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崇祯本可不上吊:是谁把他逼上煤山]
雷声
·中纪委权力扩张已成党中之党
·毛泽东与米高扬密谈内容解密
·龙云投共后的结局
·嚴祖佑: 相濡无沫——父亲严独鹤的最后岁月
·大跃进期间人相食现象一瞥
·蒋公两份遗嘱曝光
·土改运动中的地主女眷/陶渭熊
·前记者揭64火烧装甲车系栽赃
·越南官媒首次纪念六四25周年
·陶铸老婆谈早期中共成员的男女关系
·中国高层罕见批评调水工程
·陈事美:张志新冤案中的新秘密
·奇闻:三庙合并,和尚尼姑同住
·陈秉安: 62年逃港大纪实
·法西斯=一切听从领袖指挥:金三像不像?
·受共产国际操纵的红色文化战线
·贺龙下令活埋东北抗日青年
·余杰:谁是手上没有沾满鲜血的人?--读陈永发《延安的阴影》
·彭小明:约法八章的骗局--中国的卡廷惨案
·触目惊心的杀人运动
·震撼人心的百万港人大游行
·香港人民真伟大!
·腐败寄生于过度扩张的国家公权力
·七一从高空看百万港人大游行
·香港占中被捕人士部分名单
·毛贼东女性朋友不完全名册
·南京将国军抗战老兵纳保障范围
·抗战阵亡国军将军名单
·爆料:郭美美为王震孙女 !
·“从西方宪法历史的演变来看中国宪政发展的前路”
·1%的家庭占全国三分一财产
·罗思义:陈寅恪之死
·刑不上常委的规则应得到尊重
·因要求官员公开财产而关押人们
·腐败从贪污权力开始
·可放弃自己权不能剥别人权利
·揽权本身就为腐败敞开大门:讨论腐败从贪污权力开始
·你可以放弃自己的权利,但不能剥夺别人的权利
·吴敬琏:腐败的实质是权力寻租
·丁学良新作:印度比中国更有优势
·林大军:再次忽悠欺骗大陆民众,绝不为反腐唱赞歌
·張三斷言:習由強勢反腐走向更專政
·屠城家族窃国掠影
·謊言起家,謊言建政,謊言治港
·纪念抗战,蒋中正功盖青史
·準的可怕 43個簡化漢字的現實預兆
·中共三位“抗日”将军战死之迷 全是蒙人
·绝不允许后代再经历这样的痛苦
·陈事美:惊人的反土改预言
·陈事美:惊人的反土改预言
·扮萌装纯恬不知耻的红二代/陈维健
·中共没有抗击日本帝国
·奇葩文转帖:我在英國蹲監獄
·国内网友斥红二代扮萌装纯恬不知耻
·准备好了吗?中国将面临全线大衰退
·贪官与血统:红二代不贪?
·“普通话”的惊人内幕
·中共「推普废粤」的政治动机
·ISIS首领与马恩列斯并列
·毛泽东的私生活
·香港学生罢课,要求人大道歉
·六四精神之炬被香港学子高高擎起
·梁粉李小姐转向称会考虑占中
·梁粉李小姐转向称会考虑占中
·梁粉李小姐转向称会考虑占中
·电视剧《邓小平》隐瞒哪些史实?/程凯
·今夜,我们为香港人民自豪!
·一个地主孙的血泪成长史
·香港民主示威对习近平构成挑战
·港台學潮與世代正義(洪鑫誠)
·香港民主示威对习近平构成挑战
·习近平的字典里没有"妥协" 中国梦里也没有反对派
·BBC记者引警方消息:反占中有黑社会参与
·BBC记者引警方消息:反占中有黑社会参与
·法律窗口:美国如何看待和处理公民抗命
·抱紧自由,风雨中迎接光辉岁月
·寄希望派无中生有的“习民主”
·鲍彤盛赞占中:出色完成2个历史任务
·为什么香港人对民主的愿望越来越强
·习近平在香港的盲点/ 猷子
·《纽约太阳报》建议向香港“雨伞革命”领袖颁发诺贝尔和平奖
·权力中心总想垄断真理和道义/王德邦
·强势独裁是民主转型的拦路虎/严家伟
·北美崔哥挺港警热传文造假穿帮了 被揭的体无完肤
·北美崔哥挺港警热传文造假穿帮了 被揭的体无完肤
·曹子文给邓榕邓楠的公开信
·林彪最大污点:长春围城饿毙数十万难民
·喂人民服雾【天津快板】
·广西政协常委装妈与学生对话
·两万八路军不敌5百日军?
·香港“雨伞革命”中学生组图
·反占中蓝丝带召集人李偲嫣 妓女身份被揭
·真假依法治国,四中全会检验
·真假依法治国,四中全会"验尿"
·方舟子打假周小平:梦里游了趟美国便控诉美国罪恶
·试看整人者,人亦整其人
·指鹿为马的时代
·网络作家抽周带鱼,妙语连珠
·为什么左右全民群殴周小平
·周小平风波笑点何在?
·10年前捧红3位好学生今何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崇祯本可不上吊:是谁把他逼上煤山

