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被共党用完即弃的军人们该觉醒了]
苏明张健评论
·罪恶累累的共党居然要人民永远跟党走
·习近平的狂妄必然导致灭亡
·习近平姓党
·政府要民选,独裁走不远
·绷着脸的习近平究竟还想要什么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中国人的尊严都上哪儿去了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反人权的习近平却妄图政治正确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想落空了
·习近平造成的祸害不在毛泽东之下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习近平在步满清灭亡的后尘
·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当上了核心的习近平再次把中国社会拉向大倒退
·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不知习近平还想怎样包装自己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川普就是不给共党一点面子
·共党的路已经走绝了
·习近平的退路在哪里
·美国造形势,中国出英雄
·共党过不去2017年
·习近平正在做末日的准备
·习近平的梦想都落空了
·邪恶的共党无法应对世界新形势
·不给共党转移注意力的机会
·共党诡辩的宣传来自马主义
·文化大漠的现代中国大陆
·共党垮在旦夕的2017
·习近平能对川普谈什么
·恐怖主义和共党暴政同属于一个意识形态
·论鬼
·比较川普的两个多月,习近平的四年什么也没干
·川习见面,习近平一败涂地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被人看不起
·郭文贵的揭底让共党们胆战心惊
·贼喊捉贼的习近平最腐败
·共党自身的包袱必将压垮习政权
·“一带一路”是卖国,是浪子败家
·该是中国人做抉择的时候了
·六四屠杀二十八年周年祭
·习近平当政,中国更穷,人民更苦
·共党死不认罪,全靠国民去铲除它
·陷入内外绝境的习李政权
·多思多想,提高智力,不做盲从
·共党加紧毁灭又一代青年人的精神、灵魂和人格
·在国内外一片谴责声中的习政权
·独裁者惧怕普通民众
·中国人急需文艺复兴
·习近平凭什么当世界领袖?
·习主义仍将是共产的异端邪说
·习近平或许不知道他已民心尽失了
·讨习的局势已然形成了
·浑然不觉大限已到的习近平
·最后挣扎中的习近平
·全民大革命、大起义的时刻到了
·习近平竟然不懂独夫即是民贼
·习近平输得惨
·跌到谷底的习近平反弹不起来了
·习近平不知道他的大患在即
·习近平有什么脸召开十九大
·习近平从十九大上什么也得不到
·习近平是奴才,不是伟人
·更加祸国殃民的十九大
·习近平的演讲让中国人丧失了一切的希望
·习政权违法拆邮包、偷信件
·习安排的又一场对全民的大抢劫开始了
·习近平依的是什么法
·哀哉!无知且又不自知的习近平
·习近平能在川普面前表现什么
·川普访华,习近平输得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共党用完即弃的军人们该觉醒了

2008-02-11

   

   共党一贯作假,但是假做真时真亦假。事关民生大计,凭借着宣传、捂着、盖着,制造假象,不但解决不了任何的民生问题,反而要引起更大的民愤。转眼离北京奥运还有六个月,劳民伤财地粉饰太平根本徒劳无益。近来频频出现了北京市民、天津市民纷纷上访控诉两市政府强行无理拆毁民房。这也仅仅是由海外媒体现场拍摄到的场景,转发到了海外的电视台,向全球播放的一个新闻。

   

   其实像这样的事情,每时每刻都在全国各地发生着。有识之士早就预料说,2008年的北京奥运,必将给中国带去两个不同的结果:第一,就是中国人权状况会有所好转,共党多少会学习一点点的现代文明;另一个结果,则是中国的人权状况将会更恶劣,共党会拚命地牵制民间的各种声音,镇压一切的大大小小的维权抗议活动。

   

   不幸的是,共党果然执迷不悟的走上了后一条路。当然了,这也是由共党的本性所决定的,不如此便不是共党。股市大跌,物价爆涨,假象破裂,真相就暴露了。1月28日,上海股市大跌7%。新年将近,全国电力又供应紧张,铁路、公路、空运,又陷入混乱,物价暴涨。

   

   共党又急急忙忙的对外公布,2007年中国的经济增长率为11.2%。在1月27号,BBC电视台主办的全球经济研讨会上,当有人提到这个11.2%的数字时,与会人士纷纷摇头。会议的主持人说,这就叫泡沫,并且称是泡沫的中国。

   

   一位参加会议的中国人大代表,也承认说经济内部确实存在着泡沫因素。这就是现实。撒谎惯了,假如这个11.2%的增长率是真的话,也不会有人相信的。何况这个数字也不是真实的。一个内外债台高筑,且又贪污腐败横行的国家,却取得了天文数字般的增长率,确实是令人无法相信。这类的假大空话,在共党治下是公开的、无处不在的。凡是共党严密封锁的,从来不说,也不报的,那就是最黑暗、最见不得人,同时也是最真实也是共党最提心吊胆的事情。

