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京奥输出的是共党的造假、虚伪和狂妄的本质]
苏明张健评论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京奥输出的是共党的造假、虚伪和狂妄的本质

2008-08-14

   

   生物学家说,生物界是由植物和动物两大类组成的。人是动物,但是属于高级动物。而动物学家说,动物只属于它为了生存的行动。人类学家说,人之所以有别于动物,那就是因为人有思想。考古学家在非洲发现了同是三千五百万年前的森林古猿和化石古猿的化石。虽然都叫作古猿,但是经过鉴定,化石古猿是人,而森林古猿就是猿猴。近代的DNA技术就更是明确的证实了,无论是通过何种的媒介,人与猴子是不能相互转化的。猴子只属于它的行动,而人是有思想的精神生命体。在当今的世界上,除去共党是拜猴子为祖先的,再无任何人认为自己是猴子的后代了。

   

   而人文学家们认为,人生而有自由、自由思想、自由言论。哲学家则提出,自由思想、自由言论是天赋予的人权,更提出了自由、自由主义的理论。而教育学家便认为,教育的目的就是去培养一个人的独立人格、独立思想、自由精神和民主意识。道德学家们认为,礼貌、礼节、礼仪、自律和公德意识是衡量文明人与野蛮人的标准。而政治学家和社会学家则认为,当人们无法拥有言论自由的时候,那就是整个社会的缺失和损失。而历史学家们提出,中国文化经历过漫长的起源时期,在中国的封建时代得到了极大的发展,成为了礼乐文化。

   

   可是到了秦朝开始,封建时代就结束了,中央集权专制时代便开始了,中国文化从此变质成为了专制的文化。历朝历代的统制者奉行皇权至上的皇权主义统治,那么相对应的则是全体国民们的下跪、磕头、高呼万岁的奴隶主义的体系。皇帝们维护的是皇权至上,共党拼命死保的是党权至上,唯独不提人权和民权。所以有识之士们说,在大陆中国是至今仍行秦政治。在一个没有民权,没有民意,更提不到人权,而只有共党是伟、光、正的全民奴隶制的大陆中国搞奥运,这就是我自始至终反对北京奥运的原因。

   

   有人给我画了一个大饼,说奥运过后共党会开放政治体制改革机制的,中国人也会享受到人权和自由的。我也确实巴望这个大饼能够充饥。但是在为奥运的七年筹备期间,是足够开放党禁、报禁,让民间组党,并且完成一届全民直选总统和国会议员的活动。奥运前七年共党不做的事情,奥运过后又凭什么去做呢?看看现在的北京,全军进入了战备状态,地对空导弹搬进了闹市区,十万警察加五十万业余保安日夜巡逻,三十万个电视监测器安装在大街小巷,四百万中国人和外国人被轰出了北京,其中近十万人被共党的军警暴打、残害以至丧命。

   

   开幕式上表演的两千一百多位演员当中,其中一千五百多人是军警。而观众席上便衣、军警的人数更多。一千多家工厂为了奥运停工两个月,一半以上的机动车不准上街行驶。军民们被告知要呆在家里不准上街,大批的人员被逮捕。8号当天,北京空气中悬浮粒子的指数是一百九十,而国际的标准是五十,空气的污染度超过国际标准的三倍。气象台报出了当天晚上有雨,共党便下令在8号下午四点钟到半夜的十一点半,在北京的二十一个发射点共发射了一千一百零四颗灭雨火箭。一场大雨被炸没了,使开幕式可以在高温、闷人、湿热、污染的空气下进行了。共党所有的所谓丰功伟绩无一不是建立在人民遭殃、受害和死亡的基础之上的。这就是这届北京奥运向世界输送出的价值观。

   

