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折腾够了,也离垮台不远了]
苏明张健评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最惨烈的金融风暴是在中国大陆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中国人总是共党的受害人和牺牲品
·地痞、流氓当政,中国凭什么强大
·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海峡两岸一边一国,共党是分裂者
·共党为什么如此虐待农民
·别整党了,胡锦涛该赶快谢罪下台
·中国人应该结社、组党来对抗共党
·中国的经济越崩溃,共党的抢劫就越疯狂
·中国的国情是共匪在当政
·共党害人连婴儿都不放过
·该是中国民众结党、结社的时候了
·共党的成就仅仅是把土匪的习气发扬光大
·奥运后的中国人权状况更恶劣
·造假的奥运丢尽了中国人的人格
·共党的行为告诉我们什么是剥削
·京奥输出的是共党的造假、虚伪和狂妄的本质
·共党折腾够了,也离垮台不远了
·死皮赖脸的共党该是受惩处的时候了
·真正拥有说话权的是民众,不是共党
·共党结下的民愤太大,人民必然惩治共党
·共党无规矩,所以为所欲为
·从来要人命的共党,仍在要人命
·共党想把中国人毁成无祖国、无祖宗的畜类
·向贵州瓮安县的中学生们致敬
·共党终于迎来了全民对它的暴力革命
·共党的巨大成就,就是把经济搞垮
·苦难深重的中国民众不需要奥运
·这场地震暴露了共党的嘴脸
·共党与民间团体毫无可比性
·以人民为敌的共党是输不起的
·北京奥运可把中国人害苦了
·共党的不说实话,永远是个大问题
·中国大陆没有明天
·捂毛、愤青愤老、帮闲篾片,还是不是人了
·中国人的勇气都到哪儿去了
·共党为自己设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坎
·和谐盛世是用大屠杀创造出来的
·这是共党第三次对藏族同胞的屠杀
·从苦难文学开始,复兴中国文化
·被共党用完即弃的军人们该觉醒了
·中国人的尸体,共党拿去赚钱
·排名倒数第三的低素质和四个全面
·令人恶心的年年“两会”
·共党确实是要玩完了
·国祸、民祸的总根源是毛泽东
·共产的僵尸们也救不了共党
·共党不知耻,一些中国人也无耻了
·革命、起义、政变,不是我们的目的,却是我们的权力
·做人的权利和尊严万万不可放弃
·人民有权去问责共党
·共党是杀人狂,中国人该有所作为了
·刨根问底,共党连存在的资格都没有
·去除暴政而为众善,功大莫焉
·农民出身的共党,虐待农民最狠
·共党屠杀藏人,竟然有人支持
·共党不是素质太差,而是罪孽深重
·中国人对共党的一党专政还能容忍多久
·随着共产主义的崩溃,共党也崩溃在即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国家,就不是文明的国家
·与共党和解?天理良心何在!
·共党解决不了中国人吃饭的问题
·连裤子都输掉了的共党还能蹦跶几天
·中国需要一个临时过渡政府
·中国人养活了共党,共党却以人民为敌
·不问政治,可政治会来找你
·是胡、温领导共党走向崩溃
·反华的正是共党这个团伙
·民间的道德和正义,是推翻共党的武器
·共党是匪又是兽,这是永远不移的定律
·中华民族有传统、有实力去推翻共党
·中国人正在经历着史无前例的苦
·共党必将灭亡在共党自己的手里
·共党比得上达赖喇嘛和缅甸僧侣吗?
·又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了
·慈禧太后都比共党能干
·人人应把铲除共党当做己任
·僵化的胡锦涛更是无能之极
·习近平躲进了防空洞,怕的是什么
·共党杀人杀得还少吗
·共党不配说中华文化
·反共,就要首先明白共党的本质
·共党要想崩溃得更快,就去打台湾
·我这一辈子
·中国已被共党毁得国将不国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折腾够了,也离垮台不远了

2008-08-05

   

   计划经济肯定不是个好东西。连发明了计划经济的共党,现在都不提计划经济了,那就证明计划经济确实不是个东西。如果从理论上去批判它呢,是令人昏昏欲睡的长篇大论,不如举几个实际的例子去说明,既不扫各位听众们的兴,又可以清楚的说明问题。

   

   例如:前苏共搞计划经济七十多年,活活饿死了两千多万人。人民的衣、食是凭票限量供应。最后撑不住了,苏共垮台了。中共搞了三十年的全面计划经济,活活饿死了六千万人。人民的物质生活贫乏,长期凭票限量供应。也是最后撑不住了。为了自救,不得不自我否定,打出了经济改革的幌子。北韩至今仍坚持计划经济,已经造成了每七个人中就有一个人是活活饿死的现状。而至今饿死的人数仍在每天每时地增加着。古巴也一样,几十年来,已经有几十万的古巴人是划着小船、甚至是抱着门板跳进大海逃往美国。苏共垮台把古巴共产党也吓坏了,马上就把自己的海滩开放,作为西方人的旅游地。由于太穷,怕吸引不来旅客,由党挑选并审查通过了一百四十多位年轻美貌、政治可靠的女人,作为官方的妓女,以招揽游客,成为古巴共党发明的一个经济模式。

