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这场地震暴露了共党的嘴脸]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这场地震暴露了共党的嘴脸

2008-05-27

   

   对于所有人性仍在、道德尚存的中国人来说,都知道“人命关天”这四个字的份量有多重。可悲哀的是,中国人却生活在一个要依靠着时不时就要大规模杀人才能维持的政权之下。而最糟糕的就是共党这种政权是既无理论和目标作为政纲,更无民意的支持作为合法的基础。

   

   有人说,共党已经堕落成了一个纯粹的利益团伙,其实这句话只说对了一半。一群占山为王的土匪、强盗,靠着痞子运动而成事,自始至终,图就是个人利益和特权利益。国家和人民只是被共党利用而肆意强奸的两个词而已,。于国家的兴亡与人民的死活,是从不在共党考虑之内的。

   

   为了自己的特权利益,就要拼命去维持这个政权。一切共党的所谓政治,就是为了政权。钳制言论,是为了政权;抓捕民运、宗教、维权人士,是为了政权;六四天安门的大屠杀,是为了政权;对藏人的大屠杀,也是为了政权;掩盖EV71型传染病长达一个月之久,是为了政权;煽动民族主义和奥运狂热,也是为了政权;事先接到四川大地震的预报密而不宣,甚至不做一点事,不采取任何的防范措施,更是为了政权;地震发生后又马上严厉控制媒体,不准报道地震的真相,不准报道灾民的声音,不准外国记者和救援人员进入灾区,更是为了政权。一切为了保住了政权,就保住了他们的特权利益。而他们的这种特权利益又是以祸国殃民为代价的。

   

   共党立党八十多年,霸占公权力五十八年。大家不妨想一想,有哪一件事共党所为,是出于利国利民而考量的呢?三十二年前唐山大地震的惨烈情景又发生在了四川,而同样的惨剧再次的重复。有人把它称作是国难、国殇。无论是国难、国殇,其罪魁祸首就是共党。唐山大地震前,已经有了地震专家发出的预报。共党无视预报,企图瞒天过海。结果是整座城市被毁,死人九十万。共党至今仍在欺骗世人,只说死亡人数是二十四万。

   

   今天是在互联网的时代,共党的一切欺骗和谎言,随时随地都会被揭穿。但是黔驴技穷的共党仍然愚蠢地故伎重演,掩盖事实,谎言伪造。从一切现代通讯技术的手段中,国内外的民众们已经清楚地知道了汶川大地震之前,已经有不止一位的地震专家发布了精确的地震预报。而且这个精确的预报也已经不止是两次、三次地上报到国家地震总局。尤其不仅仅是中国的专家发出了预报,连美国、英国的地质部门的专家们,也连续向大陆发出了地震预报,但都被共党隐瞒了。四川地震局的七名职工在震前向四川地震局报告说,他们已经察觉到了地震的种种迹象了。但四川地震局却说:要为了保证奥运前的安定局面,禁止他们透露这个消息。

   

   震前的十多天,四川阿坝州的民众就已经发现了种种震前的异常现象。打电话到阿坝州的防震减灾局询问并求证,防震减灾局局长表示:这完全是谣言,一定要辟谣。直到大地震发生一天后的5月13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召开记者会。在会上,中国地震局的发言人张宏卫,中国地震台网中心副主任张晓东,面对记者种种震前预报和自然界异常现象的提问矢口否认,一口咬定地震预测是世界的难题,地震预测非常复杂,震前的预兆和地震的关系不是很清楚等等来回避问题,企图掩人耳目、逃避责任,继续欺骗着全国的人民。地震发生以后,共党的“新华网”发布地震消息不但比美国晚了半个小时,还发布错了地震的极数。而一个多小时后,又把原先发布的七点六级改为七点八级;三天后又修改为七点九级;一周后又说这次地震是八级。而西方测试后的级数为十级。事情发生了,事实摆在了面前,可是一贯撒谎成性的共党面对事实也已经不会再说实话了。

   

   在国际社会,对于任何突发的事实和自然的灾害,公认的一条道理那就是:事发后的72小时为救人的黄金时间。数据显示:在第一个24小时内救出的人,生还者可达80%到90%;而在第二个24小时之内生还者可以达到50%到60%;在第三个24小时之内救出的生还者,就只能是20%左右。72小时之后,除去奇迹之外,就已经很难再找到生还者了。

   

   如果说共党不懂得黄金时间72小时,那是冤枉了它。在5月16日地震发生了将近一百小时左右,共党的喉舌《新华网》发布了头条文章,题目就是:《汶川大地震72小时,时间就是生命》。文章中,中共把自己打扮成了救灾的大英雄,编造出了一大堆共党立下的“丰功伟绩”,又列举出一大串外界根本无法查证的数字。可实际情况却是共党贻误了这宝贵的整整72小时。

   

   在地震发生后长达二十个小时的时间内,仍未能与地震中心取得任何的联系。两天的时间,才调来了五千军人,但仍然没有进入到灾区的现场。灾区中心离成都才不过百多公里之远,五十多个小时后才派出了四架飞机,却什么也没干就飞回来了,理由是天正在下雨。14号晚,救灾指挥部才做出决定,要求空军15日派出直升机空投部队进入震中,60个小时后才有一百多军人步行进入了汶川地区。70个小时后,直升飞机才在震灾的中心空投救援军人和少量的物资。

   

   就在这72小时的黄金时间里,共党禁止国内记者进入受灾严重的地区采访,更是拒绝外国媒体进入中国采访。同时,还拒绝国际的救援队的支援和帮助。台湾救援团的欧晋德先生说:只可惜中国允许外援进入时,已经错失了72小时黄金搜救时间。台湾救援队经历了地毯式搜索三天,只救出了两只小狗,救援了两名老人。许多在场的人对欧晋德先生说,“台湾救援队是非常的专业,若能在第二天就进入灾区,一定可以救出许许多多的人。”

