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中国大陆没有明天]
苏明张健评论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大陆没有明天

2008-08-09

   

   奥林匹克运动会起源于古代希腊。根据文字记载,第一届奥运会的举办是在公元前776年。也就是说,早在2,700多年前,就已经有了奥运会。一直是希腊自己国内的、带有浓重的传统文化和精神色彩的竞技比赛。

   到了1883年,法国的教育家皮埃尔.颐拜旦,提出要在世界范围内举办奥运会,为的是要向全世界推广和平、公正和竞争的奥林匹克精神和理念。十三年后,他的提议被付诸实现,于1896年4月,希腊的雅典举办了第一届世界奥运会。当时共有13个国家的311名运动员参加,奥运成为了国际体育比赛大会。至今已是112年了。

   我总是在想,希腊是个不起眼的小国,领土面积恐怕都不如宁夏自治区大。不就是每四年才搞一场的运动会吗?怎么会走向了世界,被国际社会所接受,而成为了世界上的一件大事,四年一次的体育盛会了呢?

   如果仅仅是为了输赢,为了多拿奖牌,为统治者的脸上涂脂抹粉,或是为了刺激人们的民族主义狂热的话,世界上现有191个国家,哪个国家都有自己的运动会,为什么只有奥运才成为了国际间的盛会呢?答案就是奥林匹克精神,也是人生的价值观,或者说是理念,被普世所接受,成为了普世的精神和价值。和平、公正、友谊和竞争,就是全人类世世代代所追求的、以及所奋斗的目标。

   可笑的是,什么事到了共党的手里,就一定变质变味,变成了刀光剑影、腥风血雨、地对空导弹的恐怖战场。这就是这届北京奥运会要向世界和世界人民输出的价值和极权恐怖精神。可惜的是,已经被普世所抛弃了的东西,是不会再有人把它捡回来当神明供奉的。

   转眼共党霸占中国快60年了。在世界上所建立的形象不过是个邪恶政权、流氓政权而已。前三十年的共产天堂泡了汤,后三十年的改革开放是千疮百孔,民不聊生,连全民温饱的程度都没有达到。所谓巨大成就又在哪里呢?

   有不少人对我说:“你看看在所有的国家里,有那件商品不是中国制造的?”由于对我讲这句话的人不少,我开始关注大大小小商店里的许许多多的商品的制造地。令我失望的是,汽车、火车、飞机、轮船,我没有看到有中国制造的。电器、手机、电脑也没有。但在一元店,处理品商店和街头小商贩的摊子上,看到了推积如山的中国制造的假冒伪劣货。这没有让我觉得骄傲和自豪,反而使我感到无地自容。

   中国不但没有向世界输出任何价值观,反而输送出了巨量的贱货、劣货、仿冒货和有毒货。这就是共党政权下的中国所取得的巨大成就。用不着借奥运向世界去展示,因为早在好几年前,中国已经获得了假冒伪劣第一大国的称呼。共党觉得争足了面子,可中国人却认为是尊严扫荡。

   英国伦敦民选的现任市长约翰逊。当他还是英国《每日电讯报》的记者时,在一篇文章中他写道:“中国对人类没有丝毫贡献。”又在他的一部著作中写道:“中国文化影响近乎零。”著名作家黄河清先生写出了《中国没有明天》这部书,有理有据,分析精辟。照现在这样下去,中国确实是已经没有明天了。

   鲁迅先生说:“中国人发明了火药,外国人用来做枪炮御敌,中国人却用来做鞭炮祭鬼神;中国人发明了指南针,外国人用来航海,中国人却用来看风水;外国人用鸦片治病,中国人却是鸦片当饭吃。”外国人视为糟粕的马恩哲学的学说,共党却认为是十月共党的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外国人以自由、人权、宪政、民主为立国之本,而共党却顽固坚持极权主义和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即使是改革开放了三十年,中国从外国学到了什么?文明的社会制度、先进的科学技术、科学的管理方法,或者是平等、博爱的人性与道德?一样也没学来。但是如同吸毒、同性恋、性解放、换妻、一夜情等等西方垃圾,却被中国人如获至宝地抢了回来。

