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8——在看守所的“小号”里上帝与我同在]
家庭教会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
·维权人士赵广军、王素娥从丰台看守所获释 
·徐永海: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教案蒙难者徐永海的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居小玲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徐彩虹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吕动力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张海彦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张海彦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取保候审决定书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释放证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1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2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3
·教案蒙难者杨秋雨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1)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2)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3)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2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2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3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4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5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6
·教案发生后圣爱团契坚持聚会并进行受洗圣礼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7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8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9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9
·辽宁上访维权人士王春梅被逮捕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0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0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1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1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2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3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4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5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6
·大连访民王亚新意外死亡,北京维权人士葛志慧呼吁关注
·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2014-5-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2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3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4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4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5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6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7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8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9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9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0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0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1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2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3
·胡石根长老近一年来的施洗圣礼
·为胡石根、王春艳、张文和祈祷——2014-5-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胡石根、王春艳、张文和祈祷——2014-5-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您支持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和祈祷的照片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3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4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6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7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8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9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3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4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7
·徐永海自荐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8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9
·我们是向神学而不是学神学——2014-5-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3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4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6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7
·看望出狱的胡石根与牵挂被抓的徐彩虹何斌
·望大家来帮助在天安门被抓的徐彩虹何斌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6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7天
·回归圣经回归耶稣回归十字架——2014-5-3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8——在看守所的“小号”里上帝与我同在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8——在看守所的“小号”里上帝与我同在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5年2月
   
   (现将25年来,我们教会曾经历过的一些见证,曾写过的一些文章,来与大家一起分享。)
   
   
   
   
   
   
   
   在看守所的“小号”里上帝与我同在
   ——我是如何写完〈上帝创造宇宙,人也具有灵魂〉这本书的
   
   1998年2月3日
   
   1995年5月25日上午十点,在我上班时,几个便衣警察将我带到西城区公安局丰盛派出所,26日下午六点又将我带西城区公安局看守所。这个看守所具有东西两个区,每个区具有三排监室,一个纵的走廊将这三排监室联在一起,组成一个“王”,在这个纵的走廊上有一间特殊的监室,称为“小号”。 在这个看守所里,在这个“小号”里,公安局关了我两年。
   
    这个“小号”是一个特殊的监室, 它具有六平方米,它的墙和门像沙发一样软,在它的墙上和门上先贴了一层很厚的海绵,再包了一层帆布。这里没有暖气,没有水龙头,地是木板地,在这里要想撞死是不可能的。在门的下方有一个十厘米见方的洞,平时吃的饭、喝的热水都要由这里递进来。在地板上有一块木板是可以打开的,在这个木板下有一个便池,这个便池的水龙头开关在“小号”的外边,因此它总是开着的。这个便池除了用于大小便外,平时洗衣服、洗澡都在这里。由于包着海绵的铁门总是关着的,夏天很热,由于没有暖气,冬天很冷。这里没有广播,没有电视,没有报纸, 缺乏阳光,缺乏运动。在这里,看不到“小号”外面的事情。
   
   上帝是如何创造世界万务的,也就是,宇宙的本质是什么,生命的本质是什么,意识的本质是什么,自我的本质是什么,十多年来,这些一直吸引着我;十多年来,我一直为此学习思考;十多年来,我一直计划写一篇有关的论文(或称为书)。工作忙没有时间,住房困难没有安静看书思考的地方,由于没有这些,十多年来,我一直没有能完成这一篇论文。但是当我被关进“小号”后,我发现这里这些都具有,有时间,有安静的地方。
   
   “小号”的墙包着帆布,帆布涂成绿色,就象一个黑板。肥皂晾干了,画在帆布上是个白道,就像一个粉笔,借着这些我开始写我的论文。墙不大,又怕警察看见,只能在墙上写要点,写好后把它背下来,然后用布擦掉。一方面由于要点越写越多,墙上已经写不下了,另一方面越背越熟,不需要再写了,半年以后,我就用牌来代替要点,一张牌代替一个要点,九张牌代替九个要点,再用一张牌代替这九张牌、这九个要点,如此重复下来,在脑子里写要点、背要点。由于在脑子里越写越熟、越背越熟,一年以后,一方面,我完全用脑子不用牌,也能写要点、背要点,另一方面,我完全用脑子不光能写要点、背要点,而且还能写完整的句子,几天前写的句子,几天以后可以一字不差的背下来。这样在“小号”里,我写了两年的论文,并且完成了论文。
   
