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姜维平文集
·李长春下重庆,薄熙来攻关大决战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
·由深圳庆典红包想到的
·从胡锦涛庆典讲话看中共的困局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薄熙来上到天津,到底要取什么“经”?
·中国矿工死于傲慢与冷漠
·习近平晋升有利于中国平稳改革?
·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
·女市长的选票和刘局长的屁股
·堵住家门的中国没有前途
·李刚的爸爸是制度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
·胡锦涛阻碍政改,温家宝奋力突破
·薄熙来渲染物价,煽动社会动乱?
·《重庆晚报》挑战王立军“双起”说
·邢老太断指,政府扯碎了民众的梦
·《薄熙来传》后记
·官商勾结,薄熙来旧瓶装新酒
·被宠坏了的媒体老总们 ----《文汇报》内幕之六
·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薄熙来与“奥迪哥”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调查组不如巡回法庭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含泪带笑的稀奇事——《文汇报》内幕之八
·陈年旧账:虞德海行贿,江泽民受贿
·埃及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李克强与薄熙来
·刘志军落马说明了什麽?
·薄熙来与白求恩
·亦是无语亦是忧——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九
·汪洋看望重庆团,为何薄书记不露面?
·王立军的提案是什麽东西?
·别用“动乱”吓唬中国人民
·薄熙来的亮点
·不是余罪是遗恨
·榨干血泪,名利双收 《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吴英死于官员内斗与酷法?
·祖国母亲的呼唤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麽泪
·薄熙来拉拢军队,意图政变
·李庄案,新华社为何失声?
·李庄案显示,围观改变中国
·不要仅仅为李庄哭泣
·新华社迟来的“哀”?
·李源潮下重庆,薄熙来要回京?
·薄熙来忘了李庄?
·薄熙来和“瑜伽女”
·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诚实的错误——《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许宗衡受贿金额“缩水”是“死缓”的前奏?
·范止安印象
·侯德健唤醒了“六四”的记忆
·中国的母亲节
·艾未未能判刑吗?
·停唱红歌,救救母亲
·温家宝去意已决?
·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能不杀的不要杀
·6月11日:薄熙来“逼宫”
·李庄出狱,薄熙来如何应对?
·薄熙来的红书与汪洋的幸福书
·农妇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
·《文汇报》的表叔时代——文汇报内幕之十二
·薄熙来践踏宪法又一铁证
·薄熙来逼宫失败
·遣返赖昌星有助于中国反腐
·薄熙来故伎重演
·归与不归
·薄熙来与闻世震
·艾未未听到了两个声音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
·死亡之吻,撼动人心
·死亡换取的城建太沉重
·胡锦涛打败了薄熙来
·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
·张云枫的另一面——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十三
·李俊与李庄,都使薄熙来受伤
·赖昌星案件的启示
·薄熙来管住王立军了吗?
·薄熙来占据了“道德高地”?
·薄熙来为什么公开抢劫李俊?
·遗忘了孩子就没有了未来
·新闻界的李庄继续坐牢
·贪官判刑后都赞成新闻自由?
·冉云飞获释与北岛还乡
·大连万人抗议,要求清算薄熙来
·我很想成为江南/姜维平声明
·中共应从善如流把大连定为政治改革特区
·证词:薄熙来的“共同富裕”
·望着林顿远去的身影
·大连又火上浇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正当李庄四处奔波,期待平反之时,重庆像不打鸣也不下蛋的“阴阳鸡”一样,度过漫长的昨是今非的闹剧,终于唱了一声“雄”,平反了一起冤假错案:重庆媒体大肆炒作“张净案”,震惊了世人。原来,张净夫妇十余年前在农行存款4笔,共120余万元,然而钱却“失踪”了。2006年,他们状告农行反被刑事立案,丈夫以诈骗罪获刑4年。最高法和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关注到这一离奇案件,储户出狱4年后终获无罪判决,目前正与农行协商赔偿。对此,我想问孙政才,这就是人们期待你“依法治市”所做的平反冤假错案的大事吗?