   历史机遇总是稍纵即逝,一步得生,一步得死,岂容贻误。僵化的思想、狭隘的私利,导演了崇祯皇帝君臣极不负责任的议事秀,空留千古憾事。可见,改进文风会风,清扫作风背后的垃圾,关系事业成败、国家兴衰,是极其严肃的政治课题,绝非枝节小事。
   
   
   本文摘自《中国历史的教训》,作者:习骅,中国方正出版社2015年1月出版
   


    崇祯之前的三个皇帝简直匪夷所思,绝对是皇帝中的奇葩:神宗30年不上班,好几茬高干到退休都没见过领导;光宗是个花痴,上台不到一个月,直接牺牲在床上;熹宗的木工和瓦工手艺绝对一流,本职工作统统交给魏忠贤代劳。
   
    崇祯帝却一反常态,是个勤政廉政的模范,工作17年,病假都没请过;对家属和身边工作人员要求很严,为减轻财政负担,让老婆做饭织布。
   
    这样一个不错的皇帝,却于甲申年(公元1644年)三月十八日深夜,在离紫禁城一箭之遥的煤山(今景山)悬树自尽,在遗书中要求李自成不得伤害广大群众。300多年后的今天,人们在景山公园崇祯自缢处,看着冰冷的纪念碑,不禁替他抱屈:老天爷咋不让他多干几年呢?
   
    一个王朝的灭亡自有其必然性,山都挡不住,但历史不是一条直线。老天爷曾经给过崇祯两次机会,哪怕抓住一次,他就可能不用上吊,不用当大明的末代皇帝,甚至有可能成为复兴王朝的英雄。但是,僵化的大脑、无休止的会议和一个又一个文件,还是把他和他的国家逼上了煤山。
   
   
   南迁计划如何泡汤
   
    第一次机会。甲申年正月,李自成大军挺进山西,两个月就可攻进北京,形势瞬息万变。大年初三,崇祯叫来太子办公室的李明睿开小会,研究应急方案。
   
    李明睿的意见是南迁,他认为,只要向南进行战略转移,就能缓过气来。当年宋高宗赵构毅然南渡,在杭州建立了繁荣富庶的南宋,赵家天下又延续了150多年。咱大明的条件比那时候强多了,地方比它大,物产比它丰富,关键是祖宗当年迁都北京时,设南京为陪都,有一套完整的行政体系在。
   
    李明睿敦促,只要您下决心南下,东山或可再起,大明中兴有望。沿途的河北、山东、江苏的情况目前还不错,安全不是问题。总之死守北京就是等死,尽快动身为好。
   
    李明睿说得有根有据,崇祯听得入神,两人深谈了一昼夜。
   
    不过,按明王朝的制度,皇帝的重大决策需要得到政府部门支持;而且崇祯还担心,如果自己出头提出放弃首都和祖陵,身后一定挨骂。最好由政府部长们在会上先提,自己假装不同意,部长一再劝迁,这样的决策过程最完美。
   
    会上,崇祯帝流着泪试探说:“形势都这样了,我想亲自上前线,战死疆场,你们都别拉着我。”各部部长争着要为领导分忧,代皇帝出征,就是没人提南迁。
   
    李自成大军越打越近。崇祯暗示李明睿写一份报告,把南迁议题公开化,试图倒逼政府。政府首席部长陈演反对南迁,故意把消息捅出去,弄得沸沸扬扬,谣言四起,人心大乱。他还嫌不够,指使一个小干部向上递材料,攻击南迁是别有用心,是“邪说”,要求严肃处理李明睿。
   
   
   崇祯本可不上吊:是谁把他逼上煤山
   
   
   政府坚决反对南迁并非偶然:
   
    一是意识形态上的。士大夫阶层长期被正统教育洗脑,坚信撤退可耻,在政治上是错误的;
   
    二是为了保命和推卸责任。南迁成功还好,万一失败,出主意的、附议的,肯定没有好下场;
   
    三是实际利益上的。美宅良田不可能带走,丢了北京还不知便宜谁。最要害的问题在于,南迁之后,南北两个政府一合并,肯定要裁员,官员们思量的是:俺的位子还有没有、好不好?
   
