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姜维平文集
·张云枫的另一面——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十三
·李俊与李庄,都使薄熙来受伤
·赖昌星案件的启示
·薄熙来管住王立军了吗?
·薄熙来占据了“道德高地”?
·薄熙来为什么公开抢劫李俊?
·遗忘了孩子就没有了未来
·新闻界的李庄继续坐牢
·贪官判刑后都赞成新闻自由?
·冉云飞获释与北岛还乡
·大连万人抗议,要求清算薄熙来
·我很想成为江南/姜维平声明
·中共应从善如流把大连定为政治改革特区
·证词:薄熙来的“共同富裕”
·望着林顿远去的身影
·大连又火上浇油?
·王立军造假的真实目的
·贪官爱当性奴
·薄熙来吃蛋糕与分蛋糕
·911给世界留下了什么?
·唐军处理大连PX官民双赢
·曹天问政,意义何在?
·薄熙来赶考不合格
·陈伟华痛斥薄熙来是叛徒?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温家宝绝地反击,薄熙来另起炉灶
·邓恳救不了薄熙来
·孙中山成了一杆旗
·胡锦涛没来,胡锦星代劳?
·重庆沃尔玛事件的两面性
·薄熙来鼓吹的“大下访”是真的?
·薄熙来利用罗淙钓鱼
·赵长青说,李俊不是黑老大
·汪洋能斗过薄熙来?
·薄熙来的哀鸣
·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
·薄熙来吹捧李岚清为了啥?
·罗豪才帮助薄熙来擦皮鞋
·薄熙来拢络“网络水军”
·汪洋大胆地往前走
·北大投靠薄熙来?
·校车,警车与跑车
·薄熙来打黑,株连九族
·薄熙来是不是大汉奸?
·黄奇帆的谎言与薄熙来的厚脸皮
·中加政客的“二人转”
·日本官员为什么看重薄熙来?
·今日《红岩》谁来写?
·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又一例证
·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徐鸣调动说明了什么?
·薄熙来搞“追逃”,意欲何为?
·“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张永祥与李修武
·3·19枪击案是一个阴谋?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薄熙来打黑,抢钱买官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温家宝把握最后的机会
·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薄熙来入常,中国要遭殃
·薄熙来入常,中国将遭殃
·金正恩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薄熙来目光短浅吗?
·马英九的台湾梦是什么?
·赵长青为什么流泪
·一样的孩子,不一样的命运
·东阳富姐案尽显贪官本色
·薄爷爷的孙子梦
·请不要在我文章里强插广告
·林海涛不要自杀
·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成都军区与薄熙来划清界限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林书记永远是清官?
·王立军事件给我们的启示
·薄熙来已经被监控
·王立军落马,汪洋何以高调打黑?
·哈珀救不了薄熙来
·赵长青说,薄熙来乱法误国
·关海祥别成为下一个王立军
·五个重庆少一个:谎言重庆
·重庆降温,王立军被冷冻
·王立军为什么与薄熙来反目为仇?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薄熙来的《爱财说》
·如何处置薄熙来?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还有戏吗?
·薄熙来傍大款,郭台铭还要多少跳?
·王立军的自白
·薄熙来学雷锋了吗?
·赵启正在鹦鹉学舌
·薄熙来迅速转向,胡温举棋不定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
·黄奇帆越描越黑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今年春节,香港资深记者王建民,在深圳市南山区看守所苦度铁窗生涯,据了解情况的相关人士称,深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向检察院申报《起诉建议书》之后,并未像他们原先预期的那样,检察院立即支持公诉,提交法院审理并宣判,而是由检察院退卷两次补充侦查,因为国内大环境的变化,他可能最终还是要上法庭,但也有可能不起诉,由于国内司法不独立,他的案件不是孤立的经济类刑事案件,而是带有浓厚政治色彩的“文字狱”,故目前具有相当大的不确定性,人们不好预测,但我认为:“政法王”周永康倒台后,司法体系的微妙变化和一些冤假错案的平反,可能会给王建民的家人带来欣慰的希望。