   2015年1月14日,“重庆法制在线”发布了一篇题为《刚性监督又进了一大步》的文章,它表扬重庆市人大2014年的监督工作,提及上一年度处理涉及面广、影响较大、群众反映强烈且经审查确有问题的12件信访申诉案,督促法院启动审判监督机制,使得张净诈骗案等得到了纠正。那么,它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案件,为何能排在纠正案件的首位?媒体说,因为张净是全国第一个坐牢的银行储户吧。我想,与其这样笨拙地掩饰,还不如直言,它是一个不影响薄的死党仕途的案件,在上级一再要求平反冤案的形势下,地方官有点不好意思,就找出这样一个案件,来转移大家的视线。如此而已。
   有关张净的事,读者可以自己查找阅读,我不必重复,但在我看来,他的案件和“黑打”的众多案件比较,不是一个等级和层次的,实在不应首选。毫无疑问,张净应当平反,但他因高利贷的诱惑而上当,无罪却有错,但经过王立军包装虚构的一些涉案嫌犯,由富豪变为恶魔,由民企老板变为“黑老大”,连错也没有,连税都缴足了,蒙受了巨大的冤屈,有的掉了脑袋,有的全家人劳改,有的至今还在流亡,有的是替“黑老大”辩护而入狱的,有的是编几句“顺口溜”而被开除公职后进劳教所的,这些胜过国民党百倍,邻近渣滓洞而发生的冤案,创造了刑讯逼供的“世界之最”,地球上的人都知道,难道不应当第一个平反昭雪吗?孙政才为何要丢了芝麻捡西瓜呢?


   官媒报道说,张净1943年出生,四川成都温江人,重庆老牌的三家上市公司之一——万里蓄电池股份有限公司前董事长,全国劳模,重庆市第一届、第二届人大代表,退休后创办了一家塑钢管道公司。原来,人大督促的案件,首获平反,仅限于人大代表的范围,这与张轩等官员有点关系,“肥水不流外人田”嘛,而且,每年3月要去北京开人代会,用这个善事收买人心,拉点选票正当时,“官迷”张轩,黄奇帆最热心的事就是,有更多的人投票给他们,不过,薄王下令抓捕判刑的民企老板,也有一大批人是各级人大代表,重庆人大为何要厚此薄彼呢?因为这些人已被拿下了名份,对急功近利的官员没有现实意义。
   此外,之所以选择给张净平反,还有时间上的原因:2007年10月,梁平县法院判决张净“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为了获取高额利息,将存款密码泄露给蓝振贵,采取同意、协助他人支取其存款,然后起诉银行赔偿的手段,骗取公共财产,数额特别巨大,但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未能得逞,其行为构成诈骗罪,属于未遂”,判处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10万元;同案的蓝振贵犯受贿罪,判有期徒刑1年3个月;陈天明犯伪造企业印章罪,判有期徒刑1年3个月;雷锐犯伪造企业印章罪,判有期徒刑1年6个月——储户的刑期最长。这一段官媒的言辞很详细,但最价值的也是最微妙的是,这是一起与薄熙来没什么关系的案件,薄是同年12月才从商务部下派山城的。
   显然,薄王死党操控的重庆,面对上级施压而方兴未艾的全国法院平反潮,惶惶不可终日,他们最清楚以往多年都干了哪些徇私枉法的坏事,如果一件件平反,按照有错追责的道理,公检法一大批人就要脱下官袍,穿上“斑马服”,过去为党国效劳的政绩要一笔勾销,而且贪占抢夺的不义之财都要吐出来,还要变得臭名昭著,因此,这是生死与共的时刻:黄奇帆,张轩,钱锋之流都腿肚子转筋,他们绝对不想坐以待毙,必得拼死反抗,但过去有薄周撑着,天地不怕,现在却是“后娘养的婊子”底气不足,怎么办,经过深思熟虑,终于大海捞针般找到了张净案,像一根救命稻草,他们利用媒体使劲炒作,仿佛再说,谁说我不平反,已经做了啊。
