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刘佳音
[主页]->[新会员区]->[刘佳音]->[一位受害者的奉劝]
刘佳音
·英國著名媒體BBC為什麼成了中共的發聲筒
·英国媒体巨头BBC一意孤行必遭唾弃
·英国媒体大亨BBC为利折腰向中共献媚
·英國媒體巨頭BBC也向中共討飯吃
——山东招远案揭秘——
·天下奇闻:看中国法院公审精神病人
·中共与精神病人携手再创“辉煌”,真是走投无路了
·震惊中外:中共公审一伙精神病患者
·中共再创历史奇迹:高调公审精神病人
·中共高调审判一伙精神病患者震惊世界
·中共利用精神病人创造奇迹
·震惊世界:揭秘中共高调公审精神病患者的内幕
·中国人哪!你随时都可能成为中共邪恶统治的牺牲品
·在中共的魔掌下一个个鲜活的生命随时会成为牺牲品
·从招远案看中共杀人魔性
·中共邪党高调公审精神病人险恶用心之大起底
·从中共高调审判“招远杀人案”看中共的恶魔本性
·透过山东招远凶案看事实真相
·中共制造招远杀人案背后隐藏的阴谋
·招远杀人案抹黑全能神教会是为制造革命屠杀舆论
·中共掌权,中国人民没有安宁日子
·揭穿中共招远杀人案背后的阴谋
·中共炮制招远杀人案的险恶用心何在
·中共用谎言、暴力、杀人、革命论治国愚民60年该结束了
·九旬老人痛诉不白之冤
·招远杀人案是贼喊捉贼 憋藏祸心 另有阴谋
·招远杀人案疑点太多 破绽百出 不攻自破
——揭露解剖中国政府的谬论与恶行——
·大红龙就是打击正义崇尚邪恶的衣冠禽兽
·在黑暗压迫中奋起
·强权高压的教育扼杀人性败坏道德吞噬灵魂
·神的話顯全能
·一名记者的生命抉择
·揭开超级大骗的“美丽面纱”
·一名“六•四”学生指挥的曲折人生
·被摧残的青春
·一个不守“规矩”的记者的自白
·欺世谣言背后
·一份特殊的生命财富
·在“中国梦”中觉醒的记者
·一个“越战”老兵的经历
·白大褂后的黑色幽灵
·摧残中的生命之歌
·一名国家干部的心声
·执法体系的黑暗内幕
·中共的“伟大”贡献---招远“邪教杀人案”预示邪党的末日
·学校背后的故事
·一个养老院的覆没
·看清中共真面目
·假面具
·中共邪恶凶残 天理难容
·谁才是真正的邪教?
·透过中共的独裁统治看邪教
·招远杀人案背后隐藏的真凶(来自加拿大一个网民的良知)
·邪党逆天而行 罪恶滔天
·造假、抹黑是中共的“本能”
·历经磨难终获真爱
·比黑社会还黑的中共政府
·“特情”内线的人生
·我在国家军工单位的见闻录
·对中共鼓吹的部队精英的实况揭露
·中共专制王朝穷途末路
·中共设罪杀人 天怒人怨
·魔爪下的惊险逃生
·飞来“横祸”背后
·透过媒介舆论看中共屠夫本相
·从高层执法官员的糜烂生活观中国执政党的腐败与堕落
·永不熄灭的生命力
·誓把牢底坐穿
·苦境中散发出爱的芬芳
·历经磨难爱神心更坚
·惨绝人寰的逼迫残害背后
·心灵的苏醒
·患难路上神的话语激励我
·神的话语缔造生命的奇迹
·神话引领铸见证
·神爱坚固我的心
·神的话引领我胜过黑暗势力的压制
·神是我生命的力量
·黑暗魔窟中闪烁的生命之光
·神的话是我真正的生命
·神带领我胜过恶魔残害
·因信全能神我被中共通缉在外逃亡二十多年
·遭中共迫害我背井离乡十二年
·中共把我逼得无法生存
·中共害得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一个基督徒十年逃亡路的心声
·中共政府的抓捕迫害使我与父母十年未见
·中共的逼迫使我的少年生活变得灰暗
·几次"虎口"逃生的经历
·漫漫逃亡路 滴滴血泪史
·中共逼迫下我有了特殊“办公室”
