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这是共党第三次对藏族同胞的屠杀]
苏明张健评论
·整党要学朱元璋
·只有宪政民主,民族才能复兴
·中国的出路在于政治制度的变革
· 相信造命在天,不如立命在人
·该是中国人警惕的时候了
·中国大陆的三大崩溃不可避免
·共党们都是衣冠禽兽
·中国大陆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
·关于布达佩斯召开的全球民主论坛大会(2012年)
·中国人不做共党的梦
·共党的党老板一届比一届昏庸
·腐败就是罪恶
·中国人该知道“强国”的真相
·共党连存在的合法性也丧失了
·在国际社会中,共党政权没地位
·人民决定国家的前途
·马列毛的主张使得共党只能破坏,不会建
·马列毛的主张使得共党只能破坏,不会建设
·习近平的九号文件,究竟是什么内容
·中国人民不该允许共党苟延它的政权
·三中全会仍将使人绝望
·共党的立场就是与人民为敌
·人民、共党,究竟应该谁怕谁
·除共打鬼势在必行
·毁我中华民族的三大祸害之一是共党
·只要共党仍在,中国就没有前途
·共党的话,绝对不能信
·习近平的三个自信,其实是无自信
·国安会的成立是衝着谁来的
·关于共党的合法性问题
·经济崩溃,苦难深重的是中国人民
·习近平究竟要把枪口对着谁
·钱是买不到真朋友的
·越是乱世,人民就越是要有理性 越是乱世,人民就
·共党如此胡作非为,人民该怎么办
·打铁还需自身硬
·结束共党政权,天下幸甚
·用人文科学的理论去认识共党
·在共党极权下,中国人无法幸福
·蛇年不是好年头
·最后的大疯狂
·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追求自由的历史
·中国的现状,该是中国人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人性必将战胜兽性
·共党的这个国,已被共党败光
·政治改革,必须是政治制度的改革
·危机重重的中国大陆
·面对如此腐败,习李怎么办
·民主的动力是人民
·中国人创造出的财富,都到哪里去了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民族,就不会有国家和民族的尊严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习近平
·除共就是治本
·共党改革已死 全民革命当立
· 党祸不除 民族何以复兴
·理性地看待中国大陆的现状
·腐败的共党要保党
·政治改革应是政治制度的改革,而不是体制内改革
·政治家、戏子、土匪?
·十八大结束了,该是中国人行动的时候了
·习近平居然敢接这个班
·冥顽不灵的共党
·习近平难道不撒谎、不贪腐吗?
·中国人对2014的希望该是什么
·藏人继承遵循民族文化又何罪之有
·十八大改变不了中国大陆的现状
·全民革命的目的是建立新制度
· 绝望的共党要召开十八大
·毁国害民,破坏一切的共党统治该结束了
·中国大陆成为了外国的殖民地
·理性的文化和共党的垂死挣扎
·共党的谎言究竟有多大
·究竟哪一天应该是中国人的国庆日
·腐败与迁都
· 当人民要革命的时候,对象就是共党
·共党政权的倒台是必然的
·共党对人类的毒害是从幼儿开始的
·中国人和当今人类没有不同
·为什么胡锦涛担心会亡党亡国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这是共党第三次对藏族同胞的屠杀

2008-04-25

   

   共党愚蠢至极。理论破产,理念全无,理想也幻灭了,于是就举起了民族主义这把双刃剑。倒也没白下功夫,民族主义的狂热确实是象一场流行病一样,把一些自身素质极差、毫无独立人格,又根本不懂得什么是独立思考的,不学无术的“愤青”、“愤老”们,煽动成了民族主义的暴徒们。

   

   有了暴徒才能发生暴乱。在一贯平静与和谐的加拿大社会中,就是由一小撮华人民族主义的暴徒们,打出了拥护共党对西藏政策的旗号,于3月29日聚集在多伦多的街头。在一片狂舞的红布中,恶狠狠地叫嚣着对藏人要打、要杀、要枪毙的口号。既成的事实却是,此一举动已经严重地损毁了大陆中国的国格,中华民族的人格,和中国人的尊严和体面。

   

   可糟糕的是,这群华人民族主义的狂徒们并没有感到满足,更是没有静下来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进行反思,反而还酝酿着下一次的暴徒行动。

   

   果不其然,在4月13号,他们又聚集到了首都渥太华的国会前,再次演出了同样的丑剧和闹剧,再次对我中华古国的国格、中国华族的人格和中国人的尊严体面进行了侮辱和诋毁。

   

   据悉,凡是对这两场丑剧、闹剧报有不以为然的华人,或者是持批评态度的华人们,都被这群民族主义的狂徒们斥骂为“汉奸”、“卖国贼”。近来又得知,民族主义的狂徒们在国内也举行了一连串的狂暴行动:例如包围外国的大使馆,围攻法国投资中国的大商店等等。

   

   殊不想想,共党要夹带私货地搞奥运。为了奥运,既是大喊稳定,又大叫和谐。为了稳定与和谐,不惜大开杀戒,屠杀藏人,大肆抓捕人权人士、民主人士、宗教人士、甚至含冤上访人士。