   可是,与李庄案,彭治民案,李修武案等比较,张净案算神马啊,不论情节,内容,还是影响力,代表性,都不可同日而语,律师李庄案,是全世界首起律师代理案件为当事人辩护,而自己先于聘用人,遭诬陷而入狱的,其证词来自于客户,这在中外古今刑事辩护史上,是绝无仅有的丑闻;彭治民案是中国历史上第一起,把“房东”和“房客”死拉硬扯地捆绑一起,组成“黑社会”,变成“黑老大”的案件;李修武案,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抓不到其弟,而牵怒于其兄,把一个无辜的好人包装成“黑老大”的冤案,李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敢于写于狱中,即时刊发海外媒体,真实披露薄王罪恶证据的作者;等等,这些已足证,时任重庆领导人的薄熙来,是一个被权力宠疯了的神经病患者,他曾使一个城市疯狂。这样的案件不平反,把“张净”抬出来,重庆如何干净?
   更为诡异的是,重庆的地方领导人,不但不积极地平反“黑打”中的冤假错案,而且变换手法,耍尽阴谋,能拖就拖,能骗就骗,不断地制造丑闻,与政治局公布的“依法治国”的理念对着干,从黄奇帆用美国有关“黑老大”的电影,提示人们怀念“薄骗子”,到张轩巧妙缩水“黑打”数字;从黄奇帆以“土地储备”要挟孙政才,到钱锋用“电子识别系统”恐吓代理申诉的律师,等等,这一切表明,薄的大本营一直还在“敌占区”,占领它的是薄的阴魂。看了有关张净的新闻,眼前仿佛出现一群官员,他们还在赌气:你不是在海外造與论吗,你不是有名吗,别看薄熙来倒了,老子就是不让你翻案,老子首先平反的都是表现好的,给我面子,领我情的,像张净这样不把家丑外扬的人,这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心态极不正常,他还保持着薄熙来传授的横行霸道的作风。
   如何能像孙政才承诺的那样“依法治市”呢?依我看,必须把“黑打”全部真相揭示出来,彻底清理所有的640个“黑社会”案,查清270个专案组的问题,找到被抢夺和挥霍的2000亿巨款的去向,在7000多个参与“黑打”的公检法人员里,找出骨干人员,该抓的抓,该判得判,释放所有的蒙冤者,不能用减刑,保外,假释等做交换,该平反的一定要大张旗鼓地纠偏,只有这样,才能覆盖当年的世界與论,才能恢复司法的权威,才能凝聚社会的正能量,基于重庆的现实情况,贺卫方提出的“赦免”建议可以考虑,但像眼下这样,黄奇帆等人还死不认罪,如何操作?因此,重庆冤假错案全部异地重审,比较切合实际。
   我有一个愿望:黄奇帆是一条太肥的胖头鱼,要钓上来不容易,他即是有江派背景,薄周贪腐枉法集团的要犯,也是为“黑打”辩护,谎话说尽的败类,考虑他经营上还有点用,叫他“带罪立功”暂用一段时间是可以理解的,但他的龌龊而下贱的形象,无法从读者的记忆里抹去,而留下他只能扰乱人们的是非观,故最好的办法是,在今年的“两会”上曝出个新闻:抓捕他,和他算总账,把张轩,钱锋等人都要“双规”,让他们彻底交代当年与薄共舞的罪行,只有这样,才能显示“依法治市”,使其转移人们关注“黑打”视线的阴谋破产。
   2015年2月8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自由亚洲电台2015年2月9日首发。
   更多文章:www.jiangweiping.com
   转发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5/02/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