   

   今天就让我们来说说共党的军队。其实,那支叫做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队,其实是既与中国无关,更与人民无关,充其量不过是共党的私人卫队。记得1989年六四大屠杀前后,共党的元老王震说过,“我们有农民为我们种田,有工人为我们做工,有军队保卫我们,就足够了。”

   

   这支党军在上个时期的二、三十年代叫做红军。从记载和调查中,这支红军是被江西、湖北、湖南、贵州、云南、四川、陕西、甘肃、山西等等省份的老百姓称为匪,也就是土匪。只要是听到是红军要来了,家家户户扶老携幼,弃家逃难。红军走后,人们回家,看到的那就是良田被毁坏,墙倒屋塌,粮食、猪、鸡等值钱的东西被抢劫一空。老百姓们说,红军所到之处如同蝗虫过境一般,所有的一切都被破坏几尽。这就是这支军队的所谓革命传统,也是现代解放军和武警的前生。

   

   从不断发生的大屠杀和血腥镇压各地维权抗暴运动来分析,这支军警队伍至今仍然是既不属于国家,又不属于人民所有,仍是属于共党的党军、党警,充当着共党的保镖、家丁和看家护院的打手。也难怪法国军方在去年年底一份分析中国军方的报告中,最后一句话中写到,“中国军队无论从常规武器方面,还是从核战争方面,都没有任何的优势。可中国的军费的开支却惊人地高,每年都是以两位的数字在增加着。如此高额的军费开支,又不时地引起了世界的关注。中国的纳税人们花了这么多的钱,可是这支军队却连常规武器的优势都不具备。那么钱都到哪儿去了?贪污、腐败,这是唯一的回答。”

   

   早在十年前1998年的11月,中央军委、中央军纪委在北京的西山召开的军委生活会议上,当时的国防部长迟浩田说,“从1994年来,军队所办的经济实体的资本收入有80%是被高中级干部们私人挪用走了。每年的军费中,也有50%以上,是花在了高中级干部吃喝、旅游、豪华住宅、购买轿车上。”

   

   近两、三年间,有资料显示,中国军队的大大小小干部,至少贪污了军队的数字在三千亿元以上。也就是说,全国的民众要辛辛苦苦地创造出至少一点五万亿到两万亿元的产值,才能有三千多亿的利润,但是却被高中级的军官们贪污掉了,等于这一、两万个亿的产值蒸发了。

   

   中国有着世界上最庞大的军警队伍,总人数在一千万人左右。真正的作战部队人数,据说是四百万。仅贪污一项,那就是三千个亿,可见贪污腐败的酷烈。原中央军委的办公厅主任董良驹,一个人拥有的轿车十五辆,在全国的名胜之地拥有别墅达九栋之多。共党的媒体是从来不报道这些的。但是网络的发达,却使共党根本无法掩盖这些内部黑暗腐朽之事。

   

   在2006年的6月29号新华社发布消息,证实了海外报道的海军副司令王守业已经被拘捕了。官方指控他道德败坏,利用职权索贿受贿,严重违法乱纪等等。但是,绝口不提王守业贪污的金额是高达三亿元,更不提他的后台是中央军委办公厅的主任和江泽民办公厅的主任贾廷安中将。而贾廷安的后台呢,那就江泽民。王守业包养的情妇一共是五个,因喜新厌旧被情妇们联合起来举报了五十八次,引起了上级的注意。

   

   三千亿军费被贪污,也不过才满足一千个将军们的贪欲。中国有多少将军? 还要有多少个亿去满足将军们?将军们满足了,还要花多少钱去满足校官们?尉官们?

   军警队伍正好是中国现今社会的一个缩影:有权有势的就大肆贪污腐败,作威作福;而最广大的士兵和下级军官们则处于军队里面的边缘阶层,受苦受难的阶层。脏活累活是他们干,命是他们去卖,担当屠杀和镇压人民的恶名也是他们的。

   

   据了解,新入伍的新兵,通常也要事先带着几千块钱入伍,为的是贿赂军官,能在军队里某个好差使,或是为了入党,或者是为了提升。早在四十年前,我作为新兵,也曾经经历过早上给班长打洗脸水,晚上给班长打洗脚水的事。仅仅一天,本人就不干了。不到十个月,就拿着三十多块钱的复员费离开了军队。军队内部的黑暗是早已有之,历来如此。而且是越演越烈,与时俱进到了今天的这个程度。

   

   共党专制下的社会是永远没有公正可言的,所以作为绝大多数的工农兵,永远是这个社会里收入最少,待遇最低,又最没有保障的群体。卸磨杀驴,念完经打和尚是共党的一贯的作为。我当兵的年月,士兵灶每天每个人是三毛七分钱的伙食费,还要被连长,排长们多吃多占。每个月六块钱的津贴,还要被班长,老兵,排长们敲竹杠,要去几包烟或者是一两瓶酒。好不容易得到了批准离开军营一天的假期,就如同犯人离开了监狱一样。

