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中国人的勇气都到哪儿去了]
苏明张健评论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最惨烈的金融风暴是在中国大陆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中国人总是共党的受害人和牺牲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的勇气都到哪儿去了

    2015-02-23
   
   大家都知道,共党承袭的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称分金银的匪类遗风。至于“盗亦有道”的古训,共党是不知道的。即便听说过,但也绝不打算去守这个道,所以才如此的无法无天。
   
   有人弄出个党文化的说法,这是岂有此理。土匪们无文化、无精神、更提不到心灵。所以共党憎恨文化,于是千方百计地去毁灭文化和教育,它更是憎恨有精神、心灵追求的人。于是钳制、打压、镇压、乃至屠杀,就成了共党日常的事务。


   民间有句俗话是:“穷人礼多。”本人是不认可这个说法的。但用在共党身上,却有道理。对于文化、精神、心灵全没有的共党来说,附庸风雅的恶心嘴脸,也就时时暴露出来了。
   就以这十二生肖来说,共党在这一群动物身上,是年年指望着它们为共党政权行大运,行好运,并为不同的动物年年大唱赞歌。牛年就巴望着牛气冲天,股市出现牛势;虎年就是虎虎生威,巴望着做兽中之王去领导世界;龙年就更不得了了,龙飞凤舞,共党妄图乘龙欲上天;猴子是共党的祖先,于是猴子就成了金猴。但共党却不敢提猴子也能大闹天宫,担心的是国民们起来推翻这个政权;去年是马年,于是万马奔腾。共党打算让国民都跟着领头的马一块跑。没想到的是只见习近平一个人一会儿亮剑、一会儿断腕、一会儿又舞大刀;又是做梦,又是自信地在日理万机,却找不到几个同路人和他一起练。
   
   万马奔腾的梦没能圆上,羊年又到了。羊这种动物,性情温顺到了在被杀的那一刻,连叫唤一声都没有的程度上。于是毛泽东当政那27年的情景,习近平梦想的也就该实现了。用羊去开习近平的泰,这个泰仍然是个圆不了的梦。
   
   泰卦是出自八卦。八卦又有伏羲的先天八卦图,和文王的后天八卦图。这两个八卦图都是出自于《易经》,同时也都认为正月,也就是寅月。节气是立春,雨水是泰卦。在八卦图上显示出的是三阴三阳的卦。也就是天地间到了这个时候,大地已是充满了阳能,是春天的开始,生命就要出土了。
   
   所以正月被称为是三阳开泰。即便是为了求吉利,赶着三只羊也是开不了泰的。阳、羊音同,但意思却有天地之差。共党是不懂这些的。既然没有人向它们喊万岁了,那就自己编造些吉祥话,起码听上去舒服些。
   
   十二只动物被共党年年歌唱,可共党并不知道这十二生肖的来历。胡锦涛只会喊五千年文化,习近平又高叫民族复兴。可它们借助行运的十二生肖却不是源自于中华文化,而是来自于印度文化。
   
   在中国的远古时期,道家在对宇宙万物的研究中,就已经发明了四大、五行、天干、地支,十二个月为一年和一年中的二十四个节气等等。 在十二地支上是以子丑寅卯辰已午未申酉戍亥共十二个字,作为日月盈亏和日月与地球的关系的规律的符号。
   
   印度在上古的天文学说中,也有这十二地支的说法。但他们不是用抽象的名词做符号,而是用了十二种动物做表示。直到中国的汉朝时期,印度的学术思想随着佛学传入了中国一段时间后,虽然中国的十二地支仍然以子丑寅卯辰已午未申酉戍亥十二个字做符号,但印度的十二动物逐渐地变成了中国人的十二生肖。
   
   也就是说,中国人有了十二生肖不过两千年左右,而且是吸收外来文化后才出现的。这说明了中国文化的包容性,同时也说明了基础坚实的中华文化是辨别得出是非好坏的。马列主义进入中国大陆仅六十多年,至今已几乎找不到一个中国人说它是好东西的。
   
   哲学是研究宇宙和人生问题的。马克思的主义是哲学范畴中的一个观点,竟然被习近平的捂毛、帮闲、篾片吹捧为宇宙真理。可是组成中华文化的儒、释、道却都是从生的一端去认识宇宙万有和人生,由此而建立了“生生不已之谓易”的学说。一个被世界定性为公敌的主义,没有生,只有死,又如何能在宇宙中占一席之地呢?
   
   如果共党把马列毛的主义和特色社会主义作为宗教来吸引民心的话,那就是一个彻底的大失败。宗教的信徒都是在为死的问题做工作。信徒们鄙弃人生,否定现实。虽然他们也在做着自以为是善化人生、美化现实的工作,但他们的真正目的,是把现实人生努力的结果,做为死后灵魂超脱的资本。
   
   中国人被共党整死的太多太多了。都是死在了共党的莫名其妙的主义、阶级和路线中。那么,这么多死去的人的灵魂,究竟能否超脱?还是怨气不散,化作了厉鬼,伺机伸冤报仇?
   