   在第一年里,家里给我送过几次书籍,这几本书是我妹妹随便从书柜里拿的,有《新华字典》、《情绪心理学》、《裸猿》、《婚姻革命》、《青年心理咨询》等。没有这几本书,我不可能写出论文。借着《新华字典》,我知道了原子量在 20以上的原子,中子数一定大于质子数。借着《情绪心理学》,我分清了感情、情绪、情感的不同点,我理解了什么是存在主义心理学、现象心理学。借着《裸猿》、《婚姻革命》、《青年心理咨询》,我对心理学有了进一步的理解。如果没有这些理解,我同样很难完成我的论文,
   
   在这两年里,在这间“小号”里,除了关着我以外,还关着其他或是一个、或是两个人、或是三个人,先后关过其他十几个人,他们经常换,有的被关了一个月,有的被关了快一年,一些是特意看着我的,一些是像杀人犯这样很重的犯人,一些是在其他牢房违反监规的人。在这些人中有很聪明的,也有很愚蠢的,有性格随和的,也有性格古怪的。因为我和他们是每一分钟都在一起,所以我对他们的心理特点有了很深的了解。借着对他们的心理特点的了解,也使我对人的心理特点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如果没有这种了解,我同样很难完成我的论文。
   
   1995年5月25日我被抓,1995年9月5日在我接到劳动教养决定书以后,我应该被送到劳教农场去,可是没有。1996年5月2日在我接到上诉判决书以后,我更应该被送到劳教农场去,可是还是没有。在被劳动教养的这两年里,我一直被关在看守所的“小号“里。如果我被判刑两年,也不过如此,可见这决不是对我的宽大与优待。可是人不优待上帝优待,借着“小号”,上帝让我写完了论文。如果这两年我不在“小号”而在劳教农场,我想我很难完成我的论文。
   
   在特殊的环境下,人们很容易患有特殊的疾病。1996年10月20日我突然发高烧,在臀部长了一个很大的疖痈,这个很容易好的疾病,我却总是流脓流水,经久不愈,最终成为皮下瘘管,直到我被释放以后,经过手术才好。1997年1月后,我的皮肤长了疥疮,这是一种非常痛苦的疾病,奇痒无比,直到我被释放以后,经过治疗才好。虽然“小号”的生活很苦,上帝还是让我平安的度过了这两年。
   
   我感谢上帝,上帝不仅使我平安的度过了这两年,而且使我快乐的度过了这两年。借着信仰,借着上帝给我的工作,我平安的度过了这两年,我快乐的度过了这两年。这种快乐是真实的,这种快乐是我很长时期没有体验过的了。在这两年里,我一直是感到上帝与我同在,我真心的感谢上帝。
   
   徐永海
   
   1998年2月3日
   
   
   
   
   
   
   
   
   
   
   2015年1月注:
   
   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致信海内外民运维权朋友
   ——希望在脑科学研究上得到您们的支持帮助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5年1月30日
   
   
   1、多年来我一直带领一家庭教会,教会肢体多为良心犯、民主人士、维权人士
   
   在78、79西单墙民主运动时期,我热心民运,曾帮助过“四五论坛”台湾籍成员郑钦华。在八十年代中期,郑钦华(科力思)出任海外中国民联副主席(主席王炳章,也为我们的北医校友)。为此,北京警察曾安排人(我的同事)引诱我“组党”。(多亏我没有能力。后来我的这同事因帮助警察引诱了我,被调到中日医院并安排出国)。那段期间,北京警察审问了我6次,我险些成为“新青年会杨子立等被判重刑”的前传,而逃过一劫。
   