   

   只要你离开了军队,或者军队不用你了,便给你几十块钱的复员费。哪儿来的回哪儿去,一脚踢开,再不理你了。在军队,是军官们喝兵血;转业复员回到了社会,共党的层层官僚们又在喝民血。逐渐觉醒了的中国工农大众们开始了风起云涌的维权运动,军警复员退伍的这些官兵们也加入了进来,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也投入了斗争。

   

   从共党政权内部透露出来的资料显示,早在1999年,复员退伍专业军人们因为对于安置问题的不满而上访告状就已经高达七、八万人次,包围冲击地方政府七十三次,导致流血的冲突二十七次。2000年的3月,河北省的保定、衡水、邢台、张家口、承德地区的四十余位复员的军人代表,在石家庄省安置办公室的门前请愿,要求当局按照文件规定,落实复转军人的安置。由于受到了无礼的对待,代表们表示要见省长或者是省委书记。没想到接待他们的官员打电话调来了武警,企图镇压,却被这些老兵们上去就把武警们的枪缴了下来,双方开展了肉搏战。

   

   到了3月22号,河北省九个地区的八百多名复转军人们赶来石家庄声援。由于省政府蛮不讲理,谈判无法进行。于是三月24号、25号这两天,九个地区的两千多名复转军人们聚集在了石家庄,开会决定全体去北京,找中央说话。25号消息传进了中南海,江泽民就吓坏了,急电河北省党政军的头头们。

   

   电文中说:“星夜赶赴现场,控制事态的发展,立即答复复员退伍专业军人的一切要求,要认真切实解决落实安置的问题,不能拖,不能把问题上交到中央,更不能让事件的风波扩大到其它省区。”同时江泽民还急电河北省委的书记,说:“你要亲自下去,不要拖拖拉拉,要放下架子,绝对不允许把矛头上交中央。”到了3月28号,河北省政府向复转军人们明确的宣布,接受他们的一切条件,并且立即落实。

   

   胡锦涛上台以后,复转军人上访告状越来越多。陕西省西安市上访军人在致中央军委的公开信中指出,“陕西全省一百零九个市县均存在多年上访而一直得不到解决的军人案件。上访的军人涉及到了抗美援朝、对越还击战、以及现在各个年代的各种问题。”同时由于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上告无门,近两年来,陕西各地的军人上访迅速的向组织化的事态发展。2004年10月19号,四川绵阳,南充,内江,广源,宜宾,眉山共十七个市县近三百名复转军人,代表着全省八万六千多名退伍军人,准时地聚集在成都市的督院街,向四川省委省政府讨说法。

   

   2005年4月,陕西省政府门前连续爆发了几起大规模的对越战争的老兵们静坐示威的事件。同年的4月11号,位于北京西城区的中央军委信访接待站,两千多名身穿军装的退伍军人集体上访,引起了北京市政府的极度恐慌,调集了北京西城区的全部警力和全副武装的防暴队包围现场。

   

   2005年6月20号,广东省政府大门口结集了上千名退伍军队的干部,其中包括抗美援场的退伍军官,要求省政府落实军转干的生活困难问题。2005年8月1号,几百名退伍老兵在北京解放军总政治部门前静坐示威。同年11月,深圳五千多名由军队集体转业的建筑公司职工,因不满在国企改民营中未能兑现对职工的赔偿承诺,发起了集体的抗议行动。2006年5月11号,七百多名退伍军人身着军装在北京解放军总政治部门前抗议。

   

   2006年7月,近千名当年参加过对越战争的老兵在陕西省政府门前请愿,与警察发生了冲突。从2006年下半年到整个2007年全年,复转军人维权抗争活动此起彼伏,波及全国。与此同时,发生在全国各地的大大小小农民维权运动,工人维权活动,农民工的维权活动,以及城镇居民的维权活动中,复员转业军人们通常都成为了这些活动的组织者和指挥者。

   

   共党是靠军队打天下,坐天下,又靠军队的保护,才坐天下五十八年,任由共党为所欲为祸国殃民,杀人越货,贪污腐败。在任何一个国家,退伍军人都是受到全社会的崇敬,并且受到政府的优厚待遇。凡是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老兵们,尽管现在的年龄都是八十多,九十多,甚至是一百多岁了,他们仍然享受着每个月的高额的津贴和政府提供的优厚待遇。早在1944年,美国的国会就颁布了《退伍军人权利法案》,为退伍的军人提供了医疗、住房、工作和继续接受教育等等的优惠政策。美国目前每年约有二十万军人退役,其中军官约两万多人。到现在为止,美国共有退役军人六千多万,占到美国人口的五分之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