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西方的教科书有多么的可怕]
謝田文集
·亚马逊进中国:丛林陷入丛林
·马克思的诅咒正在中国实现
·阿里巴巴的中美双重紧箍咒
·中共的国师们在预示着什么?
·《西方对中国的误读》的误读
·新冷战的辩论居然剑指中共
·离心离德的中共中央和地方
·90高龄的卡特总统太糊涂
·占中财阀对民主?克鲁曼差矣
·美日QE之进退对中国的影响
·北京推动亚太自贸为啥没戏?
·世贸组织即将寿终正寝了吗?
·战略管理案例趣闻:陆地鲨鱼
·評點國務院參事的錦囊妙計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中国经济新常态恐怕是旧的
·俄罗斯的式微和中共的服软
·百年商业智慧的创新和陷阱
·中共窃取军事科技为何难成
·奥巴马的国情咨文剑指中共
·西方的教科书有多么的可怕
·世界在丢失中国传统的美德
·中共会主动进攻美国卫星吗?
·中国整合大型国企危害百姓
·奧古斯塔的直言和忍的體悟
·五百
·中共的亞投行注定竹籃打水
·六藝之射與中國經濟的不歸
·法國電影《露西》的玄學啟示
·中国信托业刚性兑付的怪圈
·谢田:美国象牙塔内的三个小故事
·商界的卡迪拉克和罗罗难题
·世界中国学论坛的矛盾讯号
·IMF的特别提款权不很值钱
·回国创业回美坐牢的教授们
·中共政协委员为何敢这样说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一)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二)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三)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四)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五)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六)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七)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八)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九)
·背离韬光养晦的中国很危险
·三访台湾:家的感觉越来越强
·三访台湾:金门的炮弹和钢刀
·三訪臺灣:從中研院到區公所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上)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中)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下)
·习奥在兑现杜鲁门的预言吗?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一)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二)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三)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四)
·中国大飞机背后的忧患心理
·当中国的COE或CEO的难度
·财政部和发改委为何不同步
·诺斯理论为何在中国不能用
·中国人民币入篮是双刃之剑(上)
·中国人民币入篮是双刃之剑(下)
·中共能让七千万人都脱贫吗
·香港纪行:思忖还神几百万人
·熔断机制加剧中国股市的颓势
·浅议红二代的人心向背之论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上)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中)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下)
·插入共产国心脏的美军基地
·川普经济政策击中中共软肋
·房地产最后的疯狂逼近中国
·人类社会面临颠覆性的巨变
·央行救急突显中共治国无力
·美国南方的甜茶和冰茶文化
·大卫‧萨尔纳的《人类贪婪史》
·格查蓝‧达斯的《做好人之难》(上)
·格查蓝‧达斯的《做好人之难》(下)
·川普外交政策再击中共软肋
·中共会顿灭还是渐灭的思辨(上)
·中共会顿灭还是渐灭的思辨(下)
·川普能不能让墨西哥来买单
·从气定神闲进步到心领神会
·中科院院士怎么能那样呼吁
·瑞士的实验和地球人的实验
·中共构陷西方银行实在愚蠢
·中共智库对印度崛起的误读
·英国迟早还要再度回归欧盟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上)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中)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下)
·中共形象广告和党语言特征(上)
·中共形象广告和党语言特征(下)
·美国要伟大中国求强大之谜(上)
·美国要伟大中国求强大之谜(下)
· 美国大学开设介绍法轮功的专门课程
·Why is China After Power and Not Greatness?
·最大出口国为何没国际品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方的教科书有多么的可怕

   西方的教科书有多么的可怕

   谢田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西方的教科书有多可怕?对偏离良知、惧怕真相、和敌视人类文明的人来说,的确非常可怕。图为德国洪堡大学法学院的一名学生在研习法律教科书。(Getty Images)

   北京高校集中的海淀区,上世纪八十年代有家外文书店,好像就在北太平庄、学院路那一带。去过一两次,记忆不很清楚,不知现在还在不在了。书店店面很小,灯光黯淡,里面各种各样的外文书、工具书、新旧西方教科书,密密麻麻、琳琅满目。书店的内部,走到尽头,一个帘子掀起来,就进了店中之店。那是一个隐秘的天地,里面全是盗版书,都是中国政府的印刷厂、出版社印制的。帘子外面有人看着,外国人不能进,它只接待“内宾”,这是中国少有的本国公民比外国人更有“特权”的地方。店里没有多少顾客,却拥挤不堪、摩肩接踵,但人们不以为忤,对这些买书、看书、要了解西方的人们,这是封闭的中国大地上一个认识西方世界的小小窗口。

   第一次去这家外文书店,逛了半天买了一本朗曼的英语词典。它是政府出版社公然盗印的,当时只觉得很便宜,付得起,还挺高兴。来美留学时,把这部盗版词典也带来了。但有一天在书店里,忽然看到了原装、正版的朗曼词典,几乎惊呆了,它印刷精美、字迹清晰、纸板雪白、封面色彩鲜亮,堂堂正正的。想到自己那本灰乎乎、黄突突、字迹模糊的盗版书,登时有种极其复杂、难以名状的愧疚感,和一种偷东西被人当场抓住的耻辱。回头想起这件事,想到中共的政府行为导致国人产生屈辱,觉得这政府也太龌龊了。