    这样,大家都觉得等等看看最保险,不愿轻易下赌注。
   
    李明睿非常气愤,又加以回击。支持和反对的都撕破了脸,一时间材料纷飞,会议不断,轰轰烈烈,就是没有结果。
   
    崇祯皇帝急得不行,有一次开会前,他甚至把话说白了:“老陈,这事儿请您替我担待着点儿!”但是陈演在会上一直笑而不言,崇祯几次逼他发言,他都是笑笑而已,气得崇祯一脚踢翻了椅子。
   
    这样一折腾,一个多月就过去了,形势更加凶险。在二月二十七日的会上,崇祯呼吁大家敞开说,说错了不要紧。他寻思,哪怕两派势均力敌,他也好拍板。但结果依旧。紧接着,李自成大军攻下了居庸关和昌平,北京危殆。
   
    崇祯终于忍不住了,他果断跟李明睿等人摊牌:“不管他们了,这事我说了算,咱们立刻南迁!”李明睿叹口气:“来不及了,沿途我军都被打散了,北京城连只苍蝇都飞不出。”
   
   
   明朝为何不受李自成的大礼
   
    第二次机会。不可思议的是,事情到了这步田地,大明王朝居然还有一口气。
   
    李自成本是个在政府招待所出苦力的粗人,并不具备政治家的博大胸襟,所以对迅速的胜利毫无思想准备,也不太清楚进了北京意味着什么。三月十七日都打到今复兴门一带了,他居然在次日上午给崇祯写信,要求和谈,并且要价不高:割让西北一带给他,西北实行高度自治,不向中央报告工作;中央拨付100万银两慰问金给他,他替政府打击敌对势力,包括虎视眈眈的东北满人集团。
   
    傻子都知道这桩买卖不赖,况且别无选择,但大家都不表态。如果说南迁问题还可以拿出来说说,那么割地赔款这顶政治帽子太大了,没人敢碰。
   
    但是不发言也不对,于是部长们一个接一个慷慨陈词,愤怒谴责敌人的狼子野心,决心血战到底,与北京共存亡。李自成凭空送的大礼,根本不在明王朝最后一次最高国务会议的议题之内。
   
    崇祯本想乘着夜色混出城去逃命,但是从安定门、朝阳门到前门,没有一个门为他打开。眼看天要亮了,只好孤独地走向了煤山······
   
    他死后仅三个小时,李自成拍马直捣金銮殿。那些政治坚定、慷慨激昂的部长们血战到底了吗?第二天他们就去李自成办公室外,排队请求安排工作。
   
    景山公园那块石碑上刻的是“明思宗殉国处”,“思宗”是崇祯的庙号。的确,崇祯和明朝的悲剧留给后世沉重的思考。
   
   
   崇祯君臣的议事秀,空留千古憾事
   
    崇祯皇帝死后不久,大清摄政王多尔衮给南明的史可法写信,说得非常到位,也好像在替敌人难过:
   
    你们明朝的干部根本不考虑国家利益,就喜欢唱高调、讲大话,哪怕火烧眉毛了,还慢条斯理地穷白话,作个决定比盖栋楼还慢。当年北宋研究对策还没散会,金军就渡过黄河了,你们咋就不长记性呢?!
   
    历史机遇总是稍纵即逝,一步得生,一步得死,岂容贻误。僵化的思想、狭隘的私利,导演了崇祯皇帝君臣极不负责任的议事秀,空留千古憾事。可见,改进文风会风,清扫作风背后的垃圾,关系事业成败、国家兴衰,是极其严肃的政治课题,绝非枝节小事。
   
    来源:我们爱历史 _(网文转载)
   
   
   
   3 条评论
   
   朱仕强 • 习猪头御下无方,反腐无望,还没有崇祯的骨气,最后就是一小丑,战犯审判庭上嗫嚅。。。都是他们逼我干的。
   
   
   Wxm • 历史昭示着现实
   
   
   鬼画符 • "南迁"就是包子讲的邪路
(2015/02/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