被重庆政府,我的户口所在地小龙坎街道党委李姓书记恶狠狠地斥责我是有政治思想问题的人,没有资格报考研究生。
   我向他们放下了话:"在将来的某一天里,我会建立自己的艺术研究院'',返回去了重庆.
   为了那一天的到来,我怀揣理想,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举办展览会.我寄希望于中国政府,想得到他们的指导和帮助.我开始着手整理参展的油画作品.
   在9月间,我给重庆市文化局艺术科写了一封信寄去,久等不见回音,一个多月过去了,我登门讨说法,去到了文化局艺术科,见到了科长.他对我说:"收到了你的来信,我已经把信转交给了社会文化科的吕科长了,应该是由他来回应你的要求''.
   我转身去了社文科找到正坐在办公桌前喝茶,看人民日报的科长大人,我自报姓名,说明来意,对方不屑的看了我一眼:"我没有看到你寄来的信''.说了这一句话后,又低下头读他的人民日报,喝冒着热气的茶.
   沉默了片刻,我伸出手抓住他的手臂,用力一下几步来到艺术科,当着两个科长的面对质,吕科长哑口无声了.接下来,此科长不甘示弱,大声嚷嚷:"你想开画展,是谁教你这么做的的''.接着换了一个话题:"你的画有毒,工农兵群众看了要受毒''.
   "你都没有看我的画怎么知道有毒''.我回答说."我可以把参展的油画拿来给你们审查,看看有不有毒.受毒的是生理的,化学的反应,比如腐烂的食物会引起中毒的症状,头痛,肚痛,恶心,抽搐,呕吐,昏迷等.画布上的油画颜料你说有毒,不就是在说万物有灵吗?是不是认定资产阶级的贝多芬的音乐,托尔斯泰的小说,列宾的绘画都有毒,全部销毁,我们已经销毁的太多了''.
   "我为什么要搞个人画展,理由只有一个:我是重庆人,我热爱自己的家乡,我是一个艺术家,当然愿意把我过去的作品用来丰富山城人民的精神文化生活,所以我决定举办画展.同时需要得到政府的支持和帮助''.我一口气吐露了内心的想法,可是没有得到正面的回应.
   又过了一个多月,我几乎是每天都去文化局一趟,整个的白跑.我被告之局领导不在家,等局长回来后再把决定意见通知我.我仍然抱着信心,每天前往,只想听到文化局局长的亲口答应,支持我举办个人画展的意见.
   这一天终于等到了,时候已经是深秋的季节,树叶在飘落.10月底的一天上午,我去到文化局,我被告诉去局长办公室开会.局长姓刘,是老红军,是一个在军旅中上了识字班的扫盲人.他稳坐在办公桌前,四周一圈藤椅坐满了各科室的负责人或者秘书,我站在办公桌旁滔滔不绝,向这些重庆市文化艺术的领导者们,证明我将要举办的私人画展的出发点,意义和作用,我尽力了出于一片爱心.
   长篇大论一通后,只听得到了两位在场领导者的声音,第一个说:"薛明德想要举办个人画展,我们应该表示关心,到时可以派人去现场看看''.第二个人发言说:"老王同志的意见,我支持''.
   到这里会议就结束了,那个老红军的刘局长一言未发.临走时,我说了余下的话;"我完全可以不通过你们,自己去搞画展,如同一群青年人,自发在公园里跳交际舞,他们并不需要向你们请示.我是为了尊重你们的工作,希望得到政府的指导和帮助.就是你们不理睬我的请求,我依然将如期举办巡回露天画展''.
   我选定举办画展的日期是1979年1月28日,这一天是中国的新年,春节!大年初一,真个是喜庆的日子.我提前10天去重庆城几个主要路口,公园,文化馆门外等地张贴了巡回露天油画展的广告.
