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刘佳音
[主页]->[新会员区]->[刘佳音]->[神话使我看透大红龙的邪恶实质]
刘佳音
·三位一体的神存在吗?
·一、是神大还是圣经大,谈神与圣经的关系
·关于神名的真理
·关于道成肉身的真理
·关于恩典时代的得救与蒙拯救的真理
·什么是得洁净与圣洁
·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的区别
·耶稣的救赎工作到底是不是结束时代的工作
·恩典时代的工作与国度时代的工作的关系
·只有一位真神,“三位一体的神”是错误的说法
·末后的基督就是审判的主,也是展开书卷的那一位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我愿做一个顺服神要求的人
·写文章是我的本分
·《小真的故事》
·我愿脱下伪装做诚实人
·我维护与人的肉体关系太自私卑鄙
·经历刑罚审判我才懂得了“和谐配搭”
·人有撒但本性就会身不由己地作恶抵挡神
·“老好人”就是“黑心人”
·神的显明使我认识了自己灵魂深处的大红龙毒素——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作工打揍 坑人害己
·只有神的刑罚审判才能变化我
·“明哲保身”的撒但毒素使我作恶太多
·我如此“将功赎罪”太卑鄙
·我再也不凭己意作工了
·经历中看到我消极防守的实行法太荒唐
·神的刑罚审判使我脱离了情感的辖制
·在神的审判刑罚中学会顺服“写文章”这一要求
·没有爱神之心才是我走失败之路的根源
·全能神给了我真正的人生
·在大红龙的逼迫中体尝神的爱与智慧
·狂妄自大的本性使我触犯了神的性情
·我在刑罚审判中看到了神的爱
·神的审判刑罚使我的狂妄性情有了变化
·在神的刑罚审判中我看到了神的手
·神的刑罚审判唤醒了我罪恶的心灵
·我才看见事奉神不追求真理太容易触犯神
·经历神的作工才能使我活出点人模样
·神的刑罚审判使我转变了多年的追求观点
·神的审判刑罚带我走上正路
·信全能神的人真是为了钱吗?
·经历惨痛失败才知敬畏神按原则作工太重要
·经历国度福音扩展看见神作工太智慧
·在神的审判刑罚中我才看清自己抵挡神的本性
·借隐蔽灵修使我不对的追求观点得到了转变
·神的审判刑罚引领我走上了人生正道
·神的审判刑罚拯救了我
·痛苦患难中体尝神爱更深
·经历中看见神的性情发表出来的都是爱
·没有全能神的审判刑罚就没有我的今天
·是神一次次的审判刑罚唤醒我这麻木的心
·隐蔽灵修使我从错误道路上回转
·神拯救我太不容易了
·神的刑罚审判带我走上追求真理的正道
·我认识到违背圣灵的引导就是严重的抵挡神
·神的审判刑罚对我是极大的拯救
·我体尝到有地位没有真理的痛苦
·经历中看见神那最真最纯最美的爱
·我品尝到了进入神话实际的甘甜
·神话使我对什么是“好人”有了一点认识
·狂妄自大的本性给我带来了累累过犯
·经历神的审判刑罚对事奉神有了真实认识
·借着隐蔽灵修我摸着了作工事奉的路
·这次我挣脱了“县官不如现管”的枷锁
·神的带领引导使我认识到该注重自身的进入
·我认识到违背工作安排作工就是严重抵挡神
·没有敬畏神之心是我事奉神却抵挡神的根源
·神的步步作工带领始终贯穿对人的爱与拯救
·我凭知识写文章太谬妄
·原来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忠于顶头上司
·凭情感选人用人真是坑人害己
·经历中看见凡事寻求神心意、认识神作工太重要
·我认识到神的刑罚审判、修理对付最美善
·在神的带领下我学会了和谐配搭
·神的审判刑罚唤醒了沉睡在地位中的我
·全能神带领我找到真正的人生
·“高居人上、出人头地”的撒但毒素害苦了我
·经历神的审判刑罚、修理对付对我太有益处了
·经历神的审判刑罚、修理对付对我太有益处了
·在神的审判刑罚中我认识到自己走的仍是错误的道路
·只有顺服神的审判刑罚才能得着神的拯救
·我因着保全地位伤害神太深
·神的刑罚审判作了我最好的保守与拯救
·没有神的刑罚审判我永远不会认识自己的本性实质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个摩押的后代
·经历中我才认识神的话都是真理
·借着灵修反省我才认识到自己已走上了敌基督道路
·神的审判刑罚拯救我脱离了死亡的边缘
·神的审判刑罚将我从错误的道路上挽救回来
·一个“老好人”的忏悔
·神的审判刑罚改变了我错误的追求
·借写文章转变了我的信神观点
· 是神严厉的刑罚审判将我带上正道
·狂妄自大的本性是我抵挡神的根源
·做带领工人能公平对待人太关键
·神话引领我进入和谐配搭事奉
·屡经失败看到神作工太智慧
·神的审判刑罚唤起我追求真理的心
·神的审判刑罚使我认识到追求真理的宝贵
·國度新歌 太極舞 《神顯現的意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神话使我看透大红龙的邪恶实质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末世基督 “全能神”在中国的作工而产生的,并非是哪个人设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发表就看见神已显现。


