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红军〝长征〞途中的大屠杀]
雷声
·中国开始第四轮财富大洗劫!/土憋神教
·中国花费30年,越南10年就够了?
·美国防部:24小时内派军舰驶入南海岛礁
·印尼总统:支持美军舰即刻进入南海行动
·朱可夫赞蒋中正识大体了不起
·留守大陆学人的结局
·习近平向五中全会汇报工作
·一浙江老板对比中美制造成本
·谁是汉奸卖国贼?13亿人被骗了!
·蒋最大误判:未在重庆干掉毛
·“1964年苏联同意归还两万平方公里领土,结果?
·祸国殃民毛贼东
·习马会获江胡首肯 曾在五中通报数百人
·去美国化 中国处处都和美国对着干
·巴黎恐袭事件将引爆第五波民主浪潮/手气
·新“筹安会”羞羞答答登台
·潘晴:南海局势升温 环球网:大国权力转移在即 中国要准备战争
·周带鱼花司马式五毛杨三材被打
·军改,中央全会授权了吗?
·军改,中央全会授权了吗?
·高瑜一夜被折磨成了“二永康”
·中华民国总统将巡视南沙太平岛
·荣毅仁入党,习仲勋是介绍人
·中美制造业的真实成本
·民国的国会议员如何监督政府?
·乌克兰取缔共产党
·翦伯赞死亡真相:落井下石
·张玉凤孟锦云评毛贼:怪兽
·周恩来,李福景,李金藻
·被中共绑架的李波卖什么书?
·反美却奔美?“反美斗士”移民美国!
·八宝山:领导用日本炉
·苏共:中共可运走斯大林遗体
·毛贼东:与日军共谋的男人
·蒋公曾孙蒋万安当选立委
·"林彪周恩来反党集团"的由来
·中共与日军共谋对抗国军
·民主指数:中国被评为独裁政体
·民主指数:中国被评为独裁政体
·陈独秀:苏俄是法西斯制国家
·毛贼东的汉奸卖国语录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韩战中共几万人被俘,王成80卖鞋垫
·阿尔巴尼亚8千刀甩卖中援飞机
·美前司法副部長:中國司法制度既不獨立又腐敗 如何期待反腐成功
·余杰:“人相食,你我要上书的” ——依娃《寻找人吃人见证》序言
·“共和国脊梁”出走加拿大
·张英:也谈张学良八十年前西安兵变佚事
·文化大革命的最大谎言——“四大自由”
·蒙古国真相,让亿万中国人瞠目结舌
·大饥荒时高干子女的奢侈海滩生活
·钱学森被迫回国真相
·产能过剩领衔:中国经济的“五座大山”
·徐向前忆肃反:杀人剥皮点天灯
·徐向前忆肃反:杀人剥皮点天灯
·徐向前忆肃反:杀人剥皮点天灯
·网帖揭毛贼东真面目
·陶方宣:你说他们是什么组织?
·道县大屠杀幸存者自述
·宁作祥家四名男性文革惨死
·中国特色的精神分裂
·看看这篇体制内来稿,就可以看出中美谁会吃掉谁/安居华
·宋任穷揭周恩来在大饥荒中的所作所为
·向我开炮!俄兵与IS同归于尽
·谷歌推全球免费网,封网将被推倒
·清明祭奠:1966北京死了多少教师
·清明祭奠:1966北京死了多少教师
·王珉忘记祖父“后代不得从政”遗训
·中共特别党员揭秘:张学良也是?
·毛贼东感叹断子绝孙,称遭报应
·中共或挑战现有世界五大秩序/邱震海
·林达谈对”四类分子“的迫害
·国父孙中山高度赞扬原仇敌载沣
·中南海北院南院关系紧张
·中修是当代最大的国际剥削者----看看,拿了无数中援的金三胖竟如此说
·老照片
·著名人权活动家吴宏达去世
·著名的人权卫士吴宏达
·人权活动家吴弘达不幸去世
·伊拉克为什么也歧视中国人?
·公安厅长忆公安三光:刘少奇自食其果
·四面楚歌,中国实体经济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反思文革准备好了么?
·戴旭万言书“做好南海打仗准备”
·毛泽东掌权后最狼狈一刻 人生最后一次乘机
·纪念文革中的英烈们
·大跃进饿死四千多万人
·红卫兵比赛杀人,红二代宋彬彬落泪道歉
·张学良与斯大林的秘密关系
·张学良与斯大林的秘密关系
·美阴茎移植者有望重获性功能
·北京领导首与香港民主派议员交流
·台湾新总统蔡英文就职演说全文
·新总统蔡英文对南向政策调整
·人口普查得出三年饿死人数字
·马英九已坐失良机,洪秀柱莫重蹈覆辙
·戚本禹忆毛贼东时代高层腐败
·中共早已澄清金陵春梦在说谎
·他就是爱穿青天白日旗装
·蔡英文总统洪秀柱主席64感言
·最悲惨最恐怖的,竟都在6.4这日发生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军〝长征〞途中的大屠杀

