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究竟何谓“革命”?]
匣子说话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1)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2)
·GT:奥巴马当选连任——马克思主义回光返照
·GT:何来“民主转型”?
·GT:中华民族的浩劫与悲哀
·GT:反美——毛魔的既定目标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兴灭继绝
· GT:香港——来龙去脉
·GT:“中华民族复兴”——“复”什么“兴”?
· GT:丢掉幻想 准备战斗
· GT:这里根本不存在所谓“体制性腐败”与否的问题
·GT:请不要专门针对毛共匪党而大谈特谈其“腐败”问题
·GT:毛共匪党“红色政权”何啻“非法”也!
·GT:人魔不两立
·GT:“党性”者——魔性也
·GT:“改革”者——悖论也
· GT:中国民运的根本问题究竟在哪儿?
·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为其“改革”自圆其说
· GT:万劫不复的现代亡国奴
·GT:究竟何谓“中国模式”?
·GT:傻逼鲍彤——别做梦了!
·GT:当下中国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GT:此乃史无前例的民主革命
·GT:安理会只拍苍蝇 不打老虎
· GT:男儿乎?魔儿乎?
· GT:今之中国大陆无国家
· GT:中国特色——专制主义源远流长
· GT:无赖子习近平愚不可及
· GT:托克维尔困境——马牛风耳
· GT:无赖子习近平乃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忠实信徒
·GT:养虎遗患乎?狼狈为奸乎?
·GT:中国大陆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 GT:好一堆文字垃圾 好一个悖论泥潭
· GT:马克思主义即反人性主义
· GT:香港——中国民主革命前哨阵地
· GT:魔教与宗教——没有对话的余地
· GT:专制等于腐败 专政甚于专制
· GT:中国人不适合人类?
·GT:古今第一大卖国奸宄毛泽东
· GT:又是一个红色阿Q
·GT:这里没有“公民”
· GT:这里没有“第一夫人”
· GT:“公民”与“政治犯”
·GT:这里没有了灵魂
· GT:“强国梦”与“解放梦”
· GT:瞧!——好一副无赖子习近平的自画像
· GT:“这怎么不是血呢?”
· GT:这是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身份证中暗装芯片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毛共匪帮面临全面崩溃
·GT:毛共不是玩意儿——是匪帮
· GT:邓魔与毛魔——并无二致
· GT:《李慎之的检讨书》——违心主义洗脑文化的结晶
·GT:“基督教”与“民主主义”不可以也不可能成为“拉郎配”
· GT:当下不要“爱国”——要“救国”
·GT:余杰投机基督教,什么坏事都可以做了!
·GT:毛氏文革目标究竟何在?
· GT:毛邓江胡习:一丘之貉,良可哀也!
· GT:究竟何谓“恐怖主义”
·GT:自由不是没有代价的!——美国精神是伟大的!
·GT:讨马讨毛讨共还须讨习
·GT:马克思主义究竟算啥子玩意儿呀?
·GT:在共产魔教主义专制统治下,维护与发展宗教信仰自由,意义特别巨大
·GT:东江水寒鸭亦知!
·GT:这里没有法律,也不需要律师!
·GT:肃清共产魔障 联合国责无旁贷
·GT:魔窟时代行事准则
·GT:此乃覆盆之冤也!此乃覆巢之厄也!
·GT:必须将“毛共”与“中共”切割开来
·GT:给宋庆龄盖棺论定
·GT:毛尸不埋,红祸未已;魔障不除,世无宁日!
·GT:价值观领域的世界大战
· GT:这里只有魔律
·GT:有关“党性与人性”的问题
·GT:中国人不属于人类而只是另类?
·GT:这是一个革命的陷阱或曰“黑洞”
·GT:黑匣子主义檄文
·无尊严,毋宁死!——马加爵案的昭示
·GT:为何“天安门”成了“地狱门”
·GT:请别忙宣布“世界自由日”!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
· GT:曼德拉现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GT:马克思的《资本论》乃共产魔经也
· GT:《21世纪资本论》究竟算什么玩意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究竟何谓“革命”?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究竟何谓“革命”?

