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和谐盛世是用大屠杀创造出来的]
苏明张健评论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和谐盛世是用大屠杀创造出来的

2009-03-12

   

   不知大家是否感觉到了,生活在共党极权专制下的国度里,敏感的日子就特别多。其实敏感是个好听的说法。换着直率些的说法,就是当局的高度紧张、戒备的日子。尤其在共产制度下,共党垄断政权,同时又把持军警。共产国家没有国军,也没有国警。军警宪特都属于共党。共党通常又是极度神经过敏,全身的神经都在高度的紧张状态下。倒不是因为喝酒、吃肉、分金银、住大屋、买好车、玩女人。之所以如此嚣张、肆无忌惮地为所欲为,其根本之处就在于它们把持了这个政权。

   毛泽东早在三、四十年前,就像犯了神经病似地整天念叨着什么:有了政权,没有钱可以有钱;没有枪可以有枪;没有人可以有人。一语道破了共党那根最敏感、同时也是最恐惧的神经:就是政权的存亡。

   只要共党把持着这个政权一天,共党的党徒们、匪徒们,便可以为所欲为地干出任何有人性、有天良的人所想象不到的伤天害理的事情来。反过来的情形就大大地不同了。失去这个政权,党徒们、匪徒们便要受到人民的清算,受到法律的审判。该杀的杀,该关的关。那就是毛泽东的后半句话:那是要千万人头落地的。这句话,在当时确实吓唬住了不少的老百姓们。

   头乃五阳之首。脑袋落了地,人就完了。上天有好生之德。人,谁又不爱惜自己的生命呢?共党长期毒害、愚化人们的心灵和思想,所以那个时候,似乎很少有人问问自己:你们共党政权的存与亡,与我的人头和国人大众的人头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不做亏心事,自然不怕鬼叫门。公道和天理,从来都是让杀人、抢劫、卖国、祸国和殃民的败类们人头落地的。

   元朝的窦娥是冤死的,所以才有六月雪。罪犯与狗官的人头必须落地,才能还窦娥一个公道。元朝是中国历史上最短的一个王朝,仅存在了97年。明清两朝分别存在了286和268年。中华民国已经98年了,比元朝长。走上了宪政之路的中华民国必将长久地存在下去。

   现在我们要看的是,海峡另一边的大陆地区的共产王朝。我敢说,共党这个政权,一定会打破历史上当政最短的记录。我说这句话的根据是:多行不义必自毙。今年刚过去的两个月,共党头上顶着金融、经济、粮食、社会和政治这五大危机,心惊胆战地挨了过去。

   刚进入3月份,神经又绷紧了。西藏问题五十年周而复始,又让共党紧张了。连同周边的青海、甘肃、四川,凡是有藏人居住的地区,党军、党警都被共党大量地调动。整军、整师的全副武装和草料,进驻了藏人地区。共党又宣布了不准记者进入西藏,不准人们到西藏旅游、观光的禁令。可同时,又在大力宣传西藏和谐盛世,歌舞升平,藏民们都在欢欣鼓舞地庆祝农奴翻身做主人。

   在如此一派不是小好、而是大好的形势下,二十万军警的调入,究竟说明了什么呢?共党五十年不变的宣传永远是:达赖喇嘛分裂集团勾结国际上的反华势力,妄图西藏独立,等等。这是中国广大民众已经听得烦得不能再烦的说法,而且整整烦了两代人。可中国广大民众听不到、不知道的却是,达赖喇嘛从来就没有主张过西藏独立。

   在藏人被不断屠杀的50年内,达赖喇嘛始终坚持和平、非暴力的抗争原则。所主张的是西藏的高度自治,不是分裂,而是仍在中国的框架之内的高度自治。为的是要保护西藏的宗教,藏族的语言和传统,藏人的生活习俗和居住、生活环境。这种主张完全合理,古已有之,又符合了现代国家的组建方式。