   看着日本人的动画片,或者是韩国的电视剧,再喝一口美国的可口可乐,便以为不俗了、发达了、时髦了、现代化了、与世界接上轨了。五千年中华文化变成了中国人掩饰自悲心理的顺口溜,更成为了中国人无耻和心理空虚的一块遮羞布,文化都成为了表现虚荣心的工具。

   五千年文化,说起来固然很是值得骄傲的。但是,我却找不到一个中国人可以告诉我,中国的四书是哪四本书?五经又是哪五经?六艺又是哪六艺?甚至不少人对我说:“现在是电子时代,谁还去学这些老掉牙的东西。”可是,正是这些老掉牙的东西,外国人却如获至宝。

   中国的古书山海经,被美国的学者们破译了。中国的针灸术,外国人拿来治病了。中国的花木兰、孙子兵法,加上最近的功夫熊猫,被外国人制成了电影大片,红极一时,卖了大钱。黄帝内经是中医中药的宝典,韩国正在计划着把中医改成韩医;中国的张衡发明了浑天仪,可韩国人把浑天仪印在了他们的钞票上。

   中国的文字有三千多年的历史,可共党曾打算废除汉字,走拼音化的道路。一计不成,又使一计。终于把汉字简化成现在这个不伦不类的样子。外国人却认为中国的繁体正体汉字,有深厚的哲理性和内涵。学汉字,并且常写汉字,可以提高大脑的分析能力。我们自己的文字的优秀,居然要由外国人来发现并且证实。而外国人发明的电脑和互联网,形成了中国巨大的电脑族群体。他们除了在电脑上打字和用手机发信息以外,正在失去用手写汉字的能力。至少也是提笔忘字,正体汉字更像天书一般了。

   我们输出的是假冒伪劣和有毒的商品。我们引进的,不是外国过时淘汰的技术和设备,就是人家抛弃的垃圾货、垃圾文化。共党自以为立下了不世之功德,张嘴就说什么这是大国崛起。澳大利亚、加拿大、美国,从不自称是大国,但也没人去否认他们是大国。英国、德国、日本,都是小国。但由于他们的社会制度、科技、经济、文化和文明程度高,没有人把他们当做小国看待,心甘情愿地把他们推举为世界七强。

   中国是个捧着文化金饭碗,却又到处讨饭吃的大国。中国的动画片《大闹天宫》,1978年在伦敦电影节上是最轰动的一部电影。报界评论说:“动画技术在国际动画界是第一流的。它把动画技术最杰出的特点和传统的东方绘画风格结合在一起了。”1983年在巴黎连续放映了一个月,法国艺术大师的评价是:“万籁鸣先生导演的《大闹天宫》是动画片真正的杰作,简直就像一组美妙的画面交响乐。”《世界报》评论说:“《大闹天宫》不但是有一般的美国迪斯尼作品的美感,而且造型艺术又是迪斯尼艺术所不能做到的。它完美地表达了中国的传统艺术风格。”

   我们的传统,我们的文化风格,我们的文化精神,就是我们中国人的金饭碗。捧着这样的金饭碗,用得着去讨饭吃吗?有人说,我们也拍出了大片,比如《英雄》、《无极》、《满城尽带黄金甲》等。看过的人评论说:“三个字:假大空”。没有思想内涵、绣花枕头一样的赝品。

   过去拼拳头的年代我们失败了,现在比头脑的年代我们仍然不行。在我的上一篇评论中,我批判了共党竟然用了青楼小调《茉莉花》的曲子,作为奥运颁奖仪式上的音乐。共党把中国矮化、丑化成了一个大妓院。难道我们五千年文化中没有德音雅乐?难道五经中没有礼?难道六艺中没有礼仪这一艺?