   

   令共党万万没想到的是,长期灌输给民众的民族主义,通过这次对藏人的大屠杀,反而变成了共党的一个棘手的大问题。既是支持不得,又不好镇压。既知道这是不学无术的狂妄的行为,又不敢将3月14日对藏人大屠杀的真相公布于众。支持这帮狂徒们的暴乱,共党在国际社会上肯定是解释不了。镇压了这群狂徒们倒是容易,那就更显出共党嗜杀的本性,连拼命掩盖的拉萨大屠杀也最后是要暴露无疑了。

   

   民族主义的这把双刃剑终于砍向了共党自己。3月14日拉萨的大屠杀是共党干下的一件蠢事。但是连续多年共党煽动的民族主义的狂热,现在共党也终于尝到了它的滋味,也应该体会到这更是一件至愚至蠢的事。

   

   共党犯下了大屠杀的罪行,又极力掩盖,不惜造谣欺骗天下人。而时至今日,大屠杀发生了一个多月以后,我才从零零星星的蛛丝马迹中得知了3月14日西藏大屠杀的一些真相。

   

   事情是这样的:在3月10号的清晨,拉萨的哲蚌寺有五百名僧人来到市区和平请愿。结果被当地的军警殴打,数十名僧人被抓捕。后将僧人们赶回了哲蚌寺,并将该寺围困至今,还要断水、断粮。当天,撒拉寺的十四名僧人举着雪山狮子旗来到了大昭寺前抗议,又被军警暴打。

   

   大家都知道,凡是信奉佛教的人都知道,佛法僧例来被视为佛家的三宝。在场的藏人们看到了僧人被打,纷纷哀求军警住手。但是军警不但没有住手,还抓捕了三位藏人。

   

   同一天,青海华龙县的德茶寺和贵南县鲁仓寺的僧人们也举行了和平的游行,但同样被当地的军警殴打、驱逐。

   

   到了3月的11号,西藏撒拉寺的六百多僧人和平请愿,遭到了军警的殴打、抓捕。后被包围寺庙,停水、断粮,又将闻讯赶来的藏人们殴打、抓捕。群众的愤怒之情开始蔓延。

   

   到了3月的12号,哲蚌寺的两位僧人割腕,以表达他们对军警包围寺院,停水、停粮的抗议。而撒拉寺的僧人们开始了绝食的抗议。

   

   到了3月的13号,拉萨的甘丹寺的几百名僧人、曲桑寺的一百五十多名尼僧去了拉萨请愿,被军警殴打、围困至今。同一天,军警又关闭了拉萨的全部寺院。民愤开始被推向了高潮。

   

   到了3月14日,拉萨小昭寺的一百多僧人举行了举行抗议。军警连日来对各个寺院的镇压,同样被军警殴打,断水、断电、断粮的包围,终于引发了几万藏民的大规模抗议行动。很快,大批的军队进城镇压。

   

   根据国际权威的军事刊物,加拿大的《汉和防务评论》当中的文章指出,大量的图象显示,共军精锐部队使用的是新型九零式装甲运兵车,和九二式装甲坦克车,大量出现在了拉萨的街头。文章中提到,成都军区的第十三集团军的第一百四十九快速反应师,和西藏军区的第五十二山地步兵旅都介入了拉萨大屠杀。

   

   在3月的26日,内地的网友们举报,共党空投了数十万件武装警察的服装,让成都军区的军队们装扮成武警去镇压四川甘孜州的藏民们。

   

   根据拉萨市公安局的人私下透露,就在3月14日的当天,当局取消了开枪的禁令,军警可以对抗议的人群随意开枪。

   

   事件发生了一周以后,共党才在头号的官方媒体《新华网》上,公布了一个所谓的“拉萨3月14日打砸抢烧事件真相”的文章。文章中说,有十八名无辜的群众被烧死,被砍死,直接的财产损失达到两亿五千万元。而随着这篇文章呢,又给出了几张照片,一张是一个人正在烧国旗;一张是武警们在用盾牌自卫。可奇怪的是,在这张照片上并没有所谓的暴徒正在施暴或者是准备施暴的画面,给人们的感觉是武警们是摆好了姿势拿着道具在等待着拍照;而另一张则是一个藏民拿着刀摆出要杀人的姿势的照片。

   

   但是在3月17号,这个拿刀“藏人”便被证实了是一位警察假扮的,那是一位泰国华侨亲眼目睹的这个情节。3月14号她和其它许多外国人都被集中到了八角街的派出所,说他们要被保护起来。她亲眼看到了那个拿刀的“藏人”与其他藏民一起被抓进了八角街的派出所。但是马上这个拿刀的“藏人”就脱下了藏袍,然后穿上了警察的衣服。她才明白,原来是警察们假扮暴徒去打砸抢烧,然后嫁祸于藏人,为大屠杀制造借口。手法是与“六•四”大屠杀是一模一样。

   