   作为马列共产教的教士们,为了能加入到大称分金银的行列中,不惜出卖人格和灵魂,为的是一官半职,能中饱私囊,然后就自以为是有身份的人了。它们有的是罪恶人生,干的是草菅人命的工作。它们的灵魂已被它们自己出卖了。所以它们就是一群无心灵、无精神的畜生。
   
   世界之大,奇事当然不少。可当今最大的奇事就是一些中国人仍在为这个畜生团伙载歌载舞。在与几位朋友互相道贺新春的时候,不止两、三位朋友对我谈到了年三十晚的联欢会。一致的评论是恶心,更是为了共党的不要脸到了如此程度而吃惊。这些对本人来讲,已是见怪不怪了。只是为了健康的缘故,要防止恶心。所以不看春晚已有三十多年了。从朋友们告诉我的内容上,原来是习近平说了什么,晚会上就歌颂什么。
   
   继毛、邓、江、胡之后,习近平又成了邪教的圣主,也打算一言九鼎。习说了三个自信,就有节目为三个自信吹喇叭;习说了要做梦,就有节目为做梦唱赞歌;习说了要指挥枪,就有节目为党指挥枪抬轿子,殊不知指挥共党的从来是枪;习说了打虎拍苍蝇,可节目中出现的却是小心翼翼地逗蛆虫。
   
   习近平说了亮剑、抓刀把子,节目中就有武术、翻跟头的场景。唯一不同的是,共党从来号召儿女揭发父母、夫妻互相揭发,可节目中出现了孝和敬老的内容。但也都是牵强附会,造作至极。
   
   一位朋友说,或许不学无术的习近平在别人的指教下,读了一点《孝经》,知道了“孝莫大焉”的意思。于是打算要人们以孝顺父母为出发点,逐步升级到孝敬政权,孝敬共党,最终能孝敬习近平,这才是最理想的。显然,习近平自己在做梦了。
   
   自古就有“忠孝不能全”的说法。共党所要的是国民对它们的忠。抄家、扒房、圈地的种种做法,是在破坏国民的家庭和生活。哪怕天翻地动,一个人对父母的孝,对兄弟姐妹的悌,是永远不会变的。但对君国的忠,就那很难说了。否则就不会有过几十次的改朝换代了。
   
   君无道,政权暴虐,民不聊生,于是国民革命。征伐有罪,当然是革昏君和暴政的命了。哪怕是80后的中年人,不妨去问问自己的祖父母和父母,在他们的心里都记有一本共党欠下的血泪债。于是这个空洞、抽象的忠也就变成了实际的恨了。
   
   忠可以使人牺牲生命去尽忠,但也要衡量一下是否值得。古人说:“杀身成仁,舍生取义。”对于无仁、无义、无人性的共党,为它去死,不但天地不容,也为祖宗所不耻。想想杀死六警、伤了四警的杨佳先生,共党恨他,但却不敢公开骂他,连为死警们开追悼会都是偷偷地低调进行。但在民间,公认他是大英雄,至今仍有人纪念他。对英雄的纪念,倒也不在于他杀敌的多少。值得人们纪念的,其实就是英雄的精神。
   
   人究竟从哪来的,至今仍有不少的学者、专家在研究着,希望解开这个谜。但是,至于人是什么的问题,道家的学说早就告诉了人们。那就是:一,父精;二,母血;三,心灵。近一百多年来,西方的学者们做出了人的定义:理性的存在就是人。人是精神生命体。且无论性,还是精神,都是来自于心灵。没有心灵,只有父精母血,只属于动植物,它们只属于它们的活动。
   
   所以在人的这个世界,无论是圣贤、伟人、或者是贩夫走卒、愚夫蠢妇,只要作为人来到了这个世界上,就是有了人的全部价值。所不同的是,由于学识、能力的不同,所形成的人生观有差异。但是在精神、意志的自由追求上,和创造幸福生活上,永远是相同的。
   
   前两天在网上看到一位网民写的文章。文章中有一句话是“中国人最缺乏的不是智慧,而是勇气和正直纯正的品性。。。”反复地读这句话,当然要连带着的就是思考这句话,心情不能平静,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老祖宗给中国人留下了一座智慧的宝库。可是六十多年来,中国大陆人民却没能在科学发明创造上对人类做出贡献,反而把智慧充分发挥在制造假冒伪劣毒的商品、食品和药物上。中国人受害、世界受害,这就是因为中国人最缺乏“正直和纯正的品性”。
   
   六十多年前的中国人是务农知礼,讲究仁、义、礼、智、信的知耻的国民。在共党兽性政权的高压下,中国人民泯灭了道德,丧失了人性。在自以为一会儿是龙,一会儿又是狮子的朦胧中,已经不知不觉地变成了苟且偷生的鼠辈小人了。甚至出卖人格、灵魂去做捂毛、帮闲和篾片,向共党讨饭吃。
   
   推翻帝制,建立中华民国的所有人都是英雄,坚决抗战十四年的国民政府和人民都是英雄,武昌起义打响了第一枪的人是英雄。难道英雄们都去了台湾,去建设宪政民主的中华民国了吗?
   
   大陆上1957年以前,英雄有不少。文化大革命时,英雄就不多了。所喜的是1976年,英雄出现了。这四十多年间,英雄辈出。只是英雄们都出在各村庄、各单位、各部门。十多天前,《中国退伍军人民主联盟》向共党发出了檄文。这些英雄们号召人们联合起来,拿起武器,去革共党的命。这是英雄的讨共檄文。但盼有道义和良知的中国人鼓起勇气,参加到这场大变革的行动中去。不为了做英雄,至少为国、为同胞、为后代,尽一份责任和义务,则人们幸甚,国家幸甚,世界幸甚。
   
   
   

此文于2015年02月2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