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真正拥有说话权的是民众,不是共党]
苏明张健评论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真正拥有说话权的是民众,不是共党

2008-07-25

   

   从七年前至今,我始终坚定不移地反对北京奥运,立场和观点也始终没有改变过。关于这方面的评论和文章我也写了不少,话更是没少说,主题却只有一个,那就是:由共党极权政权主办奥运,只能是中国人民的一场灾难。这场奥运,对中国和中国人民来讲,只有百害而无一利。

   

   时至今日,这场由共党导演的奥运即将开幕了。共党内部当然是鸡飞狗跳,而人民的灾难却是愈加深重。共党敌对人民的立场明显加强;人民直接对共党的抗暴、抗议斗争更加频繁,而且规模更大。冥顽不灵的共党显然是别无它路可走,死死抓住了奥运作为它的救命稻草。可是,奥运究竟能否苟延共党行将灭亡的政权?这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其实共党自己比谁都更清楚,从原先的要以奥运去向世界展示三十年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就,要显示出一个太平盛世、繁荣昌盛的大陆中国的雄心壮志,悄悄地降了等级,变成了“和谐的奥运”。

   

   我在以前的评论中曾经说过:制造假冒伪劣的商品容易,在这方面,共党是堪称一绝。但是制造假冒伪劣的“巨大成就”、“太平盛世”、“繁荣昌盛”,共党就必定失败。国被祸、民遭殃,积重难返,又岂是表面上擦粉涂脂、化妆打扮就能打造出来的呢?一个社会连和谐这样的起码程度都达不到。正是因为社会的不和谐,所以才把奥运降等为“和谐奥运”。最近看起来,和谐是和谐不了了,于是再次降低等级到了“平安奥运”,要借奥运保平安。可惜奥运能否平安的结束,奥运后共党能否有个平安的日子,其实共党自己最清楚。

   

   海、陆、空三军进行战备的演习,离奥运的主会场八百米设立了地对空的导弹装置。六十万专业和义务的保安员遍布全北京,连北京市民上街都要被随时被检查身份证。8月8日当晚的七点到十一点,机场不准有任何飞机起飞和降落。有四十三种人不准进入中国;而在北京的外国人、外地人,又都被轰出了北京。这种种现象我丝毫看不出任何平安的迹象,更不明白奥运是一场战争还是一场体育比赛?

   

   即使是北京的居民们买了票去看热闹,也未必有个平安的感觉。两周前共党又出台了一个《奥运场馆观赛规则》,其中共有二十二条规定和四项禁止。连观众穿什么衣服,什么颜色,随身可以带什么,不准带什么,都做了严格的规定。甚至连微笑都有文明和不文明的规定。近日,共党又花大力气训练观赛的观众们四种手势动作,要求会场上动作要整齐划一。只是没有说,在这四种规定的手势、动作以外,不小心做出了其它的手势、动作,将会受到什么样的惩处?

   

   7月20号,英国的《星期日邮报》报导了国际奥委会对各国参赛选手们的一项新规定。其中说:如果选手们在写比赛日记和言论方面涉及到了评论,批评的对像是主办国、选手、自己的国家或国家的奥委会,以及政治、人权、自由等等言论时,将有可能面对不能参加比赛的风险。而国际大赦组织指责这一新规定,是违反言论自由。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国际人权组织指责国际奥委会,不仅无法要求中国维持举办奥运改善人权的承诺,现在甚至让人担忧,就连参加奥运的运动员的言论自由,都被严格的限制了。

   

   英国的《星期日邮报》则表示:现在还不清楚,究竟来自全世界各国的新闻记者们,在报导之外写些见闻等等,如果内容牵扯到批评中国,是否也违反了国际奥委会的规定,要被取消采访的资格?当对外国运动员和外国记者尚且如此,那对中国人,那就肯定是场灾难了。

   

   7月21号,有超过一千八百名上访冤民们,在最高法院、人大和国务院的信访窗口,被工作人员以接见、谈话为名,将他们全部扣押,并且劫持到了北京郊区的久敬庄集中关押。同一天,在北京的右安门附近的北京桃源饭店的周围,一名上访人员被保安活活打死。而在上海,7月20日的下午,维权大律师郑恩宠被公安传讯。同一天,已经有几十名访民被抓、被关押。

   

   从网上看,不少网民们对此是有不少评论的。有的说,“中国根本没有人权,畅通信访渠道完全是骗外界的鬼话。”有的说,“这几天的形势,我认为就象是处于戒严状态。”更有人说,“奥运来了,我的人身自由也没有了。这根本违反了奥运的精神。我们不要这样的奥运。”

   

   据悉,数目庞大的上访群体,为了躲避当局的搜捕行动,不敢回家,被迫流浪在外。为了缓解北京严重的空气污染状况,7月20号,北京实行了机动车单双号行驶的规定。尽管车辆减少了一半,新地铁又开通了,但是由于同时划出了奥运车专用车道线,没有通行证是不准使用专用线的。所以北京交通的阻塞情况依然如故,丝毫没有缓解的迹象。

   

   北京的居民已经批评说,这是一项扰民的措施,消除了他们原本对奥运的期望。各地铁站的门口,盘查得很是严格:不准带液体,不准带饮料进站。而且地铁拥挤,给正常上下班的市民们带来了很多的麻烦和压力。例如出门没带证件,正碰上查证件的,那就要先被拘留,查清楚以后再放人。

   

   同一天的7月21日,四川省的甘孜州德格县竹庆寺佛学院的僧侣们,因为抗议7月19日一名喇嘛遭到了武警的暴打,与武警再度发生冲突。武警开枪,至少九名僧侣中枪受伤,多名僧侣的手脚被打断。

