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吴王孙权为何迷恋鄂州?]
刘逸明文集
·是记者无文化还是孙东东不正常?
·要学生行跪拜礼,教师也想娱乐至死?
·轮奸是怎样变为“通奸”的?
·阎崇年悬赏挑错与商鞅立木为信
·罢工是解决劳资纠纷的最有效途径
·严打,请不要挂羊头卖狗肉
·逼少女卖淫案频发,河南能否打出几个“天上人间”?
·方玄昌遇袭,都是文章惹的祸?
·“天体浴场”里的裸泳者更像是在聚众淫乱
·“鸟人”变“罪人”令“法治社会”蒙羞
·妙龄少女身陷“艳照门”,自己该不该反省?
·美女作家为何让新浪网编辑动了邪念?
·山寨机骗人,银监会真的没有责任?
·成功人士非得搞三妻四妾?
·谁给了这个农民“敲诈政府”的胆子?
·文强在临死前为什么不喊冤?
·文强在临死前和王立军说了什么?
·因救母失踪,与见义勇为何干?
·“小姐大阅兵”是一道什么样的风景?
·两陷“带走门”,柴静何以如此平静?
·女人在夏天该穿裙子还是该穿牛仔裤?
·为什么这么多中国人想移民?
·张国立何不向陈宝国推荐六味地黄丸?
·中国缘何成为“野鸡文凭”的最大市场?
·韩寒去香港为何最想见张柏芝?
·群杀知名人士博客传递重要信号
·汪精卫到底是不是“卖国贼”?
·小沈阳被称“最低俗的中国人”当之无愧
·局长想与“小三”结婚何必“向党保证”?
·殴打记者,霸王集团要称王称霸?
·记者成通缉犯,文章惹祸何时休?
·吴三桂冲冠一怒真是为红颜?
·郭德纲离臧天朔还有多远?
·农民工“愿当裸模”,谁能读出他们的无奈?
·封杀郭德纲,北京电视台怎能孤军奋战?
·“打耳光发欠薪”羞辱的何止是民工?
·“小姐”该不该受《劳动法》保护?
·王侯将相真有种乎?
·局长死于异性家中是个天大的笑话
·卫生部的新闻发布会为何前后矛盾?
·李一道长真的犯了色戒?
·问题奶粉再现,中国离文明崛起还有多远?
·谁敢说李萌萌事件不是罗彩霞事件的翻版?
·《侵权责任法》会不会沦为贪官的保护伞?
·毛泽东与中国的神秘文化
·李银河为什么没有处女情结?
·市委副书记失踪,是跑了还是死了?
·女子举报官员强暴有多高的可信度?
·方舟子遇袭,幕后黑手难道是唐骏?
·政治改革才是根治中国社会乱象的良药
·从见死不救看中国社会的道德溃败
·夫妻协议不该如此雷人
·深陷诈捐门,成龙会不会因此而臭名昭著?
·甩掉二奶用得着去公证吗?
·警察进京抓记者再现公权力的嚣张
·陈光诚从小监狱走进了大监狱
·美女证、房奴证,“90后”为何喜欢这些玩意?
·何不公开审理宋山木涉嫌强奸案?
·“直通中南海”留言板注定是一场政治秀
·教师强奸女学生,真是为了激发学习兴趣?
·维护城市形象要以牺牲司法形象为代价?
·朝鲜应该更名为“朝鲜王国”
·毛泽东最爱看什么书?
·广西官员想催生新的太平天国?
·灭一灭官二代的嚣张气焰
·父亲逼女儿卖淫,又是金钱惹的祸?
·“骗子”受审,女贪官岂能逍遥法外?
·天底下有这样按摩的吗?
·李刚父子是一对难得的好演员
·剧协主席“以泪洗面”,是真情流露还是溜须拍马?
·警察该不该让卖淫女为自己行大礼?
·贪官李人志的《忏悔录》文不对题
·电视违法广告为何屡禁不止?
·女大学生为何沦为低智商动物?
·360已经逼得腾讯QQ走投无路了?
·关停小区内色情夜总会何须如此兴师动众?
·被人包养的女大学生能被人骂醒吗?
·《潇湘晨报》招谁惹谁了?
·打破“唯高考分数论”让人欢喜让人忧
·富二代飙车相撞纯属咎由自取
·芮成钢是怎样炼成的?
·应该让“整”死超女的整形医院见见阳光
·岳阳楼名街遭拆除意味着什么?
·老师该不该向学生下跪?
·清华博士,别人家的房子被拆时你在哪里?
·打人者为何谎称是公安局局长侄子?
·犯罪嫌疑人“盖被子死”一点也不离奇
·从王帅到王鹏,跨省追捕为何层出不穷?
·大学生上街发“情书”是谁的悲哀?
·离婚是宋丹丹为难以摆脱的宿命
·富豪征婚广告照出了“剩女”父母的拜金嘴脸
·男子因写嫖娼日记被抓冤不冤?
·张凯律师遇袭再现维权律师的危险处境
·方滨兴是封网“功臣”更是历史罪人
·宋山木被判强奸罪为何不服气?
·官员安排儿子担任公职还能算新闻吗?
·还有多少地方在搞激情艳舞表演?
·县委书记熊抱央视女主持只因风流成性?
·中国女子为何要到马来西亚去卖淫?
·漫话古今文字狱
·“书中自有颜如玉”该不该删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吴王孙权为何迷恋鄂州?