   受共党歪曲、糟蹋和强奸的“封建”一词,在中国已经绝迹了两千二百多年了。在这之前的周朝,实行的就是封建制度,也就是分封建制。当时的中国被分成八百多个诸侯国。各诸侯国高度自治,有自己的地方立法、赋税、行政和地方武装的制度。周王朝存在了八百多年。

   而今天,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国家,实行的正是这种联邦制度。各省、各州、各殖民地国家高度自治。立法、司法、行政各自不同,但是都统一在一个联邦政府之中。达赖喇嘛学识广博,高瞻远瞩,兼顾人权和主权的和平抗争,已经赢得世界的赞赏和支持,并在二十年前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共党治下就是怪事多,年年3月份要调军队、警察去对付和平奖得主的家乡和人民。总共六百万藏民可以说几乎人人是佛教徒,信仰的是善。达赖喇嘛是这六百万藏民的精神领袖,因为他是善的楷模,否则藏人不会称他为活佛。六百万信善的佛教徒成为了共党的敌人,成为了屠杀和镇压的对象。我们只能说,问题出在了共党这一边。

   我们听惯了的话语,老是西藏发生了叛乱、暴乱。共党老是替天行道,不是平叛,就是平暴,不知立下了多少丰功伟绩。1989年3月,胡锦涛头戴钢盔,指挥了拉萨的大屠杀。不知那次是平叛还是平暴,反正是立了大功。于是得到了晋升,坐了头把交椅。

   19年后的去年3月14日,共党又对西藏人发动了大屠杀。西藏流亡政府查出了有名有姓死于大屠杀的藏人两百多。可是英国政府从人造卫星上观察到的死者高达五百多人。另外,有一万多藏民和僧侣被捕,并遭到酷刑折磨。事隔一年,西藏的局势似乎又紧张了,随时可能发生新的大屠杀的地步了上了。

   可是这一年中,看起来,除了去年的3、4月份在海外被领馆花钱雇佣的愤青、愤老、白痴爱国贼们,不知羞耻地搞了几场拳匪和暴徒式的红海洋骚动以外,剩下的就只有一片指责和抗议了。世界上190多个国家,难道他们都错了?只有大陆共党是对的?

   残余的几个共产政权也没有发表声明支持中共。固然说,真理有时候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但是世界共产团伙已经崩溃20年了,难道共产主义真谛真的只掌握在中共几个人和北朝鲜金正日手里?

   3月30日,我参加了多伦多七百多名藏人在中共领事馆前举行的抗议共党武装侵占西藏五十周年、1989年拉萨大屠杀20周年、2008年3月14日拉萨大屠杀一周年的活动,并且应邀在抗议活动中做了大约七、八分钟的英语讲演。在讲演中,我首先提到藏人有权利保持自己的宗教、语言、习俗、传统、和环境。可是为什么五十年来,在西藏屡屡发生的事件都使世人震惊,而且又是那么的残忍、无人性呢?

   回答只有一个:残忍和无人性的是共党。其本质,是共党从来就没有把治下的大众百姓当做人看待过。大众百姓只是党这个政权下的奴隶,善于溜须拍马迎合的奴隶。共党会施舍些残羹剩饭给它们,并把它们提升为奴才、打手、家丁或走狗、犬儒,绝大多数则是奴工、农工,和随时可以宰杀的猪狗,任意可以踩死的蝼蚁。

   在讲演中,我大声地提出了问题:究竟有没有一个人可以告诉我们,共党这个团伙从成立至今,一共残害了多少条老百姓的生命?共党当政的六十年间,有多少汉人、满人、回人、蒙古人惨死在这个政权下?

   共党武装入侵西藏五十年,西藏究竟发生过多少次的屠杀,究竟杀害了多少藏人?1950年,刘伯承炮轰四川大小凉山地区,究竟有多少彝族人惨死在那场种族灭绝的炮轰中?难道共和国的意义,就是任由共党想杀谁就杀谁吗?

