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薛明德
[主页]->[人生感怀]->[薛明德]->[R 《《永远的艺术疯子-张其开》》--薛明德]
薛明德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7)(8)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8)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9)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10)(11)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2)_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4)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13)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5)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6)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55
·评艾中信谈新中国油画
·你们已经去了天堂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2)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3)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4)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5)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6)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7)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8)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9)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10)
·xuemingde
·xuemingde
·xuemingde 谈艺术与美
·说《《作品是检验的最好标准》》是错误的
·绘画艺术的特色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70
·与刘仕奇对话
·与刘再复对你
·评徐悲鸿精神的当代意义
·我与中国劳教---薛明德(美)
·我与中国劳教(10-2)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3)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4)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5)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6)
·我与中国劳教(10-7) 薛明德
·中国当代艺术史不是娼妓,不容嫖客任意打伴
·我与中国劳教(10-8)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9) 薛明德
·与吴楚宴对话---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 (10-10) 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薛明德(10-1)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2)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3)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4)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5)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6)
·对《感性和油画的精神法则》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7)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8)薛明德(美)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薛明德(10-9)
·对艺术作品没有新旧,只有好坏,不必紧随时代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10)
·看看别人怎么说---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薛明德(3-1)
·与朝戈谈造型(3一1)
·与朝戈谈造型(3一2)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3-3)薛明德
·薛明德说朝戈的《《绘画是表达的方式》》是逻辑错》
·驳斥邓平祥
·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4评
·3评
·2评
·1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历史的误会
·历史的误会 (2)
·5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今生今世只此一桩无怨无悔
·我的艺术观不改变
·质疑《艺术呆一边去》
·教训一下宋永进
·被拆掉的雕像不是伟大的艺术是耻辱
·天乙是个什么货色
·天乙和他的老板林正碌
·宏物是宏物是宝物
·墨济珀的召唤一一送给薛明德
·敌视知识、文化人的暴君毛泽东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发表:2013-07-29 13:32阅读:343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
·宋伟是艺术天才
·薛明德打魏京生咆哮国会山--薛明德
·贾和震、天乙的痞子语录一一薛明德
·行为艺术《白痴》一一献给王炳章先生
·《白痴》一一薛明德
·写给一一薛明德------听月
·生命如此精彩--听月
·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在圣诞树下开始跨年度24小时禁时
·红绸裹尸--薛明德
·献祭一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2篇新闻稿《红绸裹尸》被删除
·讨伐靳尚谊《《艺术商品》
·对n个问题之我见
·中国当代艺术的普世价值一一薛明德发表:2014-01-24 12:36阅读:114
·关于中国油画民族风 --薛明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R 《《永远的艺术疯子-张其开》》--薛明德

​R <<永远的艺术疯子-张其开>>--薛明德发表:2015-01-27 15:31阅读:192
    <<永远的艺术疯子-张其开>>
   
    --薛明德
   

    R
   
   1993年避居美國吃救濟。张其开除了据说,道听途说,还能说出多少可信度的话来?
   
   2000年之前,我去印刷厂、衣厂,跟车送货,库房发货干活,干的是打杂工,我能够自食其力,也是我体验,参予各种社会劳动的真实写照。
   
   为什么我不去中央公园,时报广场的街边画像?是不是印证了张其开所说的薛明德从来也没有在写实上下过功夫,所以不得上街画肖像挣钱谋生?
   
   发表四张素描肖像,均是以教会里弟兄姊妹为模特尔
   
   
   
   
   
   
   
   
   
   
   
    发表各个时期数张女友的肖像画
   
   
   
   
   
   
   
   
   
   
   
   
   
   
   
   
   
   
   
   
   
   
   
   
   
   
   
   
   
   2000年夏天的一个周未,我驾车帮友人搬家在高速公路上发生了车祸,一个酒后驾车白人青年从我车尾猛烈撞击,把我连同车凶险无比地翻了两个滚,当我从昏迷中醒来时,已躺在圣·云仙医院外科病床上了.
   
   从那时起,我被医学上认定为残障者,享受着SSI福利金及医疗照顾、有家佣,去医院有车接送,体现着美帝国主义的优越性来,当然,后来的车祸陪偿也在情理之中。
   
   张其开投靠川美,在院长罗中立的庇护下,我不但没有从制度上看到有何优越性,倒是看出了百病丛生.下面来面对绘画的写实和张其开在2010.5.为我两次设宴中谈及的话题。
   