·因中共迫害我无法成家立业
·中共制造舆论迷惑家人导致我婚姻破裂
·一段刻骨铭心的逃亡经历
·在中国信神的辛酸
·中共抓捕使我们夫妻十年未见
·中共的逼迫导致我的家庭四分五裂
·中共对我一家的苦害
·神学理论使我受害匪浅
·往事不堪回首——一名宗派首领的懊悔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位受害者的奉劝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末世基督 “全能神”在中国的作工而产生的,并非是哪个人设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发表就看见神已显现。


甘肃省 小蒙

   虽然我只是一个农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对社会上的黑暗一概不知,但我仅接触了一次,就难逃一劫。若不是全能神道成肉身发表的真理把我点醒点活,我还在受着大红龙的欺骗和愚弄,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不知天日。

   那是十年前的事了,当时我还没有接受这步工作,我脖子左侧长了一个瘤,因害怕是癌症,就先到当地的诊所看了一下,医生说是甲状腺瘤,不是啥大病,要是阳性的话吃几副汤药就好了。结果我吃了六七副汤药也没见好转。我又多方打听,都说西宁市二医院肿瘤科是青海省最好的医院,对于我这样的病可以说是小菜一碟,当时我高兴得不得了,好像找到了大救星。为了保险期间,我又托人巴结上了肿瘤科的主治医师,他答应亲自给我动手术,一切准备妥当后,我满怀希望放心地住进了这家医院。他们先给我作了针吸,又打了一星期的吊瓶(后来才知道与治瘤没关系),之后又做各项检查,做完B超做彩超,忙活了半天,最后说我脖子上不止一个瘤,右侧也有,而且也不止一个。当时我被医院的诊断结论吓住了,只得任凭他们摆弄,又签了几张关于术中发生意外与他们无关的单据后,这才安排我十五天后手术。手术那天,我被他们安置在手术台上,只听一个“大夫”说:“开始”。当时我就觉得好像一个正在运转的机器“嗖嗖”两声便停闸不动了,脖子钻心地疼,我大叫一声,另外一个声音说:你开得太大了。我心猛地一揪:不是主治医师主刀吗,怎么连刀的火候都掌握不住?睁眼一看,哪是什么主治医师,根本就是一个冒牌货。我才知道上当了,当时心就凉了半截,心想这回完了,让人家玩弄了,但也只能任人宰割。他们又开始手术了,我在一阵阵剧烈地钻心疼痛和抽搐中听见他们一边做手术,一边嘻嘻哈哈地说笑,又听见一个“主治医师”说:你放心,今天是我亲自给你动手术,手术很成功,我给你用美国进口的线缝刀口。此时,我感觉就像有一把烧红的铁铲放在我的脖子上,疼得实在受不了了就开始大声喊叫。他们见状把我的手和腿按住不让动,我满头、满脸都是汗和泪水,有气无力地呻吟道:你们快给我缝上,我实在受不了了,我不管什么瘤不瘤的。但听到的只是他们说“快好了、快好了”的声音。我艰难地挨过每一分一秒,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们才从我脖子里取出一个核桃大的瘤,在我苦苦地哀求和痛苦的哭喊中才将刀口缝上,那天我几次疼得差点昏死过去。晚上送回病房,满屋子都是重病患者,就我的手术最小,但整个晚上我痛苦的呻吟声影响了整个病房人的休息,到下半夜时我的嗓子直接肿严实了,剧烈的疼痛使我有了死的念头,又后悔来医院,但更多的是无助,盼望谁能帮我减轻一点痛苦。