   鄂州古称武昌,为孙权称帝之地,故又被称之为吴都。鄂州山清水秀、人杰地灵,孙权家族对此地的迷恋程度远胜于南京,只是,迫于家乡人“宁饮建邺水,不食武昌鱼”的舆论压力,才不得不迁都。不过,吴国的末帝孙皓最终又将都城迁至武昌,只可惜,还是顶不住压力,旋即重回建邺。
   
   历史是不能假设的,倘若可以假设,那么,我想,如果孙权一直定都在鄂州这个地方的话,估计三国归晋的历史就很可能不会发生,即使不奢望三国归吴,至少,吴国还能作为一个独立王国存在很长时间。历史已经远去了,可是,和孙权、刘备有关的那些遗迹依然屹立于鄂州,如试剑石、比剑石、吴王避暑宫等等。今天,当走近它们时,只能发出“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的感叹,然后让思维回溯到那段战火纷飞的历史当中。
   
   鄂州这个地方山河表里,湖泊众多,易守难攻,在湖北的城市当中,最有历史底蕴的除了荆州就是鄂州。武汉虽然贵为省会,可是,在人文环境上根本无法与鄂州相提并论。著名的辛亥革命武昌首义,打响第一枪的是鄂州人,总指挥也是鄂州人,而参与首义的骨干当中,鄂州人也是最多的,因此,鄂州有“武昌首义人才地”之称。


   中国古代的青铜文化异彩纷呈,在各式各样的青铜器当中,铜镜堪称青铜时代人们生活的必需品,而鄂州制造的铜镜则代表了铜镜的最高境界,鄂州遂有“古铜镜之乡”的美誉。步入气势恢宏古色古香的鄂州市博物馆,里面收藏的文物当中古铜镜的数量首屈一指,在故宫博物院里面,也不乏鄂州出头的古铜镜。
   
   鄂州的人物,涉及武昌首义的自不必说,近代的还有曾门四杰之一的书法大家张裕钊。当然,鄂州在古代最著名的人物可能即使是鄂州当地人也未必知道,那就是春秋战国时期的伍子胥和申包胥。位于鄂州段店的伍通庙其实原本是伍子胥的家庙,而伍子胥一夜白头的故事则发生在江边的人命洲。因为其后世均迁徙到外地,所以,现在对两人籍贯的记载实际上并不符合史实。
   
   鄂州除了有吴都、古铜镜之乡的别称外,还被称之为书法艺术之乡、百湖之市。众所周知,湖北有鱼米之乡的美誉,然而,在湖北的地级市当中,没有哪个地方的湖泊密度能和鄂州媲美。鄂州的梁子湖早已名声在外,武汉为了发展经济,也在不停地打梁子湖牌,使得不明就里者还以为梁子湖是武汉的,而享誉中外的武昌鱼,则是地地道道的鄂州特产,与今天的武昌和武汉风马牛不相及。
   
   当然,武昌鱼之所以能成为家喻户晓的名鱼,和毛泽东的御笔垂青有很大的关系,“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的名句让原本在历史上就名声大噪的武昌鱼知名度和美誉度更上层楼。鄂州襟江带湖,滚滚长江擦肩而过,而在城区里面,还有面积宽广的城中湖-----洋澜湖,湖的形状并不规则,正是这种不规则,才造就了鄂州独特的城市风貌。夜深人静的晚上,在湖边漫步,看着湖边广厦的灯光和天上的星星,迎着轻柔的湖风,那绝对是一种如诗如画的享受。倘若能在湖边种上一圈樱花树,每到花开时节,那将更是一道无以伦比的靓丽风景。
   
   来湖北,如果不来鄂州,绝对是最大的遗憾,来鄂州不吃武昌鱼则是白来一趟。还记得初唐才俊王勃那篇脍炙人口的《滕王阁序》吧,里面有“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之句。南浦、西山都是鄂州城中的古地名,虽然王勃笔下的南浦、西山不在鄂州,可鄂州这两个地名的历史实际上比南昌的南浦、西山的历史更早,鄂州的西山也更出名。另外,江边的怡亭铭摩崖石刻系国家级重点保护文物。唐永泰年间 (765),裴鶠在此地建亭,李阳冰将其命名为怡亭,并用小篆书写了序言,由裴虬撰写铭文,李莒用隶体书写铭、款,一并刻于巨石之上,被宋人蒋之奇称为 “三绝”。
   
   鄂州除了古代遗迹数不胜数之外,还有一大批新兴的生态旅游景点,如梁子湖生态旅游区、红莲湖度假区、南碛湖生态旅游区等,湖畔绿树成荫、小道蜿蜒、石凳矗立,更有渔舟唱晚之欢乐。如今的鄂州,已经成为了一座既古朴,又具有浓厚现代气息的城市,在这里,旅游业、服务业、文化产业齐头并进,各得其所。即使孙权再世,估计还会依然迷恋鄂州这个地方。鄂州已经成为了湖北发展速度最快,也最令外界看好的城市,来这里旅游、投资、定居都是不错的选择。
   
   一点题外话:
   
   最近突然发现,在包括新华网湖北频道、湖北网络广播电视台等媒体以及官方文件上,南碛湖的名字被偷偷篡改成了“南迹湖”,这是不尊重历史的一种表现。不知道是行文者不认识“碛”这个字还是嫌这个字难写,故自作主张,以“迹”相替。希望当地官方和媒体能纠正这种错误,实在觉得有改的必要,还请发一个更名通告,当然,前提是取得民意的支持。
   
   2015年2月28日
   

此文于2015年02月2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