    近一百多年来,“革命”——乃是被马列斯毛之类的马克思主义者即共产魔教主义者演绎发挥或曰强暴糟蹋得最天花乱坠最云山雾罩且也最阴森恐怖最血腥污秽的一个概念、一个词儿、一个命题或曰一种事物,以致当今世人,尤其大陆中国人,或谈“革命”而色变,或闻“革命”而丧魄,或视“革命”如洪水猛兽而避之唯恐不及、拒之唯恐不远,或只谈“改革”而不许“革命”,或顶多也只不过搞点“颜色革命”即革颜色的命罢也,甚而至于有些个所谓民运人士居然干脆“告别革命”了事——更甭提那“暴力革命”矣!

    但黑匣子主义认为,这里首先应该而且必须指出是,之所以如此,之所以出现这种状况,则完全是由于马列斯毛之类的马克思主义者即共产魔教主义者为了蛊惑、煽动和组织那些人性畸型,理性缺失,愚妄无知,寡廉鲜耻,流氓成性,嫉妒成瘾,消极散漫,腐化堕落,好逸恶劳,好吃懒做,放辟邪侈,无所不为,本身无任何人格尊严可言,且根本不知道人格尊严为何物,而又野心勃勃,一生只求不劳而获,一心只为不义之财的流氓无产者阶级,即如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骗子、窃贼、土匪、巫师、神棍……者流的社会渣滓,实施其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群体灭绝罪(包括阶级灭绝罪、民族灭绝罪和种族灭绝罪等)等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以对整个人类实行包括思想独霸、经济独占及政治独裁等三管齐下在内的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阶级全面专政,并进而妄图迫使全人类都去到那乌有之乡“共产天国”即其所谓“原始公社”时期的“原始共产主义社会”之罪恶目的之需要,而挖空心思,绞尽脑汁,不择手段地玩弄无聊的诡辩游戏,在对待革命的问题上,与其在对待民主、对待国家、对待政党、对待法律、对待人性、对待人权及对待自由等等的问题一样,也善于且惯于玩弄其反革命两手政策和策略,即: 一手是坚决反对乃至消灭革命以贯彻其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一手是放肆曲解乃至魔化革命再加以利用。
    他们认为:“革命”首先具有阶级性,革命是阶级革命,即阶级革阶级的命,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阶级斗争主义阶级斗争,而他们搞的则是所谓“无产阶级革命”,或曰“共产主义革命”,或曰“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目的是要消灭资产阶级以及资产阶级革命,推翻资产阶级专政,建立无产阶级专政,消灭一切阶级差别,消灭一切剥削阶级和剥削制度,最后消灭一切阶级,消灭一切主要由于社会生产力不足而造成的重大社会差别和社会不平等,乃至消灭国家,直到共产主义乌有之乡的实现,因此是人类历史上空前伟大的革命。亦如西魔马克思说:“正是在资产阶级社会的这个国家的最后形式里面,阶级斗争要彻底以武力解决的。”“工人革命(注:即“无产阶级革命”或曰“共产主义革命”)的第一步就是使无产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共产党宣言》)西魔恩格斯说:“革命无疑是天下最有权威的东西。革命就是一部分人用枪杆、刺刀、大炮,即用非常权威的手段强迫另一部分人接受自己的意志。获得胜利的政党如果不愿意失去自己努力争得的成果,就必须凭借它的武器对反动派造成的恐惧,来维持自己的统治。”(恩格斯:《论权威》)西魔列宁说:“革命是最尖锐最激烈的、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和国内战争。”(列宁:《布尔什维克能保持国家政权么?》1917年)“历次革命中这个有历史意义的经验,这个有全世界历史意义的——经济的和政治的——教训,马克思把它总结了,给了一个简单、严格、准确、明显的公式:无产阶级专政。” (列宁:《苏维埃政权的当前任务》)《列宁全集》第二十七卷第243页)东魔毛泽东说:“……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毛泽东:《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革命的中心任务和最高形式是武装夺取政权,是战争解决问题。这个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原则是普遍地对的,不论在中国在外国,一概都是对的。”(毛泽东:《战争与战略问题》)如此等等。
    故此,黑匣子主义认为,当今之世,为“革命”正名也便显得最最最重要矣!