   除去极少数的中国愤青、愤佬们之外,广大的民众是冷淡的,甚至采取远离奥运城市和场馆的做法。数量庞大的民众在抗议、在哭泣、在流血、甚至在死亡。我早就说过,北京奥运必将是中国人权的一场大灾难,同时也是中国经济上的一场大灾难。看来我没说错。直到奥运开幕,北京的旅店、宾馆的入住率仅60%到70%之间。用外国记者们的话来形容说,那就是空荡荡的,失去了奥运的商机。

   

   可共党又为奥运投入了令世界震惊的天文数字般的巨额投资,最后买单、还债的还不是贫穷的中国百姓们?!共党低三下四地拉拢、收买、哄骗,甚至以丧权辱国的条约,邀请来的开幕式上的各国政要们所看到的表演,竟然是一场乱七八糟的垃圾大杂汇。仅仅也就是靠着人多和灯光的变化,去力图制造一种没来由的、虚幻的幻觉。有评论人士说,这纯粹是政治强奸艺术的怪胎。而网民们说,“这不是中国传统文化。”“这搞砸了,很烂。”“看了开头就恶心,没看完就睡着了。”“这完全是一场用金钱和高科技包装出来的视觉盛宴和精神的垃圾场。”“张艺谋只不过是一个贩卖个人审美情趣的傀儡导演而已。”

   

   对于上述网民的这些评论,我基本上是同意的。我想对其中两个节日提出一点我个人的看法。一个就是由两千零八个人演出的打击乐器的一种舞蹈不是舞蹈,音乐说不上是音乐的那个表演,看完后使我莫名其妙。后来有网友说,那种两千零八个人击打的不知是什么的乐器呢,是张艺谋先生称为是缶。闹了半天,原来两千零八个人是在击缶。缶是一种古乐器,出现在三千多年前,在中国的古籍《周礼》、《诗经》和《东周列国志》中都出现过这种乐器。其实缶,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瓦盆、瓦罐这类东西。

   

   看过《封神演义》的人都知道,邪教的门人琼霄和碧霄两位娘娘,所使用的法宝叫作混元金斗,其实用现代的话说呢就是马桶。演义与志不同。演义不是正史,可以发挥、创造,与野史、败史、民风、村俗是同类的。与混元金斗不同的是呢,缶这种乐器是出于正史,是有据可查的。但缶却没有能够象琴、箫、锣、鼓,也就是古人说的丝、竹、金、革这些乐器能流传下来。原因是在古籍的记载中,击缶的人通常都是在心情郁闷、迫于无奈之下,心情痛苦,感到没有希望,或者反映一种必须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的情形。如果击缶这个节目是出自于张艺谋先生的真实心情和思想的话,那么这个节目,就是在向全世界向共党发出的挽歌,或者是丧礼。那我佩服张艺谋。否则的话,就是张艺谋先生在有意地糟毁中国文化,至少是不懂装懂,糟蹋艺术。

   

   另一个表演估计也有上千人参加。场景看上去象是切削的同样尺寸的上千块木头,也可以说或者是骨牌,或者是麻将一类的东西,忽高忽低的在蠕动着,让人看不出个所以然。直到结束,似乎是才把主题点了出来,原来是一个中国字---“和”。这是最令我感到恶心的。张艺谋是在为共党涂脂抹粉。“和”字的意思都是好的意思,如果说北京的奥运是向国际社会传送和平的诚意的话,那么美国总统布什的保镖竟然带了六百人去北京,那就证明了中国的国内没有和平。连共党一再降等,最后降到了平安奥运的“平安”都不具备。国家元首出访外国,贴身的保镖不过是一、两名,最多四名。如果带来了一个加强营的保镖队伍的话,那就证明了所到访的国家不平安,是在动荡中,或者是在大动荡的前夕。一个自身都不平安的国家,又如何向世界输送和平呢?