鲜为人知的红军〝长征〞途中大屠杀
   
   来源:摘自《红军代总参谋长龚楚之叛》
   
   

   
   龚楚(1901~1995),广东乐昌长来村人。16岁参加粤军,入滇军讲武堂韶关分校;1921年任粤军连长;1924年入团,1925年转党,回乡从事农运;1927年5率部参加南昌暴动。1928年1月,与朱德、陈毅、王尔琢等发起湘南暴动。;1929年12月参与百色起义,任红七军参谋长。此后历任红七军长、中央模范团长、粤赣军区司令、红军代总参谋长。1934年10月中旬,红军主力西撤后,任留守江西苏区的中央军区参谋长。最后一个职务为方面大员:湘粤桂边区中央分局书记兼该区红军总指挥。红军创建者之一的龚楚,为中共事业历尽艰辛,出生入死,左腿致残,加之身居高位,按说只能死心塌地跟着走了,是什么事情使他离开〝革命队伍〞而成为〝红军第一叛将〞呢?
   
   红军〝长征〞途中的大屠杀

   
   龚楚(网络图片)
   
   被冤杀的林野夫妇
   
   林野(1902~1934),福建龙岩人,中共党员,黄埔军校毕业生,参加北伐,宁汉合流后脱离汪部回闽西。1928年初参加朱德领导的湘南暴动,即任红四军军部少校参谋。其家庭成分是地主,1929年朱德率部攻占龙岩,林野父母被当地农会杀死。担心林野报复,当地农会共干要求朱德将林野交送地方处置,因朱德不允而作罢。红12军在福建成立后,林野出任军参谋长,工作中得罪军政委谭震林,调任红军军政学校四连连长,后任红军公略学校教育长、红军第二步兵学校校长。1934年秋,中央红军主力突围,林野任野战军(突围部队)总司令部参谋,随军行动,走了两天,因脚受过重伤,行走不便,朱德调他回中央军区(留守部队)工作。当林野回到瑞金,恰逢其妻(上海大夏大学毕业生)从福建跑到江西苏区来找他。
   
   林野向西江(会昌县属)中央军区司令部报到的第二天,谭震林到龚楚办公室,细声对龚说:〝报告参谋长!我们准备请林野回家去!〞龚楚以为要林野回龙岩老家工作:〝司令部正需要林野这种参谋人才,我看还是另外调人到龙岩去吧。〞谭震林狞笑一声:〝不是要他到龙岩去,是要他回老家!〞龚楚一个寒噤,忙问:〝林野同志是老党员,他并没有错误啊!〞谭震林严厉而坚定地说:〝我应该报告你的是,林野的思想向来不正确,立场也不坚定,而且又是一个反革命的地主阶级(指其家庭出身),中央早已对他怀疑。现在他回来了,在此艰苦斗争中,我们再也不能让他混在革命队伍中。我已报告了项英同志,并已得到他的同意。〞
   