    那么试问:究竟何谓“革命”呢?
    黑匣子主义认为,本来,“革命”一词,源自《周易》,即:“天地革而四时成,湯武革命,順乎天而应乎人。”应该说,“革命”的真实涵义是早就确定了的。那就是,所谓“革命”,指的就是事物进化发展过程中的质变阶段,是质的飞跃,是具有某种新质的新事物的产生或曰肯定,同时又是具有某种旧质的旧事物的灭亡或曰否定,即“革故鼎新”是也。诸如产业革命、技术革命、文艺革命、思想革命等。而社会革命,指的就是人类社会进化发展过程中的质变阶段,通常是指采取某种激烈的措施推翻既悖逆天理又违反人性的专制的社会政治体制,并取而代之建立既顺乎天理又合乎人性的民主的社会政治体制的一种解决社会政治危机的社会政治运动。并且,一般所说的“革命”,就是指的社会革命。
    所以,“革命”——社会革命——的本质或曰目的,就是解放山寨子、土围子、家天下中的,被独裁专制主义者劫持、绑架、征服、奴役、压迫、剥削、虐待、摧残……的,连为人性所必需的自由、民主、物权、人权与尊严等最基本的社会价值或人生价值都没有保障的奴隶们,并创建一个能确保其社会成员的为人性所必需的自由、民主、物权、人权与尊严等最基本的社会价值或人生价值的文明社会以及真正意义上的国家或曰现代意义上的国家。
    简言之,“革命”——就是以民主自由主义取代独裁专制主义,或者说,以民主宪政取代专制暴政,维护其社会成员做人的权力、做人的自由及做人的尊严;反之,若反其道而行之,以独裁专制主义取代民主自由主义,或者说,以专制暴政取代民主宪政,则是“反革命”,是复辟,是倒退,是反动,是逆历史潮流而动,其社会成员也便没有了做人的权力、做人的自由及做人的尊严。
    这是因为,整体而言,人是有共性的,或者说,人类是有共同的人性的;人的共性,不仅取决于人有共同的本质属性(或曰自然属性)即私性;同时还表现于人有大致相同的非本质属性(或曰社会属性)即理性,所以人类应该是有合乎人性的、普遍适用的、共同的价值观的,而这个合乎人性的、普遍适用的、共同的价值观便是民主自由主义。这是一方面。
    而另一方面,虽然人的自然属性即私性基本甚至完全相同,而人的社会属性即理性却只能大致相同而已。且最糟糕的是,人性畸型,理性缺失,愚妄无知,寡廉鲜耻,流氓成性,嫉妒成瘾,消极散漫,腐化堕落,好逸恶劳,好吃懒做,放辟邪侈,无所不为,本身无任何人格尊严可言,且根本不知道人格尊严为何物,而又野心勃勃,一生只求不劳而获,一心只为不义之财的社会渣滓,即如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骗子、窃贼、土匪、巫师、神棍……者流及其天然代表独裁专制主义者,诸如恐怖主义者,流氓主义者,法西斯主义者,或马列毛主义者即共产魔教主义者之类的极端非理性,乃至反理性,甚或自外于人类且泯灭了人性的害群之马乃至害人之魔,无论何时何地也无论何种社会政治制度下都可能有出现与存在,而他们的价值观——如果说有的话——却是与“普世价值观”(或曰“大同价值观”或曰“主流价值观”)不相同的,甚至是正相反的;或者说,是格格不入的,有如水火之不能相容,又若冰炭之不可同器。尤其马、列、斯、毛者流的马克思主义者,亦即共产魔教主义者,则是根本没有价值观的,只有其所谓“方法论”,或曰“世界观”,或曰“意识形态”;而且,马列斯毛者流的马克思主义者,亦即共产魔教主义者,非但没有价值观,还要极力反对普世价值观的,还要极力反抗浩浩荡荡的世界潮流的。所以,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从来就是民主自由主义与独裁专制主义之间的矛盾,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在人类社会,独裁专制主义者的出现与存在,乃是既违犯人性又悖逆天理的;那么,要建立一种既合乎人性又顺乎天理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思想价值体系,则应该而且必须在发扬和推进民主自由主义的同时,努力遏制乃至终结独裁专制主义,消灭一切形式的独裁专制主义者,尤其是遏制、终结乃至埋葬马克思主义及马克思主义者,亦即共产魔教主义及共产魔教主义者。所以,在人类社会发展的整个过程中,“革命”是不可避免的,也是无法“告别”的,没有也不可能有毕其功于一役、开万世之太平的“革命”。
    那么再问:马列斯毛之类的马克思主义者即共产魔教主义者搞的是“革命”吗?——非也!