河南省 向明

   自从2002年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以来,我看到中国政府经常迫害抓捕信全能神之人。2012年12月更加疯狂,它们借用媒体编谎造谣定罪神的末世作工,颠倒黑白地把全能神教会说成是“邪教组织”,把传神末世福音的弟兄姊妹诬陷为“扰乱社会稳定的异端邪教分子”,并对这些心地善良、毫无罪过的人施行暴力镇压、残酷毒打折磨。很多不明真相、不知实情的人听信它们的谎言鬼话也跟着群起而攻之,导致一些已接受或考察真道的人因着它们的反传对真道疑惑,甚至明知真道也不敢接受。作为一个跟随全能神多年,经历神作工的人,我有责任有义务把我的人生经历与所知道的大红龙愚弄人民、坑害人民的真相揭露出来,让大家分辨。

   我生长在农村,从记事起就唱“共产党像太阳,照到哪里哪里亮,哪里有了共产党哪里人民得解放。”随着年龄的增长,国家的教育,满脑子都是共产党的形象和否认神的论调,什么“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人民的幸福生活是共产党给的”,“跟着共产党走才是唯一的出路”,什么“人是猿猴变的”,“人的命运可以自己掌握”,什么“世界根本没有神,神只是传说中的人物”等等,于是共产党在我心里就成了正义公平的代表,温暖光明的使者,把自己的前途命运都寄托在它的身上,幻想着有一天能考上大学成为它们中的一员,报效党和祖国的养育之恩。可苦学多年结果还是名落孙山。

   大学梦破灭后,我就自我安慰:榜上无名,脚下有路,好好种田,照样有饭吃,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能过不上幸福生活?于是怀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踏入社会。多年的劳苦生活让我看到共产党并不像电视报纸上宣传的“党和人民心连心”,相反,共产党打着“为人民服务”是旗号处处欺压百姓鱼肉人民,对老实巴交的农民巧取豪夺,敲诈勒索,横征暴敛残害无辜,把老百姓整得怨声载道、民不聊生、敢怒不敢言,它们的恶行超过土匪,胜过恶霸,相信只要不是疯子、傻子都不会忘记共产党欺压良善、为非作歹的事实真相。

   就拿众所周知的“征收农业提留款”一事来说,从1989年到2001年间,每亩提留金额逐年上升,它们嘴上喊着“收取农业税不得超过农民总收入的百分之五”,而实际让老百姓交的数目却超过百分之五十,农民种田入不敷出,甚至难以养家糊口,但共产党的县、乡、村三级干部不管百姓死活,只管向老百姓要钱要粮,它们要多少老百姓就得给多少,交起也得交,交不起也得交,即使遭了天灾,粮食大量减产,哪怕你交公粮后去要饭也得完成国家订购任务。若有谁敢说个不字,它们就以“抗粮抗款对抗政府”为由,把你抓起来严刑拷打,也不知有多少人死于“人民父母官”的淫威之下。我记得92年腊月底,被折腾一年的村民正准备过一个平安年,可乡政府突然下一个政策,说是要收什么“历年尾欠款”,这真是出师有名,不愧是讹诈百姓的高手。村民们气得个个满脸怒气,私下乱骂,谁都不愿意交这个冤枉钱,想找乡领导问个明白,但是当看到乡政府组织的收款工作队时,胆小怕事的村民又都捂口了。腊月二十六那天上午,乡长带着荷枪实弹的派出所民警一行二十多人,像电视上放的日本鬼子进中原一样,气势汹汹地来我村收款,个个满脸杀气,如临大敌,特别是站在乡长身边的一名警察,两只眼睛像饿狼一样直冒凶光,骨碌碌乱转,紧紧地扫视着被大喇叭喊来听“指示”的人群,深怕有谁压不住怒火打死乡长,看那阵势,若有人不服,它们就要“大扫荡”。果然,等村民到齐后,乡长装模作样地板着面孔发话:“我们是奉上级指示秉公办事,执行国家政策,若有‘刁民’敢与政府作对,就是触犯国法,让它吃不完兜着走,尝尝‘违法’的滋味,谁若敬酒不吃吃罚酒不愿交钱,就让‘工作队’去家里拿,啥值钱拿啥……”看看它们蛮不讲理,敲诈钱财的恶行,气得我热血上涌,心想这哪是共产党,分明是土匪恶霸。恨不得立时找一块石头将乡长砸个脑浆崩裂为民除害,解百姓之恨,可又想自己势单力薄,岂不白白断送性命?于是强压怒火,像其他人一样迫不得已交出明知不合理、本不该拿的血汗钱。事后,有些人说:“经是好经,就是让歪头和尚给念坏了。”我也认同这个说法,认为省级以上的领导应该是公正的,但事实却让人大惑不解。有人上访要求政府减轻超负荷的农民负担,政府也借用报纸、电视三令五申“坚决减轻农民负担”,可结果如何呢,农民负担反弹,越减越重!瞧,共产党多会骗人!