    谈绘画的写实
   
   我并非一味反对写实性的油画,写实:有两个出发点,标志着不同的两个方向.早年我在医学院为一些专科画病理解剖图,用的是水彩,我是按照片放大若干倍的比例,精确地去还原成为教学中的标本图,这是一种写实.
   同样,我出于应酬对着希什金的(森林)风景画临摹,是为朋友布置新房,这是一种写实.
   同样,我学习教师的技法在写生风景画时忠实于对象,这是一种写实.
   还有,我画竹无数,熟能生巧,一招一式成了套路,成了胸有成竹,画竹千幅,其为一幅,因为它们只是在为了重复,写实竹的雷同,这是一种写实.
   张其开画了100幅画,100只大熊猫,其为1幅画,1只大熊猫,因为它们只是在为了重复,写实的雷同,这是一种写实,叫做招贴行画.
   张其开强调写实下功夫,可是这样的功夫缺少了绘画感,也叫做艺术性,不过是娇柔造作的一个画匠而已.
   有友人看到我在这里放上的张其开画作图片,而不忍多看一眼,她在电话里对我说,放入这么些,放一张都嫌多.川美的罗中立教授、院长能看得过去?这些动物是无辜的,画它们是一同在犯罪,把这种劳什子拿去迎合画品市场,与奸商等同,不过就是去取悦世俗的有钱人,自己也物以类聚成为暴发户,成了土豪,真是莫大的败坏。
   我看到的是,如果长久地照这样的画风在当今川美流行成一种思潮,那才是遗害无穷。中國變了,他卻沒變,其实,张其开也没变,薛明德没变.张其开变得很有钱,张其开告诉我,他居住的公寓是重庆城最高档的,在渝北区,叫龙湖小区。他拿出黑色的名牌皮夹打开让我瞄了一眼,大至有10好几张花花绿绿的信用卡,他说存款在8位数。各自都仍保持应该是如此的那般模样。
   何谓写实?绘画感,艺术性?朋友最后的一句话是,他(名字都不愿提及)所要的写实不过是掩藏下的金钱交易而已。
    穿插大都会博物馆里画的局部马与张其开画中的马对照
   
   
   
   
   
   
   
   
   
   
   
   
   
   
   
    上面的五张画图片出自张其开手笔
   我们受教的课堂上传授的方法叫做造型,忠实于对象,刻划,塑造,深入,宁方匆圆,透视关乎比例,对称,均衡,虚实,强弱,明喑,冷暖,构图在于协调,稳定,统一,不外有这样三种规格,套路:正三角形,宝塔形,十字形,在这样的框架里才能突出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主题的高,大,上,今天的说辞叫做正能量.比如央美王式廓的素描画《血衣>>,这是正三角形构图,突显了主题,成为了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绘画创作的写实典范。
   下面谈另一种写实:凡外部每一个状态触动心潮起复,五味杂呈,剌激你的触觉,视觉,这是画家的想象,联想,幻想,引起的情愫,情绪,情感,同时还把对人的关照,社会,历史的审美评价带入浪漫的,表现的、象征的、抽象的写实.这样的写实与前面的写实,就有了不同的结果.抽象主义的绘画是最纯粹,最简捷,明晰的写实,她如同一面镜子反映着你的内心世界,这里才是真实的居所,揭示出这种真实,画家采用审美的形式主义,这里被定义为写实的艺术至上.写实不是去忠实对象,而是发自内心,把审美观念转换成美感的形式。.
   我喜欢谢洛夫,柯罗文的写实油画,同样我喜欢高更,马蒂斯,德库宁,蒙克等人的写实油画.我不喜欢艾中信,冷军,靳尚谊,詹仰峻,杨飞云等人的写实油画.他们之间是外在的与内在的分别,工匠的与艺术家的分界,功利的与意味的,是这个,是那个,甚么都不是之分.
   希什金的写实与涅维坦的写实风景画不同之处在于,前者是外在的,后者是内在的,看热闹的大众喜欢希什金,看道道的艺术家喜欢涅维坦.这是在写实主义绘画中的区别,那么更深层次的热抽象,冷抽象艺术的不同于为写实而写实,我们要的是这样的写实,本质是个性化的风格.
   为了揭示出张其开蓄谋已久,在北岛主编的《今天》2009年秋季总86期奇人列传发表了《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之后,我于2010年5月离别17年后回去重庆停留期间,终于张其开有了与我相见欢的那一刻,饭桌上有什么话不好说,不可说的呢?
   让我先放上一篇之前写的与罗中立有关的历史往事,在接下来点明整个事态的原委,《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的书写就真象大白了。
    罗中立,你忏悔了吗?!
     在重庆市沙坪坝重庆纺织厂地区出了两个公众人物,一个叫作薛明德,即作者本人,另一个叫作罗中立,即是本文我要直面的人物。
   
     此人中年得志,得意,得势,官位做到了四川美术学院院长,重庆市美术家协会主席,抱欠,恐遗漏官位恕不一一罗列。多年前,还因油画《父亲》获金奖,名扬四海。
   
     我们同在歌乐山中学成为校友,你高我两班。你德才兼备,勤奋好学,会吹笛,会拉小提琴,游泳、羽毛球、足球、田径你都算得上是好手。记得一天下午课外活动,你热衷跳高运动时发生意外,膝盖受伤。后遗症是你的身高不能控制地疯长,得靠注射针药得以恢复健康。你身高在1.8米上,体重在170余斤,圆脸,五管端正,逢人露出笑脸,经常是怀抱大部头世界名著,还是学生会主席、团委书记甚么的。
   
