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姜维平文集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姜维平
   
   2月13日至15日,春节前夕,习近平回到陕西省的延安,第一站就是他40多年前插队劳动7年的地方——延川县梁家河村。于是,海内外的媒体多有报道,但呈现两极,国内由于言论管制,几乎全是一片赞扬声,海外则贬大于褒,前者不需多谈,后者总的来看,大多认为他是作秀,至多不过是逢年过节时礼节性的寒暄,以前的中共领导人也经常如此,甚至一些已入狱的被证实是贪官的人,也不脱俗套,但这次是在全国史无前例的一场反腐运动中,习近平回“家”探亲的,而且,大清洗式的运动方兴未艾,故显得意义有些不同寻常,有人问道:这次春节前的延安之行,透露出什么政治信号?


   
   官媒的报道说,46年前,15岁的习近平,来到梁家河大队,开始了他艰苦却受益终生的插队岁月——住窑洞、睡土炕,忍耐跳蚤叮咬,与村民同吃同住,打坝挑粪、修公路、建沼气,在这里加入中国共产党,担任大队党支部书记……直到1975年秋天才离开这里,整整7年时间。也就是说,习近平第一次下基层,一下就是7年。郑板桥有首咏《竹石》的名诗:“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习近平曾将这首诗改动几个字,表达他对上山下乡的体会:“深入基层不放松,立根原在群众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显然,习近平下延川不是心血来潮,一时冲动,像他这个年龄的人都怀旧,想回到当年劳动的地方,重温故事也在情理之中,但作为刚接班的领导人,恐怕没那么简点,如同他两年前去深圳首倡改革开放一样,他的团队策划,安排他去延川,主要是针对目前中共执政危机,所做出的明智之举,毫无疑问,贪腐已成了各级领导干部的“死穴”,从70多只大老虎的落马,可以看出问题的严重性,假如再不刮骨疗伤,中共在一夜间垮台,整个社会进入动乱,绝非危言悚听,习近平也好,王歧山也罢,都在延安窑洞土炕上挤过,深知民间的疾苦,岂能不忧虑而愤怒,所以,他们一朝权在手,便力拔千钧打老虎,这没什么值得怀疑的,所以,我写过《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一文。
   
   但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他们搞廉政反贪,目的非常清晰和明确,是为了“救党”,也就是说,还得靠各级官员按照现有政治框架工作,于是,他们留恋父辈的耀邦式的,仲勋式的清廉和勤恳,这是不容怀疑的,顺理成章的,既使是那些坚定的反共的人,也不得不敬佩胡耀邦,习仲勋和赵紫阳等,他们没有理由不怀念自己的老一辈,我想,习近平精心选择这个时候去延川,当然有晚年怀旧色彩,但总的看,还是强调榜样和引导的作用,似乎在说,你看,我当年下乡时,和老百姓打成一片,住窑洞,睡土炕,吃一样的饭菜,干一样的农活,但现在一些干部却越来越不像话,抓一个贪官,查抄的不义之财,少则百万,多则上亿,以至像薄熙来等大老虎那样,多得法院都不敢直言,因为如果如实告诉老百姓,就会引发“情绪爆炸”。
   
   这方面我自己有些体会,不能说,不也有一点怀旧情绪:1974年9月7日,笔者也卷入上山下乡的大潮,那时搞“厂社挂钩”,我父亲是市政府农牧业局的保卫科长,我就下到新金县泡子公社谷泡子大队,呆了4年多,类似习近平的经历,与其大同小异,但我没入党,不是不想入,而是我表现懒散,入不进去,我们最大的共识是:那时的基层干部比较清廉,一是社会风气比较好,干群关系融洽;二是经济条件太差,也没什么可贪的。记得我到村干部王鸿宾家,看到的情景愕然,除了一口大铁锅和房梁上嗮的苞米棒子,他家什么也没有,我们知情吃得比他们要好一点,但后来到了1978前,形势就开始变了,社会上流传一句顺口溜:“只有认识人儿,才能走后门儿”,它概括了官场生态,有一些知青为了回城而挖门路,给干部送礼(烟和酒,但不兴送钱),有些女知青则投怀送抱的,一旦事败,就反咬人家“强奸”,害了不少干部,等1978年我考上大学之后,慢慢地社会风气向坏的方向演变了,以至“六四”以后,贪腐之风盛行。我想,习近平很了解中国的现状,他想力挽狂澜于既倒吧。
   