   共产党不仅在征收农业税上搜刮民脂民膏,在其他方面也无孔不入,说起来令人啼笑皆非。比如有一年对农民养的家畜也收费,每只羊5元,每头猪5元,牛马均10元,甚至每口人也得交2元人头税,家用压水井需交3元水费,每户宅基地也要交10-20元不等的占地费等等。它们说一切都是国家的,无论收什么税都合理合法。“理所当然”的谬理!老百姓有口难辩,只能忍气吞声,任其宰割,真不愧“治民有方”,生财有“道”。不仅如此,它们利用计划生育勒索百姓更是一绝,它们打着“计划生育、人人有责”的幌子,对每个超生户狠劲地勒索,目的不是控制人口,而是借机敛财。对少数有钱有势的光棍户大开绿灯分文不取,超生三胎四胎视而不见;对个别有头有脸的“大粗腰”只要交钱请客,尊便;对大多数无依无靠的平民超生户却板起面孔不依不饶,像割韭菜一样一年二载或三载的敲骨吸髓,即使你开了“清单”也清静不了。乡政府组织的计划生育小分队多都是街面上无人敢惹的地痞恶棍,它们头顶“尚方宝剑”,个个如狼似虎,杀气腾腾,耀武扬威,不论超生户有什么困难,怎么求饶,多么可怜,只要不交钱,就牵你的牛,逮你的猪,揭你的瓦,抓你的人。若哪个超生户吓跑了不在家,它们也有的是办法,就强行撬开你的门,把值钱的东西洗劫一空,然后再以超生住处扔棒槌,50米以内的四邻都得遭殃帮其拿钱。小分队伙同当地的“芝麻官”把老百姓搞的鸡犬不宁,民怨沸腾。只要听说“小分队”来了,人人心惊胆战,个个不寒而栗,吓得饭都无心去吃,被吓傻的有,被吓成精神病的有,被打伤的有,被逼致死的也大有人在,无端受害的比比皆是,我本人也深受其害,差点被它们活活打死!刻骨铭心,至今心有余悸。