   

   凡是共党集权政权的垮台,主要的原因只有两条:一是国内民众的觉醒,二是国内经济的崩溃。

   

   中国民众对共党的反思和觉醒,我认为是应当在1957年就开始了。我这样说的理由有两条:一,是共党当时已经完成了对农、工、商私人财产的大抢劫。共党掌握了财产,实行了计划经济,致使当年的中国GDP从1949年占世界总量的5.7%,下降到了4.5%,凭票限量供应开始了。而这个时候,至少是几千万被抢劫了财产的农、工、商业主们觉醒了。

   

   二,是1957年的反右运动。我们不能把反右运动,仅仅看作是当时对五百万知识份子们的扼杀和整肃。因为这场运动向全国民众们发出的讯号是:从此每一位公民的思想和言论都要受到共党严格的控制。当全国人民都处于物质短缺,凭票限量供应和精神钳制,失去了做人的独立人格、独立思考和话语权之后,对共党进行反思和觉悟的人就开始越来越多了。

   

   可笑的是,共党以为从此就震慑住了全国的人民,可以为所欲为了。从那以后的二十年间,政治运动不断。被运动的民众,无论是丧命的、家破人亡的,即便是侥幸活下来的人们,也都是遍体鳞伤,饱受痛苦和折磨以至污辱。共党折腾足了,民间的反思和觉醒也已经形成了一股强大的趋势。在毛泽东还活着,而文革浩劫还没有结束的1976年,民众们便自发的形成了4月5日的天安门事件。不但促成了毛泽东的死,也给共党敲响了丧钟。而且就是在那几年,中国的GDP占世界的总量下跌到了2.5%,而人口的总数已经达到了九亿。

   

   改革开放至今三十年了,不少人为改革开放是大唱赞歌。更令人可笑的是,这帮“歌德派”,或者是叫作犬儒份子,不仅仅是一般地唱赞歌,而且是在认认真真地:,一会儿是中国人都富了,一会儿又是国力增强了。可问题是,富了的都是些什么人?胡锦涛说:如果共党沦落为官僚特权资产阶级,那就注定要灭亡。

   

   其实共党从打1935年的两万五千里的大逃亡开始,就已经开始,就已经是个官僚特权资产阶级了。跑到了延安,就实行了严格的等级待遇。文革期间,全国人民是一片赤贫,可毛泽东的个人私产,就已经接近上亿元人民币了。邓小平也从来没说过让全国人民富起来的话,他只是说要让一部份人先富起来。究竟是让哪一部份人先富起来呢?当然是让共党这个官僚特权资产阶级先富起来。所以他的儿子早在1989年以前,就富到了拥有二十二亿美元的地步上了。

   

   全国人民在1989年以前所买下的六千亿元的国库劵,也不在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的账上。共党的贪污腐败,正是引发了1989年春末夏初北京学生民主运动的导火索。而六•四大屠杀,那就是共党向全国人民发出的又一个信号:那就是改革开放,不是个富国强民的政策。这个政策的提出,仅仅是为了共党这个既得利益团伙发财致富,根本与百姓和国家是无关的。

   

   我这样讲,肯定是要受到犬儒对我的狗血喷头地一片大骂。但是我不怕,我相信的是事实,我用事实来说话。那就是:一是人口,二是经济的总量。1977年、1978,年,中国的人口九亿。到了2007年的6月,中国的人口达到了十五亿两千万。而现在,中国的人口应该是在十五亿六千万到十五亿八千万左右。三十年的时间,人口增长了近七亿。中国人口十三个亿的这个数字,那是早在1995年以前就已经达到了。可是在1976年、1977年间,中国的经济总量只占世界的2.5%。三十年后的今天,中国的经济总量仍然占不到世界的4%。连1956年、1957年的4.5%的水平都达不到。也就是说,三十点间增长的这1.5%,被这三十年间增多出来的近七亿的人口抵消了。

   

   人民的生活水平没有提高,反而降低了许多。许多五、六十岁的人,至今回味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的日子。从那以后,平民百姓的日子便一年不如一年了。全国十亿农业人口,人均收入至今不过三千元人民币。听上去似乎不少,可物价与三十年前比较,至少增长了二十多倍甚至更多。也就是说,农业人口人均年收入,仍然相当于三十年前的一百块钱左右。占中国人口三分之二的农民没有富,甚至连维持生计都很困难。

   

   共党至今说不出中国的国情是什么。从两百多年前的清朝的中期开始直到今天,再到今后的一百年,困扰中国经济的最大问题,那就是人口。经济的增长赶不上人口的增长,经济的增长量,被增长的人口抵消了,这才是中国真正的国情。仅仅是用GDP、或者是GDP的增长率是根本说明不了任何问题的。更何况共党报出的数字的水份从来都是大的,缺乏可信度。

   

   对于这一点,不仅中国人,几年前连全世界都已经明白了。更加上共党的贪污腐败这个国情。在2004年,就已经有了六千多的共党高干们盗窃贪污了一万四千四百亿人民币,顺利逃往了海外。另有一万七千个中、小官员和六万六千多个暴发户,总共卷走了九万四千亿人民币,也逃往了海外。也就是说四年前,八万多共党的狗官们总共是外逃、卷款十万八千四百亿。那么四年后的今天,又有多少狗官外逃,又卷走了多少钱呢?