说来也奇怪,没做手术时,医院连着给我打了几天的吊瓶,现在手术正需要消炎止痛,他们却既不给我打针也不给我吃药。后有人给我“指点迷津”,说:你肯定没给人家主刀的拿红包,这是没给你打麻药,活割。我吓了一跳,心想:住院该交的费用全交了,哪想还有这“规矩”,怪不得医生调包,一个不大的手术,结果让“大夫”把我脖子从左边一直割到右边,足有五寸长,也没找到另外一个瘤,也不知同病房的那些重症患者给这些“刽子手”和“黑心肝”塞了多少冤枉钱。在病房的这几十天里我就纳闷:偌大个医院,这些先进仪器、高级医师都是干什么的,怎么连我脖子上到底有几个瘤都看不出来,照这样下去,医院会有多少病人误诊,红口白牙随意乱下结论,太不负责任了。一想到这我就恨得咬牙切齿,这些所谓的“大夫”与阴曹地府里的张着血盆大口拿刀取人性命的魔鬼有什么两样呢?简直就是活鬼,让人毛骨悚然、心有余悸。出院时,几个“大夫”竟然还大言不惭地说:你的瘤虽然是一个,但不一定以后没有,要是再出来不关我们的事。当时我气得说不出话来,这群魔鬼把我当三岁小孩哄。实际我早就从住院其间一系列的表现中看出它们的诡计就是想推托责任,即使有事也别找他们。至今我下巴到刀口处的部位一直是麻木无知觉,好像橡皮似的,而且嗓子也受到严重的损坏,唱歌声音嘶哑而且气短得接不上。魔鬼对我身体的残害我终身难忘!

   后来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看到全能神的话后才明白,这一切都是因着大红龙魔王掌权败坏的结果。“几千年来的污秽之地,肮脏得目不忍睹,惨状遍地,幽魂到处横行,招摇撞骗……将这座鬼城践踏得死尸遍地,腐烂之气遍布全地上空……魔鬼将人的浑身捆得结结实实……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权益在哪里?公平在哪里?安慰在哪里?温暖在哪里?为何用诡计欺骗神的百姓?”圣灵使用的人交通说:“随着人类的败坏越来越深,世界的潮流也越来越邪恶,世风日下、道德下滑、人心险恶成了必然趋势。在世界潮流里,正面的东西越来越少,邪恶的事物越来越占主导地位。因为充当世界主流的各方面人物都是不认识神的属撒但的人,他们都是抵挡神、否认神的,他们掌控了世界的潮流,导致世界越来越黑暗,时代越来越邪恶,简直就是个群魔乱舞的时代。”神话及圣灵使用之人的交通使我豁然开朗,我明白了这个社会之所以歪风邪气盛行,都是因为大红龙国家的魔王都是否认神,抵挡神的“无神论”者,充当社会主流的各方面人物都是不信神的,它们宣扬“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因而无法无天,只为一己私欲活着不择手段,在这些邪恶主流人物的引导下整个社会世风日下,道德下滑,正面的东西越来越站不住脚,而反面事物却越来越多地被人推崇、接纳,以至于各个行业无一幸免,也难怪“救死扶伤”的医院如今成了敲诈勒索、交易买卖的黑市,那些“白衣天使”仗着懂点医术就把人当作牛羊一样任意宰割,说其是“刽子手”“黑心肝”丝毫不夸张,个个人面兽心,好话说尽,坏事做绝,就因没满足那些“贪使”竟能把我“活割”,简直心狠手辣、惨无人道,一个瘤子没要了我的命,一场救命的手术却差点要了我的命。再想想以往曾听说过,有的病人被医院开错刀、截错肢,误诊延误病情的等等,今天看来绝不是“空穴来风”,就是这些“刽子手”们的“杰作”,而无辜的受害者因不懂行被这些“高级骗子”愚弄得昏头转向,有苦难言,公理何在,合法的权益何在?想起电视上时常报道的医院那些“救死扶伤”的画面顿觉虚假恶心,气愤不已,而多少深受蒙蔽的人还如此信任医院,信任大红龙,岂不知它就是败坏人、坑害人的罪魁祸首。