   

   而重灾区之一的绵竹市,在5月15日救援人员从废墟中抬出的只是一具具尸体而并无生还者。在仪器测定废墟下已经没有活人以后,便出动了挖掘机。挖掘机的司机说,“一挖下去全是尸体,当时我整个人都软了。”而绵竹市的当地民众说:从地震发生到现在,老百姓没有看到市政府任何一个负责人露过面,只在电视上看到他们在作秀而隐瞒灾情。

   

   在救援的军队赶到绵竹仅仅一天的时间,市委书记蒋国华就宣称绵竹市已经率先完成了大规模的搜救工作。一位市政府的负责人,在救援的废墟前又是讲话、又是拿着铲子、摆着样子等着拍照。地震一百小时后,该市主管教育的副市长才到绵竹中学露了一面,而且是既不是来救灾的也不是来慰问的,只是陪同记者来采访的。浙江的部队赶来救援,却整整等了一天,不知该干什么。因为市政府什么也没让他们做。

   

   当地的民众说,绵竹死亡人数远远超过政府公布的数字。许多乡镇被山体滑坡掩埋掉了。许多乡镇至今联系不上,而且仍然无法进入,也不见有活着的人逃出来。当地的民众自发地做馒头送给灾民和救援人员。但是市政府规定,馒头必须由市政府派人去发放。第二天民众们又送馒头来的时候呢,才发现昨天送来的馒头市政府并没有发放出去,而是放在冰箱雪柜里被冷冻起来了。

   

   灾难发生了,国民们是出钱、出力的去救灾,那是出于人道的义务感。政府去救人、救灾则是政府的职责。人民可以不尽这个义务,但作为政府就必须要去尽职尽责。该政府做的事政府却不去做,不该政府做的事,政府却做得昏天黑地。这种政府又要它有什么用呢?

   

   灾害是随时随地都可能发生,而对于政府要做的则只有两件事:第一,那就是预先发布灾害的警报,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要尽力做到要让每个人都能知道。这就叫作预防;第二件事,是灾害发生之后,尽全力救人救灾,把伤亡人数降到最低,帮助人民重建家园,恢复生活,这叫作善后。一是预防,二是善后。只有这么两件事,共党却是不做,而且也做不到。

   

   共党唯一能做的那就是人为的造假的隐瞒死亡人数。大地震发生在人口最多的四川山区,才死了四、五万人?与唐山大地震一样,明明死亡九十万却只说二十四万。地震发生后72小时之内,就对全国宣布经济损失达到两百亿;而两天之后又说是四百亿。同一时间,经济专家测算出经济损失至少在一千零五十亿到一千九百亿之间,其中包括了相关地区间的三百亿到六百亿的经济损失。美国估算至少在两百亿美元以上。这又与共党吹嘘了二十多年的经济奇迹是一样的。至今中国的GDP占世界总量的不足4%,远比1949年的5.7%落后得多。

   

   在当今,太空中已经有了越来越多的人造卫星,在监测着地球的年代。世界上早就知道共党在西藏、四川、甘肃一带有不少的地下核武器工程。地震发生后,法国的核专家就担忧,无法立即排除震中附近的核设施因强震而受损泄漏的可能性。更有知情人怀疑核污染的危机来自于当年大量制造原子弹遗留的高辐射性废弃料。还有网民在互联网上发消息说,在汶川西南方向的山里,早有特种部队在戒严。方圆几百里内,人、兽都不能靠近。更有人看到,往山里开去的大队军车里,有身穿白色防化服的人。

   

   中国新民党代主席,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郭泉先生,在5月17日凌晨紧急敦促共党,尽快向灾区民众发布核辐射的安全报告,以免有核泄漏而造成生命危机,以及四川及周边地区百姓的安全。而当天下午郭泉先生就被公安局强行带走了。郭泉先生被强行带走,反而引来了更多的专家们的担忧。

   

   地震发生五天后,洪水、山体滑坡、水库大坝的断裂,堰塞湖的高水位、瘟疫、传染病等等一些次生的灾害是不断。一旦灾区内的核设施受损,核泄漏将造成更大的灾难。其实,官方《新华社》已经报道了中国的环境部,在13日启动了核与辐射及水污染防治应急的预案,紧急要求各地严密监控当地核设施的情况。地震发生仅仅一百二十小时,正是人命关天的关键时刻,共党就已经开始拘捕了正义敢言人士和异议人士。

   

   博讯网5月20日报道了他们刚刚收到的国家地震局专家冒死私下透露出来的消息。消息说:专家们的预报和请求被共党领导人以奥运大局和国家社会秩序稳定为由而予以否定。由于良心的谴责,因此才冒着生命危险,通过渠道要求在海外网上发布此消息来告知世人。该专家说:尽管目前限于科学技术水平,不能完全准确预测,但是地震绝对不是象共党政权所宣传的那样,是完全不可预测的玄学。海外的各家媒体从地震至今所搜集到的各种消息判断,共党是完全清楚的知道,该地震区域对所谓的国家安全的敏感性。从种种的迹象来判断,地震发生之前,共党已经对可能发生核泄露的相关地区,派出了防化部队警戒。对这些地区戒严的消息是真实的。共党在震前对这些地区储存的核武器进行了预防性的保护。而同时呢,这些地区在文革前就已经有了很多三线的军工厂和研究所,但所有的人员在这次地震中没有任何的伤损。从这些就可以断定,军方在震前是得到了预警的,而且做了震前的准备。所以网络上流传的核武器爆炸而引起的地震等等的猜想,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