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薛明德
[主页]->[人生感怀]->[薛明德]->[P《《永远的藝術瘋子-张其开》》--薛明德]
薛明德
·薛明德油画作品欣赏
·荒原系列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1)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2)
·作品欣赏——荒原系列2006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3》
·荒原系列2008(1)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4)(5)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7)(8)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8)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9)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10)(11)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2)_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4)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13)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5)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6)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55
·评艾中信谈新中国油画
·你们已经去了天堂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2)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3)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4)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5)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6)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7)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8)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9)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10)
·xuemingde
·xuemingde
·xuemingde 谈艺术与美
·说《《作品是检验的最好标准》》是错误的
·绘画艺术的特色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70
·与刘仕奇对话
·与刘再复对你
·评徐悲鸿精神的当代意义
·我与中国劳教---薛明德(美)
·我与中国劳教(10-2)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3)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4)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5)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6)
·我与中国劳教(10-7) 薛明德
·中国当代艺术史不是娼妓,不容嫖客任意打伴
·我与中国劳教(10-8)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9) 薛明德
·与吴楚宴对话---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 (10-10) 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薛明德(10-1)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2)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3)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4)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5)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6)
·对《感性和油画的精神法则》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7)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8)薛明德(美)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薛明德(10-9)
·对艺术作品没有新旧,只有好坏,不必紧随时代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10)
·看看别人怎么说---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薛明德(3-1)
·与朝戈谈造型(3一1)
·与朝戈谈造型(3一2)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3-3)薛明德
·薛明德说朝戈的《《绘画是表达的方式》》是逻辑错》
·驳斥邓平祥
·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4评
·3评
·2评
·1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历史的误会
·历史的误会 (2)
·5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今生今世只此一桩无怨无悔
·我的艺术观不改变
·质疑《艺术呆一边去》
·教训一下宋永进
·被拆掉的雕像不是伟大的艺术是耻辱
·天乙是个什么货色
·天乙和他的老板林正碌
·宏物是宏物是宝物
·墨济珀的召唤一一送给薛明德
·敌视知识、文化人的暴君毛泽东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发表:2013-07-29 13:32阅读:343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
·宋伟是艺术天才
·薛明德打魏京生咆哮国会山--薛明德
·贾和震、天乙的痞子语录一一薛明德
·行为艺术《白痴》一一献给王炳章先生
·《白痴》一一薛明德
·写给一一薛明德------听月
·生命如此精彩--听月
·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P《《永远的藝術瘋子-张其开》》--薛明德

   P<<永远的藝術瘋子-张其开>>--薛明德发表:2015-01-22 04:37阅读:145
    << 永远的藝術瘋子-张其开>>
   
    --薛明德
   


    P
   
   1987年,我去了日本,一度中斷了我與國內的聯繫,薛明德也從我的記憶內存中被䤰除。九年後我開始回國,關於薛明德的零星消息又鑽進我的耳朵:他多年前刑滿釋放,離婚再婚再離婚,1993年避居美國吃救濟。據說他發福了,蓄髮留鬚,收留一大群流浪狗,繼續畫畫,時不時製造事端,朋友漸行漸少⋯⋯作。我不禁想起他關於在中央美院成立薛明德工作室的提議,三十年過去了,中國變了,他卻沒變,雖說已開始步入晚年。薛明德,永遠的藝術瘋子。
   
   1987年7月,我结束了6年与世隔绝的牢狱迫逐之痛,回到了重庆重新安家,与画家余德进组建了小家庭,取名地平线画室屋.
   
   这一年在张其开去日本前至少有两次与薛明德打了照面,一次是我刚从劳改营回到重庆的第三天,我拎了一画箱数100幅在劳改营里用油画捧,也有自制颜料完成的作品,去到重庆市少年宫,重庆社会大学就设在那里,这里的学员是重庆城的业余画家,是各厂矿,企业任职美工,现在来这儿镀金,毕业后有了文凭就可以评职称与工资挂钩.
   
   当我到达时,有100拾号在教室里正在上课的同学们,完全不顾课堂纪律,蜂涌着冲出教室,团团围住我,我打开了画箱,把画全部平放在地板上,让这些重庆画坛的精英们看够,看好,他们齐声直呼过瘾,在这一群人里,其中就有张其开.
   
   此时张其开就己得知薛明德是劳教6年后返回早已妻离子散,无家可归的重庆城,而不是刑满释放.也不是他写到1987年去了日本,9年后的1996年.
   
   我再婚也是在1987年,我与新婚夫人余德进一道不是在小龙坎大街上撞上了,你敢不承认那一天黄昏,正在街边摊上大吃大喝,为了躲避我俩,你象鸵鸟一般,把整个脑袋埋进桌子下面.
   
   你毫不知羞,好象这样的事不曾发生过,關於薛明德的零星消息又鑽進我的耳朵:云云.
   
   1993年我决定投奔自由世界,自我放逐.
   