   孔子曰:“不学礼,无以立。”这个立,就是立身之道。用妓女对嫖客的调情小曲,能使中国崛起吗?能使中华民族立于世界之林吗?共党出身不正,立身不正,不学无术,可把中国、中国传统、中国人民糟蹋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了。可竟然还有一帮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狂徒们陶醉在骄傲和自豪的狂热中。中国的前途在哪里?中国还有明天吗?

   8月5日,美国的运动员到达了北京,还没有走出机场的大厅,运动员们便都戴上了口罩。共党说,北京的空气是清洁的。并告诫人们说,不要相信你肉眼看到的,因为仪器测试是清洁的。俗话说,眼见为实。如果人们眼睛看到的是灰蒙蒙的的空气,那么仪器怎么会测出是清洁的呢?只有一个解释,这台仪器是假冒伪劣货。

   外国人注重社会道义,从小就培养做人的良知感。今年3月29日和4月13日,中国民族主义狂徒们在多伦多和渥太华发动的两次义和团拳匪和红卫兵暴徒式的大骚动以后,西方人问我说:“中国人的道义感和良心感都到哪里去了?”我实话实说地告诉西方人,这些人喝了太多的共党的狼奶,连人性和道德都泯灭、沦丧了。又怎么可能知道什么是道义和良知呢?!

   西方人显然是明白了我在说什么。谴责这帮狂徒的声音小了,谴责共党的声音大了。但是狂徒的暴行仍然给外国人留下了深远的恶劣影响。中国人被看不起、被孤立、被不信任。各国政府也收紧了对中国人的入境和移民政策。老华侨们伤心、痛心、为的是百多年间在异邦他乡辛辛苦苦建立起的声誉和信任,被一扫而光。

   去年,我曾在一篇评论中提到,加拿大警方在半年之内破获了两千户人家,利用自己居住的房子,非法种植大麻,牟取暴利,其中70%是中国人。从去年下半年到现在,警方仍不断破获大麻种植屋和制造毒品的黑据点,其中一半是中国人。今年,警方又破获了几起假冒名牌商品的黑工厂和黑仓库,抓捕的嫌疑犯全部是中国人。今年初,警方破获的一个大型的假毕业证书、假专业职称认定证书、假身份证、假驾驶执照、假护照、假信用卡、假社会保险卡、假医疗卡集团,全是中国人。几年来,警方多次突击搜查中国人开的音像商店,查获出大批的伪造光盘和录像。

   近几年,中国间谍在各国落网的消息也是频频传来。今年7月7日,曹大为和郭志勇两位先生在美国承认了三项阴谋非法出口罪。一旦罪行成立,两个人将面临60年的刑期。就在今年3月份,一位华人工程师麦大智先生,因密谋盗窃美国国防科技,已经被判刑24年。就在几天前,美国政府公开地指责中国当局肆无忌惮地试图窃取美国敏感的军事技术和情报。中国人遍布全世界,总人口五千多万,为共党当间谍的仅美国和加拿大两个国家。近两年内被抓获或被驱逐出境的,就是两份长长的名单。

   受共党毒害,中国人作假做惯了。从假文凭、假证件、到假货、假夫妻、家家庭团聚、假担保、假结婚,编造假案件去欺骗各国移民局的案子,可以说几乎每天都有被曝光的。就连中国人在海外杀人的案子也越来越多,而且杀人手段的残忍也越来越使人感到惊心动魄。

   8月1日,一位叫做李伟光的中国人,在加拿大的长途汽车上,向一位坐在他身边的乘客,用刺刀连捅了五、六十次,然后又当着满车的乘客的面,不慌不忙地砍掉了死者的头。还将死者的耳朵、鼻子、和内脏割下来,装进了背包。这件凶杀案震惊了全北美洲。据了解,在加拿大的中国人占加拿大人口的3%,而中国人在加拿大的犯罪率却占到了加拿大犯罪率的10%。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