   

   很清楚,在2006年的年底,共党狗官们卷逃的款数已经高达到十四万亿。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如果中国经济没有水份也不掺假的真的有所增长的话,那么增长的部份,是根本不够共党狗官们外逃拐带的。而仍在国内的狗官们,贪污腐败,每年的总数一到两万亿,而剩下的才是用于人民的钱。而人口又年年在增长,中国人怎么能富呢?国力又怎么能增强呢?

   

   2006年的10月18日,《中国青年报》刊登了美国波士顿咨询公司“2006年全球财富的报告”。在这份报告中提到:中国的0.4%的家庭,占人口大约是一百五十万左右,占有了70%的财富。也就是说,占99.6%的十五亿多中国人民,仅拥有国家财富的30%。而且这30%的国家财富,还要被共党体制内的千万大大小小的赃官们贪污和腐败走了一大块。这就是为什么近二十年来,我始终认为中国的经济是在走向全面的大崩溃的原因。看看现在的股市、房市和银行的坏帐率,证明金融已经破产了。其后果不言而喻,必将带来经济的大崩溃。而巨大的国债,物价的飞涨和民不聊生,促成了更多的民众反思和觉醒。共党必亡的两个因素形成了。所以说,共党的崩溃已经不是遥不可及的,或者是若干年以后的事情,而是现在,指日可待。

   

   在中国现时各种危机重重,社会矛盾空前尖锐的情况下,共党不顾一切地全力保奥运,就已经证明了共党是完全明白自己的处境,也知道自己大限将至,时日无多。为了苟延这个政权,共党不是不想去解决危机和矛盾,但是它无法、也无力去解决。当前中国一切危机和矛盾的制造者就是共党,共党就是这一切的总根源。

   

   共党不倒,国无宁日,民无宁日。在这一点上,共党自己也是比谁都清楚的。所以才有6月中旬,李瑞环提出把共产党改名叫作“人民党”或者是“社会党”的建议。名字是可以随便改,关键是共党的本性改不了。共党一贯的立场是以人民为敌,同时又是反社会的。改叫人民党,可是屠杀人民、抢劫人民、扼杀人性、钳制思想和言论依然如故。改名叫作社会党,可是在禁止民间结党、结社,禁止民间办报、办电台,否定社会上存在的不同利益的群体,否定社会习俗和制约,否定社会传统,扼杀信仰和宗教照旧进行。只要原班人马的土匪、强盗、流氓、痞子的本性仍在,哪怕改叫作“上帝党”,国民依旧是要遭殃的。

   

   至今仍然有不少人对共党仍然抱以希望。他们把希望寄托在今年秋天的大整党上,或者是把希望寄托在某个人上台或者是当政上。共党已经走投无路,对自己都不抱希望了。我真不明白,这些人是怎么想的?难道共党真的比这些人的亲爹娘还亲?

   

   共党已经把苟延政权的全部梦想,都寄托在奥运上了。不管是展示所谓的巨大成就的奥运,还是所谓的和谐奥运,或者是现在叫的平安奥运,反正是折腾个鸡飞狗跳。近来,在为了争取各国政要们参加开幕式,共党又干出了一连串既羞辱自己,又丧权辱国的事情。

   

   为了让日本首相福田康夫能够参加开幕式,胡锦涛默认了日本在东海上划分的中间线。等于是日本人不费一兵一卒一枪一弹,就白白地得到了中国的三十万平方公里的领海。这还不算,胡锦涛还让日本人进入到中国领海内去开发石油。日本人是举国欢腾,而中国人是被蒙在鼓里。最后,福田康夫又提出要乘坐日本空军的战斗机去北京参加开幕式,共党又默许了。

   

   在二战中,究竟中国是战胜国,还是日本是战胜国?三千万中国军民死于抗战,而时至今日,中国反而要对日本割地让利。天理何在?三千万英灵蒙羞,中国人民蒙羞。法国总统提出,8月份要公开接见达赖喇嘛,共党既没有抗议也没有什么严正声明,同意了这一作法,换来了法国总统同意参加开幕式。美国总统布什公开接见了民运人士,同时接见了共党的外交部长杨洁篪。这等于是公开的给了共党一个羞辱和下不来台,共党一个字都不敢说。只要布什能参加开幕式,哪怕骂了共党的娘都没关系。

   

   在国内,三军进入了战备状态,六个有奥运项目的城市,进入了战争戒严的状态。虽然不得人心,但表面上看,共党好象还多少有点权势。可是在国际上,共党上窜下跳,求爷爷告奶奶,充份地暴露出下三烂的小丑的本性。就连对台湾的态度都变了。既开放了三通,又帮着台湾组成大陆旅游团去台湾旅游,还要帮着台湾进入世界卫生组织。既不骂台独,也不威胁武力攻打台湾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