   官媒的报道说,习近平的言行明白无误地告诫广大干部:要下基层,而不是跑上层。这就点到了政治体制改革的关键处,是否要因为制度性的大面积腐败而动大的手术,浏览网上浩如烟海的言论,不外乎是三派,反党,改党和爱党,第一种是“逢党必反”,只要中共做的一切都不对,要彻底清算;第二种是分清好坏,一部分党员是对的,好的,或较好的,不能一概打倒,应当改革,抑恶扬善,优胜劣汰;第三种是“拥党派”,只要是党做的都是对的,谁批评党就是敌对分子,必须严惩。我属于第二派吧。从我观察看,这一届的主要领导人习近平,王歧山,李克强等人,都是“改党派”,而改革从反腐入手是抓住了“牛鼻子”,是收拢人心,顺应民意,而又凝聚社会共识的,像习这一次下延川就是要以身作则地告诫各级领导,要干活别贪钱,要下基层而不是“跑部钱进”。
   
   “跑部钱进”是薄熙来创作的词句,意思是领导干经常要带点海参等礼品,到北京国家各个部委办去跑步,请吃饭,拉关系,批项目和争资金,再回到基层搞建设,应当讲这是立竿见影的,大连上个世纪经济发展比较快与此有关,大连的一些人怀念薄熙来与此有关,但一些“跑部钱进”的领导,包括薄熙来,谷开来在内,都借机贪污受贿,他们通过律师事务所和惠瑞斯故问投资有限公司,贪占掠夺的钱财数以亿计,这在大连已不是“神马”秘密,显然,习近平现在所提倡的不是“跑部前进”,而是“下乡干活”,也就是他到延川去释放的另一强烈信号,用实例来提醒党员干部:你们要走群众路线,而不能搞官僚主义。
   
   但是,多年形成的僵化的干部选拔体制,已不适应形势的发展,单是榜样作用和回归旧情,恐怕治标不能治本,权力是某一个上级领导人授予的,假如他人品像胡耀邦那样好,可能他选得人就无大碍,假如他是徐才厚那样买官鬻爵的家伙,就会权钱交易,出多少钱就给多大的官,这样问题就大了,当上官的人就要索贿,连本带利捞回来,实际上,现在一切都在商品化,官场也是如此,中国有,外国也有;共产党有,民进党也有,人性的弱点都会应运而生,所以,习近平什么事都亲自去做,工作会很累,比如这次下乡就比较辛苦,我不怀疑他的诚意,也为他对待梁耀才的慷慨解囊而感动,但中国太大,积怨太多,干部太贪,民众太苦,与其事必躬亲,疲于奔命,不如深思熟虑,举一反三,抓住更大的“牛鼻子”,把竞争机制引入社会每一个角落。
   
   以前,我在基层也做过采访,了解一些情况,像村一级的官员,已有一些地区就是民选的,比如旅顺口区水师营的长城镇,它选出的干部就比较清廉,因为贪占懒惰的人没有选票,但上级领导怕失去权力而停滞“升级民选”,把试点局限在村一级,不敢再推进,实际上,这一点也不可怕,乡一级,镇一级,县一级,市一级干部完全可以通过“一人一票”的方式海选,权力由老百姓授予,上来的干部自然不必贿赂上级,当然,还会有“贿选”的新问题出现,这也不要紧,可以用司法来规范,为了不引发官场裂变,政治崩盘,可以分几步走,省级以上暂不要动,下面的基层乡镇县区可先变,这样的变革是制度性的改革,也是大势所趋,如果习近平做了,社会就会动乱吗?我认为正好相反,不乱反安,它既救国也救党,救无数的贪官污吏,救现在更救未来,等习近平,王歧山退休了,也少出贪官,岂不皆大欢喜?
   
   2015年2月15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姜维平私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2015年2月16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5/02/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