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姜维平文集
·《重庆日报》为李俊恢复名誉
·李俊企业遭围攻,黄奇帆偷着乐
·致昝爱宗和李主任的信
·刘志军哭了,薄熙来能笑吗?
·我与王志馨老师
·薄谷才是大汉奸
·周永康下苏州,强颜欢笑心里愁
·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
·赵副局长飙了,薄熙来下毒?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重大
·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目击记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习近平上台后,对中共官员自身的腐败,进行了刮骨疗伤般的打老虎运动,不仅70多个省部级高官落马,而且还剑指比周,徐,令更大的“老”老虎,有迹象显示,这位历史上最勇猛的总书记,正在彻底清理军队内的蛀虫,统一官兵的思想,把不安定的隐患消灭在萌芽之中,牢牢地掌握军权,为新的路线护航,毫无疑问,如果他不能实实在在地掌控军队,无法抓捕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也不敢动十年“政法王”周永康和前任总书记的心腹令计划,得罪如此之多的实力派,不是闹着玩的,因此,近期习近平的举止牵动着全世界的目光,总体上看,14军和“二炮”终于被收编,尽入囊中,似乎表明他的权力基础已史无前例地得到巩固。


   
   据国内媒体报道,习近平近日在云南视察,2015年1月21日,他先视察军部设于昆明的第14集团军,后又前往第二炮兵驻云南的第53基地听取汇报。我想,他新年伊始南下昆明,专门去这两个地方,是深思熟虑并具有特殊意义的,第一,它的实力已伸进军队最复杂的角落:第14集团军历史上和现实里,都与薄家父子有一些联系,此军的前身,是目前被囚禁在秦城监狱的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父亲薄一波建立的山西新军,1950年经过整编后,隶属成都军区的第14集团军驻防滇西卫戍区,一直被视为亲薄熙来的嫡系部队。2012年2月,在前重庆公安局局长王立军逃往美国驻成都领事馆事件引爆之后,去云南考察的薄熙来,曾前往第14集团军军部求助,并瞻仰了军史馆的薄一波塑像,令外界印象深刻。
   
   官媒的报道说,习近平在讲话时强调,实现强军目标,基础在基层,活力也在基层。他鼓励官兵争做“有灵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的革命军人。视察期间,习近平特别强调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并要求落实好“支部建在连上”的原则和制度。据央视报道,周三上午9时25分,习近平首先前往第14集团军军机关,看望慰问官兵。习近平指出,打仗从来都是狭路相逢勇者胜,军人必须有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我想,他简短的讲话,与以前胡锦涛名义上掌控军队有所不同,他也讲了一点套话,但也有一些新意,即所谓“四有”,并有针对性,话里有话:尤其是“有灵魂”,意味深长,似乎是说,军人也要有脑子,不能人云亦云,盲目跟风,被野心家利用。我想,他可能刚从一种难言的余悸当中解脱出来,残留些许忧虑:假如薄王不翻脸,周徐和薄王连手呼应,在重庆另立中央,国家可能面临分裂的乱局。
   
   第二,进一步挤压对立派在军队的人脉空间:海外媒体都强调第14集团军的背景,而忽略了更重要的一个细节:习近平在视察14集团军的当天11时许,又不辞辛苦乘车前往第二炮兵第53基地,走进普通士兵的行列,还视察了二炮驻地军史馆,这一行动与当年薄熙来缅怀其父相反,彰显了不同的情怀,薄念及家庭背景,习却着眼于整个中共掌控军队的历史与现状,非常明显的,这也是他的忧心所在:二炮政委张海洋,不仅是正宗的“红二代”,张震的儿子,其兄弟党羽遍及各军区,而且他与薄熙来是志在千里的“发小”,曾是掌握成都军区大权的铁哥们,虽然他后来被调离回京,但其嫡系遍布地方,渗透部队基层,薄熙来当年去北京“唱红”第一站就是“二炮”,接待他的张海洋力度最大,而薄倒台后,很多人立即见风使舵,高调效忠,唯有此君不见太明确的表态,习也给足他面子,没怎么动他,让他顺利地到65岁退休,直到2014年12月29日,总装备部副政委王家胜晋升“二炮”政委,其领导权才真正地归于习近平的阵营,这令许多希望中国统一和稳定,改良和进步的人松了一口气。
   