    黑匣子主义认为,马列斯毛之类的马克思主义者即共产魔教主义者所搞的非但不是“革命”,而是“反革命”;而且并非一般意义上的“反革命”,而是“暴力反革命”;而且也并非一般意义上的“暴力反革命”,而是凭枪杆子“获得整个世界”以毁灭整个世界和灭绝整个人类的“暴力反革命”,是蛊惑煽动那些人性畸型,理性缺失,愚妄无知,寡廉鲜耻,流氓成性,嫉妒成瘾,消极散漫,腐化堕落,好逸恶劳,好吃懒做,放辟邪侈,无所不为,本身无任何人格尊严可言,且根本不知道人格尊严为何物,而又野心勃勃,一生只求不劳而获,一心只为不义之财的流氓无产者阶级,即如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骗子、窃贼、土匪、巫师、神棍……者流的社会渣滓,组织实施其昏头昏脑、昏天黑地、翻天覆地、惊天动地、伤天害理、腥风血雨的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群体灭绝罪(包括阶级灭绝罪、民族灭绝罪与种族灭绝罪等)等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以对整个人类实行包括思想独霸、经济独占及政治独裁等三管齐下在内的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阶级全面专政,并进而妄图迫使全人类都去到那乌有之乡“共产天国”即其所谓“原始公社”时期的原始共产主义社会的“暴力反革命”,是以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取代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及世界潮流、以魔权取代人权、以魔取代人的“暴力反革命”,是旷日持久的“暴力反革命”,总之,是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暴力反革命”。
    君不见,西魔马克思1848年以其“挟无产者以令天下”或曰““挟无产者以反人类”的《共产党宣言》的出笼便发出了这场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暴力反革命的宣战书,并公然叫嚣:“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注:须知,当时马克思生活所在的西方文明世界如英、美、法等“现存的社会制度”,乃正是自十三世纪英国大宪章运动开始,历经十四世纪至十六世纪的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运动,以及十七世纪至十八世纪的启蒙运动,直至法国大革命,才促使欧洲人特别是西欧人打破了中世纪的黑暗,推翻了建立于神权基础上的政教合一的专制主义统治,砸碎了宗教蒙昧主义的精神枷锁,从而解放了人的个性,激活了人的私性,唤醒了人之为人的意识、思想,复归了人之为人的精神、灵魂,普及了为人性所必需的自由、民主、物权、人权、尊严、平等、博爱等基本的价值观念,使理性渗透到了人们的一切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及日常生活之中,乃至于人人都有资格有权力以独立法人身份参与各方面的公开、公平、公正、自由、文明、有序的个人生存竞争,充分有效地最大限度地发挥出几乎每一个人的积极性、创造性与潜质潜能,真正实现了人能尽其才的方兴未艾的民主自由主义制度即民主宪政制度。)紧接着,1871年3月18日,马克思通过“第一国际”,在法国实验性地具体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了一次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工程,即其所谓“法兰西内战”,或曰“巴黎工人武装起义”,法国流氓无产者阶级夺取了政权,建立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流氓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并成立了一个准备向那“原始公社”过渡的所谓“巴黎公社”,则又为这场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暴力反革命拉开了序幕。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