ʵй
ٰ
[ҳ]->[ʵй]->[ٰ]->[中国的弱者弱到连法律都保护不了]
ٰ
ţӸ˴ϿйĻ
ι淨ڿ¼
ռéӲʺ
Ҫʹɢڿ¼
һũŮԵڶսйɵĹ
ǵ˭
ĸףΪʲô󲿷ֶо⣿
йԱƭӵְҵ¶û
˭˵йҪҾͺ
Ժ߰ղܸй
Ѹ
߹й ͼķ
ٱ һ
һ᰸йǰһƬڰ
йĬΥǡ𸴡
ʡԺٱ¶й
ҵDZ
޵ɽʡ˴޵ĸʡ˴֮
޵ɽʡ˴޵ĸʡ˴֮
ҪллǿŪռλõ
ĶЩʲô
ǽ"һɺ" ¬չ""
ǽ"һɺԡ ¬չ"ࡱ
Ůʻϰƽ
ٱʲô Һгʲô 㻹ʲôµľٱ
ִʹ
԰ϪִԱΥ̸̸ҵĿ
ִ˵ĺʹ
йķԺֻǺȨı
߹ٰ÷ɵ˾̸̸Ҹ˿
ȴ̵ĸ
йְܲĬϵݰܻ
άȨŮϰƽϯմᷴ
ǧ򻽺ѵִ
315֮лҶԡϷ֯Ķ
ٱԽ͵ĸ
йЦĹ
ʮЩʲô
ھѲҵȰ˾ٱڷڼ
йķ߹ȴһ޵īļƿ
ζž͵òǷǵķ
йǰķ̨IJһ̰λIJһ๫
쵼طӲյǿط
͡Ϸõ·ϼ
ӷϷǷδ
ӷϷǷδ
ӷϷǷδ
ӷϷǷδ
ӷϷǷδ
ӷϷǷδ
ӷϷǷδ
ӷϷǷδ
ӷϷǷδ
ӷϷǷδ
ӷϷǷδ
ӷϷǷδ
ӷϷǷδ
ӷϷǷδ
ѾٳĬ
ոͶʾһҵȡ쵼
׸ʮ˽ȫ
߱Ƶ۵׳ʮ˽ȫĺ
ʮ˽ȫִֻߵĺƼ
ι̵ĸ˭ں̨
一黑到底对中国政府
中国的弱者弱到连法律都保护不了
我害怕这个国家不容我说真话
й·ߵȺ
Բ񾲵ġ񷶥֮¡˵˵Լﻰ
ץֻȴĸҲϻ
й 編Ѿ
յġʵʵ˵ͬٷġĨ?
ΪĻ
ũԱż
ý
벻Ҫò̬
쵼װDz
쵼װ Dz
ΨǴӵľԱάȨʿĴѹ
Ϸٷй֤
Ӣ̹סԹҲķʵ
ĸ
ƶͻԡαб
ƶͻԡαб
һɹҼ첿Ǹʡ˴ʵʩΥĻϰ
йķ߲쵼ֽϻ
ըըIJйƶȸܵ
߼
й쵼żװb
쵼ֻżװ
նȡִ̬
ԲȱȨ
йߵĺ
ػնġйΪ
Ϊƽֵ֮ijʦ
ڴǾӭ֮ҹ ҵԸִս
ڴǾӭ֮ҹ ҵԸִս
Υִ ݰԺϷάȨ
ëб
нľȨ
нľȨ
[гĿ]
ӭڴ
中国的弱者弱到连法律都保护不了

    腐败年年反 冤案何其多 王秀英 文

    没剩几天过年了,中国社会的显失公平与贫富悬殊还处在南宋民歌“几家欢乐几家愁”的时代里。

    由于上半年得知中央巡视组到福建,从网上得知的电话却怎么打也打不通,于是我在网上发帖询问中央巡视组驻福建的电话号码与地址。就因为这个,从我发帖到目前为止,时时接到福建省各地的电话,把我当成中央巡视组,我一再说明我和他们一样,是寻找巡视组的人,也是这个国家的受害者,可还是有人说他有冤案,能不能向我反映等类似的话题。尽管我在电话里很不耐烦的责问他们为什么不看清文章再打电话?但这样的电话接多了,心里总透出一丝丝的凉意,想想这些人真的很可怜,也深深体会到什么叫“病急乱投医”。让我不解的是:为什么中国的领导一个个都无比伟大与正确,而中国的人民都如此愚蠢与无知?甚至很多都是精神病人? 昨天,有个冤民开庭给我电话,希望我能关注一下。前两天也有位律师给我电话说本市与外县有些人想见我,他给我电话的时候正有个外地人在他家,叫我能不能去一下。我问他什么事?他说是政府腐败的问题。我苦笑地说:“您是律师,只有您能帮他,我有什么能力”?

    今天又有陌生人给我电话,说他有事找我,看他的口气,无奈万分。 我是谁?面对政府赤裸裸违法行为,面对国家法律掷地有声“保护”人民,面对铁证如上的证据,面对自己一次次向国家各机关举报,面对无比威严的法院,我维权十几年,法院可以赤裸裸的做出没有事实依据与法律依据的判决,国家各个机关对我的实名或联名举报可以视而不见,本人在举报福建省人大代表是的材料中明显注明“这种代表的产生无疑存在两个问题:

   一、提名者与被提名者有权钱交易。

   二、党风党纪的沦陷与败坏。

   为防止以上两点问题的发生,本人请求人大机关依法撤销刘丛生省人大代表资格。”

    本人的举报与反映,相关部门却阒然无声。这个违法违纪比周永康更嚣张的福建省人大代表,依然滋滋有味的受国家领导人保护着当他的代表。因此,对以上访民或冤民的来电,我都没有赴约,因为我了解自己的斤两。也有圈内人士对我指责,说我拒绝帮助别人没有人情等。 在此,我只能说凡是踩在别人身上欢乐过年的贪官,如果不反省,我提前向您表示哀悼,15年你将不得善终。凡是冤屈在身,苦苦维权却无法可依的弱者,天亮之前的夜虽然特别黑,但黑夜尽头就可以见到日出,祝法律都保护不了弱者15年好运! 王秀英写于2015年2月15日02:28

2015/02/14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Ŀ߻רԱѶ