   不过,在我看来,问题似乎没那么严重,虽然,薄熙来以“国动委军演”曾惊得胡锦涛一身冷汗,当我写的文章刊出后,匆忙中断外访而回国,(见2011年11月10日拙著《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一文),但就军队体制而言,一般情况下,任何军头都不太可能成功地搞军事政变,这一秘诀,今天已显示在习的讲话里:“支部建在连上”,也就是说,中国军队与其它国家不同,它是受党的最高领导人直接指挥的,凡是企图越过程序自搞一套的,没有成功的先例,一个连的兵想出营,必得有中央军委的指令,否则是难以想象的,而且,国家较长时期是在和平环境中生活,来自社会基层的官兵不习惯于打仗,更不会赞成内战,何况薄熙来以周徐为靠山搞得那一套复辟文革的“花架子”,不得人心,它指向中南海,篡党夺权的目的很明确,假如真的动员成都军区搞政变,除了阮副司令,也没有几个人响应。
   
   而且,就薄熙来的思想性格而言,别看人高马大,身材魁梧,一副帅哥的富有魅力的形象,但徒有其表,他实际上是一个怕死的懦夫,在大连的社会新闻方面,我是见证者,每当危难来临时,他都缩到乌龟壳里,叫副秘书长代他出面,连中山区岭前一次山体滑坡,他都不敢到第一线去,而派市政府的副秘书长傅裕殿应对。有很多人批评温家宝,指责他家人贪腐,这方面我不了解实情,不便下结论,但就勇敢来说,他远胜于薄熙来,可以回忆此人在地震中的临危不惧,视死如归的表现为证,这一点是有目共睹的,尤其重要的是,不论薄,徐,还是周,令,都太贪财了,这样的官员必然怕死,如何舍得吃喝玩乐的物质享乐而大动干戈呢,因此,我相信,他们政变有贼心,有贼胆,没有伟力,没有谋略,更无辅助的得力干将,为了一点蝇头小利,王立军由第一副市长降位,就疯狗般翻脸咬主子,两人最后陷入一场自相残杀,两败俱伤的内斗,被天下笑,一点也不奇怪。
   
   我不了解周和徐,但对薄看得入木三分,他适合当宣传部长或文化部长,如果心术正些,是一个不错的人才,有不少女人喜欢他也是事实。比如,在重庆搞“唱红打黑”运动,包装640个“黑社会”,不象一场政治运作,更像一场文艺晚会,虽很动人,但曲终人散,立即淡而无味,想搞阴谋以至搞政变,那么高调和粉饰没有不失败的,所以,他临下台前跑到昆明去喂海鸥,实际意义少于象征意义,就像惯坏了的一个孩子在父母面前撒泼,因为没拿到最好的玩具而鬼哭狼嚎,躺在其父的遗像旁,满地打滚,仿佛对软弱的胡锦涛说,你别丢弃我啊,我爹创办的14集团军盯着呢,搞不好俺们兵戎相见,但胡与习联手,他们立即相形见绌,论血统,人家老习也是红二代;论人脉,习家父辈没有负资产;论政绩,人家也从基层干起来;论人品,人家极少树敌;论廉洁,人家既无私也无畏;论谋略,人家忍耐沉稳。因此,边缘化了的薄熙来不识趣,鸡蛋碰石头,岂有不破之理?
   
   但是,已经接班并渡过了危机的习近平,从国家大业计,依然对军队有点不放心,这是因为周边邻国前所未有地躁动,尤其是日本亡我之心不死,对九州向来有领土要求,不断地在钓鱼岛的问题上找麻烦,连北韩也与以前不一样,动辄搞核讹诈,在这种情况下,他观察位于云南边境的军队,意义空前,毫无疑问,近年来,中国军队现状堪忧,由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的带动,风气不正,贪腐严重地消减了官兵的战斗力,已使入伍参军,提干,转业等领域都商品化,特别是在军属土地批租,转卖等方面,贪污受贿的问题比较严重,谷俊山和杨金山的落马就是典型的两例,它揭开军队隐患的一角,令外界触目惊心,这样的军队,怎么能打仗?如何面对复杂的国际形势,有把握地保家卫国,这是习近平的心病,我想,除了担心原追随薄熙来,张海洋的军头不忠诚之外,他更担心的是,全面商品化之后,军心的涣散和战斗力的丧失,将给中华民族带来灾难,他之所以亲临昆明两个敏感单位视察,良苦用心即在于此。
   
   2015年1月23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香港《前哨》杂志2015年3月号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凡是希望看到未发表的《姜维平中国政局预测与分析》文章的读者,请直接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2015/02/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