   我与中国劳教
   
   ---薛明德(美)
   (10-5)
   这里写的东西本应是在结尾处,我决定提前写在这里,是因为这样的结构安排是合适的。
   2010年5月3日我以SamuelHuang而不是xuemingde的美国护照进入了中国海关,阔别17年后第一次回故乡看望老母亲,也看望姊妹兄弟侄儿侄女,和我的宝贝儿,乖乖女.
   在20多天里旧地重游,与无数的旧相识,好朋友聚会感激莫名,一攴下来就开销数千元人民币,几乎是天天如此.这个事实告诉我,是真的,中国人太有钱了,至少在我的朋友圈里是如此.
   在接近一个月行期剩下不多的几天时,突然重庆市公安局一处通过我的儿子,约定了时间要与我见面,我同意了到时赴约.一辆黑色的房车来接我,儿子也一同上了车,很快小车驶离市中区过了长江向南山开去,那里可是当年抗战时蒋委员长的公馆所在地.山路七弯八拐进入森林深处,我透过车窗看到几个大字,重庆市武警部队招待所.我下意识里知道了就是坊间说的请喝茶.
   我被引领着上楼,穿过红地毯的走廊进入一间套房,正中端坐一人,他是后来被自己介绍的王处长.时间是上午10点钟.只听有人说:泡茶.普耳好吗?我接嘴就说,好哇.又听见有人说午攴己安排下去了,过一会去攴厅用攴.我有一种没地方吃饭,没有地方喝茶似的感觉,需用这里的人来帮助解决.
   开场白大都无聊,我很想进入实质性的话题,看来今天是做不到了,在场的多余人正是我的儿子,他坐在旁边不合适,这里本来也不是他应该来的地方.我与王处长们默契后改在第二天再一次约会,明确我儿子不要到场.
   紧接着下一个重要聚会在四川美院,张其开为我设宴,其中有付宇先生在两个小时后离开重庆乘飞机前往日本为他的个人画展开幕剪彩.时间紧迫,王处长为了营造一个好的印象为我着想,命令小车快速把我们父子二人送去黄桷坪,四川美院所在地.
   第二天上午10点钟,王处长的助手张辛驾车来接我去到一家茶攴厅,王处长已在里面的一个包厢里等候,寒喧后谈话进入正题,总共有3个话题,非常有意思,但我只对其中的一个特别感兴趣.
   1.关于你的历史遗留问题,你心中不满,有气,你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先行者,对重庆的文化艺术事业是有贡献的.对于对去不当的结论,你现在可以提出要求平反.
   2.你的绘画有较高的艺术水准,经多个学术机构、学者,专家评定,我们对你的油画有极大的兴趣,我们可以把你推荐给画廊,拍卖公司,我们认识好多艺品收藏家.
   3我们有专人陪同你前往你愿意去的任何旅游景区,比如大足石刻、就与你们的艺术有关,还可以乘船去三峡大霸看看,了解这些年的巨大变化,你去海外可以多作宣传,让更多的海外关注中国进步的人士了解你眼中看到的中国.
   我当即作出了回答.
   对于3,我很表感谢,能有一个免费吃,住,旅行的机会,还可去我选定的地方,现在看来已经错过了,几天后我就要返回美国去,时间上不充许.
   对于2,你得让我知道是甚么样的学术机构,那些学者,专家,他们具有何种资格,即然是学术性的就得有同等条件下学术性的理由我才能相信,才能给予配合.
   对于1,这才是我眼下最感兴趣,关心的话题.我对你们一直存有戒心,但没有怨气甚么的,你们很少有信任于我,这就是今天的现实,你多次提到要与我交朋友,建立在甚么基础上,我们有一个共同信念吗?我的回答是没有!有共同利益吗?我一直以为没有,因为你们直到我在1993年离开中国前,仍对我的艺术目的为何?伤透脑筋,那一年我44岁,我不想再没完没了地与你们纠缠艺术目的为何,选择了流亡西方自由世界,因为这里不必去争执薛明德的艺术目的是甚么,为谁服务的问题?很早之前我说是为了美,美是我的艺术、绘画目的.你们嘲笑我,我敢担保今天请我喝茶,依然是嘲笑的方式,我只是出于礼节赴约,并没有想要在你这是获得甚么好处.
   这期间张辛先生在一旁不停说,请喝茶,喝茶.
   话题摆在我面前了,我就要把想说的话讲透:
   今天谈话是以中国政府对一个美国公民的交流,我当然想看到真诚,坦率的一面.为了表明你王处长的诚意,请转告我的几点意见给你上面的决策人.
   1979年6月13日我在北京被绑架关押后,重庆市公安局收缴了一份我与美国人黎德签定的由他带走100幅油画去美国的协议书,保存至今30多年了,是不是该退还我本人手中.
   1981年6月10日,重庆市公安局抄我的家时有许物品都不构成反革命罪的证据,是否都要退还我本人手中.
   1982年7月我在劳教期间脱逃途中画的油画21件不构成反革命罪的证据,被重庆市公安局收缴,是否应退还给我本人手中.有我签名的反革命无罪释放证明书是否该退回我本人手中.
   以上3点请给予答复和处理结果,我才可以作出判断,我们是不是朋友,如果是,我愿意为朋友两肋插刀.
   这次谈话不了了之,丰盛的午攴也免了.我按时返回了美国,不过在我的电邮里,出现几次张辛先生发来的电邮,对我表示问候.
(2015/02/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