   看着那些西方教科书和工具书,即便是盗版的,仍然感觉到其中的震撼和威慑的力量!西方人对知识居然是如此的尊崇,这些书籍不怒自威,让人还没开始读呢,就不由得肃然起敬。正版和精装的,当然更是如此。到美国之后,开始时觉得震惊,西方可真是重视知识和教育啊,这才是真正的尊重知识!毕业后开始教书,出版社都竞相给你寄书,天天在书堆里待着,就没有太多感觉了。直到中共教育部长最近的拙劣表演,才又一次意识到中土和文明世界,究竟相差了多远。

   我们商学院有个退休的前院长,现在是名誉院长,校方为他保留了一间办公室,就在我的办公室旁边隔一个门。通常我们都见不到他,他总是世界各地飞,在巴林或者阿联酋迪拜的商学院讲学。那天他回来了,踱着步过来说,弗兰克,你有没有旧的、不用的教科书,可以都给我。原来,他在帮助外国的商学院收集美国大学的教科书,那些我们不用的,或者旧的,他拿去给其它国家的大学和学生们免费使用。最后,给他整理出二十来本教科书,他打包寄给外国学生了。那些国家的政府和学生,当然对此感恩不迭,非常欢迎,热情拥抱这类义举。

   也就是说,在21世纪的今天,绝大部份的国家和政府在高举双臂欢迎人类的知识、欢迎西方的教科书、欢迎学术界的交流。但在中共国,主管高等教育的高官,却要排斥、杜绝西方的教科书、这些人类知识的荟萃和结晶。这些中国共产党人,他们究竟安的是什么心?!对比一下,就知道哪些国家是在进步,在求知,在向前迈进;哪个国家在后退、在落后、在迅速堕落。

   中共教育部部长袁贵仁“绝不让西方价值观教材进高校”的言论,实在是太离谱,中国高校的教师们必然反弹。不过,既然教育部长的言论能够出台,就注定了反弹的言论不能持久。此时此刻,中国知识界应该做的,应该是集体拒绝使用中共批准、中共推荐、或者中共要求的教材,而是全面开始使用自己的选择,不管是西方的教科书还是其它,集体抵制中共党文化的洗脑和宣传。

   正如人们可以轻易的指出的那样,如果要排斥西方的价值观和西方的文化,中国应该从驱逐马列主义和共产主义开始。实际上,中国的退党运动已经达到了接近两亿人这个惊人的数字,中国人民实际上已经在排斥、唾弃西方文化中的糟粕和残渣。

   袁贵仁的言辞在离谱和荒唐之外,更反映了红朝的绝望,反映出中共在高教领域的思想控制和意识形态操纵已经在九评广传、翻墙普及、自由信息冲破铁幕之际完全失效,“党管教育”的原则已经难以执行。中国的大学里甚至安装了闭路电视摄像头,以确保党的政策被执行,更说明了这一点。现在中南海可是真的进退维谷、非常恐惧了,估计红朝高层连毛泽东时代关闭大学的心都已经多少有了。

   袁贵仁其实在向外界承认,中国的高校教师已经全面冲破了中共设置的政治底线、“法律”底线、和“道德”底线,并且在大面积的“攻击诽谤党的领导”、“抹黑社会主义”,并把“各种不良情绪传导给学生”。可以预计,这些开始觉醒了的青年学生,很快就会跟香港和台湾的青年人一样,站到开启民智、启蒙社会、推动变革的第一线。

   西方的教科书有多么可怕呢?对偏离良知、害怕真相、和敌视人类文明的人来说,的确是非常可怕。中国的教授们说,中国教育部最近十年一直在推进“双语教学”,在外国语类学校更是推进直接用外语教学,并且在几乎所有学科大量使用外国原版教材。中国知识界在积极拥抱人类的最新思想成果,但中共显然不是这样看的。说实在的,中共还真的是蛮有理由感到害怕,因为普世的文明和价值,西方社会最精华的东西(也包括最糟粕的东西),其实都在大学的教科书中了。

   中共害怕什么?世人也看得越来越清楚:他们害怕枪,害怕中国人民拿起枪来推翻它们,所以要抓枪杆子,也纳闷儿为什么美国民间那么多枪,人们就是不武装起义;他们害怕刀,包括菜刀,所以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在北京买菜刀要实名制;他们害怕网,因为他们做的坏事一旦通过网络传开,就没人跟他们了;他们害怕笔,所以必须剥夺人民的出版自由和言论自由。现在,他们又害怕书,害怕人类文明的结晶,害怕真相和真理。所以,人们现在真的应该清楚了,中共究竟是什么。如果说,神韵是人类五千年文明的代言;无疑的,中共就恰恰是人类五千年文明的真正敌人。

   

   

   --转自《新纪元周刊》 第415期 商管智慧

(2015/02/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