   

   5月12日的大地震,震中就在四川阿坝藏族自治州。一个月的抗震救灾的专题报道,共党是在为自己歌功颂德,可偏偏就有人相信共党对新闻媒体开放了。我倒宁愿相信这是真的。可是在连续一个月的专题报导中,我们看不到任何一条消息是关于受灾的藏民的情形的。反而在地震发生二十天后,阿坝地区又有八十多名的僧侣遭到了共党的抓捕。专题报道结束了,人们或许以为抗震救灾已经取得了伟大的胜利,至少一切都圆满结束了,灾民们都已经得到了温家宝的承诺,每人每天一斤大米十块钱。可是直到7月6日,大地震发生了五十六天后,四川陇南地区汶县的受灾民众们,却没有见到一瓶干净水,一包方便面,更不要提什么一斤大米和十块钱了。在该县的一些村镇,地方政权仍在以低价强征农民的耕地去搞房地产,并且威胁农民,不签字就抓人。

   

   继杨佳在上海杀死了六个警察、打伤了四个警察之后的半个多月,广东惠州也发生了几千名愤怒的民众杀死了两个警察,打伤了十几个,并且焚烧了警车的行动。7月22日,山东青岛市又爆发了流行性脑膜炎,十六万人被感染,一千两百五十一人已经死亡。由于青岛是作为奥运帆船比赛的场地,山东和青岛政府否认疫情的发生,并且严厉的封锁消息。

   

   大约十天前,青岛海域大约一万多平方公里被海藻覆盖着,当局动员了一万多条船去打捞海藻。此事已被外国各大媒体相继报道了。中国大陆污染严重,早已列入了世界的榜首。已经有了二十四个国家的体育队,拒绝到中国进行奥运前的集训,而去了日本。作为中国人民最大的耻辱,那就是共党为了邀请日本首相福田康夫参加奥运开幕式,竟然出卖了三十万平方公里的领海给日本,并允许日本在中国海域内开采石油,更默许福田康夫可以乘坐日本军用飞机来北京参加开幕式。

   

   中国不平安,所以已经降到了最低等级的奥运也不会平安。以谎言、暴力起家的共党,自己本身就从来没有平安过。自己不能给自己贴上个正确的标签,定一个适当的位置,所以就把中国的百姓们也搅得没个安生日子,世界也因此动荡不安。

   

   各位听众们不要以为,我提到共党把世界搅的动荡不安,那是因为共党有多么的强大,中国又有多么的强大,那就错了。在人权至上的今天,国际社会所关注的,是一国民众的人权状况和人民的福祉。一个没有人权和法治的国家,永远不可能强大。这一点,历史已经反复地告诉我们了。

   

   有人说,中国的GDP很快就会超过德国,成为世界上第四大经济体。这个消息听起来不坏。但是德国的人口八千万,而中国的人口是十五亿两千万,相差几乎二十倍。把GDP的总量分摊到每一个国民的身上,中国的人均GDP仍排在世界上第一百位以外,依旧是个三流贫困的国家。更何况共党一贯夸大成绩,报出的数字水份极大,这也是世人皆知的。

   

   世界关注中国,那是因为中国有巨大的人口。而且全球每五个人中,就有一个人是生活在没有人权和自由的极权专制之下的中国人。同是作为人类的一员,当然世界要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了。至于共党是个什么东西,世界从希特勒、东条英机、波尔布特、本•拉登、前苏共和东欧共产政权,到前伊拉克的侯赛因,直到现在的流氓政权北韩、伊朗、越南、缅甸、苏丹、津巴布韦,早已经明白了,也领教过了,人民是早晚会为了争取自己作人的权利,而去推翻这些政权的。

   

   7月21号,塞尔维亚共和国在首都贝尔格莱德的一辆公共汽车上,逮捕了化妆、潜逃了十三年的六十三岁的卡拉季奇,并且将他送上了联合国的战争罪法庭。卡拉季奇被控在1992年到1995年的战争中,犯下了种族灭绝和违反人道罪,尤其是发动了野蛮屠杀了八千穆斯林的罪恶。这就是我坚信的:人民觉醒,推翻暴政,清算他们的罪恶是迟早的事,也是必然的。

   

   伊拉克的前总统侯赛因,贪污了五百九十亿美元,该判绞刑,一样被绞死,钱是买不来他的活路的。对于中国大陆近几年频频发生的杀警察、炸共党狗官们的事件,基本上我是反对这种做法的,但是我又深深理解这些人为什么要去以命博命。在一个没有法制、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里,人们冤沉大海,找不到公理,最后也只好把正义和道德的利箭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了。表面上看,他们是为了自己报仇申冤,但在客观上他们又是在为民除害。尽管我不同意他们的做法,但是我又实在找不出理由去劝说别的人不要去效仿他们的做法。

   

   在最原始、落后、最粗糙的法理中,也允许有冤报冤、有仇报仇这一条的。民众蒙了冤又得不到公理,当然就与政府结下了仇。过在政府,不在民众。但是共党至今却是不懂得这一点,公然宣称民众的行为是反对政府的。我就不明白,政府为什么不能反对?国家的兴亡,人民生活的好坏关键在政府。国破山河败,民不聊生,不反对政府还能反对谁呢?到现在也没有听说过有人反对或者杀伤民运人士、异见人士、维权人士、宗教人士和含冤上访人士的事发生。而唯一镇压和杀害这些人士的,就只有共党。共党成为当今中国社会一切矛盾的中心。也就是说,中共制造了当今中国社会的一切矛盾,而却又不去解决这些矛盾。那么民众反对共党,当然就是理所当然的了。不反对共党,难道让民众们去反对张三、李四、王五、赵六不成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