   在重庆市鹅岭公园,紧邻飞阁这幢豪宅,曾经是蒋介石、宋美玲夫妇,在抗战时的居所之一的草坪四周的树上,用绳把画挂了起来,是在天还未亮时干完了这件伟大的工程,因为由我举办的这个巡回露天油画展.后来在北京巡回举办时,被法新社,路透社报导为这是西方第一次看到了中国人的现代艺术,这是中国文艺复兴的起点.(3.4.1979费加罗报,每日电讯报),香港《观察家》杂志1979年8月号登载了记者游仁泉,美蕾在现场的采访报道附了照片。1981年6月10日我被逮捕后,审讯时曾出示了这一本《观察家》杂志,因为照片中的我好象是在做鬼脸,张大嘴的模样,而被训斥是败坏国格,人格。
   天亮了,没有太阳,潮湿的雾霭中气温显得很阴冷,我身上连买一杯茶,一顿早攴的钱也没有,我那个时期的生存状态后面章节里我会祥细描述。
   很快赶来凑热闹,看稀奇的游客越来越拥挤,把一大圈挂有80幅油画的展场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熟人,画友纷纷上前来与我握手,谈笑,风声四起,不知是何人为我买来了两杯茶水和4个馒头,权当成我的早攴。
   我抬头突然望见公园的美工,他是我的熟人领着一个气势凶凶,怒气冲冲的人来到我面前,经介绍来人是公园里党支书记,我友好的伸出手表示欢迎,对方并没有伸出手的意思.张口就训斥道:"你在我的公园里搞这个画展得到谁的允许?前几天我经过山城宽银幕电影院前看到一个在鹅岭公园开画展的广告,原来就是你呀,叫薛明德''.
   观众把我们团团围住,起哄的声浪不绝于耳.那个年代的人们生活乏味而无聊,这个少见的私人画展又都是些怪画,正好是寻获到的刺激热热闹闹,也增加过年的气氛.
   党代表公园书记感觉到了特别的压力,放话说:"这么多人聚在这里,你敢担保不出意外,一旦出了打架,偷盗治安问题''、、、、、、我赶紧打断他的讲话接着说:"这些都是我事先没有想到的,缺乏经验,这样好不好,为了维持正常的公共秩序,请你通知治安执勤人员到场,我将十分感谢''。
   对方瞄了瞄挂在绳子上的油画,转了话题:"你的这是甚么油画,乱七八糟的,工农兵群众看了要受毒'',简直不象话。
   我心里暗暗发笑,又来了,党的领导人都一个腔调,我心中又暗暗发怵,不过,我不想与公园的当权者的领导人争辩,只好说,我这里放有5-6本留言簿,画展结束时我会把全部的观众留言送给你看了后,再来下结论''.
   这是我给他的台阶,顺势他气乎乎的离开了.画展第一天结束时我拿着留言薄去见党书记,可是他并没有要看观众留言的意思,只是笑眯眯的对我说:"好,好好''.后来我得知当天的门票收入,攴饮茶水的营业额增加了许多,他当然也就乐观其成。
   第二天的展览就没有趁天没亮把画挂在绳上,而是巳轻来了不少人后在热心人的帮助下把画布置停当,这一天发生了几件小插曲。
   在我面前来了几位自称****组织的成员,他们告诉我:"你的画不怎么样,画的人都不像,不过你的画很有思想,有一股煽动的力,正好做我们的宣传工具,把你的画配合我们的文章影印后,传发到全国各地去''.(影印二字当时听着挺新潮)
   "我的画没有艺术性,照你们的说法不怎么群,又从何来的思想性和煽动力呢''.我毫不让步.我坚决捍卫着我的艺术,我的油画,我明白他们缺乏艺术之类的学识,他们只知道画得好像的就是好画.
   又上来了一个青年人,他对我说是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2年级生,他正犯了众怒,我极力劝解,不想招惹事端,我心里明白,举办这个画展,如同在走钢丝一样。
   其间,有我的同学龚才德与他在社科院的哥哥带有照象机,留下了宝贵的实况照片,就是我们现在可以看到的这一帧.
   在鹅岭公园一共展出了3天,之后又去了人民公园,那儿是市中区,离解放碑2个街口.展出一天后,我就结束了在重庆的巡回露天油画展,准备前往北京,之后还打算去上海等地.在人民公园展出时,难免人潮涌动,与当地派出所所长舌战一番的景况就留下给读者们想象的空间去加油添醋.
   这不是吗?岂止是加油添醋,写此文《永远的艺术疯子》的张其开异想天开,胡编乱造,他到底想要干什么?现在真象大白,他是在为川美院长罗中立充当马前卒。
   2月26日我只身带上了2个行李包,分别装了共有100余件油画,都是画在纸板上的,每幅画又都托了纸板,还加了白边,登上了去北京的10次特别快车。
(2015/02/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