   那是2002年农历九月初八,是我今世难忘的日子。那天上午我正在家剥玉米,大约10点左右,乡计生小分队一行10多人像土匪一样突然闯进我家硬逼我交50元超生费。因我多年前早已开了二胎清单,况且女儿已成了13岁的中学生,岂有此理,简直欺人太甚。看看它们蛮不讲理的恶鬼样,我怒不可遏与它们讲理,不管它们怎样软硬兼施我坚决不拿冤枉钱。于是它们恼羞成怒,把我骗到村治安室锁上门,十多个面目狰狞的恶狼把我围在中间,用床单蒙上我的头你推我打,拳打脚踢,直打得我躺在地上不能动弹为止,最后又打电话叫来一辆警车,以“妨碍执法公务”为由要把我拘留。后来经我村一老者求情,才对我“宽大处理”免于拘留,但必须交150元警车出警费。那个领头的队长还恶狠狠地威胁说:“告诉你,与国家作对没有好果子吃,这回便宜你了,若不服,我歪歪嘴就能让你蹲几年监狱,看你还敢不敢给共产党讲理,想告尽管去,上哪你也告不赢!……”当着众人并矢口否认打我一事。当我拖着被打伤的身体走出治安室门口时,发现闻风而来的乡长正满脸怒气两眼凶巴巴地盯着我,这一顿毒打痛得我在床上躺了三天。没想到我原来崇拜的共产党竟会这样的任意欺压良善、殴打无辜,简直是披着人皮的野兽,该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自从那次遭毒打之后,我的心在流泪,在滴血,我痛苦,我迷茫,我越想越气,越想越冤,我咽不下这口气,我要找它们报仇,与其这样受欺压挨打受气地活着,还不如拼死一个够本,拼死两个赚一个,苟且偷生有何意义?正当我挣扎、绝望要与仇人同归于尽时,神的大爱临到了我,我接受了神的末世福音,投进全能者的怀抱。在神家,我看见弟兄姊妹个个端庄正派,互相帮助,和睦相处,自由平等,让我又有了生活的欲望,感觉自己太幸福了。是全能神给了我生的希望,让我看见了光明,带我走上了真正的人生之路,神那带着生命力的话语安慰了我这个受伤的灵魂,温暖了我这颗万念俱灰的冰凉的心,拯救我脱离了无边的苦海,也让我明白了世界黑暗的根源,更让我看清了中国共产党的真面目。全能神说:“几千年来的污秽之地,肮脏得目不忍睹,惨状遍地,幽魂到处横行,招摇撞骗,捕风捉影,狠下毒手,将这座鬼城践踏得死尸遍地,腐烂之气遍布全地上空,而且戒备森严,天外的世界有谁能看到?魔鬼将人的浑身捆得结结实实,将人的双眼都蒙蔽了,将人的双唇紧紧地封上,这魔王横行了几千年以至于到今天仍将鬼城看守得如此严密,犹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宫殿’一般,而这帮看家狗怒目圆睁,深怕神趁其不防之机将其一网打尽,再没有‘安乐’之地,这样一座鬼城的人怎能看见过神?哪里享受过神的可亲可爱?哪里懂得人间之事?谁能明白神急切的心意?难怪神道成肉身隐秘万分,就这样的黑暗的社会魔鬼惨无人道,杀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让可爱、善良而又圣洁的神存在?它怎能对神的到来拍手称快?这帮狗奴才!恩将仇报,早不把神放在眼里,对神虐待,凶残已极,丝毫不把神放在眼里,行凶掠夺,丧尽了天良,昧尽了良心,将无辜的人类勾引得昏迷不醒。什么古代传人,什么爱戴的领袖,都是抵挡神的东西!将天下之态搅得暗天昏地!什么宗教信仰自由,什么公民合法权益,都是掩盖罪恶的花招!对神的工作有谁拥护?对神的工作有谁抛头颅,有谁洒热血?祖祖辈辈、传宗接代受奴役的人又将神毫不客气地奴役起来,怎能不叫人气愤不止?千古的仇恨集聚在心头,万古的罪恶记在心头,怎能不叫人恨恶?为神报仇雪恨,将这神的仇敌彻底灭绝,叫它再猖狂,叫它再乱踢乱闯!现在是时候了,人早将浑身的力量都准备好,将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价都为此奉献,撕破这魔鬼的丑恶的嘴脸,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难的人从痛苦中奋起,背叛这老恶魔!为何将神的工作拦阻得滴水不漏?为何用各种花招来欺骗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权益在哪里?公平在哪里?安慰在哪里?温暖在哪里?为何用诡计欺骗神的百姓?为何强行压制神的到来?为何不让神在自己造的地上任意游荡?为何将神追杀得无枕头之地?人间的温暖在哪里?人间的欢迎在哪里?”“丑陋的灵魂还认为美得‘不可思议’,这伙帮凶!下到凡间寻欢作乐,兴风作浪,搅得世态炎凉,人心惶惶,将人玩弄得牛头马面,丑陋不堪,没有一点原来圣洁之人的痕迹,还想在世称雄作霸,将神的工作拦阻得几乎寸步难行,将人封闭得犹如铜墙铁壁一般,作了这么多的孽,闯了这么多的祸,还不等着被刑罚?”“这帮狐群狗党来在人间骚扰得鸡犬不宁,将人都带到了悬崖前,暗想将人推下摔得粉身碎骨,之后便侵吞人的尸骨,妄想打破神的计划,与神较量,孤注一掷,谈何容易!”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