     后来,我们在四川美术学院附中又成校友。你是63级,我是65级,我们都排行老二,我被你叫做薛二娃,我则叫你罗二。
   
     转眼1966年8月,我们正在家中度署假,院领导来信通知速返校参加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一天上午,校园的钟声响起,全院师生员工在小操场集合。队伍中有同学高喊把院长王颂咸楸出来示众,紧接着李有行、沈福文、肖建初、张心瑞、冯建吴、冯星平、马一平——牛鬼蛇神、反动学术权威、地富反坏右、阶级异已分子,一个一个被反手押在背后,低头向毛主席请罪,向革命群众请罪。
   
     我看见你,罗中立,站在被揪斗的老师——马一平面前,左手瑞着一个粗瓷碗,右手握着一个烂布团,布团在装满墨汁的碗里沾了黑墨汁,就往马一平老师的脸上涂抹,墨汁顺着大花脸往下流淌。
   
     我仿佛看到了纳碎,党卫军式的罗中立在那些低头请罪的走资派,那些个个胆颤心惊,诚皇诚恐,受尽百般凌辱的老师们面前得意洋洋。
   
     当天夜晚,我悄悄去到马一平老师的房间,带去我,一个学生对老师的安慰,我带去了自已写的一些小诗,一些美的理想。我轻声颂读着,是想让受伤害的老师减轻伤痛。
   
     罗忠立,你为你的疯狂、野蛮、残忍,曾伤害无辜,忏悔吗?!
   
     你还曾制造了这个世界上的冤假错案,我蒙受耻辱,迫害至今成为了悲情浪漫主义者,悲情中的惨烈与你不无关系,你难道不会在恶梦中胆颤心惊。我宽恕了你,而你呢?罗中立,你忏悔吗。
   
   两次设宴都是张其开作东,第一次是在川美所在地黄桷坪,人数众多.第二次是在杨家坪商贸中心的一家装饰格调前卫的攴厅,本来约定就我一人赴席,见面时,不想,我带有一女友,
   
   张其开也带有一女友作陪,据介绍职业是模特尔,既然如此,我也不觉得违规,就是引起了张其开 有什么不快,他也很快地以对等的人数开始点菜、食材很精致,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简略而不铺张,口味极佳,令我赞不绝口。
   
   我渐渐留意到张其开心事重重,就是在第一次时我就意识到了,碍于人数众多,欲言又止,现在他完全可以放开对我说甚么来着。用攴完毕,张其开驾车送我们去川美坦克库画室看他的画作。中途那位漂亮的,一言未发的模特尔下车离去,车行在长江边,这条路通往九龙坡渡口码头,江对岸是李家沱,那里有重庆毛纺织厂,厂里的工人们曾以工宣队的名义在1969年进驻川美,来领导上层建筑、、.
   
   张其开把车开进了川美大门,停在了坦克库不远处,眼前不就是当年我就读川美附中时的教学楼吗?我还认得它们的模样,虽然已经衰败得失去了当年的光彩.
   
   坦克库长廊里停放着一辆锈迹斑斑的坦克,我没有看出它的威猛,雄壮,一堆废铁散发着锈蚀的气味,我带着这样的记忆直到今天。
   
   现在有了两人独处的空间,我看出来了,张其开是想要求我,答应他,帮助张其开去完成一件浩大的工程,因为这个待解的宿怨整整积压了40年。
   
   在张其开坦克库的一间画室里,收拾得干干净净,整齐有序,尺寸大小不一的画一字排开,还有在房间中央紧靠着一个又一个大熊猫与其它动物组合的大幅油画.所谓的油画只是使用了油画颜料,画布,而完全看不到油画感,包括色感和笔触,如同舞台布景或者招贴画。我的眼睛一一在全部的画面上扫过,带来一片木然,一片冰凉,一片空洞,但我在仔细听张其开对我柔声细语说出的每一个字。
   
   随着谈话内容明晰起,我突然涌现出了川美美术史系牟群教授的声音,我在出走美国前,曾与他有过一段友好相处的日子.他曾揭露出川美院长罗中立滥用职权,把高铭潞聘入川美美术史系任教,诸多蔽端,整学期川美不见此人影,系内同学根本见不上他面,连他长什么模样也不知道,惶论此人授课日程安排。
   
   牟群出示了一系列有关高铭潞的工资单,飞机,出租车,各种补贴,票据,报销单据,此人在川美挂了个名吃空饷。
   
   我又联想起原川美油画系教授,院长助理龙泉,我与他在2007-2009年间越洋通话中,龙泉告诉我,他之所以出走川美,离开重庆,全是因为罗二阴险,笑里藏刀,人格分裂,我不能再与他相处才来北京的。龙泉离开川美院长罗中立的阴影后,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美术传媒学院任院长。
   
   他中学就读重庆市一中,从那时我就成了他家的常客,沙坪坝是重庆的文化区,龙泉的父亲叫龙实(石),在上世纪50年初期曾职任四川省文联第一把手,反右中被打成了右派份子,下放到重庆建筑工程学院在图书馆任打杂工.重庆建筑工程学院与重庆大学庇邻,1978年,龙实恢复名誉调任川美院长,在罗中立任职之前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