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青林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青林文集]->[八九一代今何在之五]
青林文集
·李毅中您该歇歇了
·一个真实的人
·不易生存
·胡石根的二十年
·好人走好
·胡石根的荣誉
·胡石根的荣誉
·胡石根的荣誉
· 感谢2005
·创新与自由
·促进中国社会演变的几个因素
·“信访村”忧思录(之1)
·信访村忧思录(2)
·信访村忧思录(3)
·东海一枭的学生
·信访村忧思录(10之4)
·高智晟
·袁红兵与刘路
·评陈永苗《他们的心中没有人民》
·信访村忧思录10之5
·胡石根的朋友
·信访村忧思录十之六
·社会系统进化需要新的理念
·六四人的精神
·草原的哭泣
·脱光了多好!
·序言
·正气永存
·与余杰探讨说真话
·高智晟入狱的伟大意义
·明心药理
·小人物
·高智晟的悲剧诞生后
·对中国教育的几点反思
·评《关于陈光诚案的低调反思》
· 案中案
·信访话题漫谈
·高智晟与陈良宇
·政府善治与和谐社会
·从有限走向无限
·从圈地到圈水
·中国民间的真相运动
·记者的真假与矿主的黑白
·污染环境行为犯的是反人类罪
·飘过法律那片云(一)
·《物权法》之外
·告诉江苏领导一个好办法
·向六四人问好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二)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10之10
·飘过法律那片云(3)
·“李和平事件”的一般性和特殊性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四
·纪念十九年和十九天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五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6
·中国社会的危机与重生
·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建议
·《08宪章》与饥渴
·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杨宽兴:陈明心先生的民主追求与愿望
·《08宪章》的希望
·折腾我的人民和我的人民币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7
·期盼神的公义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8
·维权代表被刑拘,下岗职工被服务
·中国经济危机里民营企业家的最后希望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9
·山东好汉们,您们得了联合国毒打奖第一名
·二十年的脚步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记我的同案王天成
·有朋友在远方(1)
·维权与维稳
·如何降房价
· 权力的野性
· 权力的野性
·与何清涟讨论民间学温现象
·中国模式与城市化
·十万个忧愁之一
·贪官的辩护状
·滕彪的叫真
·力虹的灵魂
· 对下荒村林地纠纷案的独立调查与分析
·温家宝的无奈
·悼念司徒华先生
·心灵之谜(一)
·心灵之谜(二)
·胡鞍钢教授文章读后感
·十万个忧愁之二
·刘老石
·五、天问 (选自草原的哭泣)
·中医的衰落(1)
·土地属于谁?
·北大教授张千帆探访吉林老访民
·《圣经》与《内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八九一代今何在之五

   

   --------民主同工何德普

   八九一代不仅仅是指那些亲身经过八九六四的人。

   比如,魏京生不仅属于七九一代,他也属于八九一代,他当时虽然在监狱里,但是方励之等人联名签署呼吁释放魏京生的行动,正是八九民运开启的重要一步。

   没有七九,就没有八九;没有八九,就没有九八;没有九八,就没有零八;

   我看,老邓纯粹是出于嫉妒心将老魏投入大牢,老魏不仅身材比邓小平高大,第五个现代化的民主思想,恐怕也是邓大人永远难以企及的政治高度。

   有了零八,就会有一八,所以老魏等人的第一政治任务就是如何保养好身体,从二零一八,二八,最晚二零三八时候,估计就会看到自己早年播撒的民主种子在中国土地上长成一个啥样子了。

   说到保养身体,从七九开始,经过八九,开启九八组党的民主老将们,查建国心高气傲,身体保养的不是太好,九年大牢生活,把他老人家一头乌黑浓密的头发熬没了,说话底气明显与入狱前判若二人,由一个知性十足的理论家模样变成了一个慈祥缓慢的老人,在风和日丽的天气里,时常邀请一些共同坐过牢的故旧和一些朋友们喝喝茶吃吃饭吹吹牛。徐永海医生出身,身体保养的最好,五十多岁的人看上去也就是30岁左右,他自己归结为心中有神,心底无私天地宽,集心理医生和牧师为一体的永海弟兄,确实活到了天下无敌大爱无疆的境界。

   与老查比,同样是心高气傲但又不乏仁义的高洪明、何德普二位,身体保养的就非常好,虽然他们吃的那个苦头,假如拍成电影可能要打上少儿不宜的字样,他们在监狱里经历过的七大部、八大件、九大样的酷刑镜头如果播放出来,真的会惊吓着祖国的青少年花朵。

   是啊,高洪明、何德普可真是硬汉子,下边说说何德普。

   九八组党高峰时期,在王有才、徐文立、赵昕为争抢中国民主党首创权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何德普兄很谦卑低调,扮演着跑堂店小二的角色,用教会里的行话,他做的是同工之活。同工在教会里最无名却最辛苦也最重要,离开了同工,牧师所传的福音就可能成为空气轻轻流过。何德普作为民主党的服务员(同工)干的很欢,遗憾的是,一年前后,随着王有才、徐文立等五十多人被逮捕入狱,组党民运高峰瞬间跌入低谷,赵昕也被迫逃亡外地。

   回头看看何德普他老人家,应该是为了保存实力或者东山再起,常规逻辑是及时撤退或隐默才是,他没有!