   龚楚认为像林野这样年轻有为的人,并无明显错误,仅仅怀疑就要杀掉,实在难以接受。谭震林虽然地位比龚低,却是〝国家政治保卫分局长〞,直属中央领导,操握留守红军全体人员的生杀大权。除了对高干动手须报告政治局外,处决中下级干部与士兵平民,毋须任何机关核准,只要自己批准自己就行。龚楚深知谭震林为人刻薄冷酷无情,无法阻止,但寄望说服项英。龚找到项英:〝林野究竟怎样处置?你有考虑吗?〞项英很庄重地回答:〝谭震林的意见很对,在这严重斗争的环境,为了革命的利益,我们顾不到私人的感情了!〞龚见项处无望,去找住在附近的瞿秋白、阮啸仙,两人虽已失势,却是著名中共高干,且与龚私交颇深,尤其阮啸仙是广东农会时期的老人(后任赣南军区政委),也许能救下林野。两人听后,互望一眼,瞿秋白说:〝这件事,我同意龚同志的说法,不过我们现在不便说话了!〞阮啸仙也说:〝龚同志,我看这件事你也不要管了!我和瞿同志就快离开这里,你和谭同志共同工作的时间长着呢,何必因此而引起以后的不愉快?〞
   
   当天下午三点,项英通知林野,说是派他重赴红军学校任职并请他们夫妇吃饭。林野夫妇兴冲冲地赴约。下午四点开饭,特地为林野夫妇加了一碟炒蛋。陪餐的龚楚知道这是〝最后的晚餐〞,眼看这对恩爱夫妻笑意写在脸上,浑然不知,自己既无法援救更不能洩露天机,心如刀绞。他忽然想到至少应该救下无辜的林妻,便说:〝林野同志,今晚去红军学校有15里路,天快黑了,此间有空房,让你太太暂住一晚,明天再派人送她去,好吗?〞一旁项英、陈毅顿时领悟,附和道:〝龚同志的意见很好,林嫂子明天去好!〞可这对恩爱夫妇婉谢好意,他俩哪里会知道龚楚的真正用意呢?这对好不容易会面的青年夫妇,当然希望能有更多时间在一起。
   
   事后,那两个在途中奉命动手的特务员,向龚楚报告经过:走了十里路,已入夜了,林野先行在前,林妻在后,一位黄特务员拔出大刀去杀林,其妻大叫,双手拖住黄不放,林野发足狂奔,另一特务员立即赶上,举刀便砍,林一闪避,已中左肩。林野立即回身拼命,但因左肩负伤,又被噼中右肩,此时再想逃,被追上照头一刀,脑破两半。林妻也已被黄特务员结果。那位特务员说完嘿嘿一笑:〝这次若不是我们两人,恐怕给他跑掉了呢。〞龚楚事后对谭震林说:〝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最好是痛痛快快的干掉,不必要再演这样的话剧了。〞谭讽笑道:〝参谋长还有一点温情主义的意识呢!哈哈!〞1945年中共七大,追认林野为烈士。
   
   长征途中的〝万人坑〞
   
   1934年6月中旬,中共五次反围剿无法打破,被国民党军队包围日益缩小,红军最高领导层决定突围。为保证突围时没有逃跑及投降之类事件,中共政治保卫局进行严密整肃。政治保卫局权力无边,常常一句〝保卫局请你去问话〞,就将人带走。被传去者,多数就此〝失踪〞,毋须宣布任何理由与后续消息。这一时期,被撤职审查的干部士兵达数千人,不得不在瑞金附近设立十多个收容所。为处置这一大批〝动摇干部〞与〝反对阶级〞,在瑞金北面与云都交界的大山深密处,设立特别军事法庭,距离法庭150码,有一条二丈多宽的山涧,涧上有一小木桥,桥下便是〝万人坑〞。所谓审讯只是一句话:〝你犯了严重的反革命错误,革命队伍里不能容许你,现在送你回去。〞然后押着犯人到坑边,一刀一脚,完工齐活。更〝艺术性〞一点的,要犯人自挖墓坑,然后再动刀踢入或干脆活埋,省下挖坑的麻烦。〝这种残酷的历史性大屠杀,直到红军主力突围西窜一个月后,才告结束。〞
   
   红军〝长征〞途中的大屠杀

   
   〝长征〞不但路途辛苦,还有随时被杀的危险(网络图片)
   
   据《龚楚回忆录》,红军撤退或在白区长途行军时,必派出由政治保卫局人员组成的收容队与后卫警戒部队同行,落伍官兵如无法抬运,〝便毫不留情地击毙〞,以免被俘洩密。红军中除了政委与政治部主任,各级长官不仅不知道政治保卫局的卧底,而且更不知道身边警卫员多数都是经过〝政治保卫局〞培训的特务,时刻监视,随时可对自己〝动手〞。百色起义主要领导人、红七军军长李明瑞(北伐虎将、广西国军最高长官),就是被跟随多年的心腹卫士林某击毙,林某就是奉命监视李明瑞的特务。政治保卫局内部也互监互督,没有人受到绝对信任。〝不但中下级干部终日忧惧,不知死所,高级干部也人人自危。在这种恐怖的气氛笼罩下,怎能叫人生活下去呢?这时,我便暗萌去志。〞
   