   1989年2月我走进教堂,接受了主耶稣,成为了基督徒。1989年“六四”期间,作为基督徒,我与缸瓦市教堂的秦红红、刘焕文、高约翰、唐立华等肢体举着横幅、十字架等多次到天安门声援学生。“六四”后,我深深地感到,由于我们中国没有信仰,没有基督信仰,没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只恨撒旦),而自然会出现六四这样的悲剧。“六四”后,我为主传福音,希望中国人都来具有大爱的心,为此曾几次坐牢。
   
   25年来,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一直面向良心犯及家人、民运人士、维权人士传福音,就让我们这些人先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吧,先来具有连仇敌都爱的心吧。因为坐牢、受苦等经历,我们这些人的心中自然应当具有着比常人更多的“恨”;但是在耶稣进入到我们的心中后,我们心中的“恨”是越来越少,“爱”是越来越多。25年来,很多良心犯及家人、民运人士、维权人士在我们这里接受了主耶稣,成了基督徒。
   
   
   2、由于我们教会一直以良心犯为主,因此我们与其他教会没有联系,更没有得到过资助
   
   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多年来一直以良心犯为主,不少肢体因民运、维权、信仰坐过牢,甚至多次坐牢。这些主内肢体出狱后多失去原有的工作,没有了收入,不少肢体连低保、医保都没有,生活十分困难。因此,多年来,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一直不要弟兄姊妹的奉献(经济上的奉献),这些弟兄姊妹在其他方面已经为主奉献的很多,在民运、维权、信仰方面已经做出了很多牺牲。
   
   由于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一直以良心犯为主,因此我们与其他教会(包括海外的教会、机构、团队)没有什么联系,更没有得到过什么资助,人家怕与我们接触带来麻烦。好在我们也没有支出,只是在聚会结束后,我(这些年来聚会一直多在我家)请大家吃一顿面条,夏天茄子面,冬天炸酱面。来聚会的肢体中不少是外地在京访民(也是良心犯),平时生活很是艰难,有时弟兄姊妹也会带点菜来,让这些肢体吃顿好的。
   
   由于我是良心犯,由于多年来在我家聚会的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一直是以良心犯为主,因此我(本人)也与其他教会(包括海外教会、机构、团队)没有什么联系,更没有得到过什么资助。自2006年,我出狱后失去了原来的医生工作,因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而一直失业在家,没有收入,生活十分困难。但是我没有因此就放弃信仰,而是信仰更加坚定,坚持为主传福音,坚持带领家庭教会。
   
   
   3、请求海内外朋友对我的关于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给予支持、帮助
   
   科学说:“宇宙是从一个起始点中诞生的”;只有上帝才能从一个点中诞生出如此宏大的宇宙,是真的存在上帝。通过科学研究,我发现:“在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基础上,到了青春期后,我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我们崇拜效法英雄,我们就会具有英雄那样的心”;我们崇拜效法耶稣,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心——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只恨撒旦),当人人都具有这大爱的心时,就会进入一个美好的社会,耶稣一定就是上帝。
   
   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将会帮助人们知道:“耶稣一定就是上帝”。为此作为精神科医生,我一直进行着这方面的科学研究。当今世界都在支持对脑科学的研究,如上个世纪美国“脑的十年”、欧盟“EC脑十年计划”、日本“脑科学时代”;如2013年美国拿出1亿美元、欧盟拿出7200万美元来支持对脑科学的研究。为此在这里我请求朋友们对我的科学研究给予支持、帮助,(附上我的科学研究报告《宇宙与精神的终极》,12万多字,见后)。
   
   当然,作为教会带领人,我也希望您能对我们这个小小的教会给予支持、帮助。如,在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中,不少主内肢体生活十分艰难,一些还患有较重的疾病,但是他们依旧坚持民运、维权、信仰,经历一次一次的被抓、被关、坐牢等等,他们确实需要帮助。当然,由于我们教会多为良心犯,您不能来直接支持帮助我们教会,我们能理解。但是,支持帮助我的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应当可以理直气壮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