   已经抓了那么多人,高潮时期无数个凑热闹的也躲得无影无踪,何德普孤零零的站在那里,而且还在那里继续公开玩着组党,京津党部两任主席查建国、高洪明都被抓走了,何德普一个人又顶上去继续搞,大有八九年王维林一个人螳臂挡住坦克车队的风范。

   不过,我当时觉得他是在过政治家家玩,虽然心里敬佩他的直率和勇气,行为中还是与他保持了一定的距离,现在反思自己扪心自问:为什么一九三几年一个日本人能够统治东北我老家一个县的地盘和几十万人口,一九零几年一个周永康能够压住十几亿中国人并肆意掠夺偌大的国家利益,到底为什么?

   不是日本人太狡猾,也不是周永康太残酷,是我这样的滑头中国人太多了,何德普、王维林这样愚顽耿直的中国人太少了。

   是我们自己在被政治玩弄不自知,却还自作聪明嘲笑何德普们玩政治家家而已,一百年了,我们依然在权力的玩弄下,就像阿Q嘲笑革命党,我们依然在嘲笑坐牢的民主党民主革命家们,我们甚至连阿Q那点嘲笑别人的自尊都没了,奴才在主人面前仅仅是身子弯着,我们在党国里不仅是跪着求生,求善的心灵和保尊严的胆气也早已被吓的跑到冥王星那里去了。

   有人经常嘲笑民主组党的人都是领袖癖,在北京一次我和两个关注中国民运的学者兼牧师身份的朋友吃饭,其中一个说:“看看那些民运人士,中国的民运就是一堆狗屎……”,另一个老牧师拍案而起:“中国官场臭不臭?当然比狗屎还臭!中国影视界、央视电台、文艺界、商界、学界、大学、医院…….,哪个中国人堆里不是充满了人性罪恶的表演?一方面标榜自己追求民主,一方面又把民运说成狗屎,这样的人,我耻于为伍”,这个年长的牧师拂袖而去。

   是啊,魏京生毛病再多,陈光诚视力再弱,也算是敢说敢当的汉子,所以珍惜人才的党国最器重他们,要重判;世界上良善朴素的人们也不小看他们,记得我内蒙老家的一个七十岁老太太看了魏京生出狱后的电视镜头说:“做了15年牢,牙都掉光了,还声称继续为民主努力,英雄啊。”

   与民主老板魏京生的大名相比,何德普在七九西单民主墙年代里被称为小何,因此一直到九九年,每次电话里,第一句还是谦卑的一声:“我是小何?您哪位?”这时候他已经奔五十去了。

   虽然奔五十了,我看他倒是像个三十岁的小伙子,身材挺拔,一双眼睛黑亮有神,常年穿着一双运动球鞋,开着一辆老掉牙的面包车,一天到晚,比外交部长还忙的样子。

   忙啥?忙着运行中国民主党,有时候忙里偷闲,管管流浪访民和讨薪民工的闲事(现在称之伟大的维权事业),眼睁睁的前任党主席们都被请进了板房,何德普依然泰然自若,铤而走险,运行着京津党部、党的通讯、党的近期任务执行、组织上书呼吁民主、组织签名呼吁释放政治犯、为法轮功呼吁……、、,他一个人在那干着还挺来劲,所以啊,小何(实际我们底下称他为老何)不仅仅外表看上去是二十岁的小伙,他内心比二十岁小伙还单纯,还执着,还血性…….,偌大一个中国,无数个小年轻九零后们玩女人打架斗殴耍嘴皮子可以,敢去组织政治反对党的没有一个,难怪人家党国红二们那么自信,这个民族真是黄鼠狼下耗子,一窝不如一窝啊。人家胡耀邦16岁就成了红小鬼上了战场,人家习仲勋20岁就开拓了陕北一片红颜色根据地,成了山大王,那可是拎着自己脑袋玩啊!今天呢,民主革命家们被踢进大牢,本人到没怎么样,却总是吓得那些社会精英们躲得远远的,而且理直气壮、口口声声:我不与激进人士来往,我不与敏感人士接触,我要……干大的。

   党国当然不会让何德普像一个小孩一样再胡闹下去了,一声令下,一群黑大汉、给他蒙上黑头套、弄进了黑监狱,党国对他真是厚爱有加,把何德普当做电影《红岩》里被捕的革命英雄许唐枫对待,一米八的何德普,被剥光衣服,赤条条的放在一个为他老人家特制的冰凉的铁板床,手脚被铁丝绑在床的四个角上,一躺就是整整八十多天,五百瓦的刺眼大灯泡24小时直射着何德普那雪白的裸体…….,经历种种魔鬼训练后,党国为何德普同志减肥成功,一米八的大汉,体重从90公斤减到50多公斤,两耳的听力也降到听不着被干扰的丝丝拉拉的美国之音了。

   党国终于把何德普从一个理想小青年培养成一个铁骨铮铮的雄汉子。

   八年后,何德普从牢房中回来了,他没有像基督山伯爵一样去复仇,他心里清楚,自己不是社会精英们想象的激进人士,更不是敏感人物,他是一个守法公民,是一个有道德感并积极追求公义的良民。

   形势真是比人强,与九八年的社会环境不一样的是,这次,北京人民热烈拥抱了坐牢归来的何德普,尤其是南城、北城、东城、西城的拆迁户访民们,野婧环、韩颖、叶国强、叶国柱、李冬梅……很多破产的或者将要破产的有产者们都成了何德普的超级粉丝。

   二十一世纪了,百姓们终于明白,胡石根、高洪明、何德普们的政治抗争是他们维护物权、法权、人权的基石啊。

   今天,那些被人治制度侵权苦难者和人生找不着北的屁民百姓们,如果有机会跟胡石根、何德普们合一个影、吃一顿饭,心底都大得安慰,感觉挺荣耀。

   看来,甘心做民主服务员的何德普们还是有回报的。

   林青

   2015/2/17

   

(2015/02/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