   2009年,我妈(也信) 因腿部受伤在青海仁济医院住院,使我又一次证实了大红龙熏陶下的医务人员真是吃人肉,榨人血的魔鬼的实质。本来我们住院就需要花3-4万元,但它们为了多从病人身上榨钱可以说是不顾病人的死活。我妈的糖尿病已有十几年了,因着手术要控制血糖,每天要检查八次血糖,要注射它们专门预备的胰岛素(当时我妈用的药和医院的一模一样,它们硬让停掉用它们的,价格比外面的贵),本来糖尿病就是营养过剩,手术过后其实再不需要什么营养药了,而胰岛素是控制血糖的,一旦不用药,这不是明显在要人命吗?可这些“大夫”们开始推荐我妈打价值一瓶500元的白蛋白,说这个药比胰岛素怎么好,怎么有营养,说得天花乱坠。我们因着经济条件有限,再加上以往看到的神揭示大红龙实质的话,这时我和母亲就祷告神,持守神话:“活在病里就是病,活在灵里就没病”“神话就是特效药!羞辱魔鬼和撒但!摸着神话有依靠,神的话语速效救心!……信心就是一根独木桥,贪生怕死难通过,豁出性命能踏实通行。”我们有了信心,也识破了撒但的诡计,就拒绝打这种营养药,最后它们看我们不上当,说了几天后就只好作罢。后来才知道这药根本不开处方,合作医疗也不给报销,而它们利用这些病人做买卖,若有人上当,一个电话药就有专人送来。这些“医生”就能赚到看得到的现金。后虽被它们停药后,我妈一直在神的保守下坚持打胰岛素,一直到出院也没一个医生发现,它们说这个老太太厉害,是糖尿病刀口还恢复得这么好。它们哪里知道我们是因着神话有了分辨,依靠神蒙了神的祝福。

   本来人是有难处才来找医院救助的,却没想到一次次受着这些魔鬼的欺骗、愚弄,再回想自从农村实行合作医疗以来,老百姓都一直受魔王诡计蒙蔽、欺骗。它们极力吹棒说这项政策如何好,对老百姓看病多有利,一年一个人交上十元钱,要是不住院,这钱给你领药,要是一住院就给你报销。城市医院报20%-30%,县级的报60%-80%,然而这个诡计的后面有更大的阴谋。一开始一个人交十元,慢慢就加到四、五十元,然而人若不住院时,这些钱领来的是一些治不了病也害不了命的药(有时还有假药),就是一些一般的感冒药和消炎药,稍好一点的药它们那里根本没有。然而人要是一住院,那麻烦就大了,没有合作医疗时,一般手术也就是几千块钱,很少有上万元的,然而有了以后手术费一下子就升到了2、3万,甚至5、6万,嘴上说报销,实际上有些贵药它们根本不报,还有各项检查它们也有明文规定不报,算下来因着报销这个幌子,老百姓无缘无故出了多少冤枉钱,而拿到一点报销的钱就奔走相告,以为得到了优惠,其实人都被老奸巨滑的大红龙欺骗了,大红龙这个邪灵一招比一招毒。正如神话所说:“活在阴间、地狱认为是活在‘海底宫殿’中,受着‘大红龙’的迫害自以为在接受国家的‘恩宠’,受着‘魔鬼’的嘲弄还认为在享受肉体的高超的‘技艺’,这班龌龊卑贱的窝囊废!惨遭不幸也不知晓,在这样的黑暗社会总是祸不单行,从来也不醒悟……”“可怜的人类哪里知道生养之地是魔鬼之地,养育自己的竟是害自己的仇敌,但人毫不觉醒,准备吃饱、喝足之后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人竟会是这样,现在仍不知道仇敌就是养育自己的‘国王’。地上遍及死人的骨头,魔鬼狂欢不止,在‘阴曹地府’里继续吞吃着人的肉体,让人的尸骨与其一同殉葬,妄图将最后一部分剩下的残缺不全的人尽都吞吃,但人总也不明白,从未将魔鬼当作仇敌一样对待,而是尽心尽意事奉着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