   
   王建民是福建人,原为香港《亚洲周刊》驻中国特派员,因工作关系,其与国内各界人士有相当广泛的联系,他参与报道了许多重大案件和人物,在海内外新闻界人脉深广,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与其它同事有异,既使是在薄熙来如日中天之时,王建民对身居高位的薄熙来及其党羽也不屑一顾,2001年,王建民在《亚洲周刊》第一个报道了本人的“文字狱”,2006年又跟踪报道了我获释的消息,而当时他的顶头上司,大老板却是著名“薄粉”张某某,1998年,笔者刚认识王建民时,也与张老板的助手翁某有点交情,曾主动引荐给他却被拒绝,王建民说,我凭本事吃饭,拉那个关系做什么?据此可见,王建民是一个很本份的有骨气,讲原则的新闻媒体人士。
   
   此前,王建民留学美国,大学毕业后曾从事多种工作,既给他人打过工,也曾自己创业,后来加盟海内外最著名的中文政论性刊物《亚洲周刊》,成为3个驻中国内地特派员中最低调的一员,较之其他人,王建民著作出版最少,他总是谦虚地告诉我,他写得那些应景的东西不够水平,但他为人正派,不趋炎附势,不唯利是图,办事讲信用,守承诺,对朋友抱有善意和爱心,在长达十几年交往中,笔者因人生变故,大起大落,但他对我始终如一,对朋友的情谊不弃不离,他不像有的所谓“民运人士”或“文化商人”那样,利用坐牢人的遭遇和名声赚钱谋利,而是真心实意地帮助他人,通过文人的专长推动中国的进步。
   
   由于王建民寄希望于中共党内改革派,相信薄熙来倒台后的中共能抑恶扬善,改过自新,所以,一方面在新创办的《脸谱》和《新维月刊》上,提供园地给作者发表文章批评党内的贪腐份子,一方面常年居住在深圳,轻松自如地往来于港澳之间通吃红利,与老牌的反共政论性杂志《开放》的老板金钟不同,王建民自认为是不偏不倚的中间派,只写故事,不表姿态,故成为中国第一个大摇大摆地行走在“一国两制”桥梁上的文人,2014年5月31日,王建民的被捕,如果不是周永康残余势力最后的反扑,就可能标志着,寄希望于党内改革派宽容异议人士的梦想彻底地破灭,自此,重建中共与公知的关系将十份困难。
   
   不过,也许习近平接班之后发生的一些“文字狱”,与其和王歧山联手强力反腐完全不同,前者可能是稳定大局的“权宜之计”,后者却是救国救党顺民意的“百年大业”,眼下高瑜,铁流案都有一些微妙的变化,吕加平保外,刘霞解禁,王宁回家,等等,但愿是一种政治上的松动的迹象,按照以前流向海外的有关王建民的起诉书,可以看出,深圳公安局是想重判他,但所示“罪证”很简明,却被检察院两次退回,离法院还有一步之遥,是补充侦查,还是等待上级指示?目前不好做结论,不过,作为他的好朋友,我希望他早些回家,早些回到太太和孩子及亲人身边,坐牢太苦,既会留下终身不愈的残疾,也会留下心灵的创伤,对社会的精神文明是一场灾难,中国的进步未必一定需要更多的人坐牢,而是应当互动,宽容,理解,双赢,既告别过去,又面向未来,中共需要王建民这样的“海归”学子,更需要他这样“温情批判”的有善意,而无野心的“老记”诤友。
   
   然而,依据法律,王建民已经被捕,他获释的方式有这样几种可能:一是检察院决定不起诉,二是南山区法院宣告无罪;三是按羁押天数判刑,前两种最好,后一种亦是不得已的下策。因为他的杂志注册在“一国两制”的香港,人虽在大陆,但被指控的“罪证”发生在香港,而办杂志,卖刊物又不违背香港的法律,故如判刑,不仅是对“一国两制”的践踏,而且是对香港左派报刊在内地经营的一种“嘲弄”,进一步彰显司法的不公,如果再补充侦查,罗列出其它新的罪名,也会被知道“起诉建议书”的读者,认为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哪怕判刑十年,总有出来的一天,对于一个有很强的文字表达能力的记者来说,坐牢耳闻目睹司法的黑暗,不会遗忘,就精明的统治者来说,实在是不划算,因此,我建议释放王建民,一方面显示领导人“权宜之计”的难处,一方面安抚疑惑于“一国两制”的民心,更免于日后有关牢狱黑幕的文字出笼,谨此,望深圳市公安局及上级相关人士三思。
   
   2015年2月19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姜维平私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2015年2月19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5/02/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