   

   事实也证明了中国不平安。8月9号,一个巴克曼的美国游客,在北京的鼓楼被一位杭州来的叫唐永明的人刺杀致死。另外,巴克曼先生的太太和导游同时也被刺伤。巴克曼夫妇是随着他们的女婿、美国排球队教练而来到北京的。北京协和医院表示,只收治了一位伤者。另一位伤者在哪里?则推说不知道。唐永明杀人后跳楼自杀,杀人动机至今不明。

   

   我的看法是,像这种敢于搏命,以命换命的人,十有八九是含冤深重、冤沉海底的人,或者是与共党有血仇的人。像杨佳先生手刃十多个警察,不仅是为自己伸冤报仇,更是为民除害。唐永明手刃美国人,焉知不是要引起国际对中国人权的关注?

   

   一个原本是和平、友谊的奥运,却被共党办成了政治奥运、腐败奥运、暴力奥运、恐怖奥运。张艺谋弄出的这个“和”字,如果是和谐的意思,那就已经过时了,成为了昨日的黄花。共党早就把和谐奥运降等为平安奥运了。国家不和谐,奥运当然无法和谐。

   

   另一个解释就是:和为贵,忍为高。可共党是从来与人民为敌的。只是杀,从不讲和,更不请罪,也从不容忍任何不同的声音。“和”与“忍”是两种美德,共党全没有。“和”是要看与什么人和,共党是只想害人、杀人、抢劫,就是不想和,百姓们又怎么办呢?那就只好忍。可是忍也有个限度。突破了限度,就是忍无可忍,到最后只好出手了。记得张艺谋曾经也拍出过两部很好的电影,怎么会堕落到了今天的这个地步上了呢?同是一个张艺谋,为什么前后判若两个人?是喝了太多的共党的狼奶?还是在共党的金钱、官职、职称和名声的收买、笼络下,丧失了独立的人格和独立的思考?

   

   老子李耳先生说:“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我们每个人都有口、眼、鼻、舌、身、臆,佛家称之为六根,道家就称之为身。由这些感官而产生的欲望,如果不受到道德、道义与良知的约束,那就产生大患。为了满足个人的欲望,一味追求个人的欲望,最终导致道德沦丧,良知全无,人性也就泯灭了。这个人也就与动物没什么区别了,也就不能称其为人了。

   

   与张艺谋同是陕西人的人权律师高智晟先生,为我们树立了一个什么是人、人何以为人的榜样。高智晟先生站在了人类道义与良知的立场上,发出了与共党不同的声音,而招致来的是来自共党种种的迫害。去年的9月22日,高智晟先生被一群秘密警察带走,受到了长达两个多月的裸体酷刑、拷打。高智晟先生至今仍在党警们的酷刑折磨和精神的摧残之中,没有屈服。

   

   一场所谓的百年梦想的奥运,丝毫没有改变共党无人性的本质。百、千、万维权人士、民运人士、宗教人士、含冤人士、法轮功人士们仍在受着同样的折磨和摧残,无辜的民众们仍然死于不明不白之中。但是与此同时,民间正义和道德的力量也在发起着风起云涌的抗暴斗争。“共产党滚出中国去”,“共产党滚回西伯利亚”,“驱逐赤虏”的口号声已经响起来了。这就是中国人民觉醒了的声音,是人性、正义和道德力量的呼声。至于那些只会人云亦云,且又智商低到了无论遇到什么,都只会喊加油的愤青、愤佬们,不知是否看到了在这个开幕式上,与姚明手牵手出场的四川小学生林浩手中的共党五星旗是倒挂着的?是否应该为此而狂喊一通加油呢?全球收看直播电视的观众都看到了这个场景,共党的丑也丢出去了。

   

   懂国际法的朋友告诉我说,“确实在国际间有一个通用的信号,那就是倒挂国旗。所代表的意思是国家在危机中,请求援助。这个信号比通常所用的SOS求救信号所代表的意思要严重的多。”为了这场奥运,共党是折腾了个鸡飞狗跳。从8月8号至今,沪、深股市是只跌不升,而且跌幅不小,证明了大陆中国经济崩溃的噩耗。此时此刻发出了倒挂国旗的危机信号,让全世界都知道,我看这样做还是对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