   五十年前,共党与西藏政府签订了十七条和平协议。希特勒的纳粹政权,也是与英国和苏联签订了互不侵犯的和平协议,然后立即派军队入侵。毛泽东步希特勒的后尘,比希特勒更无耻。希特勒在签订协议后,一言不发,突然入侵;毛泽东是在撕毁协议、派兵入侵西藏后,马上大叫大喊什么西藏叛乱了,西藏农奴盼解放。接下来又把西藏社会划定为奴隶社会的社会。没有人愿意做奴隶,这一点符合大众的心理;推翻奴隶制度,推动西藏社会制度前进,这一点又符合了理论,有了理论上的根据。

   日本人侵略中国,当然引发了国民政府和中国人民的坚决抵抗。同样,共产党军入侵西藏,也同样引发了藏民的坚决反抗。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共党不同,既无此心,更无此理。为了取得入侵西藏的合法性,马上造谣说,西藏发生了叛乱,嫁祸于人是共党一贯的做法。

   去年3月14日,拉萨大屠杀之前,共党指使党警穿上藏人的服饰,到街头去打砸抢烧。然后共党喉舌齐声喊叫:西藏发生了暴乱,为党军屠杀藏人制造了合理、合法的借口。这就是共党一贯正确,永远有理的手法。

   今年的3月10日,是藏人庆祝纪念抗暴起义50周年的日子。共党却又是锣又是鼓地自拉自唱什么百万农奴获解放、翻身做主人50周年。听上去,是完全风马牛不相及的两回事。我们究竟该相信哪一个呢?

   整部的中国历史似乎都是汉人的历史。可是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却生活着56个民族。我们对除了汉族以外的其他55个民族的历史,又知道多少呢?汉藏之间在历史上,从未发生过军事冲突和疆界之争。唐代的汉藏和亲,被传为美谈。清王朝还曾出兵帮助西藏打退了入侵的蒙古兵。

   国父孙中山先生提出了满清蒙藏回的五族共和,难道历朝历代在对西藏的政策上都错了?必须等到后来的共党去西藏解放农奴?解放是个不错的名词。但是,如果解放变成了独裁专制的野心,则必然会遭到坚决的抵制和反抗。

   三十年前,共党还在高喊着要解放世界上三分之二的人民。可是在二十年前,已被共党解放出来的三分之一人民反抗了这个所谓的解放,情愿加入到那个没有被解放的三分之一的群体中去,一下子搞掉了十几二十个共产政权。

   五十年前的西藏起义,就是藏民反抗和抵制共党的所谓解放。因为藏人不是农奴,西藏社会也不是奴隶制的社会。西藏已经早已在六、七百年前,就进入了封建社会的社会制度。仿照周朝的建制,分封了大大小小的土司、头人,并有各自的领地。实行的是地方自治,但都统一在西藏自治政府之下。

   也就是说,1959年以前的西藏政府,就是一个各地自治的联邦政府,农奴之说纯属子虚乌有。而且政府的架构远远地先进于共党的集权专制的体制。同样在封建社会,人们的自由程度是个多与少的问题。可是一旦被共党解放了的人们的自由,则是个有与无的问题。

   同时,佛教传入西藏已经1,500多年了,深入人心,成为了藏民共同信奉的唯一的圣教。多少有一点佛教知识的人都不可否认,佛家学说中确实存在着人权和自由的强烈意识。如来佛上方高悬的唯我独尊的牌匾,并不是要求所有的佛教徒必须紧密地团结在以释迦摩尼为核心的佛像周围,而是告诉所有的人,都应该为自己独尊。于是人人平等,世界大同,共渡彼岸。翻开西藏近六百年的历史,使我们惊奇地发现,在六百年间,西藏政府竟没有处死过一个死刑罪犯。佛门的宽宏大量与包容的精神,实在令人感叹。

   自去年3月14日拉萨大屠杀以后,共党为了自己一贯正确的目的,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公开指责五十年前的西藏自治政府是政教合一的政权。人性本善,信奉正教,崇拜活佛,六百年没有处决过一个死刑犯的是西藏政府;相比共产教六十年间,杀人亿万,五十年统治西藏杀人几十万。两教相比,孰善孰恶,一目了然。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