   西藏流亡政府总理桑东仁波在3月22日公布说:“现在确认的藏民死者人数不会低于一百三十人到一百四十人。但是还有无法确认的死者,所以死者人数会更多。”但是印度从卫星上拍摄到的图片显示,仅拉萨一地至少五百藏人死亡,近万人受到了枪伤。

   

   拉萨的大屠杀并没有吓倒藏人。就在3月14日的当天,甘肃省的夏河县拉卜楞寺的四百多僧人举行了抗议的游行,当晚被军警驱散。而转天的15日,便有上万的藏人继续上街抗议。兰州军区派出了四十多辆拉着大炮的军车和二十多辆装甲车,向手无寸铁的男女老少开枪,打死、打伤许多人。

   

   在以后的几天里,凡是有藏人的地方,都发生了抗议的活动,连在北京的藏族学生也在校园里流着眼泪默默地静坐抗议。另外呢,在甘肃省的甘南州,一百零五个县市的直属部门二十七个乡镇,和一百一十三个乡镇单位都受到了冲击。范围和规模之大,远远大于共党的报导。

   

   到了3月16日,四川省的阿坝县军警开枪,至少三十余位藏民死于枪口之下,而失踪的人数更多。到了3月20日,《法新社》公布了在格德寺外拍到的被杀藏人的照片,死者身上的弹孔是清晰可见,而且许多尸体上有多处的弹孔。

   

   这次连续、长时间地对藏民不断的屠杀,遭到了国际社会越来越强烈的指责。共党的谎言宣传已经露了底儿。为了让谎言成真,继续欺骗全世界,共党在3月26日,组织了一些由共党精心挑选的外国媒体到拉萨进行实地采访。尽管如此,这十七家新闻机构的三十位记者和十多位外交使节,在拉萨的一举一动都受到严密的监视和限制。当记者走过大昭寺的时候,六十多僧人冒着生命危险冲出大昭寺,拦路陈情。

   

   台湾电视台报导,一位僧人用汉语对记者说:“我们根本就没有去打砸抢,是警察冤枉我们,他们在骗人。那些朝拜的人都是干部,他们冒充,他们在骗人。他们对待我们很残酷。”说到这里这位僧人忍不住痛哭了起来。更有僧人对记者说:“西藏不自由,西藏没有自由。”

   

   3月28日,共党又指使各驻外使馆演出了一场使馆表演,派驻各国的大使们面对全世界,面对媒体,再次进行了公然的欺骗。可是3月29日,居住在多伦多和来到多伦多留学的爱国主义暨民族主义的狂热份子们便聚集一处,挥舞着红布,喊叫着“杀死藏人,枪毙达赖喇嘛”的口号。美其名曰:坚决站在共党政府的立场上,坚决拥护共党平息西藏暴乱。

   

   多伦多的警方如临大敌,多伦多的市民们感到自己的城市被暴徒们侵犯了。而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生活在多伦多的华侨们,则有十年文革浩劫重现的恐怖感觉。对于这次西藏的大屠杀,由于共党媒体的一言堂的欺骗报导,和共党几十年对中国民众的洗脑,加上近些年来民族主义的煽动,不乏中毒和中毒极深的人。

   

   就拿北京大学BBS的网络留言为例。有人说,“西藏问题都是因为中央政府对他们太软弱了,给他们的宗教自由太多了。如果采取高压的政策,那就会好许多。”有人说,“藏人就是野蛮。对待愚昧、野蛮的人只能采取强制手段。”有人说,“应该加快新藏铁路、川藏铁路的建设,以便天朝调兵入藏。”有人说,“对少数民族就是要同化、融合,加上武力的威慑。谁要搞分裂就枪毙谁。”更有人狂叫,“杀之,杀之!再杀之!”强制、武力、同化、屠杀的贴子,到处都是。

   

   这就是当今中国在最高学府求学的一代人,在处理民族问题上的思考模式。让人们怎么说呢?我只能说:可怕!可怕之处在于他们的不学无术。只有不学无术之徒,才能发出如此狂妄、混账的叫嚣。

   

   我们再来看看西藏论坛上的一些激进藏人的贴子是怎么说的吧。他们说,“我们不信佛,也不信因果的轮回。但我们没有忘记我们是藏人,没有忘记曾经的祖国。现在我们相信你们汉人的哲学: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你们汉人跑到西藏干什么来了?西藏是藏人的西藏,请你们滚出去。”当然啦,在这些贴子的后面,是大量汉人民族主义狂徒们的回击了。无一例外充满着喊杀声。例如,“杀死藏人”,“血洗西藏”,“枪毙达赖”等等的文革血腥、暴力的语言。

   

   其实呢,藏人把汉人给冤枉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根本就不是汉人的哲学,而是共党的暴力哲学。

   

   比较一下上述两个网络论坛,稍有点头脑的人都不难看出,无论是汉人还是藏人,都有人成为共党暴力流毒的受害者。无意之中,也就成为了共党暴力统制中的一个部份。其实他们应当从对方恶狠狠的暴力言论中,看到自己愚蠢的嘴脸。他们互相成为了镜子。但盼他们能够从这面镜子里去反思:“为什么在自己性本善的天性中,却被喊打、喊杀的暴力思维所替代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