   更何况,龚楚已有〝历史污点〞。1933年5月,龚楚因与周恩来发生工作意见上的分歧,被新账老账一起算,不仅高层检讨,也被大会批斗。龚楚挨批时,34师政委(龚曾任该师师长)黄苏揭发龚生活腐化,在广西红七军时期花千元代价娶妻,实属无中生有。散会后龚楚质之,黄答曰:〝这个消息我也是听人家说的,人人都知道我和你是老同志,在这次斗争会上我若不批评你,便是我缺乏无产阶级的意识。所以我不得不将这件事说出来,反正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老同志还是老同志,何必介意?哈哈……〞1933年5月下旬,周恩来主持高干会议宣布:〝对龚楚在工作中所犯对革命前途灰心丧气,甚至发生动摇的右倾机会主义错误进行了严肃认真的批评教育,并给予开除党籍一年的处分,调红军大学上级训练队高级研究班受训。〞随即在红军总部召开思想斗争大会,对龚楚围攻批判,提前经历〝文革〞。政治保卫局要收拾龚楚,也不是没有〝历史依据〞。
   
   这一时期被〝肃〞的红军高干还有红五军团总指挥季振同。季乃1932年1月1日宁都暴动的主要领导人,带着26路军两万余人及众多弹械投红,出任红五军团总指挥。仅仅因为与参谋长赵博生(中共党员)在人事安排上有所龃龉,同年6月即以〝读书〞为名予以软禁,10月与部下另一将领黄宗岳同时被杀。中共党史赫赫有名的〝红队〞,并不是以颜色为队名,其全称实为〝中共红色恐怖队〞。
   
   深刻反思
   
   1928年10月,龚楚赴长沙就任中共湖南省委领导,在汝城遭拦截,白军纵火烧山搜索,差点烧死。他潜回乐昌老家,静养21天,病榻之上有一段反思:
   
   我参加革命的志愿是希望能创造一个幸福美好的社会,在当时社会存在的各种不合理的现象,更支持了我的思想继续发展。可是,在这几年的斗争过程中,使我印象最深的是:土地革命时期,农民向地主豪绅的激烈清算和地主豪绅伺机向农民的惨酷报复,在循环不已的斗争中,既违背了人道主义的精神,也没有增进社会人类的幸福,反而使生产萎缩,农村经济破产,人民固有的生活方式破坏了,新的生活根本没有建立起来,人与人之间彼此猜疑,彼此防范,除了听从中共的命令之外,简直变成了一个奴隶社会。人性毁灭了,人道毁灭了,人格也毁灭了,自由平等,更谈不到,这样的革命手段,难道是我所应追求的理想吗?
   
   同时,我更想到我们的红军是共产革命的武装,它的任务是要以战争来消灭敌人的军事力量,以推翻旧的统治,建立苏维埃政权,但是在不断的战争中,战死沙场的并不是高级统治者的本身,而是破了产的工农贫苦大众的士兵和中下级的军官。战争的结果,还不是贫苦工农的自相残杀吗?谁无父母,谁无兄弟,蝼蚁尚且贪生,何况人类?我睡在床上,反复地想着,越想越想不通,使我对中国共产党的革命,开始发生了怀疑。
   
   有了这样的思想,龚楚在红军中自然会格格难入,渐生异志。
   
   留书脱逃
   
   1935年1月初,留守江西苏区的〝中央军区〞虽然还有近3.7万人马,但苏区已无可动员人力,存粮仅可维持二月,存款亦只有十万,四周又是合围日紧的中央军。项英、龚楚、陈毅商量后,电请远在贵州的中央,要求突围,追随〝野战军〞西进,争取与其会合。中央即复:根据突围西进经验,中央军区应放弃突围,就地分散打游击,另命龚楚率一步兵团转进湘粤桂边区,收容西进野战军散落人员,建立新根据地并成立中央分局,该区党政军事宜均由龚楚负责。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